《武林外史》

第38章 英雄照胆肝

作者:古龙

熊猫儿问道:“为什么?”

沈浪道:“只因无论火烧水淹都太平凡,太普通了。”

熊猫儿奇道:“平凡?普通?”

沈浪叹了口气,道:“她纵然是恶魔,但却是恶魔中的仙子,她虽然坏,但却坏得脱俗,这种人人都可想出来的法子,她是不会用的。”

熊猫儿叹道:“但愿她不会。”

沈浪道:“她此刻来对付我们的,必定是个奇怪的法子,必定是个任何人都猜不到,也想不出来的法子。”

他叹了口气,接道:“她要咱们死,却又要咱们死得口服心服。”

朱七七突然道:“你倒很了解她。”

沈浪苦笑道,“事至如今我已不能不了解她。”

朱七七道:“她真的这么了不起?”

沈浪叹道:“她的确是个不平凡的女子,这点谁也不能否认。”

朱七七悠悠道:“只可惜她不在这里,否则她听见了你的话,一定会很高兴,是么,是么……”突然在沈浪脸上重重咬了一口。

朱七七虽然做出生气的模样,其实却是开心的,此时此刻,唯一真正开心的人就是她。

只要沈浪在她身旁,只要沈浪原谅了她,她心里就充满了欢愉,只因这已是她所企求的一切。

至于处境之凶险,前途之可怕,甚至连生死之事,她都已全不放在心上,只要沈浪陪着她,死又算什么?

但除她外,别的人却都是心事重重。

独孤伤口中不断的喃喃自语道:“奇怪的法子……别人都想不到的法子?……她究竟是什么法子?”

熊猫儿大声道:“无论是什么法子,我都希望她快些使出来,越快越好,我实在等不及了,这样等简直比什么都要命。”

王怜花冷冷道:“快了!快了……你不必着急,她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独孤伤忽然打了个寒噤,道:“快了!真的快了么?”

话才说完没多久,已有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

脚步声虽轻,但在这死一般的静寂中,听来已清楚得很,脚步声虽轻,但听在他们耳里,却已宛如雷鸣。

独孤伤握紧了拳头,哑声道:“谁……来的是谁?”

王怜花叹了口气,道:“猜不出的……你们永远猜不出的。”

熊猫儿道:“你呢?”

王怜花叹道:“我也猜不出。”

脚步声已停了下来,就停在外面。

然后,那些塞空隙的碎石头,竟被移开了两块,一线灯光射了进来,照着独孤伤苍白的脸。

绝望的黑暗中,突然有了光。

独孤伤不由自主以手挡住了眼睛,倒退三步,厉声道:“什么人?”

一人沉声道:“我。”

这低沉而冷漠的语声中,竟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慑人之力。

接着,石隙外露出了双眼睛,这是双发光的眼睛,碧绿色的眼睛竟全不像是人类的眼睛。

这像是毒蛇、野兽与妖魔的混合。

独孤伤连灵魂都颤抖起来,颤声道:“快……快……活王!”

那语声冷冷道:“很好,你居然记得本王。”

独孤伤身子不停地往后退,就好像有一根妖魔的鞭子在不停地鞭打着他,打得他身上每一寸肉都在跳动。

他已不能说话,喉咙里却在嘶嘶发响。

快活王道:“想不到吧,本王竟在这里等着你们。”

独孤伤的指甲已刺进肉里,道:“你……你怎……怎会知道。”

快活王狂笑道:“本王怎会知道……这句话你本不该问的,你早该知道,本王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普天之下,有什么事能瞒得过本王。”

独孤伤“噗”地坐到在地上。

灯光移动,照上了熊猫儿的脸。

熊猫儿的脸也已全无一丝血色,身子也在往后退。

快活王厉声笑道:“很好,你还没有死,本王不得不承认这是件出乎意料之外的事,嗜杀成性的独孤伤竟没有杀你。”

熊猫儿大声道:“这只因他还是人,还有人性,而你,你……你。”

那双妖异的目光瞬地盯着他,他竟不敢骂下去。

灯光又在缓缓移动照着了王怜花。

王怜花背贴着石壁,脸色几乎已和石壁变成同一颜色,冷汗就像是一粒粒露水,沾满了他的脸。

但他的目光却仍是灵动的,狡黠的,此刻正不住在四下搜索,似乎想找出条可以逃生之路。

快活王笑道:“很好,你想必就是大名鼎鼎的王怜花了,除了王怜花外,只怕谁也不会有如此恶毒的眼睛。”

王怜花裂嘴一笑道:“岂敢岂敢。”

快活王道。本王常听人言,王怜花乃是当今世上少有的聪明人,今日一见,你生得的确也是一副聪明的模样。“王怜花道:“多谢夸奖。”

快活王冷冷道:“只可惜你做出的事却都是傻事。”

王怜花道:“哦!”

快活王厉声道:“任何要和本王作对的人,不是疯子,就是白痴。你这样的人若不和本王作对,本可快快乐乐地活一辈子。”

王怜花叹了口气,道:“其实,我本也不太愿意和你作对的,只要你放了我,我……”

快活王冷笑道:“你现在才说这话,已太迟了。”

灯光再次移动,终于照着了沈浪与朱七七。

朱七七的脸上却全无惧色,她一双眼睛只是痴痴地瞧着沈浪,目中也全无恐惧,有的只是爱与怜惜。

她抚着沈浪的脸,柔声道:“这些天来,你瘦了,瘦了许多。”

快活王纵声大笑道:“伟大,‘爱’竟真的如此伟大,竟真的能令人忘去一切,沈浪呀沈浪,你倒真是个幸运的人。”

沈浪淡淡一笑,道:“爱虽如此伟大,只可惜有些人却偏偏不珍惜,纵有人不惜一切爱上了他,他却弃之如敝屣。”

快活王像是怔了怔,沉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沈浪道:“我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本该清楚的很。”

快活王默然半晌、突又大笑道:“无论如何,各位虽然都活在这里,当真是可贺可喜之事。”

沈浪道:“可贺可喜?”

快活王道:“各位永远不会知道各位若是死了,本王有多么伤心。”

熊猫儿忍不住大声道:“你在放屁么?”

快活王厉声笑道:“只因本王若不能亲手杀死各位,那当是平生一大憾事,如今各位既然还都在这里等着,本王自然开心的很。”

熊猫儿大吼道:“你为何还不下手。”

快活王道:“杀人也是种艺术,各位都不是平凡的人,本王若是这样杀了各位,岂非就变得无趣之极。”

独孤伤道“你……你究竟想怎样?”

快活王道:“各位真的想听么?”

王怜花忽然一笑,道:“你当真的杀了我,你一定会后悔的。”

快活王道,“本王从不后悔。”

王怜花笑得更诡秘,道:“真的?真的不后悔……”

他疯狂的大笑,接道:“那么,你不妨试试,你只管杀吧。”

快活王道:“沈浪,你……”

沈浪淡淡接口道:“你放心的很,我知道你暂时还不想杀我。”

快活王大笑道:“究竟还是沈浪聪明,各位此刻已是本王瓮中之鳖,迟早都要死的,本王又何必如此着急。”

他顿了顿话声,突又悠悠道:“但你们其实还有两条路走。”

熊猫儿道:“两条路?”

快活王道:“第一条路,自然是死,本王随时都可致各位于死地,各位想必都不会怀疑本王是否还有这本事。”

熊猫儿,王怜花对望了一眼,不再说话——快活王自然有这本事,这自然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过了半晌,王怜花道:“那第二条路呢?”

快活王道:“第二条路,只要你们答应本王一件事,本王立刻就使各位出去,而且在一个时辰内,绝不追赶。”

熊猫儿动容道:“一个时辰?真的?”

快活王道:“自然真的,一个时辰内,各位已可逃出很远了,而且,各位只要在三日三夜中不被本王追及,本王便从此不伤各位一根手指。”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禁喜动颜色。

他们虽然不怕死,但此刻既然有了生机,谁肯放过。何况,快活王纵强,若让他们先逃一个时辰,也是无法追着他们的。

只有沈浪却叹了口气,道:“我若想走这第二条路,想必是有条件的,是么?”

快活王大笑道“还是你知道本王的心意。”

王怜花急道:“什么条件?”

快活王笑声突顿,道:“我只要一个人的人头。王怜花道:“谁的?”

快活王厉声道:“本王平生最痛恨的,便是有人竟敢背叛于我,他只要再见着本王之面,本王便不能容他多活一时半刻。”

他话未说完,方自站起的独孤伤便又跌倒。

王怜花却松了口气,道:“你要杀的是独孤伤……”

快活王吼道:“不错,只要你们取下他的人头,本王立刻就放你们走。”

王怜花满怀恶毒的目光已向独孤伤瞧了过去。

熊猫儿突然大喝道:“独孤伤有恩于我,谁敢碰他一根手指,我先和他拼了。”

快活王冷笑道:“你难道未曾仔细想过,你们若不答应,就一起死,答应了却可留下四条命,这么便宜的事谁再不答应,那真是呆子了。”

熊猫儿咬牙道:“你……你为何定要逼我们做这种绝情绝义的事?”

快活上冷冷道:“本王只是要别人瞧瞧,背叛了本王的人,是如何下场。”

王怜花叹了口气,道:“拿这种法子来儆戒别人的确是再好也没有了,这一点不能怪你…我简直可说是赞成的很。”

熊猫儿大吼道:“不行,我宁可和他一齐死,也不能让你们杀了他。”

王怜花叹道:“你真是个呆子,幸好,我想沈浪绝不会像你这么傻。”

朱七七大声道:“沈浪也和他一样,不能让你……”

王怜花冷冷道:“我要问的只是沈浪的意思,不是你的。”

当然,只要沈浪赞成了,别人反对又有什么用?

众人的眼睛不觉一齐望向沈浪。

沈浪微微一笑,道:“王怜花,我希望你知道一件事。”

王怜花道:“我在听着。”

沈浪道:“你该知道我并不像你这样怕死。”

王怜花脸色变了,独孤伤却似已热泪盈眶。

熊猫儿拍手大笑道:“沈浪毕竟是沈浪,我熊猫儿总算没有看错。”

朱七七纵身投入沈浪怀中娇笑道:“我更没有看错,我……我……我高兴极了。”笑声未了,但已哭了起来,也不知她究竟是哭是笑?

快活王冷冷道:“很好,你们都是义气男儿,但本王却要瞧瞧你们这义气能维持到几时。”

他突然一拍手掌。

灯光中,只见七八点金星飞了进来,带进一种奇异的,尖锐的“嗡嗡”声,听得人身子发麻。

沈浪失声道:“不好,金蚕毒蜂。”

快活王笑道:“你总算还识货,这正是普天之下最毒最毒的金蚕毒蜂,只要被它叮着一口,便要痛苦七日七夜后,方自全身溃烂而死。”

熊猫儿也不禁机伶伶打了个寒噤,只是那七、八点金星已飞了进来,在眼前闪动着令人作呕的金碧光华。

王怜花轻叱一声,袍袖挥出,两点金星便被他卷在袖中,独孤伤飞身跃起,以鞋底跺死了一只。

熊猫儿手无寸铁,既无长袖,又是赤足,空有一身武功,竞不敢出手,只有连连闪避,额上已见汗珠。

只见沈浪中指轻轻弹了几弹,“哧!哧!”几声尖锐的风声响过,剩下的几只金蚕蜂便立刻笔直跌了下去。

快活王冷笑道:“好个‘弹指神通’。”

熊猫儿大笑道:“你如今才知道厉害么。”

快活王冷冷道:“你如今便得意,还嫌太早了些。这八只金蚕蜂,只不过是本王拿来给你们瞧瞧样子的。”

他大笑接道:“本王蜂房之中,金蚕蜂还有千千万万只,你们纵能杀得了八只,又怎能杀得千万只,本王若将它全放进去,你还能笑得出么?”

熊猫儿果然笑不出了。

王怜花大吼道:“你还在等什么,难道你还想逞英雄?你还不快快取下他的头颅,难道你真要大家陪他一起死。”

熊猫儿厉声道:“不行,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容人伤他。”

王怜花嘶声道:“沈浪你难道真的也和他一样呆。”

沈浪道:“有时我比熊猫儿还呆。”

朱七七道:“我也情愿陪独孤伤一起死。”

王怜花跺脚道:“倒霉倒霉,我竟碰见一群疯子,无可救葯的疯子。”

独孤伤突然道:“快活王虽然大姦大恶,但说出来的话倒不会自食其言,他说等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章 英雄照胆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外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