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史》

第39章 危机一发间

作者:古龙

每隔一条路,溪水中就有些猪羊牛马,叫你喝不得溪水。

沈浪不急不缓地走着,就像是在游山玩水似的,从头到脚,也看不出他有丝毫着急的样子。

朱七七伏在他肩上,昔日那丰润美丽的樱chún,如今早已干裂,昔日那光亮灵活的眼睛,如今已满布血丝。

但就在这干裂的嘴角,仍挂着一丝欢愉的微笑,就在这充血的眼睛里,仍闪动着幸福的光。

只要在沈浪身旁,她已别无他求。

熊猫儿却终于忍不住了,低声道:“沈浪,你究竟想怎样?”

沈浪微微一笑,忽然自怀中取出件东西,他捏紧拳头,指缝里似有银光闪闪,却瞧不出究竟是什么。

熊猫儿又忍不住问道:“这是……”

沈浪微笑道:“你猜猜这是什么?”

熊猫儿摇头道:“我猜不出。”

王怜花冷笑接口道:“此时此刻,沈兄居然还有心情叫人猜谜语,捉迷藏,这倒真是天真的很,可爱的很。”

沈浪也不理他,微笑道:“你可曾瞧见我用过暗器?”

熊猫儿道:“从未见过。”

沈浪道:“所以,你们便以为我不善于使用暗器,是么?”

熊猫儿一时也猜不透他是何用意,唯有点头道:“嗯。”

沈浪大笑道:“你错了,想我沈浪自髫龄学武,无论轻功剑术,轻功硬功,那一样不是天下一流的高手,焉有不通暗器之理。”

熊猫儿听见他居然自吹自擂起来,这当真是从来未有的事,沈浪笑的得意扬扬。

熊猫儿唯有苦笑道:“不错不错,我……我错了。”

朱七七嫣然道:“他行事光明正大,自然不屑以暗器伤人。”

沈浪笑道:“这倒有些道理,但也不太对。”

熊锚儿苦笑道:“你到底想说什么,说吧。”

沈浪大笑道:“我不愿使用暗器,只因我所用的暗器大过狠毒。”

熊猫儿道:“哦……”

沈浪扬了扬手,道:“这就是我素来不肯轻易施展的暗器。”

他的手一扬,指缝间的银光更亮。

熊猫儿道:“这……这究竟是什么暗器?”

沈浪微笑道:“这暗器叫做‘九天十地,搜魂神针’,无论是谁,只要沾着一点,半个时辰中便要全身溃烂而死,普天之下,再也无葯可救。”

王怜花冷冷道:“你这种暗器只怕未必只有你沈浪会用。”

沈浪笑道:“但这暗器还有一样最厉害的地方。”

王怜花道:“哦……”

沈浪道:“说来别人也许不信,这暗器委实已近通灵,本身已有搜魂的魔力,此刻,只要我的手一扬……”

他忽然抬头瞧了瞧树木梢头,又瞧瞧丛石后,缓缓接道:“这‘搜魂神针’脱手飞出后,对方无论躲在多么隐密的地方,也休想能躲得了。”

熊猫儿动容道:“世上真有这样的暗器?”

沈浪笑道:“我说话几时骗过你。”

他又瞧了瞧树梢石后,大声接口道:“你若不信,我立刻就可以让你瞧瞧。”

话犹未了,树梢头,花丛中,甚至远处的假山岩石后,立刻有十余条黑衣人影掠出,连滚带爬,飞也似的逃了。

沈浪大笑道:“你瞧我这暗器如何,还未使出,也将躲着的人吓走了。”

熊猫儿笑道:“果然不错,奇怪的是,世上有这样厉害的暗器,我居然连听都没有听人提起过,不知你可以让我瞧瞧么?”

王怜花应声道:“在下也正想开开眼界。”

沈浪沉吟道:“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好瞧的。”

朱七七忍不住笑道:“你就让他们瞧瞧吧。”

沈浪笑道:“最想瞧的,只怕是你,是么?”

朱七七红着脸垂首道:“嗯。”

沈浪目光四下一转,微笑道:“让你们瞧瞧,想来也无妨……”

他缓缓摊开了手掌,掌上哪有什么暗器。

他紧紧捏着的,只不过是锭银子。

熊猫儿怔住了,道:“这……这……这……是什么?”

沈浪微笑道:“这不叫‘搜魂针’,这叫做‘吓人针’。”

熊猫儿大笑道:“我懂了,我懂了……”

朱七七拍手娇笑道:“我早该想到,世上哪有像他说的那种暗器,我早该想到这不过只是说着唬人的。”

熊猫儿笑道:“但这‘唬人针’,倒的确比世上任何暗器都要厉害,别的暗器至少也得要使出来,这‘唬人针’连使都不必使,别人已被吓跑了。”

朱七七笑道:“但这种‘暗器’,除了沈浪又有谁能使得出来……若是我使出来,就一点也不可怕了。”

王怜花叹道:“此计虽妙,但你我反正已无路可走……反正已是跑不了的,纵然将这探子吓跑,又能如何?”

熊猫儿笑声渐渐停止,终于又笑不出来。

快活王皱着眉头,仿佛已开始有些坐立不安。

他刚端起酒杯,便瞧见十余条黑衣大汉,像是一群被狐狸惊散了的兔子似的,狼狈逃了回去。

这些大汉一个个俱是神色惊惶,快活王面色也变了,拍案道:“混帐,谁叫你们回来的。”大汉们仆地跪了一片,惶声道:“启禀王爷,只因那……那沈浪……”

快活王动容道:“本王还未出手,沈浪难道敢先向你们出手?”

那为首一条大汉伏地道:“他……他的暗器……”

快活王皱眉道:“沈浪居然也使了暗器?他使的是什么暗器?”

那大汉道:“属下还不知道。”

快活王厉声道:“为何还不知道?”

那大汉嗫嚅道:“他……他还未使出……”快活王大怒道:“他暗器还未使出来,你们这些无用的混蛋就逃了么?你……你们居然还有脸回来见我?”那大汉以首顿地,惨然道:“若等他暗器使出,属下们只怕就不能活着回来见王爷了。”

快活王拍案道:“放屁……简直是放屁!”

那大汉道:“他那暗器叫做‘九天十地,搜魂神针’,暗器本身已有神通,属下等无论躲在哪里都休想能躲的了。”快活王皱眉道:“九天十地搜魂神针?你怎会知道?”

那大汉道:“属下听他自己说的。”

快活王怒喝道:“为什么?你可知道这活只不过是沈浪故意说来吓你们的,普天之下,哪有这种见鬼的暗器?”

那大汉以首顿地,额上已流出了鲜血道:“这话若是别人说的,属下等自然不信,但沈浪……沈浪他……”

快活王道:“你们就如此怕他。”

那大汉颤声道:“属下……属下等委实……委实有些怕他。”

快活王气得脸色铁青,冷笑道:“很好,沈浪呀沈浪,你轻描淡写几句话,居然就将本王设下的埋伏吓退了,但你还是跑不了的。”

他瞧着案头的沙漏,一字字道:“你可知道本王在这快活林外,还伏下了最后一着棋,一百八十张百石强弓,正在那里静静地等着你哩。”

他厉声狂笑道:“沈浪呀沈浪,你根本就无路可走!否则本王又怎会放你。”

朱七七拉着沈浪的手,道:“咱们立刻就可以逃出这快活林了,快走吧。”

王怜花苦笑道:“出了这快活林,虽然也未见得就能逃走,但至少总比留在林中好得多,计算时间咱们的确还可以出得去。”

沈浪缓缓道:“咱们不出去。”

王怜花皱眉道:“不出去?难道还留在这里?”

沈浪道:“不错,咱们只有躲在这快活林里。”

王怜花失声道:“为什么?”

沈浪微笑道:“你难道真的想不通这道理?”

王怜花冷笑道:“这若也有道理,那么世上的道理也免大多了。”

沈浪沉声道:“纵虎容易擒虎难,快活王若非算准你我必定无法逃脱,若非早已十拿九稳,又怎会让咱们走?”

王怜花道:“这好像是废话,你好像已说过二十次了。”

沈浪也不理他,缓缓接道:“此人能成大业,行事必定十分谨慎,纵然知道我等体力已不支,还是不会放咱们走出这快活林的。”

王怜花道:“他既然已将咱们看成唯一的强仇大敌,行事自然不敢有疏忽……”

说到这里,他语气中再无讥消之意,失声道:“呀,不错,他绝不让咱们走出这快活林,他必定另有布署。”

沈浪道:“在这快活林外,他必定另有埋伏,致命的埋伏。咱们若不能出林,也就罢了,只要出林一步,只怕就……”

朱七七失声道:“那咱们该怎么办呢?难道就这样被困死在这快活林不成?”沈浪沉声道:“而今你和我唯一的生命,便是先在快活林中寻一个隐密之地,躲藏起来,等到天黑之后,再设法逃出去。”

王怜花叹道:“只是这快活林中,又怎会有咱们的藏身之处?”

熊猫儿也忍不住接口道:“此刻这快活林处处都可能是陷阱,处处都可能有埋伏,咱们又到哪里去寻个安全之处?”

沈浪微微一笑,道“我自然算准了这快活林中还有个安全之处,所以才将那些探子骇走,叫他摸不清咱们究竟要往哪条路去。”

王怜花道:“这附近的探子虽已被骇走,但前面说不定还有暗卡。”沈浪道:“咱们不往前走,往后退,原路退回……方才咱们已走过的路,路上的暗卡必定早已撤销,只因快活王绝对想不到咱们会往后退的。”

朱七七道:“但……但咱们究竟要退到哪里?”

熊猫儿道:“究竟是什么地方才是这快活林中唯一的安全之处。”

沈浪微笑道:“你们跟着我走,自然就会知道了。”

王怜花仰大叹了口气,道:“但愿你算的不错,现在咱们剩下的只怕已不足半个时辰了。”

快活王筷子蘸酒,在桌上划着。

他划的是炔活林的地图,口中喃喃道“沈浪现在正在这里……这里从第十二道暗卡到第三十道暗卡都已被他骇退,他必定要由这条路继续往前走……”

他忽然抛去筷子,沉声道:“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三,这三道暗卡还在么?”

一条大汉恭身道:“在!”

快活王叱道:“为何到此刻还未有消息报来?”

那大汉道:“属下不知。”

快活王厉声道:“林中暗卡,是谁调派的?”

他身后一条劲装少年抢步而出,恭身道:“乃是弟子调派的。只见他英俊强悍,护心铜镜上有个”三“字,正是急风三十六骑中的第三骑。快活王道:“此刻外面还有几道暗卡?”

急风第三道:“除了第五至第十二道暗卡已复命交差,第十二至三十道暗卡被骇退之外,此刻还有十四道暗卡在外。”

快活王道:“你派在哪里?”

急风第三骑道:“这十四道暗卡俱都在此林的最外面,沈浪等一行人若想出林,无论他走到哪条路,都必定会通过这十四道暗卡所在之地。”

快活王喝道:“你能确定?”

急风第三骑道:“弟子已将图中地势全都仔细衡量过,绝不会错。”

快活王道:“既是如此,怎地至今还未有消息报来?此刻所剩时间已不多,他万万不致留在原地不动,他只要往前走便不该无有消息。”

急风第三骑沉吟道:“也许,沈浪已走不动了。”

快活王怒道:“放屁!他爬也要爬的。急风第三骑道:“莫非沈浪已出手将暗卡拔了去?”

快活王厉声道:“时间未到之时,他怎敢先出手?只要他一出手,本工也可提前出手了,他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妄动的。”

急风第三骑垂首道:“是。”

快活王拍案道:“你还不快去查个明白?”

急风第三骑道:“是!”连退七步,转身掠去。

快活王瞧着面前的沙漏,恨声道:“沈浪,你能往哪里去,你还能往哪里去?本王就不信你能逃得出这天罗地网,除非你能插翅飞出去。”

过了还不到盏茶时分,那急风第三骑便已掠回,他虽然极力作出镇静之态,但仍掩不住神色间之惊惶。

快活王不等他来到面前,便已急急间道:“到底是怎么回来回事?快说?”

急风第三骑恭身道:“他……他竟未往前走,难道他竟真的在原地?”

急风第三骑道:“弟子也曾到那里窥探,沈浪并未在留在那里。”

快活王变色道:“他到哪里去了?”

急风第三骑垂首道:“看来,他好像失踪了。”快活王大怒道:“混帐!失踪,他难道有隐身法?他难道真的插翅飞了出去?”

急风第三骑道:“弟子本也不信,但……但到处瞧了一遍,确实没有瞧见沈浪的影子,他也竟似突然从地上消失了。”

快活王怒喝道:“岂有此理,世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9章 危机一发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外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