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史》

第40章 功成亏一篑

作者:古龙

王怜花惨然道:“就这样我已心满意足了,怎敢再要求别的。”

圆脸少女轻啐道:“胆小鬼。”

王怜花故意装作不懂,道:“姑娘不答应?”

圆脸少女咬着嘴chún,带笑瞟着他,道:“你知不知道,你方才若是要求别的,我姐妹也会答应的。”

王怜花像是一怔,吃吃道:“我……我……现在……”

圆脸少女重重一拧他的脸,笑骂道:“你这小傻子,现在已来不及了,倒酒吧。”

少女们一齐咯咯笑起来,瞧着王怜花垂头丧气,为她们各各倒了杯酒,圆脸少女端起酒杯,忽又媚笑道:“莫要伤心,喝完了酒,你或许还有机会的。”

王怜花像是已喜欢的手足失措,手里的酒,也倒了一身,少女们更觉得可笑,更觉得有趣,一个个娇笑着道:“小傻子……胆小鬼……”

于是一个个都将杯中的酒喝了个干净。

王怜花喃喃道:“我原还有机会,只可惜……”

圆脸少女道:“只可惜什么?”

王怜花道:“只可惜……只可惜……只可惜……”

他一连说了三声“只可惜”,少女们的一双双媚眼突然都变了颜色~黑白分明的眼睛,竟变成一片死灰。

她们想叫,但已叫不出声。

她们想逃,但身子又像是一堆泥似的倒了下去。

王怜花木然瞧着她们,喃喃叹道:“可惜可惜———个男人若不是不得不将对自己有意的女子杀死,这实在是件令人不愉快的事。”

他回过头,瞧着迎面走来的熊猫儿与朱七七,展颜一笑,道:“你们可知道世上还有什么毒葯,毒性发作得比这更快么?我让她仃死得如此痛快,总算对得起她们了吧。”

熊猫儿与朱七七瞪着眼,却不知该说什么。

过了半晌,朱七七终于悠悠道:“沈浪只怕已该来了。”

王怜花道:“但愿他快些来,否则……”

朱七七大声道:“否则怎样?”

王怜花一字字道:“否则我们便已不能等他。”

朱七七大怒道:“放屁,你这没良心的人,若不是他,你能逃到这里来么,而再等片刻,你……你……你竟敢说不等他。”

王怜花冷笑道:“若不是他,我根本不会落在那白飞飞手中,更不会落在快活王手中,我根本不必感激他。”

朱七七喝道:“这话你方才在他面前为何不说?”

王怜花冷冷道:“只因为我不敢说,这回答你够满意了么?”

熊猫儿瞪眼道:“我知道你已多少有了些人性,哪知你………王怜花拉住他的手,沉声道:“猫兄,你仔细想想,我们多留在此地一刻,只有多增加一分危险,与其大家一起死在这里,倒不如逃出几个算几个。”

朱七七怒道:“你……你怎能说得出这样的话?”

王怜花道:“这话本是沈浪自己说的,我相信沈浪在这种情况之下,也必定会这样做。”

朱七七道:“猫兄,你……”

熊猫儿断然道:“我决不能抛下沈浪。”

王怜花叹道:“你们讲理些好么……现在,快活王的注意力必定全集中在沈浪身上,我们乘机逃出去,希望必定很大。”

他眼珠子一转,又笑道:“何况,沈浪若没有我们这些累赘,自己必定也可以逃得出去的,你们难道还信不过他有这力量。”

熊猫儿道:“这……”

他心里似乎已有些活动了,只因王怜花说得实在合情合理,朱七七瞪眼瞧着他们,突然道:“好,你们走吧。”

王怜花道:“你呢?”

朱七七抬眼望天,道:“我在这里等他。”

王怜花道:“他,他若永远不能来了呢?”

朱七七道:“我还是要等他。”

王怜花道:“你要等到什么时候?”

朱七七道:“等到死为止。”

王怜花转问熊猫儿,道:“你呢?人家是同命鸳鸯,你难道也要陪着她死?”

熊猫儿道:“我陪你走。”

王怜花拊掌道:“这才是男子汉大丈夫的行径。”

朱七七凄声笑道:“这才是够义气的朋友,熊猫儿,我总算认得你了。”

熊猫儿道:“是么?”

朱七七挥手道:“滚吧,快滚吧,我……”

王怜花狞笑道:“你也得陪我们一起滚。”

语声中,突然出手如风,向朱七七前胸大穴点了过去,以他的武功,朱七七又怎能闪避?

沈浪只觉得身后的快活王已越追越近了。这绝代的武林枭雄,的确有过人之处,在经过许多年酒色的创伤后,竟仍有如此惊人的轻功。沈浪用尽了身法,竟还是摆不脱他,突然间,前面刀光闪动,拦住了沈浪的去路。沈浪想也不想,挥手暴喝道:“打!”

这一声“打”字当真有霹雳之威,前面的人一惊闪身,等到他们发觉沈浪手是空的,沈浪已自刀光中穿了出去,接着,又是一条人影穿过,每个人的脸上都重重挨了个耳括子,却被打得滚在地上。

只听快活王怒喝道:“畜牲,无用的畜牲。”

大汉们捂着脸爬起时,沈浪与快活王已全不见这两条人影就如同鬼魅一般,在园林中飘忽来去,园林中埋伏着的大汉,几乎连他们的影子都摸不到。但沈浪这时额角已出现了汗珠,他毕竟不是铁打的人、他终究也有倒下去的时候。

此时此刻,沈浪若想摆脱快活王的追踪,溜去和朱七七等人会合,简直是绝不可能的事了。

到了这种地步,无论换了任何人,都难免要绝望。但沈浪却不,沈浪的心目中,从没有“不可能”这三个字。园林中,已到处闪动起火光,刀光。快活王的暴怒呼喝之声更响。一只旗杆,高出树梢之上,有旗帜招展,写的是“快活林”三字,正象征着这园林的名声响亮。

这时,旗杆梢头也已爬上了条大汉,手里拿着个红灯,沈浪逃到东,红灯便指向东,沈浪逃到西,红灯便转向西。密密层层的,火光与刀光,自然也随着红灯转移,而且圈子越缩越小,沈浪眼看就要被逼得无处可逃。

快活王厉声狂笑道:“沈浪,到了这时,你还想挣扎,你难道还认为可以逃得了么。”

沈浪大笑道:“不见棺材不落泪,在下生来就是这种脾气。”

笑喝声中,他身形突然向上拔起,掠上了树梢。

看来他竟似急疯了,竟将自己的身形暴露,整个人都已变成了箭靶子,箭雨声中,快活王反而不得不顿住了身形。

就在这时,沈浪已再次腾身而起,他借着树枝的反弹之力,这一跃间高达四丈之外,鹰隼般向那旗杆直窜过去。杆头的大汉一惊之下,飞起一足,踢向沈浪。

但这只脚被沈浪闪电的抓住,向后一甩,那大汉便惨呼着被甩得飞了出去,远远落在树丛中。

而这时沈浪的手已搭上旗杆,身子立刻像蛇一般滑上了杆头,左腿举起,金鸡独立,站在杆头上。

旗杆高达十余丈,他卓立杆头,衣袂飞舞,似乎要乘风飞去,天下英雄,都似在他足下。

长箭,从地下射上来,到了这里,力量已弱,沈浪脱下衣衫,轻轻一拂,便都挥落了。

快活王厉声道:“沈浪!你怎地也变得如此愚蠢,你在上面又能耽得几时。”

沈浪笑道:“无论我耽得几时,你敢上来么,你看得见我,却无法上来抓我,岂非痛苦之至,我能眼见你在我脚下痛苦,当真是我荣幸的很。”

快活王大怒道:“你欺我上不去么?”

他身形突也飞起,在树梢微一借力,直扑竿头,身法之轻灵美妙,当真可说是无人能及。

但沈浪掌中衣衫,已乌云般直盖下来,虽是轻飘飘一件衣服,在沈浪手中,却似挟带千钧之力。

快活王身子凌空,怎敢硬接,双腿一缩,双拳急出,想搭上旗杆,但急风响处,衣衫已扫向他双目。此时此刻,便可看出这武林雄主实有过人的武功,竟在这间不容发的刹那间,反手抓住了衫角。

他正等这一抓之力直扑上去,但沈浪的手一抖,“嘶”的一声衣衫已裂,快活王也被这一抖之力,震得飞了出去,但他身法仍然不乱,凌空翻身,飘飘落下。

沈浪大笑道:“好身法!只是你身法虽妙也是万万上不来的。”

快活王面色铁青,一把自他身旁的大汉手中,夺来一柄长弓,张弓搭箭。口中厉喝道:“着!”

只听“嘣”的一声,那柄铁弦弓竟被他一拉两断。

他连换三柄长弓,三柄弓竟都被他神力拉断,一只箭也未射上去,沈浪卓立杆头拊掌笑道:“快活王神力果然惊人,只可惜力气大了些。”

快活王突然一掠来到旗杆下,纵声狂笑道:“好,沈浪,且叫你瞧瞧本王的手段。”狂笑声中,蹲身坐马,一掌向旗杆拍去。

但闻“吧”的一声,那菜盆般粗细的旗杆,竟被他这一掌震断,沈浪眼看便要直跌下来。

四面大汉,不禁俱都欢呼喝采。哪知沈浪两条腿竟紧紧盘住了旗杆,旗杆斜斜向南面倒了下去,他身子也紧紧沾在旗杆上。十余丈高的旗杆倒在十丈外的屋顶上。

沈浪大笑道:“我正要瞧瞧你这手段。”

“砰!”旗杆打碎了屋瓦,沈浪竟从打碎了的屋瓦中,竟将屋顶击开了个大洞。

游鱼般钻了进去。这沈浪简直是只狐狸。

快活王又惊又怒,顿足大呼道:“围住屋子……看住屋顶……”

呼声中他自己也似乎风一般掠过去。

那是栋小巧的屋子,三间雅室,窗门都是紧紧关着的,快活王瞧得清楚。屋子里并没有人出来。

而这时数百条大汉已将这屋子团团围住,矫健的弓箭手,也掠上了高处,张弓搭箭,看住了屋顶。

现在,任何人都休想人从这屋子里逃出来了。

快活王大笑道:“沈浪想不到你居然也会自投死路,不过这也难怪你,你本就无路可走。”

急风第一骑快步而来,躬身道:“可要以火攻?”

快活王目光闪动,厉声道:“沈浪,你听着,限你半盏茶工夫,本王数到三字,你若还不出来,本王就放火将这屋子烧了,让你化骨扬灰葬身火窟。”

急风第一骑面带微笑,喃喃道:“沈浪呀沈浪,这回你若还能逃得,我就从这里爬到姑苏去。”

王怜花手掌急点朱七七胸膛。

他出手非但快如闪电,而且委实也出了朱七七意料之外,朱七七瞧见他的手时,身子已倒了。

王怜花轻轻托住了她,转向熊猫儿笑道:“猫兄,小弟无伤她之意,只不过是不忍见她等死在这里而已,此时此刻,她唯有和我们一齐逃走才是上策。”

熊猫儿道:“嗯。”

王怜花道:“既是如此,咱们快走吧。”

朱七七已完全晕迷,已完全不能反抗。

熊猫儿道:“我抱她,你探路。”

王怜花面色微变,但迅即笑道:“小弟探路也好。”

熊猫儿走过来,伸手来接朱七七,王怜花只得将朱七七送过去,突然间,他双手一麻,熊猫儿的一双铁掌,已紧紧扣住了他腕脉。

王怜花整个身子都不能动了,大惊道:“猫--猫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熊猫儿一双猫也似的眼睛,就好像将他当做老鼠似的瞪住他,既不动,也不说话,但手掌却更紧。

王怜花身子发麻,竟不由自主跪了下去,嘶声道:“你……你不是要跟我一齐走么?”

熊猫儿厉声道:“你若将熊猫儿当做和你一样不仁不义,你便疯了。”

王怜花面上汗珠滚滚而落,颤声道:“猫兄,这是你自己愿意的,小弟并未勉强你……你……你为何出尔反尔,反来暗算小弟?”

熊猫儿冷冷道:“这是我跟你学的。”

王怜花道:“但……但你……”

熊猫儿道:“你要别人上当,自己也该上次当了。”

王怜花长叹一声,苦笑道:“熊猫儿居然能令王怜花上当,这倒真是令人想不到。”

熊猫儿道:“你若想得到,还会上当么?”

王怜花道:“好,我认栽了,你要怎样?”

熊猫儿缓缓道:“你若是我又当如何?”

王怜花身子一颤道:“我……我……”

熊猫大喝道:“我本当立刻杀了你,只是,此时此刻,我若杀了你,未免要被快活王笑咱们自相残杀。”

喝声中,突然飞起一足,将王怜花踢得滚出数尺。

然后,他盯着王怜花,一字字道:“现在,我要知道两件事,第一,有些人不愿骗人,并非他不会,只不过是他不愿意而已,他若愿意时,随时都可以骗人的。”

王怜花惨笑道:“这件事我现在已知道得很清楚了。”

熊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章 功成亏一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外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