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史》

第42章 地下古楼兰

作者:古龙

这些人只道快活王已必胜,此刻只怕将龙卷风手下杀光,正是做梦也想不到会有此变。

他们的防守早已松懈,有的甚至已在打磕睡,此刻纷纷跃起,有的拔刀,有的寻箭,还有的竟惊呼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杀声已响彻天地,正是他最好的答复!

只见战马欢腾,刀光如雪,宛如大海中的浪潮涌了过来,快活王门下有的人刀还未及出鞘,头颅已被对方砍断,有的人箭还未上弦,胸膛已被对方穿过,有的人惊慌失足,竟被铁骑踏成了肉泥。

一时间便见刀光与血光混杂、马蹄声、惨呼声、呼救声、喊杀声交织成一出惊心动魄的死亡乐曲。

站得最远的本在放哨的三条大汉,只骇得心胆皆丧,哪里还敢过来与这剽悍的铁骑一拼,转身便要落荒而逃。

他们未逃出数丈,突听前面一人冷冷叱道:“战阵之前,岂容逃卒,站住!”

叱声虽不甚响,却有一种令人惊栗的冷酷之意。

这三人魂都骇飞了,“噗”地跌在地上,抬眼一瞧,这才瞧见前面一对沙丘上,并肩立着两骑。

这两骑一黑一白,白马上人白披风、白头巾、白布蒙面、人马皆白得全无一丝杂色,宛如白色的幽灵。

黑马上的黑披风、黑头巾、黑布蒙面、除了一双鬼般的目光里有些白色,全身都被蒙在神秘的黑色里。

白衣骑士若似幽灵,这黑骑士便是地狱中的鬼魂。

这两人两骑全身都似乎笼罩着一种无形容的妖异之气,两双亮得发光的眼睛,更充满杀机。

那三条大汉竟连爬都爬不起来,颤声道:“……你们是什么人?”

白衣骑士格格一笑道:“你连我都猜不出?”

一条大汉失声道:“你……你莫非是龙卷风?”

白衣骑士大笑道:“不错!”

那大汉目光转到黑骑士身上,突然忍不住机伶伶打了个寒战,道:“你……你……你……你……”

他一连说了七、八个“你”字,竞还是说不出下面的话来,这黑衣骑士的目光,似能令人们连灵魂都冷透。

“复仇使者”。

这人无疑就是那神秘可怖的“复仇使者”。

大汉们心里虽然知道,但嘴角偏偏说不出来。他们心里虽想逃,逃得越远越好,两条腿却偏偏无法移动。

龙卷风笑道:“你们已知道我是谁了么?”

大汉们拼命点头,嘴里还是一连一个字也说不出。

龙卷风道:“你们既然知道,还想活么?”

大汉们突然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齐翻身跪倒,颤声道:“饶命……饶小人一条命吧。”

那黑衣骑士一字字道:“你们想让我饶你?”

语声冷漠而残酷,也像是自地狱中发出来的。

大汉们顿道:“求求你……求求你……”

黑衣骑士突然冷冷一笑,笑声的冷酷,更令人骨髓都结了冻,笑声中蒙面的黑中突然飘起了一角。

黑衣骑士一字字道:“你且瞧瞧我是谁?”

大汉们目光转处,竟像是真的见了鬼似的,面上立刻再无一丝血色,全身也俱都不停地抖了起来。

三个人一齐惊呼道:“是你……你……”

呼声方起,突然有三点寒光,自那黑的披风里射出:“噗!噗!噗!”三响,射入三人的胸膛。

三个人惨呼一声,仰面倒下。

黑衣骑士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动一下,冷酷的目光中,却似乎泛起一丝快意,那神色就像是别人踩死一只蟑螂似的。

龙卷风却大笑道:“好快的暗器!好快的手法。”

黑衣骑士瞧也没有瞧他一眼,冷冷道:“嗯。”

龙卷风笑道:“你虽然从不肯显露武功,但我瞧你这暗器手法。已猜出你必定是个大有来历的人,你为什么偏偏要隐藏身世?”

黑衣骑士道:“嗯。”

三条大汉胸膛本还在微微起伏,此刻却动也不动了。

瞧着他们,又道:“看这三人临死前的模样,像是认得你,是么?”

黑衣骑士道:“嗯。”

龙卷风道:“快活王的属下,又怎会认得你?”

黑衣骑士道:“嗯。”

龙卷风忍不住转过头,望着他那冷酷的目光突然长叹一声:“这一个多月来,总该己瞧出我是诚心将你当做朋友的,你为什么事事还都要隐瞒着我?”

黑衣骑土道:“嗯。”

龙卷风叹道:“到现在为止,我甚至连你的姓名都不知道?”

黑衣骑士冷冷道:“你只需知道我可助你击败快活王便已足够了。”

他目光动也不动,笔直地凝注着前方,前面的战场上,正在屠杀,冷血的屠杀,不留情的屠杀。

复仇的火焰,正在他目中燃烧。

龙卷风喃喃笑道:“不错,我只知道这一点便已足够了,现在你的确已扼住了快活王的脖子,给了他致命的一击。”

黑衣骑士冷冷道:“我还未扼住他脖子,只不过踩住了他的尾巴,这也算不得致命的一击,致命的一击,总要留在最后。”

龙卷风大笑道:“无论如何,这下子总够让他疼一阵子的了,快活王出道以来,只怕还从未吃过这么大的亏哩。”

黑衣骑士冷冷道:“他运气一直不错。”

龙卷风笑道:“但现在,他运气要转坏了。”

黑衣骑士道:“不错,他运气的确要转坏了,但还不算太坏。”

龙卷风笑道:“为什么。”

黑衣骑士缓缓道:“只因我还未找到一个人。”

龙卷风愕然道:“找一个人?”

黑衣骑士道:“我若能找到他,快活王的运气就真要坏了。”

龙卷风的眼睛变了光,急急问道:“这人是谁?”

黑衣骑士道:“你不会认识他的。”

龙卷风道:“但……但咱们在哪里可以找到他?”

黑衣骑士悠然道:“此人自己若不愿现身,天下谁也找不到他。”

龙卷风叹口气,但仍不死心,又问道:“他会在这里现身么?”

黑衣骑士道:“也许。”

龙卷风道:“你若见着他,千万求他也助我一臂之力。”

黑衣骑士冷笑道:“此人如神龙夭矫,不可捉摸,就凭你,也想将他收归门下?”

龙卷风呆了呆,强笑道:“但是你……”

黑衣骑士道:“比起他来,我又算得了什么!”

龙卷风道:“但愿他莫要被快活王收买才好。”

黑衣骑士冷冷道:“他若在快活王门下,你此刻早已死无葬身之地了。”

龙卷风耸然道:“此人真有这么厉害?”

黑衣骑士道:“只恨我不能形容他的智计武功于万一。”

龙卷风急急问道:“他和快活王有无交情?”

黑衣骑士道:“他唯一想杀的人,就是快活王。”

龙卷风又惊又喜,喃喃道:“我真愿意砍下自己一只手,只要能知道他此刻在哪里……”

呼啸,惨叫都已渐渐平息。

快活王留守在这里的人,都已变作了尸体。

一骑纵马而过,砍倒了那象征着权威与华贵的营帐,灯笼落下,燃烧!狂风立刻将火焰蔓延。

营地已变成一片火海,一片血海。

胜利的狂呼中,偶尔还可听到几声痛苦的呻吟,铁蹄践踏着人们的尸体,踢起了染血的黄沙。

黑衣骑士目中狂热的火焰却渐渐平息,冷冷道:“快活王已该回来了。”

龙卷风道:“收兵?”

黑衣骑士道:“嗯!”

龙卷风自腰带上拿起个号角。

号角声响,四聚的铁骑渐渐拢过来。

这一役他们折损并不多,数百骑齐地扬刀欢呼道:“龙卷风万岁……军师爷万岁!”

龙卷风仰天狂笑,连声道:“好……好!”

黑衣骑士冷冷道:“现在就笑,只怕还嫌太早了些。”

龙卷风立刻顿住笑声道:“此刻该如何行止,但请军师发令。”

黑衣骑士道:“退……!”

龙卷风道:“此刻我等士气正盛,怎可退?”

黑衣骑士一字字道:“我说退!”

龙卷风叹了口气,道:“退就退吧,只是……一退之后,军心难免涣散,快活王若是追来……”

黑衣骑士道:“快活王门下用的是骆驼。”

龙卷风道:“骆驼又如何?”

黑衣骑士道:“快活王绝未想到有人会来攻击于他,否则绝不会用骆驼的,只因骆驼虽长于跋涉,但攻击追逐,却绝不如马。”

龙卷风道:“但……咱们此刻为何不与他一拼?”

黑衣骑士冷冷道:“你当快活王是什么人?”

龙卷风道:“无论他是什么人,此番前去扑了个空,必定在羞恼之下,稳定军心不振,散漫归来,咱们岂非正好迎头予以痛击。”

黑衣骑士冷冷道:“你若以常理来忖度于他,只怕便死无其所了。”

龙卷风道:“为什么?”

黑衣骑厉声道:“快活王又岂是常人。”

龙卷风道:“但以总是……”

黑衣骑士断然道:“他此去扑空,非但不会因羞恼而散漫,反而必将更加小心整顿军威,而你属下经过这一仗后,体力难免有损,也难免有骄敌之心,以劳待逸,已是兵家之大忌,以骄兵对哀兵,更是必败无疑?”

龙卷风失声道:“呀……不错。”

黑衣骑士冷冷道:“何况,你又是否能对付得了快活王?”

龙卷风惨笑道:“若非军师指点,在下当真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黑衣骑士道:“哼!”

龙卷风默然半晌,又道:“咱们此刻又退向何处呢?”

黑衣骑士道:“你等明虽是退,其实却还要进击。”

龙卷风大喜道:“攻向何处?”

黑衣骑士道:“快活王的老窝。”

龙卷风又惊又喜,道:“但快活王行迹诡异,他的老窝有谁知道?”

黑衣骑士一字字道:“我知道。”

龙卷风忍不住大笑道:“妙极妙极,此刻他人在外,老窝必定空虚,咱们攻将前去,正可又杀他个落花流水,鸡犬不留。”

黑衣骑士勒转马头,道:“走!”

龙卷风挥手大呼道:“走!快走!落后者斩!”

人声呼啸,健马狂嘶又如同浪潮般退了下去。

帐篷果然落下,果然落在沈浪等人的身上。巨大的帐篷,虽然是那么沉重,但他们却松了口气。

然后,蹄声终于渐渐远去。

又过了半晌,朱七七才长长吐口气来,轻叹道:“沈浪……沈浪……”

她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瞧不见。

幸好这时沈浪的回应已响起,柔声道:“我在这里。”

朱七七又轻了口气,笑道:“你果然什么也没有算错。”

熊猫儿笑道:“你怎会算错,他若算错一次,我们岂能活到现在。”

王怜花叹道:“想不到那军师果然是个绝顶厉害的人物,竟能令快活王也上个大当,沈浪,你可猜得他是准么?”

沈浪道:“此刻还难以确定。”

朱七七忽然又道:“奇怪,他们怎会退了?”

沈浪笑道:“人已杀光,为何不退?”

朱七七道:“他们为何不乘此一股锐气,与快活王决死一战?”

沈浪笑道:“你若是龙卷风的军师,他就惨了。”

朱七道:“为什么?”

沈浪叹道:“快活王岂是常人可比,此番受挫之后必将更整军容,激励士气,而龙卷风一点得利,其兵必骄,岂知真个交手,骄兵必败无疑。”

朱七七失声道:“呀!不错,那位‘复仇使者’居然也能想到这点,当真可算是厉害的很,只是他此番一退,快活王若是追上前去。”

沈浪道:“决活王不会追的。”

朱七七道:“为什么?”

沈浪道:“世上哪有能追上马的骆驼?”

朱七七道:“但马在沙漠中岂非跑不远么?”

沈浪笑道:“他们难道不会换马?”

朱七七也不禁失笑道:“不错,龙卷风久已啸聚大漠,要换马自然容易得很。”

王怜花忽然道:“我想,那‘复仇使者’既然对快活王如此了解,想必也知道他老窝所在,此刻正好乘虚而攻。”

朱七七笑道:“王怜花果然也可算得聪明人。”

熊猫儿也笑道:“若真是如此,快活王当真也惨了。”

沈浪微微笑道:“他们不会惨的。”

朱七七笑道:“他明明很得意时,你说他要惨,此刻他真的要惨了,你却又说他不会……这又是为了什么?”

沈浪道:“那里乃是他的根本,岂容别人动摇,他纵然人在外面,那里他必定留有足以御敌之设施,否则快活王又怎会是快活王?”

王怜花道:“但那‘复仇使者’说不定也对他之御敌之策了如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2章 地下古楼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外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