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史》

第05章 古墓多奇变

作者:古龙

等朱七七醒来之时,头脑虽然仍是晕晕沉沉,有如宿酒初醒一般,但眼前已可瞧出自己乃是坐在一间充满了湿腐之气的石室角落中,四肢虽然未曾束缚,但全身却是软绵绵的不能动弹。

转眼一瞧沈浪与花蕊仙竟也在她身旁,身子也是动也不能动,朱七七又惊又骇,嘶声呼道:“沈浪,你……你怎么也会如此了。”她对自己身上事倒并不如何关心,但瞧见沈浪如此可真是心疼如裂。

沈浪微微一笑,摇头不语,面色仍是镇静如常。

花蕊仙面上却不禁现出得意之色,缓缓道:“这迷香也是花梗仙独门秘制,连我都不知道,其名为‘神仙一日醉’,就算是神仙,只要嗅着一丝,也要醉上一日,神智纵然醒了,四肢还是软绵绵的不能动弹,你们此刻若是肯答应此后永不将有关此事的秘密说出去,等下我见着花梗仙时,还可为你们说两句好话。”

朱七七用尽平生之力,大叫道:“放屁,不想你这忘恩负义的老太婆,竟如此混帐,怪不得武林中人人都想宰了你。”

花蕊仙怒道:“好泼辣的丫头,此刻还敢骂人……”

突见石门缓缓开了一道线,一道眩目的灯光,自门外直照进来,花蕊仙大笑道:“好了好了,我大哥来了,看你这小姐脾气还能发狠到几时。”

灯光一转,笔直地照在沈浪,朱七七与花蕊仙三人脸上,这眩目的光亮,也不知是哪种灯里发出来的,委实强烈已极,沈浪等三人被灯光照着,一时间竟难以张开眼睛,也瞧不见眼前的动向。

但此刻已有一条灰衣人影翩然而入,大模大样,坐在灯光后,缓缓道:“三位远来此间,在下未曾远迎,恕罪恕罪。”

他说的虽是客套之言,但语声冰冷,绝无半分人情味,每个字发出来,都似先已在舌尖凝结,然后再自牙缝里迸出。

花蕊仙眯着眼睛,隐约瞧见有条人影闪入,只当是她大哥来了,方自露出喜色,但听得这语声,面目又不禁为之变色,嘎声道:“你是什么人,可是我大哥花梗仙的门下?还不快些解开我的*葯?”

那灰衣人似是根本未曾听到她的话,只是冷冷道:“三位旅途奔波,既已来到这里,便请安心在此静养,三位若是需要什么,只管吩咐一声,在下立时着人送来。”

朱七七早已急得满面通红,此刻再也忍不住大叫道:“你究竟是谁?将我们骗来这里是何居心,你……你究竟要将我等怎样,要杀要剐,你快说吧。”

灰衣人的语声自灯光后传来:“闻说江南朱百万的千金,也不惜降尊纡贵,光临此地,想就是这位姑娘了?当真幸会的很。”

朱七七怒道:“是又怎样?”

灰衣人道:“武林中成名的英雄,已有不少位被在下请到此间,这原因是为了什么,在下本想各位静养好了再说,但朱姑娘既已下问,在下又怎敢不说,尤其在下日后还有许多要借重朱姑娘之处……”

朱七七大声道:“你快说吧。”

此刻她身子若能动弹,那无论对方是谁,她也要一跃而起,与对方一决生死,但那灰衣人却仍不动声色,还是冷冷道:“在下将各位请来此间,并无丝毫恶意,各位若要回去随时都可回去,在下非但绝不拦阻,而且还必将设酒饯行。”

朱七七怔了一怔,忖道:“这倒怪了……”

一念还未转完,那灰衣人已经接口道:“但各位未回去前,却要先写一封简短的书信。”

朱七七道:“什么书信?”

灰衣人道:“便是请各位写一封平安家书,就说各位此刻俱都十分安全,而对于各位的安全之责,在下却多多少少尽了些微力,是以各位若是稍有感恩之心,便也该在家书中提上一笔,请各位家里的父兄姐妹,多多少少送些金银过来,以作在下辛苦保护各位的酬劳之资。”

朱七七颤声呼道:“原来你……你竟是绑匪。”

灰衣人喉间似是发出了一声短促,尖锐,有如狼嗥般的笑声,但语声却仍然平平静静。

那是一种优雅,柔和,而十分冷酷的平静,只听他缓缓道:“对于一位伟大之画家,姑娘岂能以等闲匠人视之,对于在下此等金银收集家,姑娘你也不宜以‘绑匪’两字相称。”

朱七七道:“金银收集家……哼哼,狗屁。”

灰衣人也不动气,仍然缓缓道:“在下花了那么多心思,才将各位请来,又将各位之安全,保护得这般周到,就凭这两点,却只不过要换各位些须身外物,在下已觉十分委屈,各位如再吝惜,岂非令在下伤心?”

沈浪忽然微微一笑,道:“这话也不错,不知你要多少银子?”

灰衣人道:“物有贵贱,人有高低,各位的身价,自然也有上下不同,像方千里,展英松那样的凡夫俗子,在下若是多要他们的银子,反而有如抬高了他们的身分,这种事在下是万万不屑做的。”

他明明是问人家要钱,但他口中却说的好像是他在给别人面子,朱七七当真听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忍不住问道:“你究竟要多少?”

灰衣人道:“在下问展英松要的不过只是十五万两,但姑娘么……最少也得一百五十万两……”

朱七七骇然道:“一百五十万两?”

灰衣人缓缓道:“不错,以姑娘如此冰雪聪明,以姑娘如此身分,岂非高出展英松等人十倍,在下要的若是再少过此数,便是瞧不起姑娘了,想来姑娘也万万不会愿意在下瞧不起姑娘你的,是么?”

朱七七竟有些被他说的愣住了,过了半晌,方自怒目道:“是个屁,你……你简直是个疯子,豺狼黑心鬼……”

但这时灰衣人的对象已转为沈浪,她无论骂什么,人家根本不理,灰衣人道:“至于这位公子,人如玉树临风,卓尔不群,心如玲珑七窍,聪明剔透,在下若要个一百五十万,也不算过份……”

沈浪哈哈笑道:“多谢多谢,想不到阁下竟如此瞧得起我,在下委实有些受宠若惊,这一百五十万两银子又算的了什么。”

灰衣人尖声一笑,道:“公子果然是位解人,至于这位花……花”花蕊仙大喝道:“花什么?你难道还敢要我的银子。”

灰衣人缓缓道:“你虽然形如侏儒,老丑不堪,但终究也并非一文不值……”

花蕊仙怒骂道,“放屁,畜牲,你……你……”

灰衣人只管接道:“你虽看轻自己,但在下却不能太过轻视于你,至少也得问你要个二三十万两银子,略表敬意。”

朱七七虽是满胸急怒,但听了这种话,也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花蕊仙额上青筋,早已根根暴起,大喝道:“畜牲,我大哥少时来了,少不得要抽你的筋,剥你的皮,将你碎尸万段。”

灰衣道:“准是你的大哥?花蕊仙大声道:“花梗仙,你难道不知道么?装什么糊涂。”

灰衣人冷冷道:“花梗仙,不错,此人倒的确有些手段,只可惜远在衡山一役中,便已死了,在下别的都怕,鬼却是是不怕的。”

花蕊仙大怒道:“他乃是主持此事之人,你竟敢……”

灰衣人截口道:“主持此事之人,便是区区在下。”

他语声虽然平静轻缓,但无论别人说话的声音多么大,他只轻轻一句话,便可将别人语声截断。

花蕊仙身子一震,但瞬即怒骂道:“放屁,你这畜牲休想骗我,花梗仙若是死了,那易碎珠宝,神仙一日醉,却又是自哪里来的。”

灰衣人一字字道:“乃是在下手中做出来的。”

花蕊仙面色惨变,嘶声呼道:“你骗我,你骗我……世上除了我大哥外,再无一人知道这独门秘方……花梗仙……大哥,你在哪……”

突然一道风声穿光而来,打在她喉下锁骨左近的“哑穴”之上,花蕊仙“哪里”两字还未说完,语声突然被哽在喉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这灰衣人隔空打穴手法之狠、准、稳,已非一般武林高手所能梦想。

灰衣人道:“非是在下无礼,只是这位花夫人声音委实太大,在卜泊累坏了她,是以只好请她休息休息。”

朱七七冷笑道:“你倒好心的很。”

灰衣人道:“在下既已负起了各位安全之责,自然处处要为各位着想的。”

朱七七被他气得快疯了,气极之下,反而纵声大笑起来。

沈浪瞑目沉思已有许久,此刻忽然道:“原来阁下竟是玉关快乐玉座下之人,瞧阁下如此武功,如此行径,想必是酒、色、财、气四大使者中的财使了?”

他忽然说出这句话来,灰衣人面色如何,虽不可见,但朱七七却已不禁吃了一惊,脱口道:“你怎会知道?”

沈浪微微一笑,道:“花梗仙的独门秘方,世上既无旁人知晓,而此刻这位朋友却已知晓,这自然唯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

七七道:“我却连半个理由也想不出。”

沈浪道:“那自是花梗仙临死前,也曾将这独门秘法留给了玉关先生,这位朋友既是金银收集家,自然也必定就是玉关快乐王门下的财使了。”

朱七七完全被惊得怔住,许久说不出一个字。

沈浪又道:“还有,花梗仙既然早已知道这古墓的秘密,那时必也将此秘密与他所有独门秘法一齐留下。是以玉关先生便特令这位财东来掘宝,哪知道古墓中藏宝之说,只不过是谣言,墓中其实空无所有,财大使者一急之下,这才想到来打武林朋友们的主意,他将计就计,正好利用这古墓,作为诱人的陷阱。”

朱七七道:“但……但他既要将人诱来此间,却又为何又要作出那些骇人的花样,威吓别人,不许别人进来。”

沈浪微笑道:“这就叫慾擒故纵之计,只因这位财大使者,深知武林朋友的毛病,这地方越神秘,越恐怖,那些武林中的知名之士,越是要赶着前来,这地方若是一点也不骇人,来的便必定多是些猫猫狗狗,无名之辈,这些人家里可能连半分银子也没有,却教财大使者去问他要什么?”

朱七七喘了几口气,喃喃道:“不错,不错,一点也不错……唉!为什么总是他能想得起,我就偏偏想不起?”

灰衣人默然良久,方自缓缓道:“大名可是沈浪?嗯……沈兄你果然是位聪明人,简直聪明得大出在下意料之外。”

沈浪笑道:“如此说来在下想必是未曾猜错了。”

灰衣人道:“古人云,举一反三,已是人间奇才,不想沈兄你竟能举一反七,只听得花蕊仙几句话,便能将所有的秘密,一一推断出来,除了在下之名,财使金无望,那是我的徒儿阿堵,还未被沈兄猜出外,别的事沈兄俱都猜的丝毫不差,宛如目见。”原来他身后还跟着一个童子。

沈浪道:“金兄倒也但白的很。”

财使金无望道:“在沈兄如此聪明人的前面,在下怎敢虚言,但沈兄岂不闻,聪明必遭天忌,是以才子夭寿,红颜薄命。”

沈浪微微笑道:“但在下今日却放心的很,金兄既然要在下的银子,那想必是万万不会又要在下的命了,是么?”

金无望冷冷道:“但在下平生最最不喜欢看见世上还有与在下作对的聪明人,尤其是像沈兄你这样的聪明人。”

朱七七颤声道:“你……你要拿他怎样?”

金无望微笑着露出了他野兽般的森森白齿,缓缓道:“在下今日纵不能取他性命,至少也得取他一手一足,世上少了沈兄这般一个劲敌,在下日后睡觉也可安心了。”

朱七七骇极失声,沈浪却仍然微微笑道:“金兄如此忍心?”

金无望道:“莫非沈兄还当在下是个慈悲为怀的善人不成?”

沈浪道:“但金兄今日纵是要取在下身上的一根毫发,只怕也不容易。”

金无望冷笑道:“在下且来试试。”缓缓站起身子,前行一步。

沈浪突然仰天大笑起来,道:“在下本当金兄也是个聪明人,哪知金兄却未见得多么聪明。”

笑声突顿,目光逼视金无望:“金兄当在下真的已被那‘神仙一日醉’所迷么?”

金无望不由自主,顿住了脚步。

沈浪接道:“方才浓烟一生,在下已立刻闭住了呼吸,那‘神仙们醉’纵然霸绝天下,在下却未嗅入一丝。”

金无望默然半晌,chún间又露出了那森森白齿,道:“这话沈兄纵能骗得到别人,却未见能骗的到在下,沈兄若未被‘神仙一日醉’所迷,又怎肯做我金无望的阶下之囚了?”

沈浪道:“金兄难道连这道理都想不通么?”

他面上笑容越见开朗,接道:“试想这古墓中秘道千奇百诡,在下纵然寻上三五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古墓多奇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外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