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史》

第06章 患难显真情

作者:古龙

只见金不换远远伸出木杖,将金无望身子挑起,笑道:“大哥,在这里见着小弟,是否也曾觉得有点奇怪?”

这一声“大哥”当真把沈浪叫得吃了一惊,他再也想不到这两人竟是兄弟,不禁暗忖道:“金不换那手段用来对付仇家,已嫌太过残忍,如今他竟用来对付他亲兄手足,那真是畜牲不如了。”

金不换笑道:“我大哥只当这古墓中消息机关,天下再无人能破,却忘了他还有个兄弟,也是此道老手。”

金无望咬牙切齿,骂道:“畜牲……畜牲,你怎地还不死?”

金不换道:“似小弟这样的好人,老天爷怎舍得让我死,但大哥你一见面就咒我死,也未免太不顾兄弟之情了。”

金无望怒道:“我爹爹将你收为义子,养育成人,又传你一身武艺,哪知你却为了爹爹遗下的些许产业,就想出千方百计来陷害于我,将我迫得无处容身,流亡塞外,历经九死一生……”说到后来,他已气的声嘶力竭,无法继续。

金不换微微笑道:“你可知道如今我已是江湖中之仁义大侠,人称‘见义勇为’,你却是那恶贼快活王手下,为搜刮金银的奴才,你胡乱造些谣言来诬害我,江湖中又有谁相信?我纵然将你杀了,江湖中人也必定要赞我大义灭亲……哈哈,那时‘大义灭亲,见义勇为’金不换这名字被人唤将起来,便要更加响亮了。”居然越说越是高兴,索性仰天大笑起来。

金无望破口大骂,朱七七也忍不住骂道:“恶贼,畜牲……”

沈浪忽然道:“方千里,展英松等人,可是被金兄放了?”

金不换道:“不错,沈相公你怎会猜到?”

沈浪微笑道:“金兄将那些人放了,尽快退出古墓,那些人非但要对金兄感激不尽,还要将金兄当做普天下最大的英雄,日后非要在各地为金兄宣扬侠名,而且金兄再去寻他们时,自也是要银子有银子,要人有人,那岂非比在此间勒索于他们强的多了……唉,只可惜那一位金兄身在快活王属下,纵然想到此点,也不能用,只好眼睁睁地瞧着被你这位金兄专用了。”

金不换仰大大笑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沈相公也。”

沈浪拍掌道:“这出戏金兄你演的当真精彩已极,小弟委实叹为观止,但却不知金兄眼巴巴地要小弟来瞧这出精彩好戏,为的是什么?”

金不换道:“只因在下深知沈兄既然瞧得欢喜,少不得便要赏我这演戏的些小彩头,在下此刻正等着领赏哩。”

沈浪大笑道:“小弟早知道这出戏万万不是白看的,金兄有何吩附,但请说出来便是。”

金不换道:“沈相公端的是聪明人,只是……”咯咯一笑,接道:“却未免太聪明了些,是以在下一见沈兄之面,便对自己言道:‘既生金不换,何生沈相公?’江湖中既有沈相公这样的人在,你金不换还有什么好混的?“沈浪道:“多蒙夸奖,感激感激。”

金不换道:“在下虽非恶人,但为了往后的日子,也不能不存下要害沈相公之心,只是赁在下这份德行,却又害不到沈相公。”

沈浪笑道:“金兄快人快语,端的可佩。”

金不换道:“但到了今日,在下却有个机会来了。”

突然掠到朱七七身侧,微笑接道:“沈兄请看,这位朱姑娘既有百万的身家,又是这般的冰雪聪明,花容月貌,却偏偏又对相公如此倾心,这岂非相公你上一辈子修得来的,此刻朱姑娘若是有了个三长两短,岂非可惜得很。”

沈浪故意笑道:“朱姑娘好端端在这里坐着,又有徐少侠这样的英雄在一旁保护,怎会有什么三长两短,金兄说笑了。”

金不换道:“不错,在下正在说笑。”

身子突然一倒,撞在朱七七身上,朱七七下颊便撞着了徐若愚掌中剑尖,雪白粉脸的肌肤之上,立时划破了一道血淋淋的创口,朱七七咬呀不语。徐若愚有些失色,金不换却大笑道:“原来在下方才不是在说笑,沈相公可看见了么?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下方才那一跤若是跌得再重些,朱姑娘这一副花容月貌,此后只怕就要变作罗刹半面娇了。”

沈浪道:“好险好险,幸亏……”

金不换面色突地一沉,狞笑道:“事到如今,你也不用再装糊涂了,你若要朱七七平平安安走出这里,便得乖乖的答应我三件事。”

沈浪仍然笑道:“金兄方才对小弟那般深情款款,此刻却翻脸便似无情,岂非要小弟难受的很。”

金不换冷冷一笑,也不说话,反手一掌,掴在朱七七脸上。

沈浪面色一变,但瞬即笑道:“其实金兄的吩咐,纵无朱姑娘这件事,小弟必定答应的,金兄又何苦如此来对付一个柔弱女子。”

金不换冷冷道:“你听着,第一件事,我要你立誓永不将今日所见所闻说出去。”

沈浪道:“这个容易,在下本就非长舌妇人。”

金不换道:“第二件事,我要你今世永不与我作对……这个也答应么。”

“好!”

面上突又兴起一丝诡秘的笑容,接道:“但你答应的却未免太容易了些,在下委实有些不放心,金某一生谨慎,这不放心的事,是万万不会做的。”

沈浪道:“金兄要如何才能放心?”

金不换突然自怀中掏出一把匕首,抛在沈浪面前,冷冷道:“你若死了,在下自然最是放心得过,但我与你无冤无仇,怎忍要你性命,自是宽大为怀。”

语声微顿,目光凝注沈浪,一字一字地缓缓道:“此刻我只要你一只执剑的有手,你若将右臂齐时断下,我便将朱七七平平安安,毫发不伤地送出这古墓。”

朱七七脸上鲜血淋漓,面颊也被打得青肿,但自始至终,都未曾皱一皱眉头,此刻却不禁骇极大呼道:“你……你千万莫要答应他……”

话犹未了,金不换又是一掌掴在她面上。

朱七七嘶声喊道:“打死我……要他打死我……你千万不要管,快炔走吧……这些畜牲拦不住你的。”

沈浪腮旁肌肉,不住颤抖,口中却缓缓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在下岂可随意损伤,何况在下右臂若是断去,金兄岂非立时便可要了在下性命?这个在下还……”突然一跃而起。

但他身子方动,金不换左手已一把抓住朱七七头发,有手衣袋里一抖,掌中又多了柄匕首,匕首直逼朱七七咽喉,冷冷地道:“这位徐老弟还有些怜香惜玉之心,但我却是个不解风情的莽汉,只要手一动,这活生生的美人儿,便要变成冷冰冰的死尸了。”

沈浪双拳紧握,但脚下却是一步也不敢逼近。

只见朱七七身子已被扯得倒下,胸膛不住起伏,一双秀目中,也已痛得满是泪光,但口中却仍嘶声呼道:“不要管我……不要管我……你……你快走吧……”

沈浪但觉心头如被针刺,情不自禁,颓然坐回椅上。

金不换狞笑道:“你心也软了么?……朱七七曾救过你一条性命,你如今拿条手臂来换她性命,又有何不可?”沈浪木然而坐,动也不动。

金不换道:“你若不答应,我自也无可奈何,只有请你在此坐着,再瞧一出好戏……”

刀锋一落,朱七七胸前本已绷紧了的衣衫,突然两旁裂开,露出了她那晶莹如玉的胸膛,胸膛中央,一道红线,鲜血丝丝泌出,朱七七惨呼已变作呻吟,金不换刀锋却仍在向下划动,冷冷道:“答应么?……”

朱七七呻吟着嘶声道:“你……千万莫要答应,你……你手若断了……他们必定不会放过你性命的……走吧……”

金不换狞笑:“你忍心见着你这救命恩人,又是情人这般模样?你忍心……”

口中说话,刀锋渐下,已划过朱七七莹白的胸膛,渐渐接近了她的玉腹香脐……那丝丝泌出的鲜血,流过了她丰满而颤抖的肌肤……雪白的肌肤,鲜红的血,交织着一幅凄艳绝伦,惨绝人寰的图画。

沈浪突然咬一咬牙,俯身拾起了那柄匕首道:“好!”

金无望仰天大笑道:“你还是服了。”

朱七七嘶声惨呼:“不要……不要……你的性命……”

就连金无望都已闭起眼睛不忍看,只因沈浪手掌已抬起,五指紧捏着匕首,指节苍白,青筋暴现,手掌不住颤抖,额上亦自布满青筋,一粒粒黄豆般大小的汗珠,自青筋中迸出。

忽然间刀光一闪,“当”的一声发出,朱七七放声嘶呼……惨呼声中,竟是金不换掌中匕首被徐若愚一剑震脱了手。

金不换怒喝道:“你……疯了么?”

徐若愚面色铁青,厉声道:“我先前只当你还是个人,哪知你却是个猪狗不如的畜牲,我徐若愚乃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岂能随你作这畜牲一般的事。”

语声不绝,剑光如虹,刹那间已向金不换攻出七剑。

沈浪这惊喜之情自是非同小可,只见金不换已被那匹练般的剑光迫得手忙脚乱,当下一步窜到朱七七身侧,掩起她衣襟,朱七七惊魂初定,得入情人怀抱,再也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

金不换又惊又怒大骂道:“小畜牲,吃里爬外,莫非你忘了我们这次的雄图大计,莫非你忘了只要沈浪一死,朱七七还是你的……住手,还不住手。”

徐若愚紧咬牙关,一言不发,非但不住手,而且一剑快过一剑,他既有“神剑手”之名自非幸致,此番激怒之下,竟施展出他平时向不轻使之“搜魂夺命追风七十二剑”起来,顾名思意,这一种剑法自然招招式式俱是煞手,雪片般的剑光撒将开来,当有攫魂夺命之威。

金不换人虽姦猾,武功却也非徒有虚名之辈可比,方才虽在惊怒下失却先机,此刻将丐帮绝技“空手入白刃,十八路短截手”一一施展开来,周旋在徐若愚怒涛般的剑光中,居然犹可反举。

但见剑光闪动,人影飞舞,壁上灯光,被那激荡的剑风震的飘荡闪烁,望之有如鬼火一般。

朱七七忍住哭声,抽咽着道:“你……先莫管我,去将金不换那恶贼拿下……我……我将他抽筋剥皮,才能出口气。”

沈浪柔声道:“好,你等着……”方自飞身而起,但金不换急攻三招,退后三步,大喝道:“住手,听我一言。”

徐若愚道:“你已是瓮中之鳖,网中之鱼,还有什么话说?”

金不换笑道:“我告诉你,你总有一日,要后悔的……”

身子忽然往石壁上一靠,只听“咯”的一声,石壁顿开,金不换一翻身,便滚了出去,等到徐若愚一剑追击而出,石壁已阖,锋利的剑刃,徒在石壁上划出一道火花。

沈浪顿足道:“该死,我竟忘了他这一着。”

徐若愚道:“咱们追……”

忽听金无望缓缓道:“这古墓秘道千变万化,你们追不到的。”

徐若愚怒道:“你既然早知如此,方才为何不说出来?”

金无望冷冷道:“你是我的兄弟,还是他是我的兄弟?”

沈浪苦笑一声,道:“不错……这个徐兄也不可怪他……”

徐若愚仰天长叹,“当”的一声,长剑垂落在地。

朱七七道:“都是你不好,你若不先来顾我,他怎逃得了。”

沈浪苦笑着拥起她的肩头,柔声道:“你放心,总有一天,我要将此人擒来,放在你脚下,任你处置,让你出一出今天受的气。”

朱七七依偎在他怀中,眨了眨眼睛,忽道:“其实,我现在已不大怎么恨他了……非但不恨他,甚至……甚至还有些要感激于他。”

沈浪奇道:“这可连我也不懂了。”

朱七七道:“若非他如此对我,我怎知你对我这么好,你平日对我那么冷冰冰的,但今日却肯为了我死……我只要知道这一点,就算再吃些苦,也没关系。”

缓缓合起眼帘,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但微泛嫣红的娇靥上,却已露了仙子般的微笑。

徐若愚见她才经那般险难屈辱,此刻便已似乎忘怀,显见她全心全意,都已放在沈浪身上,只要沈浪对她好,她便已心满意足,至于别人如何对她,对她是好是坏,是凶是恶,她根本全不在意。

一念至此,徐若愚不禁更觉黯然,垂首走到沈浪面前,长叹一声道:“兄弟一念之差,以致力姦人所愚,此刻心中实是……”

沈浪朗声一笑,截断他的话,道:“徐兄知过能改,这勇气岂是常人能及,从今之后,必成江湖一代名侠,小弟今日能得徐兄为友,实是不胜之喜。”

徐若愚道:“既是如此,小弟……”目光扫了朱七七一眼,突然住口不语,转过身子,大步快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患难显真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外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