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史》

第08章 玉璧牵线索

作者:古龙

朱七七大着胆子冷笑地一步步追了过去,那汉子不由自主,一步步退后,一双猫也似的眼睛,睁得更大了。

突然间窗外一人冷冷道:“婬贼你出来?”

但见一条黑影,石像般卓立在窗前,头戴竹笠,颔下微须,黑暗中也瞧不见他面目,只瞧见他背后斜插一柄长剑,剑穗与微须同时飞舞。

那汉子惊得一怔,道:“你叫谁出去。”

窗外黑影冷笑道:“除了你,还有谁?”

那汉子大笑道:“好,原来我是婬贼。”

突然纵身一掠,竟飞也似的自朱七七头顶越过,轻烟般掠出门外。

朱七七也真未想到这汉子轻功竟如此高明,也不免吃了一惊,但见剑光一闪,已被封住了门户。

那汉子身躯凌空,双足连环踢出,剑光一偏,这汉子已掠人暴雨中,纵声狂笑,厉喝道:“杂毛牛鼻子,你可是想打架么?”

窗外黑影正是个身躯瘦小的道人,身法之灵便,有如羚羊一般,匹练般剑光一闪,直指那汉子胸膛。

那汉子叱喝道:“好剑法!”

举起掌中酒葫芦一挡。只听“当”的一声:“这葫芦竟是精钢所铸,竟将道人的长剑震得向外一偏,似乎险些便要脱手飞去。道人轻叱一声,”好腕力。“三个字出口,他也已攻出三剑之多,这三招剑势轻灵,专走偏锋,那汉子再想以葫芦迎击,已迎不上了。朱七七见到这两人武功,竟无一不是武林中顶尖身手,又惊奇,竟不知不觉间看的呆了。身后那青衣妇人突然轻轻道:“姑娘,要穿衣服,就得赶快了。”

朱七七脸不禁一红,垂首道:“多谢……”

她赶紧穿起那还是湿湿的衣裳,再往外瞧去,只见暴雨中一道剑光,盘旋飞舞,森森剑光,将雨点都震得四散飞激。

他剑招似也未见十分精妙,但却快得非同小可,剑光“嗤嗤”破风,一剑紧跟着一剑,无一剑不是死命的杀手,朱七七越看越是惊异,这道人剑法竟似犹在七大高手中“玉面瑶琴神剑手”之上……

那汉子似乎有些慌了,大喝道:“好杂毛,我与你无冤无仇,你真想要我的命么。”

那道人冷冷道:“无论是谁,无论为了什么原故,只要与本座交手,便该早知道本座的宝剑,是向来不饶人的。”

那汉子惊道:“就连与你无仇的人,你也要杀。”

道人冷笑道:“在本座剑下丧生,福气已算不错。”

汉子大声叹道:“好狠呀好狠……”

对话之间,道人早已又击出二三十剑,将那汉子逼得手忙脚乱,一个不留意羊皮袄已被削下一片。

雪白的羊毛,在雨中四下飞舞。

那汉子似更惊惶,道人突然分心一剑,贴着葫芦刺了出去,直刺这汉子左rǔ之下,心脉处。

这一剑当真又急,又险,又狠,又准。

朱七七忍不住脱口呼道:“此人罪不致死,饶了他吧。”

她这句话其实是不必说的,只因她方自说了一半,那大汉胸前突有一道自光飞出,迎着道人剑光一闪。

只听道“叮”的一声轻响,道人竟连退了三步,朱七七眼炔,已发现道人掌中精钢长剑,竟已赫然短了一截。

原来那汉子竟在这间不容发之际,拔出了腰畔那柄短刀,刀剑相击,道人掌中长剑竟被削去了一截剑尖。

那汉子大笑道:“好家伙,你竟能逼得我腰畔神刀出手,剑法已可称得上是当今天下武林中的前五名了。”

道人平剑当胸,肃然戒备。

哪知道汉子竟不乘机进击,狂笑声中,突然一个翻身,凌空掠出三丈,那洪亮的笑声,自风雨中传来,道:“小妹子,下次脱衣服时,先得要小心瞧瞧,知道么。”

笑声渐渐去远,恍眼间便消失踪影。

那道人犹自木立于风雨中,掌中剑一寸寸地往下垂落,雨点自他竹笠边缘泻下,有如水帘一般。

朱七七也不禁呆了半晌,道:“这位道爷快请进来,容弟子拜谢。”

那道人缓缓转过身子,缓缓走了过来。

朱七七但觉这道人身上,仿佛带着股不祥的杀机,但他究竟是自己的恩人,朱七七虽然不愿瞧他,却也不能转过身去。

道人已一步跨过门。

朱七七裣袄道:“方才蒙道长出手,弟子……”

道人突然冷笑一声,截口道:“你可知我是谁?你可知我为何要救你?”

朱七七怔了一怔,也不知该如何答话。

道人冷冷道:“只因本座自己要将你带走,所以不愿你落入别人手中。”

朱七七骇道:“你……你究竟是谁?道人反腕一剑,挑去了紧压眉际的竹笠,露出了面目。火光闪动下,只见他面色蜡黄,瘦骨鳞峋,眉目间满带阴沉冷削之意,赫然竟是武林七大名家中,青城玄都观主断虹子。朱七七瞧见是他,心反倒定了,暗暗忖道:“原来是断虹子,汉子猜他乃是当今天下前五名剑手之一,倒果然未曾猜错,但那汉子却又是自哪里钻出来的?武功竟能与江湖七大高手不相上下,我怎未听说武林中有这样的人物。”

她心念转动,口中却笑道:“今日真是有缘,竟能在这里遇见断虹道长,但道长方才说要将我带走,却不知为的什么?”

断虹子道:“为的便是那花蕊仙,你本该知道。”

朱七七暗中一惊,但瞬即笑道:“花蕊仙已在仁义庄中,道长莫非还不知道?”

断虹子道:“既是如此,且带本座去瞧瞧。”

朱七七笑道:“对不起,我还有事哩,要去瞧,你自己去吧。”

断虹子目中突现杀机,厉声道:“好大胆的女子,竟敢以花言巧语来欺骗本座,本座闯荡江湖数十年,岂能上你这小丫头的当?”

朱七七着急道:“我说的句句都是真的,若非我的事情极为重要,本可带你去。”

断虹子叱道:“遇见本座,再重要的事也得先放在一边。”

朱七七除了沈浪之外,别人的气,她是丝毫不能受的,只见她眼睛一瞪,火气又来了,怒道:“偏不去你又怎样,你又有多狠,多厉害,连自己的宝剑都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伙子……”

断虹子面色突然发青,厉叱道:“不去也得去。”

剑光闪动,直取朱七七左右双肩。

朱七七冷笑道:“你当我怕你么?”

她本是谁都不怕的,对方虽有长剑在手,对手虽是天下武林中顶尖的剑客,她火气一来,什么都不管了。

但见她纤腰一扭,竞向那闪电般的剑光迎了过去,竟施展开“淮阳七十二路大小擒拿”,要想将断虹子长剑夺下。

断虹子狞笑道:“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待本座先废了你一条右臂,也好教训教训你。”

剑光霍霍,果然专削朱七七右臂。

朱七七交手经验虽不丰富,但一颗心却是玲珑剔透,听了这话,眼珠了一转,大喝道:“好,你要是伤了我别的地方,你就是畜牲。”

只见她招式大开大阖,除了右臂之外,别的地方纵然空门大露,她也不管——她防守时只需防上一处,进攻时顾虑自然少了,招式自然是凌厉,一时之间,竟能与断虹子战了个平手。

断虹子狞笑道:“好个狡猾的小丫头。”

剑光闪动间,突然“嗖”的一剑,直刺朱七七左胸!

朱七七左方空门大露,若非断虹子剑尖已被那汉子削去一截,这一剑,早已划破她胸膛。

但饶是如此,她仍是闪避不及,“哧”的一声,左肩衣衫已被划破,露出了莹如白玉般的肩头。

朱七七惊怒之下,大喝道:“堂堂一派宗师,竟然言而无信么?”

她却不知断虹子可在大庭广众之下,往桌上每样菜里吐口水,还有什么别的事做不出。

断虹子咯咯狞笑,剑光突然反挑而上,用的竟是武功招式中最最阴毒,也最最下流的撩阴式。

朱七七拼命翻身,方自避过,她再也想不到这堂堂的剑法大师,居然会对一个女子使出这样的招式来,惊怒之外,又不禁羞红了面颊,破口大骂道:“畜牲,你……你简真是个畜牲。”

断虹子冷冷道:“今日便叫你落在畜牲手中。”

一句话工夫,他又已攻出五、六剑之多。

朱七七又惊,又羞,又怒,身子已被缭绕的剑光逼住,几乎无法还手,断虹子满面狞笑长剑抹胸,划肚,撩阴,又是狠毒,又是阴损,朱七七想到他以一派宗主的身分,居然会对女子使出如此阴损无耻的招式,想到自己眼见便要落入这样的人手中…

她只觉满身冷汗俱都冒了出来,手足都有些软了,心里既是说不出的害怕,更有说不出的悲痛,不禁大骂道:“不但你是个畜牲,老天爷也是个畜牲。”

她两日以来,不但连遭凶险,而且所遇的竟个个都是卑鄙无耻的婬徒,也难怪她要大骂老天爷对她不平。

那青衣妇人已似骇得呆了,不停的一块块往火堆里添着柴木,一缕白烟,自火焰中袅袅升起,飘渺四散……

这时“哧哧”的剑风,已将朱七七前胸,后背的衣衫划破了五六处之多,朱七七面色骇得惨白,断虹子面上笑容更是狞恶,更是疯狂。

在他那冰冷的外貌下,似乎已因多年的禁慾出家生活,而积成了一股火焰,这火焰时时刻刻都在燃烧着他,令他痛苦得快要发狂。

他此刻竟似要藉着掌中的长剑将这股火焰发泄,他并不急着要将朱七七制伏,只是要朱七七在他这柄剑下宛转呻吟,痛苦挣扎……

朱七七越是恐惧,越是痛苦,他心里便越能得到发泄后的满足。

每个人心里都有股火焰,每个人发泄的方法都不同。

而断虹子的发泄方法正是要虐待别人,令人痛苦。

他唯有与人动手时,瞧别人在剑下挣扎方能得到真正的满足,是以他无论与谁动手,出手都是那么狠毒。

朱七七瞧着疯狂的目光,疯狂的笑容,心中又是愤怒,又是着急,手脚也越来越软,不禁咬牙暗忖道:“老天如此对我,我不如死了算了。”

她正待以身子往剑尖上撞过去,哪知就在这时,断虹子面容突变,掌中剑式,竟也突然停顿了下来。

他鼻子动了两动,似乎嗅了嗅什么,然后,扭头望向那青衣妇人,目光中竞充满惊怖愤怒之色,嘶声道:“你……你……”

突然顿一顿足,大喝道:“不想本座今日栽在这里。”

呼声未了,竞凌空一个翻身,倒掠而出,哪知他这时真气竟似突然不足,“砰”的一声,撞上了窗榻,连头上竹笠都撞掉了,他身子也跌入雨中泥地里,竟在泥地中滚了两滚,用断剑撑起身子,飞也似的逃去。

朱七七又惊又奇,看得呆了:“他明明已胜了,为何却突然逃走?而且逃得如此狼狈。”

转目望去,只见火焰中白烟仍袅袅不绝,那青衣妇人石像般坐在四散的烟雾中,动也不动。

但她那看来极是慈祥的面目上,却竟已泛起一丝诡异的笑容,慈祥的目光中,也露出一股慑人的妖氛。

朱七七心头一凛,颤声道:“莫非……莫非她……”

这句话她并未说完,只因她突然发觉自己不但手足软得出奇,而且头脑也奇怪的晕眩起来。

她恍然知道了断虹子为何要逃走的原因,这慈祥的青衣妇人原来竟是个恶魔,这白烟中竟有迷人的毒性。她是谁?她为何要如此?

但这时朱七七无法再想,她只觉一股甜蜜而不可抗拒的睡意涌了上来,眼皮越来越重……她倒了下去。

朱七七醒来时,身子不但已干燥而温暖,而且已睡到一个软绵绵的地方,有如睡在云堆里。

所有的寒冷,潮湿,惊恐,都似已离她而远走一一想起这些事,她仿佛不过是做了个噩梦而已。

但转眼一望,那青衣妇人竟仍赫然坐在一旁——这地方竟是个客栈,朱七七睡在床上,青衣妇人便坐在床畔。

她面容竟又恢复了那么慈祥而亲切,温柔地抚摸着朱七七的脸颊,温柔地微笑低语着道:“好孩子,醒了么,你病了,再睡睡吧。”

朱七七只觉像手指象是毒蛇一样,要想推开,哪知手掌虽能拾起,却还是软软的没有一丝气力。

她惊怒之下,要想喝问:“你究竟是谁?为何要将我弄来这里?你究竟要拿我怎样?哪知她嘴chún动了动,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这一下朱七七可更是吓得呆住了:“这…这妖妇竟将我弄成哑巴。”她连日来所受的惊骇虽多,但那些惊骇比起现在来,已都不算是什么了。

青衣妇人柔声道,“你瞧你脸都白了,想必病得很厉害,好生再歇一会儿吧,姑姑等一会儿就带你出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玉璧牵线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外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