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史》

第09章 江湖奇男子

作者:古龙

天色险霾,风冷,僻道之旁荒词中,燃着堆火,十六八条大汉,围坐在火堆旁,四下空樽零乱,大汉们拍手而歌:“熊猫儿,熊猫儿,江湖第一游侠儿,比美妙手空空儿,劫了富家救贫儿,四海齐夸无双儿……”

欢笑高歌声中,突听荒祠外一人应声歌道:“说他是四海无双儿,倒不如说是醉猫儿。”

一条人影,凌空翻了四个斜斗,落在火堆旁,正是那浓眉大眼,豪迈潇洒的熊猫儿。

大汉们齐地大笑长身而起,道:“大哥回来了。还有人问道:“大哥可是得手了么?”

熊猫儿目光四转,顾盼飞扬,大笑道:“兄弟们几曾听过有空手而回的熊猫儿。”

他伸手拍了拍火堆旁一条黄面汉子的肩头,道:“吴老四,你眼睛果然不瞎,那两人果然有些来路不正,腰里也果然肥的很,只是这两人武功之高,只怕是做梦也想不到的了。”

那汉子吴老四笑道:“武功再高,又怎能挡得住大哥你的空空妙手?”

熊猫儿仰天大笑,道:“说得有理,且待我将这些收获之物,拿出来大家瞧瞧,单只这一票,只怕已可使北门口那十几家孤儿寡妇好好生活下去了。”

伸手一拍腰畔,笑声突顿,面色突变,一只伸入怀里去的手,再也拿不出来,大汉们又惊又奇道:“大哥怎地了?”

熊猫儿怔在当地,口中不住喃喃道:“好厉害,好厉害……”

火光下只见他额上汗珠,一粒粒迸了出来,突又仰天大笑道:“好身手,好汉子,我熊猫儿今日能见着你这样的人物,就算栽了个大跟斗也是心甘情愿的。”

吴老四道:“大哥你说的是谁?”

熊猫一挑大拇指,道:“说起此人,武功之高,固是天下少有,风度之佳,更是我平生仅见,我若是女子,那必定是非此人不嫁的。”

吴老四更是奇怪,道:“他究竟是谁?”

熊猫儿道:“他就是那两条肥羊中的少年人。”

大汉们齐地一怔,吴老四呐呐他说道:“大哥如此夸奖于他,他想必是不错的了,但,……但不知……”

瞧了瞧熊猫儿那只伸在怀里还缩不回的手,他顿住了语声。

熊猫儿笑道:“你此刻心中已是满腹疑云,却又不便问出口来,是么?但我却不妨告诉你,不但我自那人身上偷来的银票已被那少年偷回去了,就连我自己的荷包,也落入那少年的手中,这岂非偷鸡不着蚀把米。”

这种丢人的事,若是换了别人、怎肯在自己手下弟兄面前说出来,但熊猫儿却说出来了,而且说时还在笑得甚是高兴。

大汉们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熊猫儿笑道:“你等作出此等模样来则甚?能遇着这样的人物已属有福,丢些东西算什么,何况那东西本就是人家的。”

吴老四呐呐道:“但……但大哥的荷包……”

熊猫儿道:“那荷包也不算什么,可惜的只是我以腰间这柄宝刀手琢的一只猫儿,但……”

面色突变,失声道:“不好,还有件东西也在荷包里。”

大汉们见他丢了什么东西都不心疼,但一想起此物。面色竟然变了,显见此物在他心中必定珍贵异常。

吴老四忍不住道:“什么东西?”

熊猫儿默然半晌,苦笑道:“那东西虽然只是我自个破庙里拾得来的,但……但……”

他仰天长长叹了口气,接道:“但它却是位姑娘的贴身之物。”

吴老四期期艾艾,像是想问什么,又不敢问出口。

熊猫儿道:“你等可是想问我那女子是谁?是么?”

吴老四忍不住道:“那位姑娘不知是否大哥的……大哥的……”

这句话他还是呐呐地不敢说出口,但大汉们已不禁齐地笑了起来。

熊猫儿大笑道:“不错,那位姑娘确是我心目中最最动人的最最美丽的女子,但是她究竟姓甚名谁,是何来历,我都不知道。”

吴老四眨了眨眼睛,道:“可要小弟去为大哥打听打听。”

熊猫儿苦笑道:“不必……唉,自从我那日见过那女子一面之后,她竟似突然失踪了,我在道上来回找了数次,都瞧不见她的影子。”

他方自顿住语声,便要转身而出。

大汉们齐地脱口问道:“大哥要去哪里?”

熊猫儿道:“我好歹也要将那荷包要回,也想去和那少年交个朋友,你们无事,便在这里等着。”话未说完,人已走了出去。

吴老四望着他背景,喃哺叹道:“我走南闯北也有许多年来,却当真从未见过熊大哥这样豪迈直肠的汉子,咱们能做他的小兄弟,真是福气,这种人天生本就是要做老大的,他要找人,我好歹得去帮他一手。”说着说着,也走了出去。

还未到黄昏。

熊猫儿三脚两步,便已赶至大路,为了要在路上寻找沈浪与金无望,他自己未曾施展他那绝好的轻功。

他走了盏茶时分,但见个青衣妇人,佝偻着身子,一手牵着个女子,一手牵着只小驴,踯蹰而来。驴上的和走路的两个女子,丑得当真是天下少有,就连熊猫儿也忍不住瞧了两眼。

这两眼瞧过,他突然发现这青衣妇人便是那日自己遇着的那动人的少女时,在破庙中烤火的。

他皱了皱眉,微一迟疑,突然挡住了这三人一驴的去路,张开了两只大手,笑嘻嘻道:“还认得我么?”

那“青衣妇人”上上下下瞧了他几眼,赔笑道:“大爷可是要施舍几两银子?”

熊猫儿笑道:“你不认得我,我却认得你,那日你本是一个人,如今怎会变成了三个?那位姑娘你可曾瞧见过?”

青衣妇入身旁的朱七七,一颗绝望的心又怦怦跳动了起来,她还认得这无赖少年,她想不到这无赖少年还会来找她,但闻青衣妇入道:“什么一个、三个?什么姑娘?大爷你说的话,我可全不懂,大爷你要给银子就给,不给我可要走了。”

熊猫儿瞪服瞧着她,道:“你真的不懂,还是假的不懂,那日与你在破庙中烤火的姑娘,你难道忘了么?就是那眼睛大大,嘴巴小小……”

青衣妇人似乎突然想起来了,道:“哦!大爷你说的原来是那位烤衣服的姑娘呀,唉!她可生得真标致,只是……只是那天晚上,她就跟着和大爷你打架的那位道爷走了,听说是往东边去,大爷你大概是找不着她了。”

熊猫儿失望的叹息一声,也无法再问,方自回转身,突觉这青衣妇人身旁的一个奇丑女子,瞧他时的神情竟有些异样。

他顿住足,皱了皱眉,觉得有些奇怪,但他并没有仔细去想,而青衣妇人却已唠唠叨叨地牵着驴子走了。

朱七七一颗心又沉落下来,从此她再也不敢存丝毫希望。

熊猫儿摇了摇葫芦,葫芦里酒已空了,他长长叹了口气,意兴十分萧索,十分惆怅,也说不出是何滋味。

突然身后有人唤道:“大哥。”

原来吴老四已匆匆赶来,口中犹在喘着气,模样似乎有些神秘,熊猫儿不觉有些奇怪,问道:“什么事?”

吴老四指着那“青衣妇人”的后影,悄悄道:“那两……个两个肥羊就是因为给这妇人的银票,才露了白的。”

熊猫儿道:“哦……”

吴老四道:“小弟眼尖,瞧见他们给这妇人的银票,票面写的是朱笔字,那就是说这张银票最少也在五千两以上。”

熊猫儿心头一动,动容道:“你可瞧清楚了?”

吴老四道:“万万不会错的。”

熊猫儿浓眉微皱,道:“若仅仅是在路上施舍贫苦,万万不会出手便是一张五千两以上的银票,想来这妇人必定与那两人关系非浅,那两人既是江湖奇士,这妇人也必定不会是平凡之辈,但她却偏要装成如此模样,这……这其中必有蹊跷。”

突然转身,向那“青衣妇人”追去。

他脚步渐近,青衣妇人似是仍未觉察。

熊猫儿目光四转,突然出手如风,一把向这青衣妇人肩头抓了过去,他五指已贯注真力,只要是练武之人,听得他这掌势破风之声,便该知道自己肩头若是被他抓住,肩骨立将粉碎。

青衣妇人仍似浑然不觉,但脚下突然一个踉跄,身子向前一跌,便恰巧在间不容发的刹那之间,将这一抓躲过。

熊猫儿大笑道:“果然是好武功。”

青衣妇人回过头来,茫然道:“什么好武功?大爷你说的话,我又不懂了。”

熊猫儿道:“无论你懂与不懂,且随我去吧。”

青衣妇人道:“哪……哪里去?”

熊猫儿笑道:“我瞧你如此贫苦,心有不忍,想要施舍你。”

青衣妇人道:“多谢大爷好竟,怎奈老妇还要带着两个侄女赶路。”

熊猫儿突然大喝道,“不去也得去。”

一跃上了驴背,反手一掌打在驴屁股上,那驴子吃痛不过,放开四蹿,落荒奔去。青衣妇人怔了一怔,神色大变,大骂道:“无赖回来。”熊猫儿大笑道:“我本就是无赖,你那一套,用来对付侠义门徒,别人只怕还对你无可奈何,但你用来对付无赖,嘿嘿,无赖才不吃你这一套。”

那驴子虽瘦弱,但说话之间,已是奔出二十余丈。

青衣妇人顿足大呼道:“强盗……救人呀……”

熊猫儿遥遥大呼道:“不错,我就是强盗,但强盗本不怕好人,好人都是怕强盗的,你喊破喉咙也是无人敢来救你。”

他去得更远,眼见就将奔出视线之外。

青衣妇人终于忍不住了,咬一咬牙,拦腰抱起那白飞飞,也不顾别人吃惊诧异,提气纵身,向前追去。

“她”轻功身法,果然非寻常可比,手里纵然抱着个人,接连三四个纵身,已在二十丈开外。

熊猫儿双腿紧挟驴背,一手扶着面前那“丑女”——朱七七,一手拍着驴子屁股,大笑道:“怎样,你功夫还是被我逼出来了。”

青衣妇人恨声道:“逼出来又怎样?你还想活命?”

她又是几个纵身,眼见已将追及奔驴。

哪知熊猫儿却突然抱起朱七七,自驴背上飞身而起,大笑道:“你追得上我再说。”

突地一掠三丈,把驴子抛在后面,只因他深信这青衣妇人要追的绝不是驴子,而是驴子上的“丑妇”。

若是侠义门徒,这种事确是不便做出,但熊猫儿却是不管不顾,只要目的正当,只要能达到目的,他是什么事都敢做的。

青衣妇人实未想到这无赖少年竟有如此轻功,自己竟追不着他,“她”又是着急,又是愤怒,大喝道:“停下来,咱们有话好说。”

熊猫儿道:“说什么?”

青衣妇人道:“你究竟想要怎样?放下我的侄女,都好商量。”

这时两人身形都已接近那荒祠。

熊猫儿笑道:“停下也无妨,但你得先停下,我自然停下,否则你纵然追上三天三夜,也未必能追得着我,这点你自己也该清楚。”

青衣妇人怒骂道:“小贼,无赖。”

但是终于不得不先顿住身形,道:“你要什么?说吧。”

熊猫儿在“她”五丈外远近停下,笑道:“我什么也不要,只要问你几句话。”

青衣妇人目光闪动,早已无半点慈祥之意,恨声道:“快问。”

熊猫儿道:“我先问你,给你银票的那两人究竟是谁?”

青衣妇人道:“过路施舍的善人,我怎会认得?”

熊猫儿笑道:“你若不认得他,他会送你那般巨额的银票?”

青衣妇人神情又一变,厉声道:“好!我告诉你,那两人本是江洋大盗,被我窥破了秘密,是以用银子来封住我的嘴,至于他两人此刻哪里去了,我却真的不知道了。”

熊猫儿咯咯笑道:“那两人若是江洋大盗,你想必也是他们的同党,像你这样的人,身边怎会带两个残废的女子同行,这其中必有占怪。”

青衣妇人怒道:“这……这你管不着。”

熊猫儿仰天笑道:“我熊猫儿平生最爱管的,就是些原来与我无关的事,今日若不将你制住,谅你也不肯说出实话。”

语声微顿,突然大喝道:“弟兄们,来呀。”

喝声方了,荒祠中已冲出十余条大汉。

熊猫儿将朱七七送了过去,道:“将这女子藏到隐秘之处,好生看管……”

大汉们应声来了,熊猫儿已飞身掠到青衣妇人面前,道:“动手吧。”

青衣妇人狞笑道:“你真的要来送死?好。”

“好”字方出口,一瞬之间,已拍出三掌,“她”显然已不敢再对这无赖少年太过轻视,肋下虽还挟着白飞飞,这三掌却已尽了全力。

熊猫儿身躯如虎,游走如龙,倏地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江湖奇男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外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