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兰花》

第一章 宴会

作者:古龙

——她忽然发现她面前出现了一个人,一个她从未想到真的会在生命中出现的人,这个人正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苏苏晕了过去。

她是个非常坚强的女人,平生很少有真的晕过去的时候。

可是看见了这个人,她晕了过去。

等她醒的时候,她又看见了一件奇怪的事。

——她看见了一个宴会。

宴会并不奇怪,在这个世界上,宴会是每天都会有的,各式各样的人,各式各样的宴会,有的宴会让人快乐,有的宴会使人烦厌。

宴会绝不是一件奇怪的事,可是这一次宴会,却的确是一个奇怪的宴会。

——这个宴会的宾主一共只有四个人,可是侍奉这四个人的随从姬妾厨役却最少有四百个。

这也不是十分奇怪的事,在王侯巨富显官盐商的家宅,这种事本来是很平常的事。

奇怪的是,这个宴会是开在一片山崖上。

一片飞云般飞起的山崖,在山之绝巅。一片平石,石质如玉,宽不知多少尺。

——苏苏知道她再也不会看见了,再也不会看见这么样一片山崖

——她以前绝未见过,以后也绝不会再看见。因为这是一个奇迹。

这一片白玉般的平崖是一个奇迹,这一个宴会也是一个奇迹。

因为这个人就在这个宴会里,就在这个山崖上。

因为这个人就是我们最想见到的一个人。

这个人穿一件蓝色的长衫,非常非常蓝,式样非常非常简单。

这个人很瘦,脸色是一种海浪翻起时那种泡沫的颜色。又好像是初夏蓝天中飘过的那种浮云。

——谁也不知道那是种什么样的颜色,谁也无法形容。

这个人的神态气质和风度也是无法形容的。

——那么飘逸灵动秀出,坐在那里却像是一座山。

他坐在陪客的位于上。

另外一位陪客是一个独臂人,虽然只剩下一条手臂,可是容光焕发、精神抖擞,看起来就像是个刚中了状元的新科举人一样。

无论谁只要看见了这个人,都一定会看出他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人,事业、婚姻、情感、经济、友情、生活,每方面都极为成功。

成功就是愉快。

这个人不管从哪方面看来都是一个非常成功又非常愉快的人。

只有一点是非常奇怪的。

一这么样一个成功而愉快的人,别人却不敢看他,因为他的眉眼问,总仿佛带着有一种可以从脚底冷到心底的杀气。

一种连你自己都相信,只要他动手杀你,你就一定会死的气氛。

这种人是非常少的,而且是绝对不可侵犯的,无论谁,只要看过他一眼都可以明白这一点。、苏苏是一个胆子非常大的女人,心也非常狠,可是苏苏看见这个人的时候,只告诉自己一句话。

——不要惹他。

苏苏没有见过这个人,也不认得这个人,可是她知道,惹了这个人,能活着的机会就不大多了。

这个人是谁?

主客是一位老太太。

我敢打赌,谁也想不到这样一位老太大会在这种时候坐在这种地方和这么样三个人喝酒的。

她不但喝酒,而且喝得很多,甚至比一个争强好胜的小伙子还多。

她喝酒就像喝开水一样。

人家说,能吃是福气,这位老太太大概是世界上最有福气的一位老太太了。

别的老太太就算能活到她这样的年纪,也没有这么能吃能喝,就算这么样能吃能喝,也没有她这样的荣华富贵,也没有她这么样多子多孙,就算有这么多子多孙,也不会像她这样,所有的子孙都能出入头地。

就算有她这所有的一切,也不可能有任何一位老太太,能像她一样,在江湖中有这么大的名气。

这位老太太一共有十个儿子,九个女儿,八个女婿,三十丸个孙儿孙女,再加上六十八个外孙和外孙女。

她的子婿之中,有一个出身军伍,身经百战,已经是当今军功最盛的威武将军。

可是这位将军在她的子婿中却绝不是受人重视的一个。

在她的家族心目中,一个将军根本就不算是一口事。

她有九个女儿,却只有八个女婿,这绝不是因为她有一个女儿嫁不出去。

江湖中人都知道,这位老太大的九个女儿都是天香国色,而且都有千万嫁妆,要求她们嫁的男人,从北京排队,一直可排到南京,她有一个女儿没有嫁出去,只因为她有一个女儿已经削发为尼,已经继承了“峨嵋”的衣钵,已经是当代最有权力的七位掌门之一。

——而且是江湖中第一位最有权力的女人。

——这个社会毕竟还是一个男性的社会,一个女人能够在男性的权力世界中占上席,已经很不容易。

——纵然是第七位,已经非常不容易。

这位老太太最小的一个孙女儿竟是金灵芝。

金灵芝当然是楚留香和胡铁花的好朋友,她是同时认得他们的。

他们正在一家完全男性化的洗澡堂里洗澡,她闯了进去。

这种洗澡堂是非常古老的,是一种非常古老的男性禁地,千百年来,都很少有女人敢闯进去,——我们甚至可以说,绝对没有女人敢闯进去。

——我们甚至也可以说,除了一些虽然是女性却非女人的女人外,根本没有女人会闯进去。

敢闯进这种男人禁地的女人,当然要有一点勇气。

对一个女人认得两个男人这件事来说,这当然是一个很奇特很刺激的开始。

可是他们认识之后共同经历的事,却更玄奇刺激得多。

他们曾经躺在棺材里,在大海上漂流夕也会在暗无天日的地狱中等死。

他们曾经用鱼网从大海中捞起好几条美人鱼,——会杀人的美人鱼。

他们甚至遇到过终生不见光明的蝙蝠人。

他们曾经同生死,共患难。

他们都是好朋友。

胡铁花和金灵芝的交情更不同,也许就固为这缘故,所以楚留香就和金灵芝比较疏远一点。

不幸的是,金灵芝后来死了。

死人是没有感情的。

——死人已经死了,什么都死了,生命躯体血肉思想都已经死得干干净净,怎么还会有感情。

可是,还是有感情的。

死人对活人虽然已经没有感情,活人对死人还是有感情的。

这是不是也是人类最大的悲哀之一。

——这个宴会的主人是谁?

一张非常特别的脸,非常瘦,轮廓非常突出,颧骨非常高,使得脸上看起来好像有两个洞一样——在颧骨阴影下深陷下去的那一部分,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洞。

一张非常大的嘴,不笑的时候,好像很坚毅,而且很凶,笑起来的时候却像是个菱角,甚至是个元宝。

一双非常大的眼,眼睛清澈而锐利,可是往往又会在一瞬间有一种非常仁慈而可爱的表情出现,就好像刚刚吹过将溶的冰河那种春风一样。

一个非常大的骨架,手长,脚长,头大,肩宽,就好像一个上古人类的标本。

——这个人多么奇怪。

苏苏见过男人,见过男人无数,可是这么奇怪的男人,她还没见过。

最奇怪的一点是,这个男人不但比她见过的所以男人都奇怪,而且比她见过的所有男人都有钱,这一点也是她可以确定的。

——如果连苏苏这么样一个女人部不能确定一个男人是不是有钱,那才真的是怪事了。

从九岁的时候,苏苏就已经被训练成一个鉴定各种金银珠宝珍贵饰物的专家。

——至于书画古玩的鉴定,那当然比较困难,那要等到她十七岁以后才行。

据苏苏的初步估计,这个人身上穿的一套衣服和衣服上饰物的价值是——

——三万八千个人从出生到死亡间这一生中所有的耗费,而且这三万八千人所过的生活还是极富裕的生活,吃的是鸡鸭鱼肉,穿的是绫罗绸缎,身边的是娇妻美妾。

——这当然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可是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故事,用一颗宝石换一个国土的故事。

生命中本来就有很多事的价值是无法估计的,还有很多事甚至无价。

———个人一件物的价值的认定,最主要还是在你的心里,一个卑贱的妓女,在你心里的价值也许会胜过圣女无数。

可是苏苏对这个人衣饰的估价却是完全客观的,而且绝对精确,甚至比一个最赚钱的当铺里最精明的朝奉还精确。“苏苏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样一个人,也没有想像到个世界上有一个人穿着这么样一套华贵的衣服在她面前出现。

她甚至有点心动了。

——一个女人,看见如此华贵的衣饰珠宝如果还能不动心,这个女人一定不是真女人。

“不是真女人是什么意思?”

“如果她不是假的,就是死的。”

苏苏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而且学得很多,学得很勤。有时候甚至学得很苦。

事实上,大多数时候她学得很苦,甚至不惜牺牲一切去学,甚至牺牲一个女人一生中最珍惜的一些事物。

——没有人知道她学成后是快乐还是痛苦?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可是她知道她是成功的,武林中能够独创一格而且能够横行一时的武功,如果有一百种,她就算没学会,至少也可以认出它的来路家数。

武林中如果有一百个顶尖人物,她至少也可以认得出其中九十九个。

那个蓝衫人她是认得的。

———看见这个人,她心里就会觉得有杆枪。枪尖在心。心如火。

——不是这种可以烧及人的火,而是一种暖暖的、温温的火,就好像晚来天慾雪,红泥小火炉里的那种火一样。

——就好像有好朋友在将雪的寒夜要来饮小火炉上的新皑酒时的那种心情一样。

——就好像初恋而失恋,再一次有了恋情时那种心情一样。

快要死。是什么滋味?

苏苏甚至还认得那位老太太,

一场盛宴正在杯觥交错中进行着。

在这样的场合,这样的气氛中,任何人都会感到十分尽兴。苏苏似乎也感染了他们偷悦的心情。

看到蓝衫人,苏苏的心里微微有些震撼,看到老太太呢?她的心情又是如何?

——江湖中有谁不知道江南的万福万寿园?江南人都知道,在这座名园里面有三多。

花最多。

江南的花,仿佛都汇集到这里来了,不分种类,不分季节,就算是冬天,春天的花也会来。

人最多,尤其是名人。

江湖中的名人仿佛都已汇集到此处,没有到过万福万寿园的人,就算有名也有限。

如果说江南的江湖名人有一百个,那么这卜家族至少也占了四十九。

财产最多。

金氏家族的财产是无法估计的。

——田产、地产、事业、店捕,其中甚至是包括棺材铺,一个人生死之间所有一切的供求需要,他们都有。

可是这还不算。

他们的家族里,最值得炫耀的一件事,是所有人类最不需要但却最艳羡的一

珠宝。

这个世界的人,有谁不喜欢珠宝?

——珠宝、玛瑙、翡翠、碧玉、祖母绿、猫儿眼、金刚钻,谁不喜欢?就算男人中有一些不喜欢的,女人呢?

——不喜欢珠宝的女人,大概比不喜欢男人的女人更少。

金氏家族里的珠宝,大概可以让这个世界上大多数女孩子都出卖自己。

这位老太太就是万福万寿园的最近一代女主人,可能也就是金氏家族最后一代的女暴君了。

——暴君在这个世界上,已经越来越少。

那个脸上有两个洞,心里却好像有几千几百个洞的人是谁呢?

苏苏站起来了。从一张很舒服很舒服的软榻上站起来了。

她站起来的姿态很优美,因为她很小就受过极严格的训练,已经懂得一个女人要用什么方法才能取悦男人。

——一个不懂得取悦男人的女人,就不会是一个成功的女人,有时候甚至不能算做一个女人。

苏苏站起来的时候,用那么优美的姿态站起来的时候,别人居然全部都没有注意到她。

每一个人好像都有他自己的事要做,而且一定要做,就算在这个世界上最了不得的事发生他们身边,他们也不会去看,不敢去看。

——当然也有人是不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宴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午夜兰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