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兰花》

第二章 飞蛾行动

作者:古龙

甚至在多年后,还有人在研究讨论着当年轰动天下的这一战。

“根据最正确的考证,那一次行动是在当年八月十五的子时开始。”

“根据你的考证,那一次行动真的就叫做飞蛾行动?”

“绝对不假。”

“我不信。”比较年轻的一个人说,“行动的意思是攻击,是要使仇敌毁灭。”

“飞蛾扑火,本来就是自寻死路的。”

“那么你难道要我相信,他们筹划这次行动,为的就是要毁灭自己?”

“我没有这么说。”年长的一个笑得仿佛很神秘,“可是你如果一定要这么想,也没有错。”

“我不懂你的意思。”。年长者忽然长长的叹息:“那一次行动的真正用意,的确是让人很难想象得到的。”

那一年的八月十五,在那个小镇,月色皎洁,万里无云。

慕容的椅轿已经走过了“盛记食粮”,距离“四海酒楼”已经只有十来家店面了,距离被铁大老板称为“箭靶”的地区,己近在飓尺。

这时候距离子时最多也不过只有片刻。

就在这时,两旁空楼中忽然发出“蓬”的一响,无数盏灯火忽然应声而灭。

黑暗中,只听劲风穿空之声,漫天呼啸而过,凄厉厝如群鬼夜哭,自幽冥中哭叫着飞舞而来?也不知要勾走谁的魂魄。

无数道劲风,好像完全集中在“盛记食粮”前那七八家店面前。

慕容手下第二组和第三组的人,此刻就正在这个地段里。

每阵尖锐的急风破空声,都是在他们身上飞掠而来的。

如果这真是魔鬼勾魂,目标也就是他们。

那不是魔鬼,而是急箭,却同样可以要人的命。

“何况铁大老板的第一次攻击用的是这种法子?”

以弓箭取武林高手,听起来的确未免太轻忽,所以直到多年后、这个醉心于研究这一役战略的年轻人,仍然忍不住要惊疑。

“是的。”长者的答复却很明确,他用的就是这种方法,用的就是普通的弓箭,只不过他在街道两旁,一共埋伏了一百零八把强弓,每人配带三十六根雕翎箭,弓箭手都是擅长射‘连珠’的专家,别人射出一箭时,他们已射出三箭!”

他又补充:“这一百零八人弯弓射箭,只发出‘蓬’的一声响,从这一点,你大概已经可以想见他们配合之密切,和他们反应之灵敏了!”

密令一发,弓弦齐响,一百零八人不差分毫,除了默契外,反应当然也要快。

少年沉默。过了很久才问:“铁大老板和丝路先生为什么不用他们早已埋伏好的那一支奇兵?”

“你说的丝士?”

“是的。”

“这一点你应该能够想得到的。”长者说,“他们这一支既然已埋伏在别人绝对想象不到的隐秘之处,不到必要时,为什么要把自己暴露出来?”

他凝视少年,表情严肃,“这一类的埋伏奇兵,不到生死胜负系于一发的时候,是万万不能用的。”

“可是,”少年狐疑着,“我还是觉得用那弓箭手作第一次攻势的主力,未免大弱了些。”

“不弱,”

长者说:“绝对不弱。”

他说得截钉断铁,但他却绝不是个强词夺理的人,所以他立刻就解释。

“用这批弓箭手作首次攻势,至少先占了三点优势。”

“哪三点!””

“第一,慕容他们一定也像我们一样,想不到对方会用弓箭手发动攻击,而且在双方还没有对面的时候,就已发动?”长者说:“现在我虽然看得比较清楚,只不过是事后的先见之明而已,当时他们一定会很意外。”

出其不意,攻其无备,正是千古以来都颠扑不破的兵家至理,古往今来,每一位战略家,每一位大将军,都奉行不渝。

这个醉心于兵法的少年,当然更不会有一点反对的意见。

“第二,弓弦一响,灯炮立刻熄灭,表示他们的箭正射出时,就已瞄准了对象。”老者说,“可是被他们攻击的对象,却在一种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眼前忽然变得一片黑暗,就好像一下子就从亮如白昼的灯火辉煌处,落入万劫不复的黑暗深渊,非但他的眼睛不能适应,他们的心态也不能应变。”“”

这两点虽然已足够,可是他还是要用第三点来补足:“这一百零八位弓箭手,本来至少少对付一百人的,现在却将攻击的力全部集合到他们身上,何况在黑暗中闪避暗器总是比较困难,纵然有听风接箭的本事也未必有用。”

“因为他们要接的并不是三五根箭!”

“是的。”

“这么说来,铁大老板这一次攻击难道完全成功了?”少年问长者。

长者不回答,只淡淡的笑了笑:“其实铁大老板并不是有勇无谋的人,他发动的第一次攻击,其实包括了三个独立的程序,弓箭作业,只不过是第一个程序而已。”

少年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

“不错,这一个程序,主要并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让对方阵脚动乱。”

长者微笑:“说下去。”

“像钉子灵那样的高手,要避开这种弓箭绝非难事,也许在弓箭声响时,他们就已脱离了攻击区。”少年的神情很兴奋,“可是他们的阵脚已乱,在黑暗中闪跃躲避追捕追击,动乱间就难免会落人对方的埋伏的陷饼里。”、他急切的间:“当时的情况,是不是这样子的?、

长者笑得更愉快,“是的,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子的。”他带着微笑说:“令人想不到的是,第一个落人陷饼的人,居然是燕冲霄。”

少年对上一代的武林名人显得都非常熟悉,所以立刻就说:“你说的是不是那个娶了个男伶做妾的燕子相公?”

“是的。”长者又笑:“当然就是他。”

燕冲霄,五十三岁,飞灵提纵术和燕子灵三绝手,都是江湖公认为第一流的。

第一流的轻功,第一流的暗器,第一流的高手。

他当然也是丝路先生所认定的第二组中的四位高手之一。

弓弦一响,灯炮骤灭,燕冲霄己冲天窜起。

他当然知道那不是鬼哭,而是急箭,可是他也没有想到射来的俞会这么多。

射过一排箭,燕冲霄凌空翻身!新力未生,旧力将尽,黑暗中忽然又有箭风破空。

想不到燕冲霄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再以力借力横掠,越过屋脊。

可是这一次他身子再往下落时,就再也没有什么能力可使了。他甚至可以感觉到胃在翻腾,头脑也开始在不停的晕眩。

近来他常会有这种现象,每当激烈的动用真力后,就会觉得虚脱而晕旋。

所以他已经开始在警告自己,有时候他也应该想法子去接近一些娇嫩而又美丽温柔的女人,尤其是那些胸部比较平坦的。

不太正常的事,总是比较容易耗损体力。

他落下来的地方,是条阴暗而狭窄的小巷,经过的老鼠远比人要多得多,堆满了垃圾的角落里摆着个破旧的漆木马桶。这个马橘居然是条窄巷里最干净的地方。

燕冲霄虽然仍在晕眩,可是眼睛却习惯了黑暗,他很想找个地方坐下,他看见这个马桶,这地方又没有什么别的选择。

只不过他坐下的时候,仍然保持着警觉,他袖中的“燕子飞灵三绝”随时都可以发动,他坐下的地方也下在这条死巷的死角里,无论谁进来,都在他这种一筒十三发的致命暗器威力笼罩下。

他确信自己绝对是个非常安全的,无论多可怕的放手要来对付他,他都有把握先发制人。

所以他坐下来的时候,忍不住很舒服的叹出一口气。

———个懂得自求多福的人,不管在多恶劣的情况下,都可以找到机会舒服一,下子的。

燕冲霄对自己这一点专长一向觉得很满意。

想不到这一次他这口气刚叹出来,忽然问就变成了惨呼。

他的人忽然间就像是一条被人烧了尾巴的猫一样,从马桶上直窜了起来。

他虽然没有尾巴,可是尾巴本来是长在什么地方的,那个地方他有。

他的人窜起来的时候,他的“那个地方”中间,赫然多了一把刀一也许只有半把刀,至少所看得见的只有半把。

另外半把,已经隐没在他身子里。

刀在一个人手上,这个人竟藏在这个绝对无法容人藏身的马捅里。

燕冲霄窜起,他也跟着窜起,刀锋在燕冲霄身子里,刀柄在他手里。

一个人的身体里如有半截刀锋从某个地方插进去,他有多么疼?那种痛苦恐怕不是任何一个别的人所能想象得到的。

一个人疼极了的时候,什么力气都可以用出来了,何况燕冲霄本来就有一飞冲霄的轻功,所以他这一窜,速度一直不减。

握刀的人却觉得这一刀已经刺得够深了,所以身子已经开始往下落。、一个上窜之势不减,一个已在下坠,刀把犹在手,隐没有刀锋,立刻出现,随着握刀的人下坠而出现。

于是鲜血就忽然从刀锋出没处花雨般洒了出来。

燕冲霄死不瞑目。

他永远想不到有人能藏身在一个高不及三尺,直径不及半尺的马桶里。…

他更想不到致于他死命的一刀,竟刺在他这一生最大的一个弱点上。

倡慎和吕密是兄弟,他们练的功夫是挂劈铁掌、开山铁爷这一类的外门硬功,可是他们的心思却绵密细致如抽丝。

他们是第二组的人,可是在江湖中,他们已经是第一流的好手。

他们听风辨位,辨出了一组箭射出的方向,闪避过这一。遭箭雨后,他们立刻就乘隙飞扑到这里。

这里是个厨房,依照它的位置和方向推测,应该就是“盛记”的厨房。

“盛记”的生意一直做得很大,人手用得很多,人都要吃饭,他们的厨房当然很大,锅灶当然也很大。

可是现在“盛记”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连一个人都没有,厨房里的大灶却还有火,灶火还烧得很旺,两个灶口上,一边一个大铁锅,一边一个大蒸笼。

———个可以藏住一个人的铁锅,和一个可以藏住一个人的大蒸笼。

吕氏兄弟对望一眼,眼角有笑,冷笑。就在这一瞬间,他们兄弟已经到了大灶前,一个人用左手掀大锅盖,一个人用右手提蒸笼的笼盖。

——他们兄弟的掌力,一个练的是右手,一个练的左手。

左手提锅盖,掌力在手,锅盖一起,历手痛击,一击毙命。

不管藏在锅里的是什么人都一样。左掌击下时,笼中人的命运当然也一样。

唯一遗憾的是,他们这一掌竟没击下去,日为锅里没有人,笼中也没有。人呢?

吕氏兄弟忽然惨呼如狼嗅,大灶里的火焰中,忽然刺出了两根通红的铁条,忽然间就已插入了他们的小肚子里。

这两根铁条无声无息的刺出,直到刺人他们的小腹后,才发出“嗤”的一声响。

一响之后,忽然又无声无息。

听见这一声响,昌氏兄弟才低下头,眼中立刻涌满了说不出的惊恐惧怕之色。

他们赫然发现他们的肚子上在冒烟,而且还发出了一阵阵毛燎火焦的恶臭。

他们忍不住开始呕吐。

呕吐并不是太坏的事,只有活人才会呕吐,只可惜一开始呕吐,忽然间就吐不出了。

——你有没有看见一个呕吐的死人?你有没有看见过死人呕吐?

大灶忽然崩裂,两个黑衣人在燃烧的火焰中翻飞而起,就好像刚从地狱中窜出来的一样,黑衣上还带着一星星一星星闪动的火花。

灯笼是用一种透明的桑皮纸糊成的,高高的挂在一排屋檐下,轻飘飘的随风飘动。

如果说有人能够藏在这么样一个灯笼里,有谁会相信?

谁能一直轻飘飘的悬挂在屋檐下,随着灯笼不停的摇晃。

谁能把自己缩成一团,塞迸这么样一个酒罐般大小的灯笼里?

这根本不是可能的事。

何况灯笼是透明的,就算有一精灵般的人能够把自己的身子如意缩小塞进灯笼悬挂在屋檐,外面还是可能看得见。

所以慕容门下第二组中战绩最辉煌的虎丘五杰到了这里,戒备之心也减弱了。

因为他们还不是真正的大行家,还不知道江湖中随时都会有一些不可能的事发生,固为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人、享、物。

有一种用很奇秘的方法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飞蛾行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午夜兰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