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花大盗》

数十件大案

作者:古龙

酷热。娇阳如刀火 晒在黄尘滚滚的大路上。常漫天脸上的刀疤 也被晒得发出了红光。

二条刀疤 再加上七八处内伤 换来了他今天的声名地位 每到阴雨天气 内伤发作骨节酸痛时 想到当年的艰辛血战 他就会觉得感慨万千

能活到现在真不容易 能够做每个月有五百两银子薪俸的副总镖头 更不容易 那实在是用血汗换来的。近年来他已很少亲自出来走镖 “镇镖局”的总镣头跟他本是同门的师兄弟 两个老人早上练练拳 晚上喝喝酒 己亨了好几年清福 就凭他们 一杆“金枪铁剑旗”东南一带的黑道朋友 已没有人敢动“镇远”保的镖。

但这趟镖却实在太重要 镖主又指定要他们师兄弟亲自护送 总镖头的风湿最近又发了常漫天就只好又挂上他那柄二十七斤重的巨铁剑 亲自出马了。

“镇远……扬威……”趟子手老赵吃这行饭也已有二十年 年纪虽不小 嗓门却还是很冲 再加上中午打尖时喝了十二两烧刀子 此刻正卖弄精神 在前面喊着镖。

常漫天掏出块青布帕擦了擦汗 岁月不饶人 他忽然发觉自己真是老了.走完了这趟镖也该到了挂剑归隐的时候。天气又实在太热 前面若有阴凉的地方 歇一 歇再走也不迟。

常漫天 一提缰绳 纵马赶了上去 正准备关照老赵 忽然发现前面有个人端端正正的坐在道路中央绣花。 一个满脸胡子的大男人。

常漫天闯荡江湖三十多年 倒还没有见过男人绣花的更没有见过有人会在这么人的太阳底下 坐在大路上绣花。

“这人莫非是个疯子?”他实在像提个疯子 在这种鸡蛋摆在路上都可以晒熟的天气里.他身上居然还穿着件紫红缎子大棉袄。

奇怪的是 穿着纺缎单衫的人都巳满头大汗 他脸上反而连 一粒汗珠子都没有。

常漫天皱了皱眉 挥手拦住了后面的镖车 向趟子手老赵使了个眼色。

老赵中竞也是老江湖了从常漫天第一 趟走镖时 他就跟着做趟子手。

老主人的意思 他当然明白 轻轻咳嗽了两声 打起精神走过去。

这大胡子专心绣着花 就好像是个春心己动的大姑娘,坐在闺房里赴着绣她的嫁衣一样十八七辆镖车巳因他而停下他竞似完中不知道。

他绣的是朵牡丹.黑牡丹.绣得居然比人姑娘还精致

老赵突然大声道/朋友绣的这朵花实在不错 只可惜这里不是绣花的地方。”

他的嗓门本来就大 现在又是存心想让这人吓一 跳的。谁知这大胡子却连头都没有抬, 眼都没有贬。

“难道他不但是个疯子 还是个聋子?”

老赵忍不住走过去 拍了拍他的肩 道/朋友能不能让让路,让我们……”他的声旨突然停顿 脸色突然变了。刚才伸手过去拍肩的时候,大胡子手里的绣花针刚好抬起,在他手背上扎了 下。连挨一 刀都不会皱眉头的江湖好汉 被绣花针扎 下又算得了什么。

老赵本来连一点都不在乎 可是想缩回手的时候 这只手竞缩不回来了 他半边身子竟似已全都麻木 这根绣花针上莫非有什么邪门外道的花样?

老赵后退了三步 看了看自己的手 手并没有肿,却偏偏不听使唤了 他又惊又怒

刚准备发作。

常漫天已飘身下马 抢过来向这大胡子抱了抱拳 道“朋友绣的好标致的牡丹。”

大胡子还是没有抬头 却忽然笑了笑.道/我还会绣别的。”

常漫大道 “绣什么?”

大胡子道“绣瞎子。”

常漫天也笑了笑 道“瞎子只怕不好绣。”

大胡子道“瞎子最 好绣.只要两针就能绣出个瞎子来。”

常漫天道“怎么绣?” 大胡子道就是这么样绣。”他突然出手在老赵脸上刺了两针。

老赵一 声惨呼 手蒙着脸 巳倒在地上疼得满地打滚指缝间鲜血沁出 正是从眼睛里沁出来的 常漫天脸色骤变.反手握剑。

大胡子却还是悠悠闲闲的坐在那里 悠然道“你看 我岂非两针就绣出了个瞎子来?”常漫天冷笑道朋友好快的出手。”

大胡子淡谈道“瞎子我绣得最快 七十二针就可以绣出三十六个瞎子来。”

走这趟镖的人 连常漫天自已正好是三十六个 随行的三位镖师也都是一等一的硬手现在也都已纵马赶了过来。

所以常漫天虽然吃惊 却还沉得住气 厉声道“朋友是来寻仇的?还是来劫镖的?”

大胡子道“我是来绣花的。”

常漫天道“你还想绣什么?”

大胡子道“先绣三十六个瞎子出来 再绣八十万两镖车回去。”

常漫天纵声大笑.道“恰巧我这口剑也能绣点东西”

大胡子道/绣什么?”

常漫天道“绣死人 一个死人!笑声突顿 剑也出鞘。 [

这柄白铁剑虽不是什么神兵利器 却是昔年“铁剑先生”的真传。

常漫天在这柄剑上、至少已下了四十年的苦功夫 否则,他又怎么能活到现在。

随行的镖师也都亮出了兵刃 一口雁翎刀, 一根练子枪 一柄丧门剑。

镖客们对付劫镖的绿林朋友 是用不着讲什么江湖道义的 也不必讲究单打独斗。

常漫天厉声道/亮青子 一起上 先废了他的一双招千”招子就是眼睛。

想要别人变成瞎子的人 别人当然也想要他变成瞎子江湖豪杰们的原囚u本就是“以牙还牙 “以血还血大胡子却还在绣花.二十七厅重的铁剑 已夹带着风声削过来。

练子枪“毒龙取水”也从旁边直刺他的腰。镇远的镖师们 武功大都得过他们师兄弟的指点 招式出手 当然都配合得很好

大胡子忽然笑道:“绣完了。”

他的牡丹巳绣成 绣花针斜斜挑起常漫天只觉得彩芒闪动 忽然间已到了眼前。

没有人能形容这种速度 几乎也没有人能闪避,常漫天狂吼 声 铁剑突然脱手飞出,他的人却已倒下。“夺”的声 铁剑远远的钉入道旁大树上.入本一 尺。这时大胡子已绣出了他的第四个瞎子。

七十二针 三十六个瞎子。好快的出乎 好狠的出手面白绸.盖在常漫天脸上 上面绣着朵大红的牡丹。

江重威走路的时候 身上总是会“盯盯当当”的响 就像是个活动的铃铛一 样。他当然不是铃铛。江重威是平南王府的总管.是个很有威仪 也很有权威的人。

王府 中当然有很多机密重地 这些地方的门上,当然都有锁。所有的钥匙 都由他保管 一个身上带着二三十把钥匙的人 走路时当然会“盯叮当当”的响。

他的确是个值得信任的人 不仅谨慎沉着.忠心耿耿而且 一身“ 十三太保横练\虽然并不是真的刀枪不入 但无论任何人都己很难能伤得了他。他要伤人却不难。

他的铁砂掌 巳有九成火候 足可开碑裂心 击石成粉。王爷将钥匙交给他保管…

向都很放心的。现在他正要替王爷到宝库中去取一斛明珠 两面玉壁。

今天是王爷爱妃的芳辰 王爷已答应她以明珠玉璧作贺

就像世上大多数男人 一样,王爷对自己所钟爱的女人总是非常慷慨的。

长廊里沉肃安静 因为这里巳接近王府的宝库 无论谁敢妄入一步 格杀勿论

入了禁区后 每隔七八步.就有个由江重威亲手训练出的铁甲卫士.石像般执枪而立。

这些卫十都经过极严格的训练 就算是有苍蝇飞上他们的脸 有人踩住了他们的脚

他们也绝不会动一动的。江重威不但极有威信 而且号令严明 若有人敢疏忽职守.就算放了条狗进入禁区 也格杀勿论 连他自已进来时 都得说住当天的口令。

今天的口令是“日月同辉”。因为今天是个很吉利的日

甚至连江重威冷峻严肃的脸上 都带着三分喜气 今天 他也处王妃寿筵上的贵宾

办完了这趟差使,他就要换上华 服 去喝寿酒了。所以他脚步也比平常走得快了些。

八个腰佩长刀的锦衣卫士.跟在他身后 锦衣卫士们都 是卫士中的高手.这八个人更是百中选一 的高手。江重威 向是个非常谨慎的人。

宝库的重门严锁,一尺七寸厚的铁门共有三道.锁也是 名匠特别配制的。

江重威终于打开了最后一重门 一阵阴森森的冷风 扑 面而来。

这地方也正如世上大多数别的宝库一 样 阴森寒冷如坟

只不过坟墓里还有死人 这里面却连一 只死蚂蚁都没

江重威每次进来时 心里都有种很奇怪的想法 个 人虽然拥有这宝库中所有财宝

若是只能生活在这里 又有 什么用?就算将世上所有的财宝全给他 他也不愿在这地方 留一天。

现在他还是有这种想法 他推开门走进去 只希望能快 点出来 他绝不会想道这次一走进去 就永远也出不来了

寒冷阴森的库房中 竞赫然有 一个人… 一个活人。

这人满脸胡子 身上穿着件紫红棉袄 竟坐在 只珠宝 箱上绣花。

江重威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他几乎不能相信 自己的眼睛。

可是他面前的确有个人坐在那里绣花 个活生生的大汉

“这人莫非是个鬼”除了鬼魂外 还有谁能进入这地方?

江重威只觉得背脊忽然发冷 竟忍不住机伶伶打了个冷战。这大胡子专心一意的绣着花就好像大姑娘坐在自己闺房里绣花一样。他绣的是朵牧丹 黑牡丹绣在红缎子上。

江重威终于镇定了下来,沉声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大胡子并没有抬头 淡淡道“走进来的?”

江重威道/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大胡子道“是绣花的地方”

汀重威冷笑道/难道你是特地到这里来绣花的?”

大胡子点点头 道“因为我要绣的 只有在这里才能绣得出/

江重威道/你要绣什么?”

大胡子道“绣一个瞎了眼的江重威!”

江重威仰面狂笑 他只有在怒极杀人时 才会如此狂笑。狂笑声中 他的人巳扑过去双掌虎虎生风 用的正是裂石开碑的铁砂掌力。他突然觉得掌心一 麻 就像是被蜜蜂叮了一口 掌上的力量竞突然消失无际。就在这时 阵闪动的寒茫 已到了他眼前。

十三太保横练 虽然是并世无双的硬功 却也练不到眼睛上的。

外面的卫士突然听见 一阵惊呼 赶过去时铁门已从里面关了起来。等他们撬开门进入时 江重威已晕倒在地上块鲜红的缎子 盖着他的脸。缎子上绣着朵黑牡丹

禅房里燃着香。花满楼巳沐浴熏香 静坐在等候。

要想尝到苦瓜大帅亲手烹成的素斋 不但要沐浴熏香还得要有耐性。苦瓜大师并不是轻易下厨的,那不但要人来得对 还得要他高兴。今天的人来得很对 除了花满楼外还有黄山古松居士.和号称围棋第一诗酒第二,剑法第三的木道人。

这些人当然都不是俗客 所以苦瓜大师今天也特别高兴。苍茫的暮色中 终于传来了清悦的晚钟声。花满楼走出 去的时候.古松居士和木道人已经在院子里等他。晚风吹过 竹林.暑气早已被隔绝在红尘外。

花满楼微笑道 要两位前辈在此相候实在是不敢当。”

木道人笑了。这位素来脱略形迹 不修边幅的武当长 老 此刻居然也脱下了他那件千缝万补的破道袍 换上了件

一尘不染的蓝布衫。

就为了不愿受人拘束 他情愿不当武当掌门 可是要尝 苦瓜大帅的素斋 他也只好委曲点了。

苫瓜大师的怪脾气 是人人都知道的。

古松居士却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数十件大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花大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