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花大盗》

大盗伏诛

作者:古龙

站在门口的这个人.竟真的是陆小风.既不是陆三蛋也不是陆小猪 陆小风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的?金九龄简直不能相信 这简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

金九龄竟不由自主说了句很笨的话/你本该己在八百里之外的!

陆小凤道“好像是的”

金九龄看着手里的竹筒 道“我刚才还接到从南海来的飞鸽信书/

陆小凤道“我知道。”

金九龄道“你知道?”

陆小凤道 那鸽子的确是你训练出来的 交给孟伟的竹筒上的火印和信纸也都不假

可是这次放鸽子的人却不是孟伟/金九龄不懂。

陆小风道“这封信上写的是不是陆某己过此地 西行而去?”

金九龄道“你……你怎么会知道?”

陆小凤笑了笑 道“我当然知道.这封信本就是我写的”

金九龄更吃惊“你写的?你几时写的?”

陆小风道“前天晚上。”他微笑着解释“前天晚上,我特地要孟伟传书给你 约你在蛇王的老窝相见.你总该知道/金九龄点点头。

陆小凤道:那天晚上他写信时 我已看到了他的字迹那种字并不难学!

因为他写的字实在太拙劣 要学好字难 写得坏的字看来总是差不多的。

陆小风道“他去放鸽子的时候 我就乘机拿了他一个竹筒一张信纸 等他再上床后

我又去摸了他 一只鸽子。”金九龄的脸色已发青。

陆小风道/那天晚上 我就将鸽子交给了一个住在南海的朋友 请他在今天午后放出来。☆

他又微笑着解释“因为我算准了你一见到我.就会想法的把我支开的你才好有机会将公孙大娘杀了灭口。”

金九龄忍不住道:你也算准了我会叫盂伟在那边等着报告你的行踪?”

陆小凤道“南海是我的必经之路 孟伟在那里是地头蛇 你又是个很谨慎的人,若非我已走远,你怎么会放心下

金九龄道/可是这地方……”

陆小凤打断了他的话,道“这地方的确很秘密 本来我的确很难找得到。”

金九龄道/是谁带你来的?”

陆小风道“是那只鸽子。”金九龄又怔住。

陆小风道/竹简迎风,就会发出哨声 从今天午后 我就在城楼上等着 我知道那只鸽子一定能找得到你。凑巧我的轻功也不错”

金九龄的脸色巳由青变绿 看看公孙大娘 又看看陆小凤“难道你们也是早已串通好的?”

陆小凤微笑道“你想不到?”

金九龄道“难道你早巳在怀疑我?”

陆小凤道/直到蛇王死的那一天.我才真正开始怀疑你”

金九龄道“为什么?”

陆小风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发现他死了时,他那小楼上并没有燃灯?”

金九龄点点头,却还是不明白这一点有什么重要

陆小风道“屋子里没有燃灯 就证明蛇王是在天黑之前死的 说明他还没有准备燃灯时就已遭了别人的毒手”

金九龄的脸突然僵硬。他永远想不到这 点迹象 竟是破案的重要关键。

陆小风道“公孙大娘若真的已约好蛇王在西园相见 为什么又要在赴约之前,赶去杀了他?所以那时我就已想到杀死蛇王的凶手 必定是另外一个人/

金九龄道“你已想到是我?”

陆小风道“我还没有把握 我只不过想到 蛇王很可能在替你做事”

金九龄道“为什么?”

陆小风道“因为只有你才能要挟蛇王 因为他替我去找王府那张地形图时.得来太容易那张图也太详细 就凭个市井的好汉 绝不可能有这么大的神通 除非他已和王府的总管有了勾结!金九龄的嘴chún已发白 额上已沁出了冷汗

陆小风道“你用那种缎带勒死蛇王 本是准备嫁祸给公孙大娘的 却不知那反而变成了替她脱罪的证据。”

金九龄又忍不住问为什么”

陆小风道“因为她与我交手时 剑上的缎带已被我削断了,那种缎带却不是随时可以找得到的 那种时候她根本也没有机会去找!金九龄说不出话来了。

陆小凤叹道,只要有一点漏洞,已足以造成堤防的崩溃,何况你的漏洞还不止一点!

金九龄第三次问“为什么?”

陆小凤道“你布置那两间屋子.本是很高的一着 但你却忘了点”

哪点?”

陆小风道“每个人身上都有种独特的气味 那些衣裳着真是公孙大娘穿过的 就难免会有她留下来的气味。”

公孙大娘嫣然道/有很多人都说我是个很香的女人。”

陆小凤道“你总是不肯让花满楼参与这件事 也许就正是因为怕他发现这秘密 却不知我也早巳学会了他的本事“他微笑着又道/现在我看 件事时 已不但会用眼睛看

还会用鼻子闻/

公孙大娘又笑道:“所以也有很多人说他橡是条猎狗。”

陆小风道“你故意制造出那个传奇的木匣 故意中毒好让我 一个人去 这实在也是高招 只可惜你又疏忽了一点。”现在金九龄只有听着。

陆小风道/孟伟根本是个老粗 连小篆都不懂 又怎么会认得匣子上的钟鼎文?何况,你中毒之后 他居然一点也不关心 岂非也是很反常的事?”

公孙大娘道“而且他太有钱了 居然随时都能拿得出上十万两的银子来!

陆小风道“我算过他的薪棒 就算不吃不喝 一文钱也不花 也得存五六十年 才能存得到十万两银子!

公孙大娘微笑道 想不到这个人的算盘 居然也打得很

陆小风道,“可是一直到那时 我还是没有把握能确定因为薛夫人若说那红缎上的牡丹是女人绣的绣花的就一定是女人 所以……”

金九龄

陆小凤道“所以我又拿出那块红缎子.仔细看了很久。”那块红缎子被司空摘星偷走,被薛冰送到栖霞庵 放在纯阳真人的神像上,最后还是回到陆小风手里。

陆小凤道/我足足看了一个时辰 才看出了你的秘密”

金九龄道“看出了什么?”

陆小风道“我看出那牡丹有一瓣的针眼比别的花瓣粗想必绣的是两层线拆了一层还有一层!他微笑着又道“别人看你在绣花时,其实你却是在拆线 所以那杜丹虽然是女人绣的.那绣花大盗却不是女人。”

金九龄道/还有呢?”

陆小风道/还有一点 你不该掳走薛冰的”

金九龄第四次问“为什么?”

陆小风道/因为后来我已知道 薛冰已做了公孙大娘的八妹 就算公孙大娘真的是绣花大盗 也不必对她的八妹下毒手”

公孙大娘道/你怎么知道她就是我八妹的?这连我都不懂了”

陆小凤道/因为那只手!

公孙大娘道/什么手?”

陆小风道:孙中的手/他又解释着道:薛冰砍断了孙中的手 那只手却又回到薛冰的屋子里 那只手当然不会是自己回去的 除了红鞋子的姐妹外,砍断别人的手之后也绝不再去将断手要回来/

公孙大娘道/你看到了三娘包袱里的耳朵.才想到那只手的?”

陆小凤点点头.道“她加入你们并不久 本已忘了你们每个人每年都带些东西回去交差的 等她想起来 才去要回那只断手 可惜她走得太匆忙 偏偏又忘记将手带走。”他叹了口气 又道“我问她手是怎么会到她屋子里去,她也装糊涂 因为她不愿让我知道她跟你们有关系”

公孙大娘道/可是你巳猜到了”

陆小风道/直到我听你说“八妹已不会来”的时候 我才想到,你的八妹一定就是她”

金九龄突然冷笑 道“这理由并不好!

陆小风道“这些理由的确都不太好 可是对我说来 却已足够”

金九龄道/真的已足够。”

陆小风道/理由虽已足够 证据却还不够。”

金九龄道/你根本 点证据都没有。”

陆小风道/所以我 一定要你自己承认.所以我才想出了这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法子/

余九龄道/什么叫置之死地而后生?”

陆小风道“我知道你一定要等到你的计划己完全成功公孙大娘已死定了的时候 你才可能在她面前说实话 所以我就只好先将她置于死地 让你认为她已等于是个死人!”

公孙大娘苦笑道“这法子虽然有效 却苦了我.像这样的罪 我一辈子也没有受过。”

陆小凤道/最重要的是 我们绝不能先让你知道 点风声绝不能让你怀疑我们已有默契”

公孙大娘道“但我的姐妹中 却有一个是你的人。” 陆小风道所以我们还特地在她们面前.演了出戏” 公孙大娘道直到现在为止,她们还不知道我是自己愿意跟你走的 并不是真的败给了你”

陆小凤笑了。

公孙大娘瞪眼道“你用不着笑,总有一天 我还要跟你再比过 还是三阵定胜负看看究竟是你强.还是我强?”

陆小风道“当然是你强 我只不过是一个笨蛋。”

公孙大娘道“你的确很笨 连我都一直觉得你很笨 可是你有样好处”

陆小风道/我也有好处?”

公孙大娘嫣然道“你当然有 你有时会莫名其妙的忽然 变得聪明起来!

陆小风叹道/我自己的确有点莫名其妙/

公孙大娘笑道“不是你自己莫名其妙 是让别人莫名其 妙!她用眼角瞟着金九龄

又道“譬如说这个人 他现在就 一定有点莫名其妙.不知道你究竞是怎么会忽然变得聪明起来的”

陆小凤又笑了。

金九龄却不禁长长叹息道/我的确 一直都低估了你!

陆小风道/也许我……”

金儿龄打断了他的话 道 我一直将你当做好朋友 当 作好人想不到你竟会和绣花大盗勾结来陷害我/

陆小风不笑了.吃惊的看着他 就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 个人一 样。

金九龄板着脸 冷冷道“只可惜你们随便怎么样陷害 我 都没有用的 我从十三岁人公门 到如今已近三十年 从来也没有做过一件枉法的事 无论你们怎么说 都绝不会 行人相信!

陆小凤道“可是你自己刚才明明已承认了”

金九龄冷笑道/我承认了什么?”

陆小凤好像也已说个出来。直到现在.他还是没有 点 证据。

金九龄当然已看准了这一点 又道“我难道会承认我自 已是绣花大盗 天下会有这么笨的人?这种话你们说出来 岂不要让人笑掉大牙”他冷冷的接着道/何况 现在羊城和南海的两班 你们现 在就算杀了我 官府中也一样会画影图形 通缉天下你们

迟早还是跑不了的”

陆小风叹了口气.苦笑道/看来这 战又是你胜了。”

金九龄正色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邪必不能胜正公道必定常存所以你们不如还是乖乖的随我去归案的好。”

陆小风叹道“邪不胜正 正义常存 想不到你居然也明白这道理/

金九龄道“我当然明白。”

陆小风道“你既然明白 就该知道你无论玩什么花样都没有用的!

金九龄道“我根本……”

这次是陆小风打断了他的话 道“你以为你刚才说的那番话.除了我们之外 就没有别人听见。”

金九龄脸色变了变 立刻恢复镇定,道/我并不是聋子这附近若还有别人 再也休想能瞒得过我”

陆小风道/我知道你的耳目报灵 刚才只不过是一时疏忽 得意忘形 所以才没有发现我.现在若还有别人在这附近三五丈内 的确瞒不过你!金九龄冷笑。

陆小风道/你也知道若是有人在三五丈外 就根本听不见你话的。”他不让金九龄开口又道“只可惜这些人是和平常人不同的 ”

金九龄道“哦?”

陆小风道“这些人的耳朵比你还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大盗伏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花大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