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花大盗》

拜访薛神针

作者:古龙

山。绿色的山,在黄昏时看来,就仿佛变成了一种奇幻瑰丽的深紫色。现在正是黄昏,山坡上开满了月季和蔷薇。两个梳着大辫子的小姑娘,正在l山坡上摘花,嘴里还在轻轻的哼着山歌。

她们的歌声比暮风更轻柔,她们的人比花更美。陆小凤走上山坡的时候,她们的歌声忽然停顿,—起瞪大了眼睛,盯着陆小凤。幸好陆小凤时常都在被女人盯着看的,所以他的脸并没有红,反而笑了。

“喂,你这人是来干什么的?”这小姑娘大大的眼睛,鼻子上有几粒淡淡的雀斑,看来显得俏皮爱娇。

陆小风笑道/花开得这么好,我来看看也不行?”

“不行/有雀斑的小姑娘眼睛瞪得更大,道/这地方是我们的,我们不欢迎男人!”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女孩子不可以这么凶的,太凶的女该于只怕嫁不出去!”

“所以我从来也不凶!”另—位女孩子圆圆的脸,笑起来脸上两个酒涡,看来果然又温柔,又甜蜜。她甜甜的笑着,又道:你既然喜欢花,我送你两朵好不好?” 陆小风笑道/好极了/

有酒涡的这女孩于已走过来,甜笑着把手伸入了花篮。她从花篮里拿出来的并不是鲜花,而是把剪刀,突然向陆小凤刺了过去。这个又甜蜜,又温柔的小姑娘。出手竟又凶、又快、又狠。

陆小凤吃了一惊。幸亏这已不是第一 次有女人用剪刀刺他了他居然好像早已在提防着身子 转 就退出了七八

有雀斑的小姑娘大声道/这人看样子就不像好东西 莫要放他走”

她手里也拿起了把剪刀 下于刺了过来。她的出手也不慢。

陆小凤苦笑道这剪刀是剪花的.你们怎么能用来剪人?”他避开了几招 这两个小姑娘的出手却越来越凶.他忍不住想出抽把剪刀夺过来了 身上被刺出个大洞来 并不是好玩的事。

就在这时,山坡上忽然出现了一个人 微笑着道/你们要剪 最多也只能剪下他那两撇小胡子来,千万不能真的剪死他!她穿着件雪白的衣服 又轻又软 俏生生的站在山坡上就像是随时都可能被风吹走。她正在看着陆小风 眼睛里带着种谁也说中出有多么温柔的笑意。

两个小姑娘突然住手 凌空翻身,掠到她面前“姑娘认得这个人?”

“嗯”

“这个人是谁?”

“你们难道看不出他有四条眉毛?”

“陆小风?这个人就是陆小风?”两个女孩子一起笑了,吃吃的笑道“这就难怪他笑得像贼一 样了”

陆小风叹了口气 苦笑道“小姐是条母老虎 想不到丫头比小姐还凶,若不是我机伶.现在身上说不定已多了十七八个洞/

小姐咬了咬嘴chún 道“谁叫你这么久不来看我的?我实在也恨不得刺你十七八个洞.只可借……”她并没有说出下面的话 她的脸已红了 红得就像是远山外的夕阳 样。她居然很害羞,

陆小凤看着她 竟已看得痴了。

小姐的脸更红,轻轻道/人家脸上又没有花 你死盯着人家看什么?”

陆小凤叹了口气、喃喃道“这么样一个羞人答答的小姑娘 居然就是江湖中人人见了都头大的冷罗刹’薛冰,你说奇怪不奇怪?”

薛冰道“你见了我也头大?”

陆小凤叹道/我的头虽然没有大 心却跳得比平常快了三倍/

有酒涡的女孩子又笑了 悄悄的笑道“这人显然长着双贼眼 一张嘴却比蜜还甜。”

另 一个女孩子也悄悄的笑道“若不是嘴甜 小姐又怎么会时时刻刻的想着他。”

薛冰瞪了她们一 眼 红着脸道“多嘴的丫头 谁说我在想着他这个负心贼?”她亦嗔亦笑 似羞似恼 满天艳丽的夕阳,都似已失却了颜色。

陆小凤叹息着,喃喃道/我的确早就该来的 为什么直等到今天?”

薛冰嫣然道/我知道你为了什么?”

陆小凤道“你知道?”

薛冰又咬起了嘴chún 道“你看见了我 就忘记了别人看见别人.就忘记了我 你本就是个没良心的负心贼/

陆小风苦笑道“早知道来了要挨骂 倒不如不来了/

薛冰冷笑道“你以为我猜不出你的小心眼?若没有事求我 你会来?

陆小风只有承认“我的确有点事 却不是来求你的!

薛冰板起脸道“你说 你究竟是来找谁的?”

陆小风道“找老太太”

薛冰奇怪了/你又在玩什么花样?找她老人家干什么?”

陆小凤道“有件事想问问她!

薛冰道“我不许你去麻烦她老人家 你有事问我也

陆小风道“只可惜这件事你绝不会懂的”

薛冰道/什么事我不懂?”

陆小风道“绣花。”

薛冰更奇怪“绣花?你也想学绣花?你几时变成裁缝的?”

陆小凤道/难道只有裁缝才能学绣花?”

薛冰道/打死我 我也不信你真的想学绣花!

陆小风也只有承认/但我却真的有事想请教她老人家 你就带我去吧!

薛冰道“莫忘记我也是‘针神薛夫人的后代 你为什么 不来请教我?”

陆小凤叹道“闪为我知道你是从来也不肯动一 动绣花针 的 你自己告诉过我只要一 拿起绣花针 就想打随睡!

薛冰道/我说的话你居然还记得?”

陆小风道/每句都记得 所以你更该快点带我人见她老 人家”

薛冰似笑非笑的瞅着他 道/我就偏不带你去 看你怎 么样?”

薛老太太今年已七十七了 便无论谁也看个出她已是个 七十七岁的女人。在不甚光亮的场合 有许多人某至会认为 她最多只不过二十七八。她的态度水远是端庄而完美的 眼睛依旧明亮,风采依然动人 尤其是当她看见她喜欢看见她 喜欢的年青人时

她的眼睛里甚至会露出种少女般的娇态天

陆小凤就是她喜欢的年青人。陆小凤也很喜欢她。他总 是希望每个女人到了她这种年纪 都还能像她 样美丽 他总是希望这世界变得更可爱些。

薛老太太正在看着他 微笑着道/你应该时常来看看我 的 像我这么大年纪的女人.对你已经没什么危险了 你至 少用不着怕我逼着你娶我”

陆小凤故意叹道“我是想常常来的.可是薛冰总是不让 我来”

薛老太太道哦?”

陆小凤道“她今天就不肯带我来/

薛老太太道/为什么?”

陆小凤眨了眨眼 道“我也不知道她为了什么 我猜她

定是在吃醋”

薛老太太吃吃的笑了眼睛开始闪亮 脸上的皱纹也在 缩退。

陆小凤立刻乘机将那块红缎子递过去道“这样东西还 得请你看看”

薛老太太只用眼角瞥了一眼 脸上立刻露出不屑之色. 摇着头道“这有什么好看的?我六岁的时候绣得就比他好。”

陆小凤笑道“我不是请你看上面绣的花 是请你看看这 缎子和丝线。”

薛老太太道/这些东西我也不知看过几千几百遍了 你 还要我看?”

陆小凤道“就因为你看得多 所以才要请你的法眼鉴定

下 这缎子和丝线是什么地方出的?哪 家卖的?”

薛老太太接过来 用指尖轻轻一触 立刻道“这缎子是京城福瑞祥的货丝线是福记卖出来的两家店是一个老板 就在贴隔壁。”

陆小凤道“只有在京城他们的本店才能买得到这种货?”

薛老太太道“这两家店都是只此一 家 别无分号”

陆小风道/有没有销到外地去的?”

薛老大人道“外地就算有 也是客人自己买了带回去的/她又解释着道“这的家店出的货都是精品 自制自销产量并不多 门面也小大老板杨阿福是个很本分的人 并不想发大财”

陆小凤道/他的店开在京城什么地方?”

薛老太太道“在王寡妇斜街后面, 一条很僻静的巷子里 几十年来 一直都没有扩充门面,除了真正的内行外 也很少有人会找到那里去买”她忽然笑了笑.又道/说老实话 你是不是又被这女入迷住了 人家却偏偏躲着你,所以你想凭这样东西去把她找出来?”

陆小凤怔佐 怔了半天 才失声道/女人?这难道是女人绣的?”

薛老太人道:当然是女人绣的。”

陆小风道“你…—你会不会看错?”

薛者太太有点不高兴了 板起脸道“你看女人会不会看错?会不会把老太婆看成小姑娘?”

陆小风道/不会。”

薛老太大道“我看这种东西 比你看女人还内行十倍我若看错了情愿把我这宝贝孙女儿输给你。”

陆小凤赔笑道/你就算真的输给了我 我也不敢要。”

薛老人人瞪眼道“为什么不敢要?难道她生得丑了?”

陆小风笑道/丑倒是一点也不丑 只个过太凶了一点上次我被她咬了一口 连耳朵都差点被咬掉。”薛冰一直乖乖的站在旁边.此刻脸又绯红了起来 头垂得更低。

薛老太太也笑了,你们都说她凶,我看她非但一点也不凶.而且还乖得要命”

她拉起了薛冰的手 又笑道:你这孩子唯一的毛病就是太会害臊了.其实这有什么好脸红的 女人咬男人 本就是 天经地义的事!

薛冰连耳根子都红了 轻轻道/我才不会咬他哩 他好臭

薛老太太大笑.道“你若没有咬人家 怎么会知道人家臭

薛冰“嘤咛”声 扭头就跑 跑得虽然快 却还是没忘 记偷偷瞪了陆小凤一眼悄悄道/你小心点!陆小凤看着 她 似又看得痴了。

薛老太太眯起眼 笑道“你是不是也想跟出去?去呀这 也没什么好难为情的/陆小凤迟疑着 眼睛 一直盯着她手里 的红缎子

薛老太太笑道/你盯着看什么?难道还怕我不还给你?” 她微笑着 将这块红缎子抛给了陆小风 又道/若是有两 块 我还可以做双鞋子给丫头穿 只有一块……”

她还没说完 陆小凤巳抢着道/你说这可以做什么?”

薛老太太道’当然是做鞋子 这本来就是个鞋面。”

陆小风仿佛又怔住 讷讷道/是不是可以做双红鞋子?”

薛老太太摇着头笑道“当然是红鞋子 红缎子怎么能做 出双黑鞋子来?看你长得本是聪明的 几时变成个呆子的?”

陆小风叹了口气,道“刚刚才吓呆的/

薛老太太道 “你怕什么?”

陆小凤道“我怕她躲在门外等着咬我/

他果然 一出门就被咬了一口。薛冰果然就在外面等着 他 咬得还真不轻。

陆小凤摸着耳朵 苦笑的道看来我简直已快变成诸葛亮 了 简直是料事如神。”

薛冰瞪 居然还想挑拨离间说我不带你来我若不带你来你怎么来 的?我没有真的咬下你这只耳朵来,对你已经很客气了。”

陆小凤只有闭上嘴 女孩子在存心找麻烦的时候 聪明的男人都会闭上嘴的。

薛冰忽然又一把抢过了他手里的红缎子,道“我问你这东西究竟是谁绣的 你为什么拿它当宝贝 样?”

陆小风道“因为它本来就是个宝贝。”

薛冰冷笑道/见鬼的宝贝 我看它连一文都不值!

陆小风道/这次你就说错了 它最少也值十八斛明珠八十万两镖银 九干两金叶子/

薛冰吃惊的看着他 道/你疯了?”

陆小风道/我没有。”

薛冰道/若没有疯 怎么会满嘴胡说八道!陆小风叹了口气 他知道就算不想把这件事情告诉她 迟早也会被她逼出来的 那就不如索性自己先说出来的好。

薛冰静静的听着 眼睛里也发出了光 等他说完了才问道:除了这样东西外.难道连一点别的线索都没有?”

陆小风道:没有。”

薛冰道:所以你现在想到京城的福瑞祥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拜访薛神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花大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