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花大盗》

尔虞我诈

作者:古龙

夜。夜未深。司空摘星并没有被灌醉 他已走了。陆小凤当然也没有被毒死 司空摘星绝不是那种会在酒里下毒的人 何况 他就算下了毒 陆小凤也不会喝下去

薛冰脸上却已有了几分笑意 忽然叹了口气道“这次他输了”

陆小凤道“他一 定会输?”

薛冰道/东西在你这种人身上,又明知他要来偷 他怎么能偷得走?”

陆小凤道“他是偷王之王 偷王之王当然有很多种稀奇古怪 令人防不胜防的偷法”

薛冰道/你难道真的没有把握赢他?”陆小风笑了笑 自己倒了杯酒 却并没有喝下去只是看着杯中的酒出神。

薛冰道“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想那个要他来偷的人?”陆小风没有否认。

薛冰道“要他来偷的这个人 会不会就是那个绣花的

陆小风道“很可能。”

薛冰道“我若是你.我一定会想尽法子 逼着他说出来的”

陆小风道“你不是我/

薛冰嫣然一笑 道“幸好我不是你 我可不想有你这么多麻烦”

陆小风道:所以你很高兴/

薛冰道“实在很高兴/

陆小风忽然又笑了笑, 道“既然很高兴 总该说了吧/

薛冰道/说什么?她好像又忘了。

陆小风道/当然是说红鞋子!

薛冰眨了眨眼 知道这次就算再想赖 也是赖不掉的

了忽然问道“你知不知道青衣楼是怎么回事?陆小凤点点

头 他当然知道。

薛冰道/红鞋子也跟青衣楼一 样 是个很秘密的组织

唯一跟青衣楼不同的 就是这组织咀没有男人 所以比青衣

楼更厉害!

陆小凤道/为什么?”

薛冰笑了笑 悠然道/因为女人本就比男人厉害。”

陆小风道“还有呢?”

薛冰道 “没有了。”

陆小风几乎跳了起来/没有了?没有了是什么意思?

薛冰嫣然道/没有了的意思 就是我知道的只有这么

多 你就算用刀来逼我 我也说不出别的来/

陆小风怔住 怔了半晌.才叹了口气 道“女人果然比

男人厉害 女人会赖皮”

薛冰瞪眼道“我几时赖皮了?我岂非巳告诉了你 这些

穿红靶子的全都是什么人?也巳告诉了你,红鞋子是个很秘

密的组织 你还不满意?”

陆小风苦笑道“原来不但会赖皮,还会讲歪理。”

薛冰像是也有点不好意思 眨着眼道/现在你至少已知 道 那个

是红鞋子 你知道的岂非已不少”

陆小风叹道“所以我已经很满意 满意极了”

薛冰笑道/既然满意 为什么不敬我杯酒?”

陆小风冷冷道“你的脸已经红得像别人的鞋子了 你还 想喝?”

薛冰咬着嘴chún 道/今天我本来就想喝醉 反正这里有 床 喝醉了最多就往床上一躺。”

陆小风道/莫忘记我也在这房子里”

薛冰用眼角瞟着他.道/你在屋里又怎么柞?难道我还 怕你?”

陆小凤也用眼角膘着她.道“难道你想故意喝醉 好有 胆子来勾引我?”

薛冰的脸又红了.头却没有低下去 反而盯着他 道

“你是不是想要我勾引你?”

陆小凤道“你是不是早就想勾引我了?”

薛冰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人?潘安?宋玉?”陆小风忽然 站了起来。

薛冰道/你想干什么?”

陆小风道“站起来当然想走”

薛冰道“你真的想走/

陆小风道:你既然不想勾引我 我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薛冰噗刺”笑 道/你是个大傻瓜 我不勾引你 你

难道也不会勾引我?”

陆小风道:只可惜我 向不习惯勾引别人 一向只有别

人勾引我/

薛冰轻轻道“为了我你难道不能破例一 次?”她的脸更

红.红得就像是春天里的桃花 红得就像是水蜜桃。陆小风

忽然叹了口气 慢慢的坐了下来。

我 已经满头大汗了”

陆小风道“因为我热得要命!

薛冰道“我好像也很热/

陆小风笑道“你又是雪 又是冰 怎么会热?”

薛冰道“我也在奇怪 怎么会热的?”她眼珠子转了转忽然拍乎道“我明白了”

陆小风道“明白了什么?”

薛冰道/司中摘星虽然没有在酒里下毒 却下了种要我们发热的葯 故意让你热得要命”

陆小风道“既然热得要命 就只好脱衣服。”

薛冰道“东西在你身上,你 一脱衣服 他就有机会来偷

陆小风叹道’我真奇怪 偷王之王怎么会想出这种苯法子来的/

薛冰道“这法子虽然笨.却很有效/

陆小风笑了笑 悠然道:可借东西本已不在我身上了所以他根本就偷不走!

薛冰怔了怔 道“你难道早就将那东西藏到别的地方去

陆小风笑道“藏在 一个他永远也想个到的地方,他若到这里来偷 就算他有二十只手最多也只不过能偷走我几件破衣服”

能冰吃吃的笑了道/你真不是个好东西”

陆小风道/我本来就不是。”

对面屋脊上有个人 这个人当然就是司空摘星。他心里也在恨恨的骂:“这小子真不是个好东西”他竟忘了自己也不是个好东西 好东西是绝不会躲在屋脊上偷听的。

“这小子究竟将东西藏到什么地方去了?”司空摘星开始在想 陆小风今天 共到过什么地方?他们本来坐在外面喝酒 喝得差不多了时 就搬到屋里来。除了这两个地方外陆小风只去方便了 次

“难道他将东西藏在茅房里了?”那的确很可能 陆小风这小子 本就是什么事都做得出的。

“也可能就藏在空酒坛里 让我想不到!陆小风已脱下了外面的长衫 随随便便地挂在窗口的椅子上窗子并没有关好。东西当然不会在这件衣服里 否则他怎么会如此大

陆小风并不是个粗心的人 要挖六百八十条蚯蚓也不是好玩的。司中摘星已准备走了可是他刚想站起来 又停下眼睛里忽然发出了光。陆小凤若是将东西就藏在这件衣服里 他岂非更想不到。那些话莫非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司空摘星笑了“这小子真是条小狐狸 只可惜今天遇着了我这条老狐狸。”他笑得的确像是个老狐狸。

衣服就挫在椅子上 看得见 却拿不到。该怎么样下手呢?老狐狸当然有法子“偷王之王”这四个字并不是偷来的。屋子里不断有笑声传出来 他们也不知为了什么事如此开心

“难道他们是为了有个人像呆子一样在外面喝风,看着他们在里面喝酒 所以才开心得要命?”司空摘星忽然跳下屋脊推开门,走了进去。薛冰张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他好像做梦也想不到这个人会忽然出现。陆小风也想不到。

司中摘星也不理他们坐下去自己倒了杯酒. 一口喝了下去 又叹了口气 喃喃道/喝酒果然比喝风舒服。”

薛冰笑了/谁叫你在外面喝风的?”

司空摘星道“我自己!

薛冰眨着眼笑道“你也跟他一 样,是个大傻瓜?”

司空摘星道“就算不是傻瓜,至少也是个呆子。”

薛冰笑道/你承认自已是个呆子?”

司空摘里叹道/若不是呆子 怎么会跟他打这个赌?”

薛冰道/你觉得不划算?”

司空摘星点点头 道“所以我不赌了!

陆小风叫了起来 道“不赌了?不赌了是什么意思?”

司空摘星道/不赌了的意思 就是不赌了!

陆小风道“可是我们早已约好了的!

司中摘星道/约好了的事 常常都可以反悔的 说出来

的话 也常常都可以当做放屁”

陆小风怔了半天苦笑道“我还是不懂 你为什么要忽 然后悔?”

司空摘星忽然冷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鬼

陆小风道“我在打什么鬼主意?”

司空摘风冷笑道“你想故意让我把那东西偷走 然后再 跟踪我 看我将东西交给谁所以我就算赢了你 吃亏的还 是我/

陆小风脸上的表情就好像是个受了冤枉的孩子 苦笑 道“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的?我实在不懂?”

司空摘星道“你懂 你比谁都懂”

陆小风叹了口气道“我为什么要故意让你赢?难道我 喜欢挖蚯蚓?”

司空摘星道/因为你 一心想知道是谁要我来偷那东西 的 你只有用这种方法才能达到目的 为了达到目的 你 本来就什么事都肯做的!

陆小风苦笑道“你真的以为我是个这么狡猾的人?”

司空摘星道/不管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反正我都不跟你 赌了我已决心不上你的当”他又自己倒了杯酒,一 口喝下 去 仰面大笑了三声 道“好酒, 果然比喝风的滋味好得多!话还没说完 他已大笑着走出去。

陆小风 又怔了般天 也忽然笑了道 “这个人果然是条老狐狸”

薛冰忍不住道“难道你真的要故意让他赢?”

陆小风笑道“这老狐狸猜的不错,我的确只有用这法子 才能查出是谁要他来偷的”

薛冰道“你刚才故意说那些话 为的就是要他知道东西在那里?”

陆小风道“—点也不错”

薛冰叹道“但我却还是想不到,你究竟将东西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陆小风道“东西就在衣服里”

薛冰怔了怔,道“就在椅子上这件衣服里?”

陆小风道“直都在这件衣服里!

薛冰道“可是你刚才却说……”

陆小风道“我故意那么说 因为我知道他迟早 一定会想到我用的调虎离山计”

薛冰道“我还是不懂?”

陆小风道/我故意随随便便将衣服摆在这里 别人当然想不到东西还在衣服里 但他却不是别人 他是偷王之王!

薛冰道“所以你算准他迟早总会猜到东西就在衣服里

陆小风道/我本就是摆在这里让他来偷的”

薛冰终于懂了/原来你的计中还有计 弄来弄去 你还是要故意让他偷走”

陆小风道/不错 我本就是要让他偷走的.却又不能让他得手太容易 我不能让他起疑心”

薛冰笑道“但他还是起了疑心 还是不上你这个当”

陆小风叹道/所以我说他实在不愧是条老狐狸 只可惜

薛冰道/只可惜怎么样?”

陆小风忽又笑了笑 道“只可惜他还是上了我的当”

薛冰怔住:我又不懂了?”

陆小风道“他还是把东西偷走了”

薛冰道“几时偷的?”

陆小风道刚才/

薛冰忍不住提起那件衣服抖了抖 就有块红缎子从衣服 里掉了下来 缎子上绣着朵黑牡丹“东西岂非还在这里?”

陆小风道/但这块缎子 却已不是本来的那块了/

薛冰道“你是说.他刚才用这块缎子 换走了你那块?”

陆小风道“你再仔细看看.两块缎子是不是有点不同” 不同的地方显然不太明显

但却果然是不同的。

陆小风道“他想必巳从金九龄嘴里 问出了这块缎子的 形状 自己找人照样子绣了块 准备来跟我掉包”

薛冰叹了口气 道/但他的手法实在快.实在不愧是偷 王之王 我刚才一直都在看着他 竟偏偏没看到他巳动了手 脚?”

陆小风笑了笑 道“他以为我也没有看出来.以为我还 不知道”

薛冰道“这块缎子你已不知看过多少遍了 现在既然还 没有被偷走,你当然就会把它藏起来.绝不会时时刻刻拿出 来的”

陆小风道“所以他认为我暂时绝不会发觉巳被掉了包/

薛冰道/现在既然已达到目的 当然就会将东西去交给 那个人了”

陆小风道/他当然要去交差”

薛冰道“那么你现在为什么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尔虞我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花大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