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花大盗》

一对红鞋子

作者:古龙

暮色更深 庵堂里还没有燃灯。夕阳的最后 抹余晕正照在庵堂后 云房外的走廊上照得廊外那几根沉旧的木柱 也仿佛闪闪的发出了光。七月的晚风中 带着种从远山传来的木叶芬芳 令人心怀舒畅。江轻霞走得很慢 陆小风也走得很慢。江轻霞没有说话,陆小风也没有开口 他似己发现目已是个不受欢迎的客人。不受欢迎的客人 就最好还是知趣些闭着嘴。庭院寂寂看不见人 也听个见人声。这里本就是个寂寞的地方寂寞的人本就已习惯沉静。

江轻霞推开了一扇门、板着脸 道/施主请进/

陆小风也沉着脸 道“多谢”屋子里也没有燃灯 连夕阳都照不到这里。陆小风慢慢的往里面走 竟好像有点不敢走进这屋子。难道他还伯这冷冰冰的女道人将他关在这间冷冰冰的屋子里?

江轻霞冷冷道/这屋子里也没有鬼 你怕什么?”

陆小风苦笑道“屋子里虽然没有鬼☆心里却好像有鬼/

江轻霞道“谁心里有鬼?”

陆小风道“你!”

江轻霞咬着嘴chún 道“你自己才是个鬼”就在这一瞬间 这冷冰冰的女道人竟突然变了,就像是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她忽然用力将陆小凤推了进去 推到一 张椅子上按住了他的肩在他耳朵上咬了一口。

陆小风反而笑了:这才像是条母老虎的样子 刚才 你简直就橡……”

江轻霞瞪眼道/刚才我像什么?”

陆小凤道“像是条死母老虎”江轻霞不等他说完 又在他耳朵上咬了一口。

陆小凤疼得差点叫了起来 苦笑道“看来你们好像都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 都喜欢咬耳朵/

江轻霞又瞪起了眼,道“你们?你们是些什么人?”陆小风闭上了嘴,他忽然发现自己又说错话了。

江轻霞却不肯放松 冷笑道/你难道常常被人咬耳朵?”

陆小凤道/别人又不是小狗 怎么会常常咬我的耳朵?”

江轻霞眼睛瞪得更大“别人不是小狗 难道只有我是小狗?”陆小凤又不敢开腔了。

汀轻霞恨恨的瞪着他 道“你老实告诉我 究竟有多少人咬过你的耳朵?”

陆小风道“只有……只有你 一个!

江轻霞道“真的没有别人?”

陆小凤道“别人谁有这么人的胆子敢咬我”

江轻霞道/薛冰呢?她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陆小凤道:她连碰都不敢碰我 我不咬她已经很客气

江轻霞撇了撇嘴 道“现在你说得凶 当着她的面 只怕连屁都不敢放/

陆小凤笑道“我为什么不敢放?难道我还怕臭死她?”江轻霞忽然笑了 笑得也有点像是条小狐狸。

就在这时 门外已有个人冷冷道“好 你放吧,我就在这里/

陆小风的心沉了下去 他连看都不必看 就知道薛冰已来了。遇着一条母老虎已经糟糕得很。

唯 一遇着一条母老虎更糟的事,就是同时遇着了两条母老虎。陆小风忽然觉得脑袋已比平时大了三倍.简直已头大如斗。江轻霞吃吃的笑着 燃起了灯。灯光照到薛冰脸上。薛冰的脸又红了.是被气红的.红得就像是辣椒。“先下手的为强后下手的遭殃。这句话陆小凤当然懂得的。

他忽然跳起来,瞪着薛冰 冷冷道/我正想找你 想不到你居然还敢来见我?”

看见他这么凶 薛冰反而软了:我……我为什么不敢来见你?”

陆小风道“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江轻霞抢着道“我们本来就是老朋友 有是一个师傅教出来 专咬人耳朵的,她为什么不能到这里来?”

陆小凤不理她 还是瞪着薛冰 道“我是在问你,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薛冰道/你明明知道我是送东西来的!

陆小凤道/送什么东西?”

薛冰道“当然就是那块红缎子”居然轻描谈写的就承认了而且面不改色。

陆小凤反倒怔了怔 道/你不想赖?”

薛冰道“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我为什么耍赖?”

陆小凤几乎又要叫了起来 道/帮着别人来骗我 难道还很光荣?”

薛冰道“司空摘星并不是别人 他也是你的朋友 你自己也承认的!陆小凤本就没有否认。

薛冰笑了笑 悠然道“我帮你朋友的忙 你本该感激我才对!

陆小凤又怔了怔 道“你帮着他出卖了我 我反而要感激你?”

薛冰道“那块红缎子 对你已没什么用处,对他的用处却很大 我只不过帮他将那块红缎子送到这里来 又怎么能算出卖你?”她的火气好像比陆小风还大 理由好像比陆小风还充足十倍 又道/何况,他岂非也是你的好朋友 你岂非也骗了他 你骗过了人家后 反而洋洋得意 我为什么不能比你也上个当?”

陆小风道“可是你……你……你本该帮着我 一点才对

薛冰冷笑道/谁叫你那么神气的 就好像天下再也找不出一个比你能干的人了 我就看不惯你那种得意忘形的样子”陆小风说不出话来了他忽然发现男人遇着女人 就好像秀才遇见兵一 样 根本就没什么道理好讲。女人的心理好像根本就没有“是非”两个字无论做什么事只看她高兴不高兴 你若要跟她讲道理,她的理由永远比你充足十倍

薛冰板着脸道“你在背后骂我 我没有找你算帐 你反而先找上我了!

江轻霞冷笑道/这就叫做先发制人 天下的男人好像全都有这一套”

薛冰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陆小凤苦笑道“只有一句。”

薛冰道/你说!

陆小凤道“你将那块红缎子交给谁了?”

薛冰道:交给了吕洞宾。”

陆小凤又不禁怔住:吕洞宾是什么人?”

薛冰道/连吕洞宾你都不知道?你怎么活到三十岁的?”

江轻霞道“吕洞宾就是吕纯阳.就是朗吟飞过洞庭湖的纯阳真人 你知不知道?”

陆小凤苦笑邀“我只知道吕洞宾要的是白牡丹 不是绣在缎子上的黑牡丹。”

薛冰终于解释 道/司空摘星并没有叫我把那块缎子交 给谁 只要我把它放在吕洞宾的神像下面。”

陆小风道“这神像在哪里?”

薛冰道“就在后面的 一个小神殿里。”

陆小风道/你来了已有多久?”

薛冰冷冷道“也没多久,只不过刚巧赶得上听见你骂 我/

庵后的竹林里 还有个小小的神殿 殿里的一 盏常明灯 永远是亮着的 灯光正照着纯阳真人那张永远都带着微笑的 脸。他虽然不能被供到前面的正殿里去享受血肉香火 却已 很满意了。吕洞宾是个聪明的神橡,聪明的神仙就和聪明的 人 样 都懂得知足常乐。陆小风不等薛冰的话说完.已冲 出来,赶到这里 神像下果然有块绣着黑牡丹的红缎子。他 拿起缎子的时候 江轻霞和薛冰也跟来了。

陆小风看着手里的缎子眼睛里带着种深思的表情 喃 喃道“想不到缎子居然还在”

江轻霞道/司空摘星一定也想不到薛冰这么快就对你说 了实话 还没有来得及拿走你已经先来了

陆小风忽然抬起头 盯着她的眼睛 道/也许并不是他 没有来得及拿走/

江轻霞道/不是他是谁?”

陆小风道/是你”

江轻霞冷笑道“你疯了?我要这块见鬼的红缎子干什么

陆小风道/我也正想问你/

汀轻霞变色道/你难道认为是我叫他去偷这块破缎子的?”陆小风居然默认

江轻霞道“若是找叫他将缎子送到这里来的 他怎么会 把你也带来了?”

陆小凤谈谈道“也许是他要来当面交差 却甩不脱我,也许是他忽然良心发现 觉得有点对不起我 也许是他故意将我带来的 好让我更想不到是你”

江轻霞的脸也气红了,道“这么样说 你难道认为我就是那个绣花大盗?”陆小凤没有否认。

江轻霞突又冷笑 道“你也许并不太苯 只可惜忘了件事!

陆小风道“哦?”

江轻霞道/你忘了江重威是我的大哥我怎么会刺瞎我大哥的眼睛?”说完了这句话她扭头就走 似已懒得再跟这种苯蛋讲理了。

陆小风却又拦住了她/等一等!

江轻霞冷笑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陆小风道/只有一句”

江轻霞道“好, 我再听你说一句”

陆小风道“江重威并没有妹妹 你也没有大哥 你本来根本就不姓江”

江轻霞的脸突然变成惨白“你……你……你怎么知道的?”

陆小凤叹了口气 道/我本来也不愿知道的 怎奈老天却偏偏要我知道 一些我本不该知道的事!

江轻霞恨恨的瞪着他 道/你还知道什么?”

陆小凤道“你真的要我说出来?”

江轻霞道“你说/

陆小风道“你本是江重威末过门的妻子 后来却不知为什么出了家 你在他面前故意装作不认得我 就是为了不愿刺激他 不愿让他知道……”

江轻霞身子已开始发抖突然人叫道/不要说了!

陆小风又叹了口气 道/这些话我本来就不想说了出来 的”

江轻霞身子抖个不停 用力咬着牙.道/不错 我跟江 重威的确从小就订了亲可是等我们长大了 见了面之后 去发现彼此根本就不能在 起过口子 所以……”

陆小风道“所以你就出了家?”

江轻霞点点头 黯然道“除了出家外 我还有什么别的 路可走?”她眼圈发红泪巳将落。 一个像她这样的女孩子年纪轻轻的就出了家 那其心 当然有段悲惨辛酸的往事。

薛冰好像也要哭出来了咬着嘴chún 瞪着陆小风、道 “你本个该逼她说出来的/

江轻霞突又大声道/没关系 我要说!她悄悄的拭了拭 泪痕 挺起了胸 道“我虽然出了家 可是我还年青 我受 不了这种寂寞所以我还想到这世界上去闯一闯所以我认 得了很多男人也认得了你陆小凤轻轻叹了口气 一个 人出了家.并非就是说她巳等于死了,她本来就还有权过她 自己的生活 她本来就有权活下去。

江轻霞道/你若认为我不愿让江重威知道 你就错了 你若认为我不愿嫁给他.所以才要刺瞎他的眼睛 你就更错

了 他……”她的声音突然停顿 吃惊的看着窗外。

江重威已从门外黑暗中 摸索着走了进来 脸色也是惨 白的 黯然道“并不是她不愿嫁给我 而是我不能娶她”

薛冰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江重威道“因为我……”

江轻霞又大叫/你不必说出来 没有人能逼你说出来/

江重威笑了笑 笑得很凄凉 道“没关系.我也要说。” 他脸上充满了痛苦之负

馒慢的接着道“我不能娶她 因为 我早就是个废人 我根本不能做别人的丈夫更不能做别人的父亲” 的”

江轻霞身子抖个不停 用力咬着牙.道/不错 我跟江 重威的确从小就订了亲可是等我们长大了 见了面之后 去发现彼此根本就不能在 起过口子 所以……”

陆小风道“所以你就出了家?”

江轻霞点点头 黯然道“除了出家外 我还有什么别的 路可走?”她眼圈发红泪巳将落。 一个像她这样的女孩子年纪轻轻的就出了家 那其心 当然有段悲惨辛酸的往事。

薛冰好像也要哭出来了咬着嘴chún 瞪着陆小风、道 “你本个该逼她说出来的/

江轻霞突又大声道/没关系 我要说!她悄悄的拭了拭 泪痕 挺起了胸 道“我虽然出了家 可是我还年青 我受 不了这种寂寞所以我还想到这世界上去闯一闯所以我认 得了很多男人也认得了你陆小凤轻轻叹了口气 一个 人出了家.并非就是说她巳等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一对红鞋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花大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