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花大盗》

履险求证

作者:古龙

风还是同样轻,夜还是同样静。但陆小风却知道,这静夜里到处都可能有埋伏陷阱。这种风里随时都可能有杀人的弩箭射出来。

“王府中的卫士,实际只有六百二十多个,值夜时分成二班。”

“每班两百人,又分成六队。”

“这六队卫士 有的在四下巡逻 有的守在王爷的寝室外 也有的理伏在庭院里。”

“宝库外的一队卫士 共有五十四个人 每九人一组.从戊时起.就沿着宝库四周交错巡逻 其间最多只有两盏茶时候的空档。”

这些事 蛇王都已打听得很清楚 王府中显然也有他的兄弟。要混进王府 只有一条路从西北边的 一个小院子进去。那里是卫士们的住宿处 也正是王府中守卫员疏忽的地方。交了班的卫士回去后.大多数都已精疲力竭. 倒在床上就睡得很沉。陆小凤已越墙而人,心里还是觉得有点发闷。他不想对薛冰说那种话的 可是他一定要说 因为他绝不能让薛冰跟着他 一起来。

虽然他只不过想证明,是不是有人能全凭自己的本事闯入那宝库去 虽然他只不过是想找出那绣花大盗是用什么法子进去 .只要进了王府 就等于闯入了龙潭 只要一被人发现就随时都 可能死在乱刀箭下。

王府里的卫士们,是绝不会听他解释的。他绝不能让薛 冰冒这种险。

可是他自己为什么要冒这种险呢?这连他自己也不太清 楚。也许这只不过因为他天生就是个喜欢冒险的人。也许这 只不过因为他不但好奇 而且好胜。他已下了决心,一定要找出那个绣花大盗来。

院子里有几排平房 不时有一阵阵鼾声传出 后面的大 厨房里还亮着灯光 虽然有人正在为已快交班回来的卫士准 备夜餐。现在正是第一班卫土 和第二班换防的时候 第三班卫士睡得正沉。

陆小风并不是神偷 因为他不偷。可是要从一群沉睡的 年青人中偷套衣服 在他说来却绝不是困难的事。

现在他已偷了套卫士的衣服 套在他的紧身衣外面 卫 士们都是高大精壮的小伙子身材都和他差不多。他的动作必须快。卫士交防的时候总难免有些混乱,混乱中就难免 有疏忽。这正是他最好的机会。他早已从那张地形图上找出了一条最近的路.直达宝库。

在路上他也曾遇见了 一些刚交班下来的卫士 可是他并没有躲闪别人也并没有特别注意他。

在换防时本就常常会有人迟到的 这种情况并不特殊。

王府的八百卫士中 也本来就有很多新人。宝库的面积很 大 左面是片桃花林

现在花已谢了。陆小凤躲在树林里 等一队巡逻的卫士走过时 就轻轻掠出来,跟在最后面一个 人的身后。

他的行动当然绝不会发出任何声音。迎面而来的卫士 们也不会注意到后面多了一个人。这队卫士正是 沿着宝库四周巡逻的 他也跟在后面巡逻一遍。他的心在发 冷。这宝库四壁都是用巨大的石块砌成的,竟连个窗户都没有 看来的确是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陆小凤等到前面的卫士转过屋角时 突然飞身掠上了屋顶。屋顶上也许有气窗 屋顶上盖着的瓦 也不难掀起来。

他知道江湖中有很多入做案时,都喜欢走这条路。现在他就像是条壁虎般,在屋顶上游走了 遍。还是没有路。

他掀起几块屋瓦 屋瓦下竞还有三层铁网 就算有宝刀利刃 也未必能削断。这宝库就像是个密不通气的铁匣子莫说是苍蝇 看来就连风都吹不进去。那绣花大盗是怎么进去的?陆小风轻轻的叹了口气,他实在想不通。宝库旁边 有间比较矮的平房 里面黑黝黝的.不见灯火。

他燕子般一掠而过。现在他已完全绝望 只想赶快找条路出去。就在他身子凌空时

他忽然看见对面的平房上有个人站了起来。 一个白面微须 穿着身雪白长袍的人 一双眼睛在黑暗中看来 就像是两颗寒星。陆小凤的心沉了下去人也沉了下去。

他忽然使出“千金坠”的功夫 落到地上。就在这时 他又看见了剑光一闪 从对面的屋顶上匹练般刺了过来。他从来也没有看见过如此辉煌 如此迅急的剑光忽然间,他整个人都已在剑气笼罩下 一种可以令人连骨髓都冷透的剑气。这一 剑的锋芒 竟似比西门吹雪的剑还可怕 世上几乎已没有人能抵挡这 剑。陆小风也不能抵挡 也根本不能抵挡。他的脚尖沾地 人已开始往后退。剑光如惊虹掣电般追击过来。他退得再快

也没有这一剑下击之势快 何况现在他已无路可退。

他的身上已贴住了宝库的石壁。剑光已闪电般刺向他的胸膛、就算他还能往两旁闪避,也没有用的。他身法的变化.绝不会有这 剑的变化快。眼看着他己死定了但就在这时 他的胸膛突然陷落了下去 就似巳贴住了自己的背脊。这一剑本已算准/力量和部位.再也想不到他 这个人竟突然变薄了。这种变化简直令人无法思议。剑光刺 到他面前时.力已将尽 因为这时他的胸膛本已该被刺穿 这 剑已不必再多用力气。

真正的武林高手 对自己出手的每一分力量都算得恰到 好处 绝不肯浪费 分力气的,何况这人本是高手中的高 手 他永远也想不到这 一剑竟会刺空。但这时陆小风也已变 没有退路 他的剑再往前 一送 陆小凤还是必死无疑的。

可是,就在这间不容发的 刹那间 陆小风也已出手 他突然伸出了两根手指 夹

竟赫然夹住了剑锋 没有人能 形容他这两指 夹的巧妙和速度 若不是亲眼看见的人 甚至根本就无法相信。白衣人身子也已落下。他的剑上并没有 再使出力量来 只是用 一双寒星般的眼睛 冷冷的看着陆小 凤。

陆小凤也在看着他.忽然问“白云城主?”

白衣人冷冷道“你看得出?”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除了白云城主外.世上还有谁能 使得出这一剑?”

白衣人终于点点头 忽然也问/陆小风?”

陆小风道“你看得出?”

白云城主道“除了陆小风外 世上还有谁能接得住我这 一剑?”陆小风笑了。无论谁听到“白云城主”叶孤城说这种 话,都会觉得非常愉快的。据说他生平从未称赞过任何人这句话却已无疑是称赞。

叶孤城又道“四年前.你用同样的手法 接住了木道人一剑.至今他还认为你这手法是天下无双的绝技。”

陆小凤笑道“他是我的朋友.有很多人都喜欢为朋友吹 嘘的”叶孤城道:四个月前.他看见我使出了刚才那一招‘天 外飞仙’,他也认为那已可算是天下无双的剑法。”

陆小凤叹道:“那的确是的”叶孤城道“但他却认为 你还是可以接得住我这一剑”陆小凤道:“哦?”

叶孤城道/我不信 所以我 定要试试”陆小凤道:“难道你知道我会到这里来t”叶孤城点点头。

陆小凤道“我若接不住你那一剑呢?”

叶孤城谈淡道:“那么你就不是陆小凤! 陆小凤苦笑道陆小风也可能接不住你那剑的/叶孤城道/若是接不住那一 剑.陆小风现在也已不是陆小风。”

陆小凤道/若是接不住那一剑 陆小凤现在已是个死人叶孤城冷冷道“不错 死人就是死人 死人是没有名字的。”他突然回手.剑已人鞘。能从陆小风两指间夺回剑锋的人 他也是第一个。

陆小凤又笑了“看来你并不想杀我!叶孤城道“哦?”

陆小风道“你若想杀我,现在还有机会。”

叶孤城凝视着他.缓缓道“像你这样的对手 世上并不多 死了一个 就少一 个”他寒星般的眼睛里似已露出种寂寞之色,慢慢的接着道/我是个很骄傲的人 所以 一向没有朋友 我并不在乎 可是一 个人活在世上,若连对手都没有那才是真的寂寞。”

陆小凤也在凝视着他 微笑道/你若想要朋友 随时都可以找得到的”叶孤城道/哦?”

陆小凤道“至少你现在就可以找到 个”叶孤城目中竟似露出了一丝笑意.道“看来他们并没有说错,你的确是个很喜欢交朋友的人”陆小凤道/他们i?他们是谁?”

叶孤城没有回答,也已不必回答。因为这时陆小风已看见了金九龄和花满楼。

陆小凤忽然发现叶孤城和西门吹雪有很多相同的地方。

他们都是非常孤独 非常骄傲的人。他们对人的性命,看得都不重, 无论是别人的性命 还是他们自己的 都完全一样。他们的出手都是绝不留情的 因为他们的剑法

本都是杀人的剑法。他们都喜欢穿雪白的衣服。

他们的人也中都是冷得像是远山上的冰雪, 难道只有他们这种人 才能练得出那种绝世的剑法?陆小风举杯时又发现了一件事。叶孤城也是个滴酒不沾的人 甚至连茶都不喝他唯一 的饮料 就是纯净的白水。陆小风一举杯 酒已入喉。

叶孤城看着他 仿佛觉得很惊讶“你喝酒喝得很多?”

陆小风笑道“而且喝得很快!叶孤城退“所以我奇怪!陆小风道“你觉得喝酒是件很奇怪的事?”

叶孤城道“酒能伤身也能乱性 可是你的体力和智能 却还是都在巅峰”陆小风笑了笑道“其实我也并不是时常都这么样酗酒的.我只不过在伤心的时候 才会喝得这么凶”叶孤城道“现在你很伤心?”

陆小风道“一个人在被朋友出卖了的时候 总是会很伤心的”花满楼笑了.他当然能听出陆小风的意思。

金九龄也在笑“你认为我们出卖了你?”

陆小风板着脸道“你们早就知道我会来,也知道有柄天下无双的利剑正在这里等着我们你们却一 直像两个曹操一样 躲在旁边看热闹。”

金九龄道/我们的确知道你会来 因为你一 定要来试 试 是不是有人能进入宝库”陆小风道“所以你们就在这里等着看我 是不是能进得金九龄承认“但我们还是直等你上了屋顶后 才发现你 的”陆小凤道“然后你们就等着看我是不是会被叶城主一剑 杀死?”

金九龄道“你也知道他并没有真要杀你的意思”陆小凤道“但那 剑却不是假的!金九龄笑道“陆小风也不是假的!他实在是个很会说话 的人 无论谁遇到他这种人都没法子生气的。

金九龄又道/你还没有来的时候 我们已有了个结论!陆小风道“什么结论?”

金九龄道“若连陆小风也进不去,世上就绝没有别的人 能进得去。”

陆小风道“那绣花大盗难道不是人?”金九龄也说不出话 来了。

陆小凤道“我实在没法子进去 就算我有那宝库的钥 匙 也没法子去开门 就算我开门进去了,也设法子再从外 面把门锁上。”

金九龄道“江重威那天进去的时候 宝库的门确实还是 从外面锁住的”陆小凤道“我知道。”

金九龄道“所以,按理说 宝库一定还有另外一条路 那绣花大盗就是从这条路进去的”陆小风道“只可惜事实上却根本没有这么样 条路存 在。”

花满叶孤城 直在旁边冷冷的看着他们 对这种事 他完全漠不关心。他关心的只有一件事“西门吹雪是你的朋友?”

陆小凤点点头.忽然道“现在还有个在外面等我的消息,你们猜是谁?”他就怕叶孤城问起西门吹雪 所以叶孤城一问 他就想改话题。

但叶孤城却并不想改变话题,又问道“你是不是也跟他交过手?”

陆小凤只好问答“没有”叶孤城道/他的剑法如何?”

陆小风勉强笑道“还不错。”

叶孤城道“独孤一鹤是不是死在他剑下的?”陆小风只有点点头。

叶孤城道“那么他的剑法 一定已在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履险求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花大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