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花大盗》

诡计脱身

作者:古龙

西园在城西 是个大花园。现在已过了黄昏 花丛里树阴下亭台楼阁间 已亮起了一盏盏繁星般的灯光。晚风中带着花香 也带着酒香。月圆如镜 正挂在树梢。是连理树。高大的红木棉 两株连理 合成一株 就像是情人们在拥抱着一样。

陆小凤又想起了薛冰。只要一想起薛冰 他的心就好像忽然被人刺了一针 他并不是个无情的人 但他也知通 现在并个是焦急伤心的时候。他已在园中走了一遍 今夜来的女客并不多 他还没有看见 一个穿红鞋子的女人。可是他并不着急。

因为公孙兰并不知道园子里有陆小凤这么样一个人在我她,这点他无疑巳占了优势

冰盘般的明月 已渐渐升高了朦胧的月色 美得令人心碎。现在若是有薛冰在身侧她一定会吵着要找个位子坐下来 叫一大盘这里最有名的鼎湖上

在别人面前 她总是很害羞 一句话还没有说 脸就已红了可是只要跟陆小风在一起她好像就忽然变成了个顽皮的孩子 一会儿吵着要这样 一会儿又吵着要那样 连片刻都不肯停。陆小凤忽然发现了一件事--他喜欢她吵, 喜欢听她吵,看她吵 喜欢看她像孩子般在面前撒娇赖皮 喜欢她在……他禁止自己再想下去 他准备再到别的地方去走

就在他刚转过身的时候 他看见 一个老太婆认树影下走了出来。 一个很老的老太婆穿着身补满补钉的青色衣服背上就好像压着块大石头 好像己将她的腰从中间压断了。

她走路的时候 就好像一直弯着腰 在地上找什么东西一样。月光照在她脸上她的脸满是皱纹。看来就像是张已揉成一团 又展开了棉纸。

“糠炒栗子”她手里还提着个很大的竹篮 用一块很厚的棉布盖着“刚上市的糖炒栗子,又香又热的糖炒栗子.才十文钱一斤。一个孤苫贫穷的老妇人 已到了生命中的垂暮之年 还要出来用她那几乎完全嘶哑的声音 一声声叫卖她的糖炒栗子。

陆小风忽然觉得心里很难受 他本就是个很富于同情的人“老婆婆 你过来,我买两斤。”栗子果然又香又热。而且正是刚上市的。

“你说十文钱一斤?”

老婆婆点点头 还是弯着腰 好像一直在看陆小凤脚因为她的腰根本已直不起来。

陆小凤却摇了摇头,道“十文钱 一斤绝不行!

“才十个大钱 大爷你也嫌贵?”

陆小凤板着脸道“像这么好的栗子 至少也得十两银子 斤才行 少 一文钱我都不买。”

老婆婆笑了,笑得满脸的皱纹更深。 这人是个呆子?还是镜花缘中君子国来的人?

“十两银子 一斤 你若肯卖.我就买两斤。” 老婆婆当然肯卖二十两一斤我也肯卖一个人年纪老了时 为什么总是比较贪心?

陆小凤笑道:“但是我也有件事要你帮我个忙/

老婆婆苦笑道“像我这样的老太婆 还能帮大爷你做什么事?”

陆小凤道“这件事只有你能做”

老婆婆道“为什么?”

陆小凤笑道“因为你的腰已弯了本来就好像总是在地 上找东西一样, 所以我要你去替我找样东西”找什么?

陆小凤道/找个穿红鞋子的女人红鞋子上还绣着只猫头鹰”老婆婆也笑了。这种事叫她做 正是再合适也没有的了 她就算钻到别人裙子底下去 别人也不会疑心的。

她接过了二十两银子 眼睛已笑得眯成 条线“大爷你就在这里等着 找到 我就回来告诉你。”

陆小凤道“你若能找到 回来我再买你五斤栗子。”

老婆婆高高兴兴的走了。陆小凤更开心 不但开心.而且得意。只有他这种聪明的人.才会想得中这种聪明主意。他忽然发现自己实在是个天才。但他却忘了一 件事天才往往总是比较短命的

栗子还很热 又热又香。陆小凤正准备慰劳慰劳自己。他找了块干净的石块坐下来

正剥了个栗子准备放进嘴。他忽然又想起了薛冰。薛冰最喜欢吃栗子 天冷的时候,她总是先把栗子放在怀里 暖着手 然后再慢慢的剥来吃。有一次陆小风看见她时,她就正在剥栗子。

那天真冷 陆小风的手都快冻僵了 她就拉着他的手就放到她怀里去。直到现在那种甜蜜的温暖仿佛还留在陆小凤的指尖。可是她的人呢?这栗子你叫陆小风怎么能吃得下去?

远处的花从间 隐隐传来了 一阵凄婉的歌声“云发乱晚妆残,带恨眉儿远晒攒斜托香腮春笋嫩 为谁和泪倚栏杆?”优美的歌声中 充满了 一种浓得化不开的缠绵相思之

陆小风轻轻叹了口气.用衣角兜着的栗子 撤了一地。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竟是个如此多愁善感的人。

他倚在树上 闭上了眼睛“若是永远也找不到她了呢?”

他的情绪忽然变得很消沉 动也不想两动 看起来就像是个死人。就在这时候 那个卖糖炒栗子的老婆婆又从黑影中走了出来。陆小凤眼睛并不是完全闭着的 还眯开着一条

他本来想起来问这老婆婆 是不是已找到那个鲜红鞋子的女人。可是他忽然发现这老婆婆昏花的老眼里 竞似在闪动着一种刀锋般的光。这么样一个老太婆 眼睛里本来绝不该有这种光的。

陆小凤的心里 忽然也仿佛闪过了一道光,灵光。他索性将呼吸也闭住。老太婆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散落在地上的糠炒栗子 干枯的嘴角 似又露出一丝狞笑。陆小凤的脸在树影下看来 正是死灰色的。

老婆婆喃喃道/这么好的糖炒栗子 一个就可以毒死三十个人 不捡起来岂非可惜!

她蹒跚着走了过来.陆小凤忽然发现她走路的样子虽然老态龙钟 仍脚步却很轻。她穿的裙子很长 直拖到地上盖住了脚 她脚上穿的是什么鞋子?陆小凤突然张开了眼睛瞪着她。这老太婆居然并没有吃惊 全少陆小风并没有看出她有吃惊的样子。

她实在真能沉得住气,居然还眯起眼笑了笑 道“这地方好像没有穿红鞋子的女人

穿紫鞋子和黄鞋子的倒有两

陆小风也笑了笑 道/穿红鞋子的也有 一个 我已找到

老婆婆道/大爷你巳找到了?在哪坐?”

陆小凤道/就在这里 就是你!

老婆婆吃惊的看着他“是我?我这种老太婆会穿着双红鞋子?”

陆小凤谈淡道“我的眼睛会透视 已看见了你脚上的红鞋子 而且还看见了上面绣着的那只猫头鹰!

老婆婆忽然笑了。她的笑声如银铃 比银铃更动听/你没有吃我的糠炒栗子?”

“没有。”

“这么好的糖炒栗子 你为什么不吃?”

陆小风叹了口气 道“因为我是个多情的人”

老婆婆眨眨眼 道“多情的人就不吃糖炒栗子?”

陆小风道“偶尔也吃的 但却只吃没有毒的那一种。”

老婆婆又笑了银铃般笑道/好 陆小风果然不愧是陆小凤”

“你知道我是陆小风?”

老婆婆笑道/脸上长着四条眉毛的人 这世上又有几个

陆小风也笑了。他笑得当然没有这老太婆好听 因为他根本就不是在笑。他知道这老婆婆已经快出手了 也知道这出手一击必定很不好受。他没有猜错。

就在他开始笑的时候 这老婆婆已从篮子里抽出双短剑 剑上系着鲜红的彩缎。就在他看见这双短剑的时候 剑光一闪 剑锋已到了他的咽喉。好快的出手 好快的剑

陆小风不敢出手去接,他怕剑锋上有毒。平时他也许是个很大意 很马虎的人 可是到了这种生死关头 能比他更谨慎小心的人 找遍天下也找不出几个。他的人忽然问似游鱼般滑了出去。不但反应快.动用更快。可是无论他的人到了哪里 闪动坛舞的剑光立刻也跟着到了哪里。

剑光如惊虹掣电 木叶被森寒的剑气所摧 片片落了下来。转瞬间又被剑光绞碎。陆小风身上已被逼出了冷汗。他本来以为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已是世上最快的剑客 .他想不到世上还有个这么样的人。

“昔有佳人公孙氏 舞剑器动四方 观者如山色沮丧 天地为之久低昂。”

“耀如羿射九日落 矫如群帝騒龙翔 来如雷霆收震怒 罢如江海凝清光。……”

这里虽没有如山观者 但陆小凤面上颜色的确巳沮丧。 连十五的明月 似也被这森寒的剑气逼得失去了光彩。难道 这就是昔年翟公孙大娘 教她弟子所舞的剑器。

陆小凤这才知道 剑器并不是舞给别人看的 剑器也 样可以杀人。他现在就随时都可能死在这剑器下。红缎带动 短剑 远比用手使更灵活 招式的变化之快.更令人无法思

陆小风的衣襟已被割破 人已被逼得贴在树杆上 “磁” 的一声 剑风破风 两柄短剑如神龙交剪 闪电般刺了过来。 这里已是退无可退的绝路。

公孙大娘嘴角又露出了狞笑,但她却不知道陆小凤最大 的本事 就是在绝路中求生在死中求活 他的人突然沿着 树干滑了下去 像蛇一般滑在地上。

只听“夺”的一响 剑锋已钉入了树干。就在这 一刹那 间 陆小凤的人已又弹起,反手一剑 剑柄上的绸带已断这 一着就等于砍断了握剑的两只手。公孙大娘的身子也已凌空 翻出 长裙飘飞 陆小凤终于看到了她的鞋子。红鞋子

明月当空,红鞋子在月光下一 现 她的人已坛掠出五丈 外。陆小凤当然绝不肯让她就这样走的 可是他身形展动 时.已比她迟了一步。这一步他竟始终无法追上。

无论他用多快的身法 他们之间的距离 始终都保持着 四五丈远。江湖中以轻功著名的高手 陆小风也见过不少。 司空摘星当然就是其中轻功最高的一个 阎铁珊、霍长青、西 门吹雪、老实和尚些人当然也都不弱。

但此刻在前面逃的若是这些人,陆小凤说不定早巳追上 厂。他忽然发现这个“老婆婆”非但剑法时怕 而且也是他前 所未见的轻功高手。花木园林 亭台楼阁 飞般从他们脚 底倒退了出去。

接着又是一 重重屋脊, 一条条道路。公孙大娘的身法竟 始终也没有慢下来 她虽然绝不是气力巳衰的老婆婆。但陆 小凤也正是年轻力壮 精神,体力都正在颠峰他的身法当 然也没有慢下米。

公孙大娘已发现要甩掉后面这个人 实在不是件容易

前面的一条街上灯火辉煌,现在时候还不晚 这条街 正是城里里热闹的地方。街上有两三家茶楼 两三家酒馆 街旁摆着备式各样的摊子,有几档是卖针线花粉的,有儿档 卖的是鱼生粥和烧鹅。

公孙大娘真力突然下坠 人已落在街上 立刻放声大叫 了起来/救命呀 救命……”

她人叫着 奔入了一家茶楼,陆小风也已追到。但是一 个老太婆叫救命 个中青力壮的大男人在后面追 这件事 当然是人人都看不惯的。已有几个直眉楞眼的小伙子

怨吼着跳了起来 有的还抽出了刀。陆小凤已发现要糟了。他当 然有能力将这些路见不平 仗义勇为的年青人 一下子全都打 倒,可是这些人看来都恨不得能一下子打倒他。

七八个人 一起涌上来 动刀的动刀,拿板凳的拿板凳 围住了陆小风,纷纷人骂“丢你老母.你条契弟追住个百掖 婆做暗.晤通你重想强姦上?”

陆小风实在哭笑不得.想解释.又不知该怎么样解释, 想出手 又下不了手。条板凳已当头砸了下来 他只有伸 手去挡.“ 。大家这才吃 了一 惊.就在这时已有个人冲了进来“劈劈拍拍”, 一人 给了他们一个耳光。这些直眉楞眼的年青小伙子.竟连一个敢还手的都没有。

陆小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诡计脱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花大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