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花大盗》

契而不舍

作者:古龙

陆小凤不愿坐车 但现在却又偏偏坐在车上。人只要活着 就难免要做 些自己本不愿做的事。“你一定要想法子在车上睡一觉 找到公孙大娘时 才有精伸对付她/

陆小凤也知道金几龄说的有理 可是他现在怎么睡得

“小平爷很钦佩花满楼 一定要留他在那里住几天 王府里有他照顾 我也放心得很。”

陆小风更不会为王府中的事担心 也不必再为蛇王担心 。现在他应该担心的只是他自己。无论多坚强的人 若是到他这种可怕的压力 都时能会发躁的。车马走得很急车子在路上颠簸。

他拼命想集中自己的思想他有许多事都要集中精神来思索。可是他连心都似已被人割得四分五裂。

破晓时 车马在一个小乡村里的豆腐店门口停下晨风中充满了热豆浆的香气。

“你就算吃不下东西 也一定要喝点热豆浆。”陆小风虽然不愿耽误时间 却也不愿辜负朋友的好意。何况 赶车的人 拉马车的马 也都需要歇歇了。

豆腐店还点着盏昏灯。 一个人正蹲在角落里 捧着碗热豆浆.“呼咯呼嗜”的喝着。灯光照在他的头卜他的头也在发光。这人是个和尚。这和尚倒也长得方面大耳 很有福相可是身上穿的却又脏又破 脚上 双草鞋更己几乎烂通了底。老实和尚

看见了这个天下最古怪的和尚 陆小凤才露出了笑容“老实和尚 你作近有没有再去做不老实的事?”老实和尚看见他 却好像是吃了一惊 连碗里的豆浆都泼了出来。

陆小风大笑 道“看你的样子 我就知道你昨天晚上定又不老实了 否则看见我怎么会心虚?”

老实和尚苦着脸 道“不老实的事 老实和尚平生只做了那么一次 我佛慈悲为什么总是要我遇见你?”

陆小凤笑道“遇见我有什么不好 我至少可以替你讨这碗豆缰的帐”

老实和尚道/和尚喝豆浆用不着付帐 和尚会化缘。”他将碗里最后一口豆浆匆匆喝下去 好像就准备开溜了。

陆小风却拦住了他“就算你用不着我讨帐.也不妨跟我聊聊.欧阳情又不会在等你

你为什么急着要走?”

老实和尚苫笑道“秀才遇着兵 有理讲不清 和尚遇见陆小凤.比秀才遇着兵还糟

聊来聊去 总是和尚倒霉的!

际小风道“和尚倒什么霉?”

老实和尚道“和尚若不倒霉 上次怎么会在地上爬。”

陆小风又忍不住笑了 道“今大我保证不会让你爬!

老实和尚叹道:“不爬也许更倒霉 和尚这一辈子只怕遇见两个人 为什么今天偏偏又让我遇见你/

陆小风道“还有一个是谁!

老实和尚道“这个人说出来 你也绝个会知道的”

陆小风道/你说说看!

老实和尚迟疑着 终于道:“这个人是个女人”

陆小风笑道“和尚认得的女人倒真不少”

老实和尚道“女人认得和尚的也不少。”

陆小风道“这个女人是不是欧阳?

名实和尚道“不是欧阳.是公孙!

“公孙?”陆小凤几乎忍不住要叫了起来“是不是公孙大娘?”

老实和尚也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是她?你也认得她?”

陆小风已叫了起来“你认得她?你知不知道她在哪里?”

者实和尚道/你为什么要问?”

陆小风道/因为我要找她算帐”老实和尚看着他 忽然大笑 笑得弯下了腰 忽然从陆小风身旁溜了出去。这一溜竞已溜出四五丈 到了四五丈外还在笑。

可是陆小凤这次已决心不让他溜了 身子凌空一翻,已又按住了他的去路“你为什么要笑?”

老实和尚道“和尚觉得好笑的时候 和尚就笑 和尚问老实/

陆小风道/这州事有什么好笑的?”

老实和尚道/你为什么 定受打破砂锅问到底?” 陆小风道“就算要打破和尚的脑袋我也要问到底。”

他说得很认真 老实和尚只好叹了口气/和尚的脑袋不能打破 和尚只有一个脑袋。”

陆小风道:那么你说 这件事有什么好笑的?”

老实和尚道“第一 因为你根本就找不到她 第二因为你就算找到她,也打不过她第三 因为你就算能打得过她 也没有用的。”

陆小风道/为什么?”

老实和尚道“因为你只要看见她 根本就不忍打她了那时说不定你只希望她能打你几下/

陆小风道“她很美?”

老实和尚道“武林中有四大美人.你好像都认得的?”

陆小凤道“我认得/

老实和尚道:你觉得她们美不美?”

陆小风道/美人当然美。”

老实和尚道/可是这个公孙大娘,却比她们四个加起来还要美十倍!

陆小风道“你见过她?”

老实和尚叹了口气 苫笑道“我佛慈悲干万莫要让和尚再看见她 否则和尚就算有十个脑袋.只怕都要被打得精

陆小风道“你知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

苍实和尚道“不知道。”老实和尚若说不知道 就是不知道 老实和尚从来不说谎。

陆小风道/你上次是在什么地力见到她的?”

老实和尚道/我不能台诉你。”老实和尚若说不能告诉你 就是不能告诉你 你就算打破他脑袋 也没有用的。

陆小风也知道这是没法子的 只有狠狠的瞪着他 忽然笑道/其实和尚并不是只有一个脑袋的。”老实和尚听不懂。

陆小风道“因为和尚还有个小和尚”他大笑 笑得弯卜了腰。苍实和尚巳气呆了他明知陆小凤是在故竟气他的还是气呆了 几乎已被气得晕过去。金九龄在旁边看着也忍不住婴笑。

老实和尚忽然叹道“和尚不说谎 还有句老实话要告诉你。”

陆小风好容易才忍住笑,道“你说。”

老实和尚道“看你们两个人 都是一脸的霉气 不出三天 脑袋都要彼人打破的”

孟伟虽然也只有一个脑袋 却叫做三头蛇 在九大名捕中.他一向是手段最毒辣的,对付犯人最凶的一个。三头蛇当然也有三种面日 看见金九龄 他不但态度恭敬 笑容也很可亲。连陆小风都很难想象到这么样 个人 会时常在暗室中对人灌凉水,上夹棍。

就因为世上还有他这种人 所以大家都应该知道. 个 人活在世上还是不要犯罪的好。替金九龄赶车来的 也是 鲁少华那一班的捕快 车马一入城 就有本地的捕快接应将他们带到这里来。这里也是闹区 大多数人在犯罪时 果然都有这种很难改变的习惯。

所以世上也很少有破不了的罪案。孟伟一直在街角上的 茶馆里等他们 他们的目标就是后面的 一条巷于里.巷底 的一栋小房子。

“来租房子的 也是个很英俊的后生小伙了.预付了一年房租/

“你有没有听见里面有什么动静?”

“没有 据说那房于也好像 一直都没有人来住过。”

也许他们来得比公孙大娘快 她杀了蛇王后 总难 免要耽误些时间 何况她还要带着个巳受了伤的薛冰。

于是金九龄吩咐“把你手下显眼的兄弟都撤走莫要被 人发觉这里已有了警戒”

孟伟道/我们的行动一直很小心,到这里来的兄弟 都 已经过改扮/

金九龄冷笑道“改扮有什么用?别人难道看不出?”

陆小风也一眼就看出 茶馆里的伙计,巷子对面一个卖 水果的小贩 旁边的算命先生和七八个茶客都是他们的人 改扮成的。在公门中耽得久了 一举一动都好像跟普通人不太一样 尤其是脸上的神色和表情 更瞒不过明眼人。

盂伟道“我这就人叫他们走。”

巷口的屋檐下.有个长着一身疥疮.手里捧着个破瓦钵 的秃子乞丐。孟伟走过去时他居然还伸出瓦钵来讨钱,却 被讨来了一脚

片刻 巳散尽了 盂伟回来报告 “我只留下了两个人 有什么事时 也好叫他们去跑腿。” 一个就是巷口对面的小贩,那生果摊子显然是一 直都摆在那里的 只个过换了个人而己 所以就不致引人注意。还、有一个是谁?

金九龄看着那秃子 道“宋洪近来的确已很不错了 你多教教他 将来也是把好手。”

陆小凤忽然明白 这满身痊疮的乞丐 也是他们的人。现在还不到戌时 七月里白天总是比较长 屋子里还用不着燃灯 斜阳从窗子照进来 照着一屋子灰尘。这地方果然巳很久没有人来住过 屋子里的陈设 也跟平城那边差不多

柜子里有八九套特式特样不同的衣服 桌上有面镜子旁边有张小床 看不出一 点特别的地方 也找不出一点特别的线索。他们竞似白来了一趟。金九龄背着双手 四下走来走去忽然一纵身.窜上了屋梁 又摇摇头 跳下米。

孟伟却忽然在厨房里欢呼“在这里了”他奔出来时 手 里拿着木头匣子。

金九龄大喜道“这是在哪里找到的?…

“在灶里。”那的确是个藏东西的好地方 东西藏在那里 固然有秘密。

金九龄巳准备打开来看看 陆小风却拦住了他“小心匣子里说不定有机关?”

金九龄用手拈着匣子,笑道 这匣子轻得很 若是装上 了机簧暗器, 定会比较重。”

他当然也是个极认真的人否则十年前就已该死了几十次。陆小风不再说什么 机簧暗器定是金属的 拿在手里的分量当然不同。匣子没有锁 金九龄打牙了雕花的木盖突然间股淡红色的轻姻急射而出。金九龄想闭住呼吸已来不及了 他的人倒窜了出去“砰”的声 撞在柜子 上,倒下

匣子里的确没有机簧暗器 却有个用鱼泡做的气囊 匣 盖一开,盖上的尖针刺破气囊囊中紧缩的毒烟立刻射出。 金九龄干算万算 还是没有算到这 着。

他的人倒在地上 看来也正像是个突然被抽空了的气 囊 整个人都是软的 脸色更苍白得可怕 头上还在流着血。 他刚才情急之下头撞在柜子上 脑袋竟被撞破了个洞。

你们两个看来都是一脸的霉气 不出三天 脑袋都 要被人打破的。老实和尚说的果然是老实话。陆小风已闭住 呼吸.一股掌力挥出 驱散了毒烟 想起老实和尚说的话 他心里也觉得有点发冷。孟伟早就窜了出去 只等毒烟散 尽 才捏着鼻子走进来。

这时陆小风己扶起金九龄 以真力护住了他的心脉 只 希望能救回他一条命。

孟伟却拿起了那匣子 他对这匣子竟远比对金九龄关 心但匣子却是空的什么也没有他看了很久忽又欢呼 “在这里了!

秘密并不在匣子里却在匣盖上。若是仔细去看,就可 以发现雕花的盖子上雕的竟是钟鼎文 一段有八个字“留 交阿土,彼已将归。”

越明显的事 别人反而越不会注意 公孙大娘的确很懂 得人“i的心里.用这种法子来传送消息 又有谁能想得到? 她这是在通知 个人将 样东西交给阿土 因为阿土已经快回去了。

消息是留给谁的?要留交给阿土的又是什么?阿土是谁? 这些问题,还是无法解答。

孟伟皱着眉.沉思着喃喃道“阿上?难道就是那个阿土

陆小风忍不住问/你知道有个阿土?”

孟伟道:以前巷口要饭的那癞子别人就都叫他阿土。

陆小凤道“现在他的人呢?”

孟伟道“我为了要叫宋洪扮成他 在外面守望 巳把他赶走了。”

陆小风道:快去找他。孟伟立刻就走。

陆小风又道“等等。孟伟在等。

陆小风道“他知不知道你是为什么赶他走的?”

孟伟摇摇头:“我只说不准他在这里要饭了。”捕头要赶 走一个乞丐 根本用不着什么很好的理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契而不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花大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