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花大盗》

功败垂成

作者:古龙

孟伟睡觉一向很警醒。一个被江湖好汉称做“三头蛇”的人,睡觉必须警醒,否则他就算有三十个头,也早已被砍了下来。可是他今天晚上醒来时,已有一个人站在他床头,用双发亮的眼睛看着他。夜色还很深,屋子里没有燃灯,他看不清这个人的脸。

他只觉得掌心巳沁山冷汗。这个人没有动,他也不动,鼻子里故意发出鼾声,突然出手想去抽肋下的刀,可是这个人的动作更快,他的手一动,这个人己按住了他的肩。他从未遇到过这么样一双坚强有力的手,这双手若是扼住他咽喉,眨眼间他的呼吸就会停顿。

事实上现在他呼吸就已几乎停顿,嘎声道:“你要什么?”

这人的回答很简单:“要钱。”

孟伟立刻问“要多少?”

“十万两!”这人的胃口不小“你若拿不出十万两,我就要你的命”

孟伟毫不迟疑:“我拿得出。”

这人道:“我现在就要。”

盂伟道:“我现在就给。”

这人忽然笑了:“想不到孟班头竟是个这么样大方的人。”他笑的时候,声音也已改变。这声音很熟。

孟伟失声道:“你是陆小凤?”

这人点点头:“我是陆小风。”

孟伟长长吐出口气,忍不住埋怨:“这玩笑实在很有趣,却几乎吓掉了我半条命。”

陆小风笑声中带着歉意:“我本来也不想开这种玩笑的,可是今天我的心情特别好。”

盂伟的眼睛立刻亮了,抢着问退:“你已抓住了绣花大盗?”

陆小凤并个否认 却反问道/你们的金老总呢?”

孟伟道/他已回了羊城”

陆小凤道/他中的毒不碍事了?”

孟伟道“多亏你及时把他送到施大夫那里去 施经墨真 不愧姓名医/

陆小凤道/我身边带着要犯 行动必须小心 所以只有 晚上来找你 我不能让她的手下知道我的行踪!

孟伟道“我明白。”他心里在暗暗庆幸 没有让小红留 在这里过夜。他从不留女人在这里过夜 他从不相信任何女 人。这是种好习惯 他决定要继续保持 陆小凤若是发觉有小红那样的名妓睡在他床上若是被金老总知道,总不是 件好事。

陆小风沉吟着 又道:“你砚在能不能用飞鸽传书通知羊 城的人 叫你们的金老总明天晚上子时 在蛇王以前住的那 小楼上等我?”

盂伟道/当然能。”他立刻跳起来 套起鞋子:我后面 的院子里 就有信鸽。”

陆小风道“你为什么不先写好书信再出去?”

孟伟点点头 用火折子燃起了灯 磨墨 写信“陆爷巳 得手 请金老总明夜子时

在蛇王老窝等候。”对一个从小在 六扇门里混饭吃的人来说.他的字写得已算不错文笔也算 还通顺。

陆小风微笑着.在旁边看着 忽然道/你为什么不用小 篆写?也免得书信万一落入别人手里 走漏消息!

孟伟笑道/我是个老粗 连大篆都转不出来,何况小 篆?可是你尽管放心 这种信鸽都是金老总以前亲手训练出 来的 路上绝不会出错,”

陆小风道/他能不能及时收到这封信?”

孟伟道“一定能。”他将信笺卷起,塞入一 个制作很 精巧的小竹简里 竹简上还烙着火印。

陆小风道/你现在就去放信鸽?”

孟伟道/我这就去。”他披上衣服 匆匆走了出去 过’ 半晌.屋脊上就响起一阵信鸽振翅的声音。

陆小风一直在屋里等着,等他回来了 才抱拳告辞“我 现在也立刻赶到羊城去/

孟伟迟疑着.终于忍不住道/我刚才出去看过.外面好 像没有人?”

陆小风道/是没有人。”

盂伟勉强笑道 那个公孙大娘呢?”

陆小风笑了笑 道“你着是押解她的人 你会不会带着 她满街走?”

盂伟摇摇头 通/你是用什么法子押解她的?”

陆小风淡淡笑道“法不能传六耳 等我把她押到地头 后 有机会再告诉你”

孟伟也笑了.道“陆爷真是个小心谨慎的人,我早就说 过 陆爷若是也改行吃我们这行饭 定是六扇门里的第一 好手严

陆小风却叹道“只可措我自己知道我随便怎么样也比不 上你们那位金老总”

孟伟道“但公孙大娘却是陆爷抓到的”

陆小风苦笑道“他叫我去替他拼命 自己却躺在床上亨 福 就凭这 点.他已比我厉害多了”

小楼上的陈设还是原来的样子 只不过躺椅上的人换了 一个而已。金九龄正躺在那里闭目养神。他的脸色看来很 不错,心情也很好 晚上那顿丰富而精致的酒菜,还留在他胃里 明园麦大师传的手艺,总是能令他十分满意。何况 现 在巨盗已将归案.从今以后他又可以好好的享几年福了。 他觉得白己的运气实在不错,居然能请到陆小风这样的好帮

陆小风显然还没有来 他却一点也不担心 他相信陆小 风绝不会出错。桌上摆着一杯波斯来的葡萄酒.他端起夜光 杯 慢慢的啜了一口 享受着美酒的滋昧。他实在是个很懂得享受 也很会享受的人。这种人世上并不多。陆小风有时 虽然也很会享受.只可惜却是天生的劳碌命 总喜欢多管闲 事。金九龄已决定 这件案子结束后 他绝不伸手再管六扇门里的事。

就在这时 他听到屋肯上轻轻一 响 响声并不大,就像 是有狸猫窜山了屋脊。他脸上立刻露出了微笑。他知道这 定是陆小风来了 而且身上一定背着很重的东西。陆小风行动时 本不会弄出任何声音来。

金九龄刚放下酒杯 已听见陆小风在窗外叹息着道/我 提着这么重的一个箱子辛辛苦苦的赶了一夜路 你却舒舒 服服的坐在这里喝酒.看来你这人真是天生的好命!窗子已开了是金九龄从里面打开的。陆小风的人还没有进来 就 已先送了个很大的藤箱进来。

金九龄微笑道“我也并不是天生的好命 我的运气好 只不过因为我有陆小凤这种朋友 。”

这句话说完 陆小风已到了他面前.板着脸道“你的运 气实在比我好 你交对了朋友我却交错了。 n

金九龄笑道“这趟差使的确不容易 我就知道你火气定会很大的 所以早就替你准备了一樽波斯葡萄酒 压压你的火气/金樽已在桌上.酒已斟在杯中 金九龄双手奉上,又笑道/这是我自己刚用冰镇过的 保证清凉解火。”

陆小风也不禁笑了 摇头道/看来你伺候人倒真有一手 我若是个女人 也非被你迷死不可。”他举杯 一饮而尽提起藤施放在桑上“你猜箱子里是什么?”

金九龄目光闪动 道“是个会绣花的人?”

陆小风道“不但会绣花 还会绣瞎子!

金九龄眼睛里发出了光 挑起大姆指 道“陆小凤果然不愧是陆小风 果然了不起。”

陆小风苫笑道/就为了喜欢听这句话 我这一辈子也不知上了多少当 奇怪的是现在我偏偏还是喜欢听这句话!/

金九龄大笑“干穿万办 马庇不穿 拍人的马庇,绝不会错的!他大笑着 想去开箱子。

陆小风却拦住他/等一 等。”

金九龄奇怪“还等什么?”

陆小风眨了眨眼 道“你知不知道那绣花大盗究竟是谁?”

金九龄道/岂非就是公孙大娘?”

陆小风点点头 又问道/你知不知道公孙大娘是个什么样的人?”

金九龄道“不知道!

陆小凤道“你猜呢?”

金九龄迟疑着“是个老太婆?”

陆小风道“再猜。”

金九龄道“就算不是老太婆 年纪也已不会太小.因为年轻的女人 做事绝不会有她那么老辣”

陆小风道“哦?”

金九龄道“我想她长得也不会太漂亮 漂亮的女人 是绝不情愿扮成个老太婆的/

陆小风叹了口气道:别人都说你平时料事如神这次却是料事如猪。”

金九龄道/我猜错了?”

陆小风道“错得厉害!

金九龄道/她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陆小风道、“是个可以将男人活活迷死的女人,尤其是你这种男人!

金九龄苦笑道“我是哪种男人?”

陆小风道/你是个色鬼.所以我只希望你看到她后.莫耍被她迷住”

金九龄笑了“色鬼也有很多种的 我至少还不是那种没见过女人的小色鬼。”他打开箱子,只看了一眼.已怔住。箱子里的女人实在太美 美得就像是一朵春睡中的海棠。她的年纪显然已不能算很年轻 可是她的美丽却已足够令人忘记她的年纪。

金九龄长长叹了口气 道/看来你这趟差使并不能算太差

陆小风冷笑 忽然问道/花满楼呢?”

金九龄道“走了!

陆小风皱眉道/他为什么不等我?”

金就龄道/他急着要赴到紫金山去”

陆小风道/去干什么?”

金九龄叹了口气,道“白云城主已约好了西门吹雪,下个月初 在紫金山决斗”陆小风脸色变了。

金九龄道“知道这消息的人已有不少,这地方已有很多人赶到紫金山去了赌注 以三博二赌叶孤城胜”

陆小风道“今天是几号?”

金九龄返“二十四”

陆小风跳起来“我现在就赶去 也许还来得及/

金九龄道“可是这公孙大娘……”

陆小凤道“现在我已交了差 她从头到脚都已是你的人

金九龄苦笑道/你这是在引诱我?”

陆小风道/我只希望你是个禁得住引诱的人”

金九龄道“你放心/

陆小风道“我不放心。”

金九龄笑道/这女人是条毒蛇 我的胆子并不太大 至少我还得提防她咬我一口”

陆小风道就因为她现在已不能咬人所以我才个放心

金九龄道/毒蛇也有不咬人的时候?”

陆小风道/我已逼着她吃了一大瓶他自己的独门*葯“七日醉”就算她能醒过来至少还有两三天不能动。”金九龄听着 “七日醉”这种*葯 他好像也听过。

陆小风道“所以这两三天内你随便对她怎么样她都设法子反抗 可是你若真的对她怎么样了你就惨了我也惨了”

金九龄笑道“你若不放心我,为什么不留下来?”

陆小凤叹道“因为我更不放心西门吹雪。”他似已准备穿窗而出 又停下来 道“我还有件事要你替我做”

金九龄道“请吩咐。”

陆小风道/替我问了薛冰的下落来.我不会逼人的口供 你会”

金九龄承认“就算她是个石头人.我也有法子要她开口的!他忽然又道“外面有匹马是我骑来的”江湖中人都知道金九龄是当世的伯乐 最善相马他骑来的 定是好马。

附小风大喜道“你肯比我骑走?”

金九龄点点头 微笑着道:只小过 我也有点不放心/

陆小风道/有什么不放心?”

金九龄道/那是匹母马。”

陆小风已走了,带着那樽波斯葡萄酒一起走的。下面传来蹄声马嘶 片刻间就巳去远。那的确是匹快马。金九龄推开窗 往下面看了看 院子里有个人向他点了点头 陆小风在马上 马蹄声已听不见了。金九龄这才闭起窗户 走到桌子前面 将箱子里的女人衣袖卷起。

春藕般的玉臂上 有一块铜钱般大的紫红脸记 形状就像是 朵云一样。

金九龄仔细看了两眼 嘴角露出得意的微笑 喃喃道“果然是公孙大娘/

他怎么知道公孙大娘臂上有这么样一块胎记的?女人的这种秘密 本该只有跟她最亲近的人才会知道。金九龄关起箱子提起来 匆匆走下了楼。前门外已准备了一顶绿绒小轿 他提着藤箱 坐上小轿。抬轿子的大汉正是羊城最得力的两名捕快 不等他吩咐

就已抬起轿子 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功败垂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绣花大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