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钩赌坊》

第11章 群丑伏诛

作者:古龙

银光闪动,闪花了陆小凤的眼睛。奇诡的招式,几乎全封死了他的出手。

这屋子本不宽阔,他几乎已没有退路。

这世上本就有永远不败的人。

陆小凤也是人。今天他是不是就要败在这里?

孤松背负着双手,远远站在角落里,冷冷的看着,忽然问道:“你看他是不是已必败无疑?”

枯竹沉吟着,道:“你看呢?”

孤松道:“我看他必败!”

枯竹叹了口气,道:“想不到陆小凤也有被人击败的一日。”

孤松道:“我说的不是陆小凤。”

枯竹很惊讶,道:“不是?”

孤松道:“必败的是方玉飞。”

枯竹道:“可是他现在似已占尽上风。”

孤松道:“先占上风,只不过徒耗气力,高手柑争,胜负的关键只在于最后之一击。”

枯竹道:“但现在陆小凤似已不能出手。”

孤松道:“他不是不能,是不愿。”

枯竹道:“为什么?”

孤松道:“他在等。”

枯竹道:“等最后的机会,作最后之一击?”

孤松道:“言多必失,占尽上风,抢尽攻势的人,也迟早必有失招的时候。”

枯竹道:“那时就是陆小凤出手的机会了?”

孤松道:“不错。”

枯竹道:“就算有那样的机会,也必定如白驹过隙,稍纵即逝ao

孤松道:“当然。”

枯竹道:“你认为他不会错过?”

孤松道:“我算准他只要出手,一击必中。”

寒梅一直静静的听着,眼睛里仿佛带着种讥消的笑意,忽然冷笑道:“只可惜每个人都有算错的时候。”

就在他开始说这句话的时候方玉飞已将陆小凤逼入了他们这边的角落。

没有人能形容他拔剑的速度,没有人能看清他拔剑的动作,只看见剑光一闪』

闪电般的剑光,直刺陆小凤的背。

这才是真正致命的一击i

陆小凤前面的出手本已被逼死,只怕连做梦都想不到真正致命的一击,竟是从他背后来的』

他怎么能闪避?

他能』

因为他是陆小凤。

一弹指间已是六十刹那,决定他生死的关键,只不过是一刹。

就在这一刹那间,他突然拧身,整个人都好像已突然收缩。

剑光如飞矢,一发不可收。

剑光穿透了他的衣衫,却没有穿透他的背,飞矢般的剑光反而向迎面而来的方玉飞刺了过去。

方玉飞双手一拍,夹佳了剑锋。

他也已无处闪避,只有使出这一着最后救命防身的绝技。

只可惜他忘了他的对手并不是寒梅,而是陆小凤。

陆小凤就在他身边。

几乎就在这同一刹那间,陆小凤已出手。

更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击的速度,更没有人能看清他的出

可是每个人都能看见方玉飞双户之间,已多了个血洞。

每个人都可能看得很清楚,因为鲜皿已开始从他双户之间流出来。

他整个人都已冰冷僵硬,却没有倒下去,因为他前胸还有一柄剑。

寒梅的剑。

真正致命的,也不是陆小凤那妙绝天下的一指,而是这柄剑。

陆小凤的手指在他眉心时,他刚夹住剑锋的双手就松

剑的去势却未歇,一剑已穿胸。

寒梅的人似乎也已冰冷僵硬每个人都有算错的时候,这一次算错的是他。

这件事的结果,实在远外。

陆小凤看着方玉飞眉心之间的洞,缓缓道:“我说过的我要送给你的,我一定要送出去。”

方玉飞茫然看着他,锐利如鹰的眼睛,已渐渐变得空洞灰白,嘴角却忽然露出一丝讥消的笑容,挣扎着道:“我本来一直很羡慕你。”

陆小凤道:“哦?”

方玉飞道:“因为你有四条眉毛。”

他喘息着,挣扎着接下去。”可是现在你已比不上我了,因为我有两个屁眼,这一点我保证你永远也比不上的。”

陆小凤没有开口,也无法开口。

方玉飞看着他,忽然大笑,大笑着往后退,剑出胸,血飞溅。

他的笑声立刻停顿。

他呼吸停顿的时候,寒梅手里。

寒悔的脸色苍白。

从他剑尖上滴落的血,仿佛不仅是方玉飞的,还有他自己的。

他不敢抬头,不敢面对枯竹孤松,他们却一直在盯着地。

孤松忽然叹息,道:“你说的不错,每个人都有看错的时候,我看错了你。”

枯竹也叹息,道:“你怎么会和这个人狼狈为姦,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寒梅忽然大叫喊:“因为我不愿一辈子受你们的气!”

枯竹道:“难道你愿意受方玉飞气?”

寒梅冷笑,道:“这件事若成了,我就是罗刹教的教主,方玉飞主关内,我主关外,罗刹教与黑虎堂联手,必将无敌于天下。

枯竹道:“难道你已忘了自己的年纪?我们在昆仑隐居二十年,难道还没有消磨掉你的利慾之心?”

寒梅道:“就因为我已老了,就因为我过了几十年乏味的日子,所以我才要乘我活着的时候,做一番轰轰烈烈的事。”

孤松冷冷道:“只可惜你的事没有成。”

寒梅冷笑道:“无论是我成也好,是败也好,我反正都不再受你们的气了oo

死人是永远不会受气的。

夜。

黑暗的长巷,凄述的冷雾。

陆小凤慢慢的走出去,孤松枯竹慢慢的跟在他的身边,稀星在沉落。

他们的心情更低落—成功有时并不能换来真正的欢乐。

可是成功至少总比失败好些。

走出长巷,外面还是—片黑暗。

孤松忽然问道:“你早已算准背后会有那一剑?”

陆小凤点点头。

孤松道:“你早已看出他已跟方玉飞串通?”

陆小凤又点点头,道:“因为他们都做错了一件事。”

孤松道:“你说。”

陆小凤道:“那天寒梅本不该逼着我去斗赵君武的,他简直好像是故意在替方玉飞制造机会。”

孤松道:“哼。”

陆小凤道:“一个人的秘密已被揭穿,已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本不该还有方玉飞刚才那样自信,除非他另有后着。”

孤松道:“所以你就故意先将自己置之于死地,也不是好事。”

陆小凤道:“每个人都应该有自信,可是太自信了,也不是好事。”

孤松道:“就因为他什i认为你已必死无疑,所以你才没有死。”

陆小凤笑了笑,道:“一个人最接近成功的时候,往往就是他最大意的时候。”

孤松道:“因为他认为成功已垂手可得,警戒之心就松了,就会变得自大起来。”

陆小凤道:“所以这世上真正能成功的人并不太多。”

孤松沉默着,过了很久,忽又问道:“我还有一件事想不通。”

陆小凤道:“你说。”

孤松道:“你并没看见过真的罗刹牌?”

陆小凤道:“我没有。”

孤松道:“可是你一眼就能分辨出它的真假qo

陆小凤道:“因为那是朱大老板的手艺,朱大老板是我的朋友,我知道他的毛病。”

孤松道:“什么毛病。”

陆小凤道:“他仿造赝品时,总喜欢故意留下一痕迹。故意让别人去找。”

孤松道:“什么样的痕迹?”

陆小凤道:“譬如说,他若仿造韩干的马,就往往会故意在马鬃间画条小毛虫。”

孤松道:“他仿造罗刹牌时,留下了什么样的痕迹?”

陆小凤道:“罗刹脾的反面,雕着诸神诸魔的像,其中有一个是散花的天女。”

孤松道:不错。

陆小凤道:“赝品上那散花天女的脸,我一眼就可以认出来。”

孤松道:“为什么?”

陆小凤道:“因为那是老板娘的脸。”

孤松道:“老板娘?”

陆小凤微笑,道:“老板娘当然就是朱大老板的老婆。”

孤松的脸色铁青,冷冷道:“所以你当然也已看出来,方玉香从蓝胡子身上拿出的那罗刹牌,也是假的。”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我本来并不想看的,却又偏偏忍不住看了一眼,所以……”

孤松道:“所以怎么样?”

陆小凤道:“所以我现在很快就在倒霉了。”

孤松道:“倒霉?倒什么霉?”

陆小凤道:“倒寒梅那种霉。”

孤松的脸沉下。

陆小凤道:“寒梅那么做,是因为不肯服老,不甘寂寞,你们呢?”

孤松闭着嘴,拒绝回答。

陆小凤道:“你们若真是那种淡泊自甘的隐士,怎会加入罗刹教?你们若真的不想做罗刹的教主,怎会杀了玉天宝?”

枯竹的脸色也变了,厉声道:“你在说什么“?

陆小凤淡淡道:“我只不过在说一个很简单的道理。”

枯竹道:“什么道理?”

陆小凤道:“你若真的对罗刹教忠心耿耿,为什么不杀了我替你们教主的儿子复仇?”

他笑了笑,自己回答了这问题。”因为你们也知道玉天宝并不是死在我手里的,我甚至连他的人都没有看见过,究竟是谁杀了他,你们心里当然有数。”

枯竹冷冷道:“你若真的是个聪明人,就不该说这些话。”

陆小凤道:“我说这些话,只因为我还知道一个更简单的道理。

枯竹再问。”什么道理?”

陆小凤道:“不管我说不说这些话,反正都一样要倒霉

枯竹道:“为什么?”

陆小凤道:“因为我看过了那块罗刹牌,因为世上只有我一个人知道那块罗刹牌是假的,你若想用这块罗刹牌去换罗刹教教主的宝座,就只有杀了我灭口。”

他叹了口气,接着道:“现在四下无人,又恰巧正是你们下手的好机会,松竹神剑,双剑合壁,我当然不是你们的对

手。

孤松冷冷的看着他,忽然道:“你给了方玉飞一个机会,我也可以给你一个。”

陆小凤道:“什么机会?”

孤松道:“现在你可以逃,只要这次你能逃得了,我们以后绝不再找你。”

陆小凤道:“我逃不了。”

孤松枯竹虽然好像是在随随便便的站着,占的方位却很巧妙,就好像一双钳子,已将陆小凤钳在中间。

现在钳子虽然还没有钳起来,却已蓄势待发,天上地下,已绝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从钳子间逃走。

陆小凤看得很清楚,却还是笑得很愉快。”我知道我逃不了,有件事你们却不知道。”

孤松道:“哦?”

陆小凤道:“就算我能逃得了,也绝不会逃,就算你们赶我走,我都不想走。”

孤松道:“你想死?”

陆小凤道:“更不想。”

孤松不懂,枯竹更不懂。陆小凤做的事,世上本就没有几个人能懂。

陆小凤道:“近六年来,我最少已经应该死过六十次了,可是直到现在,我还是好好的活着,你们知道为什么?”

弧松道:“你说。”

陆小凤道:“因为我有朋友,有很多朋友,其中凑巧还有一两个会用剑。”

他的“剑”字说出口,孤松背脊上立刻感觉到一股森寒的剑气。

他霍然回头,并没有看到剑,只看到一个人』

森寒的剑气,就是从这个人身上发出来的,这个人的本

身,就似已比剑更锋锐。”

有雾,雾渐浓。

这个人就站在迷迷蒙蒙,冰冰冷冷的浓雾里,仿佛自远

古以来就在那里站着,又仿佛是刚刚从浓雾中凝结出来的。

这个人虽然比剑更锋锐,却又像雾一般空蒙虚幻飘渺。

孤松枯竹看不见他的脸,只能看见他一身白衣如雪。

绝世无双的剑手,纵然掌中无剑,纵然剑未出鞘,只要

他的人在,就会有剑气逼人眉睫。

孤松枯竹的瞳孔收缩。”西门吹雪。”

他们并没有看见这个人的脸,事实上,他们根本从来也

没有见过西门吹雪,可是就在这一瞬间,他们已感觉到这个

人一定就是西门吹雪!

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剑。

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没有动,没有开口,没有拔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群丑伏诛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