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钩赌坊》

第08章 蝗螂捕蝉

作者:古龙

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候,也正是最接近光明的时候。

人生也一样。

只要你能把这段艰苦黑暗的时光挨过去,你的生命立刻就会充满了光明和希望。

第一线阳光冲破黑暗照下来的时候,正照在陆小凤身阳光温柔如情人的眼波,楚楚和陈静静的眼波,也同样温柔的停留在他身上,只不过她们眼睛里还多了点忧虑和迷惑蔡勒所宣布的“回到康德那里去”的口号》、《论道德自由》、 ,她们想不通陆小凤为什么一大早就把他们找到这里来。

阳光下的冰河,看来辉煌壮观,冷红儿的尸体己被搬走,连血迹都看不见了,但是她们都已看见,而且很难忘记。

陈静静一直靠在陆小凤身旁,脸色还是苍白的,直到这时才吐出口气,喃喃:“我早就听说过这里有熊,却想不到它们竟这么凶!”

陆小凤:“你得出她是死在熊爪下的?”

陈静静:“只有最凶狠的野兽,才会有这么大的力气,野兽中又只有熊才能像人一样站起来,用前掌扑人!”

陆小凤:“有理。”

陈静静默然:“若不是你恰巧赶到这里,现在她只怕已尸骨无存了,我们四个人里面,只有我跟她最谈得来,我d她声音硬咽,眼圈又红了,忽然靠在陆小凤肩头,轻轻[啜泣。

陆小凤情不自禁楼着了她的腰,一个男人和女人之间,将是有了某种特别亲密的关系,就像是灰尘到阳光下,再也瞒不过别人的眼睛。

楚楚瞪着他们,忽然冷笑:“我到这里来,并不是来看你们做戏的,再见!”

她说走就走,直等她走出很远,陆小凤才淡淡:“你想看什么?想不想看看那罗刹牌?”

这句话就像是条着活结的绳子,一下子就套住了楚楚的脚“罗刹牌?你已找到了罗刹牌?在哪里?”

陆小凤逼:“就在这里!”

这里就是他发现冷红儿的地方,也就是冷红儿用双手在坚冰上挖掘的地方。

冰结十丈,坚如钢铁,莫说她的手挖不下去,就连铁锹和铲也休想动得了分毫。

楚楚:“你是说就在这冰河下面?”

陆小凤:“而且就在这方圆一丈之内。”

楚楚:“你的眼睛能透视?能看到冰河里面去?”

这里离河岸很近,冰的颜色却好像比别处还要深暗些,凡人的肉眼,当然无法透视,但却可以看见一段枯树露在河面上,想必是开始封江的时候倒下来的,枯枝也不知被谁削平了,树杆却还有一小半露在河面外,就像是一段一条长长的板凳,坐在这段树杆上,恰巧正面对着积雪的远山和岸上一座庙宇。

陆小凤:“我虽然看不到里面去,但我却可以感觉到』”

楚楚冷笑:“这反正是死无对证的事,就算罗刹牌真的在下面,你也挖不出来!”

陆小凤笑了笑:“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过两句很有用的话!”

楚楚冷冷:“只可惜无论多有用的话,也说不动这冰河解冻jd陆小凤不理她,接着:“第一句话是‘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第二句话是‘工慾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当然也应该懂得这两句话的意思。”

楚楚:“我偏不懂!”

陆小凤:“这意思就是说,只要有坚强的决心和有效的利器,天下绝没有做不到的事!”楚楚:“只可惜你的决心我看不见,你的利器我也没有看见!”

陆小凤又笑了笑:“你总会看得见的。”

楚楚就站在旁边看着。

谁也想不到陆小凤的利器竟只不过是十—来根竹竿和—个小瓶子。

楚楚笑了“这就是你的利器?”

陆小凤好像根本没听见她在说什么,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很严肃,小心翼翼的拔开瓶塞,把瓶子里装着的东西倒了—滴下去,淡黄色的液体滴在冰河上,立刻发出“睹”的一声响,一股青烟冒出来,坚如钢铁的坚冰,竟然滴穿了一个洞洞。

青烟还没有完全消散,他已将一根竹竿插了下去,只见他一只手拿着瓶子,一只手拿着竹竿,顷刻间已将这十来根竹竿全都插入这一丈方圆的冰河里,围成了一个圆圈。

竹竿里还有根两三尺长的引线,他燃起一根香,身形展动,又在顷刻间将这十来根引线一起点着,忽然喝:“退!

快往后退!”

三个人倒退出五丈,就听见“轰”的一声大震,千万点碎冰飞激而起,夹带着枯树的碎片,花雨般滚落河面,只听“综锋”之声不绝入耳,如琴弦轮拔,如珠落玉盘,就在这时,又有一样黑黝黝的东西被震得往冰河下飞了起来,随着碎木冰块一起落下“当”的一声,落在河面上,竟是个纯钢打成的圆筒。

撕开这圆筒的盖子,就有块晶莹的玉牌滑出来,果然正是罗刹牌。

楚楚已看得呆在那里,陈静静也不禁目瞪口呆,冰悄打在她们身上,她们也忘了疼痛。

陆小凤长长吐出口气,微笑:“这就是我的别温你看怎么样。”

楚楚勉强笑了笑:“这种奇奇怪怪的法子,恐怕也只有你想得出来。”

陆小凤:“若没有江南霹雷量的火葯,法子再好也没有用。”

楚楚:“你怎么会有江南霹雷量的火葯?”

陆小凤:“我是偷来的。”

楚楚:“从哪里偷来的?”

陆小凤:“从水缸里。”

楚楚:“谁的水缸?”

陆小凤:“李霞的。”

发现冷红儿的尸体后,他就已怀疑罗刹牌是藏在这里的,只不过还没有十分把握而已。

陆小凤又:“等我在李霞的水缸里找到这些东西后,我就知道我没有猜错了,因为她做事一向很谨慎,无论做什么事都一定会先准备好退路,假如她敢把罗刹牌藏在冰河里,就一定有法子拿出来。”

这种极烈性的溶剂和极强力的火葯,既然可以开山,当然也可以开河。

陆小凤:“她既然准备了这种开河的利器,就当然一定已经把罗刹牌藏在冰河里,这道理简直就像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其实这道理并不简单,他的结论是经过反复推证后才得到的。

楚楚忽然叹了口气,道:“我本来还想臭你几句的,可是我心里又实在有点佩服你i”

陆小凤笑:“其实我心里也很佩服我自己。”

楚楚眼珠子转了转:“不过你的本事还不算太大,假如你能把害死李霞的凶手找出来,才真的了不起。”

陆小凤笑了笑:“我既然不想别人说我了不起,也不是来替别人找凶手的,我要找的是罗刹牌。”

陈静静凝视着他,忽然:“现在你既然已经找到了,是不是就已该走了』”

这两句话她轻轻的说出来,却又带着种说不出的幽怨和伤感。

陆小凤又不禁叹息,缓缓:“也许我早就该走了的。”

陈静静勉强笑一笑:“不管怎么样,我总算是这里的主人,今天中午,我替你们饯行,你们一定要赏光。”

楚楚抢先:“他一定会去的,我一定不会去。”

陈静静:“为什么?”

楚楚:“因为你的酒菜里面一定还有很多醋,醋吃得太多,我就会胃疼!”

她也叹了口气,用眼角膘着陆小凤“不但胃疼,心也会疼的,所以还是不去的好i”

一回到天长酒楼,陆小凤倒头就睡,一睡下就睡得很熟。

但是他已在心里告诉自己“我最多只能睡两个时辰。”

还不到两个时辰,他果然就醒了。

他身体里就好像装了个可以定时响动的铃销,要它在什么时候响,它就会在什么时候响一一其实每个人潜意识中都有这么样一个铃销的,只不过他的特别灵敏准确。

他张开眼睛的时候,楚楚正在门口看着他“我已经等你很久!”

陆小凤揉揉眼:“等我干什么?”

楚楚:“等着向你辞行!”

陆小凤:“辞行?你现在就要走?”

楚楚淡淡:“你既然已找到罗刹牌,我就算还清你的债了,你想去喝酒,我却不想去吃醋,还不走干什么?”

她不让陆小凤开口,又问:“我不过有点奇怪,你跟她怎么会忽然变得那么熟的?而且看来还一定有一腿』”

陆小凤笑了:“这原因很简单,只因为我是个正常的男人,她是个正常的女人!”

楚楚:“我呢?我难道不是女人?我难道就不正常?”

陆小凤:“你也正常,只可惜太正常了一点!”

楚楚盯着他,忽然冲过去,掀开他的棉被,压在他身上。

陆小凤:“你又想干什么?”

楚楚:“我只不过告诉你,只要我愿意,她能做的事,我也能做,而且比她做得更好!”

她火热的胴体不停在他身上扭动磨擦,咬着他的耳朵,喘息着:“我本来已经愿意了,你却不要我,现在你是不是已经开始后悔了?”

陆小凤叹了口气,他也不能不承认,这女孩子实在是个可以述死人的小妖怪。

楚楚却已跳起来,头也不回的冲厂出去,大声:“那么你就一个人躺在床上慢慢的后悔吧。”

陆小凤并没有在床上躺多久,因为楚楚刚走,陈静静就来了,还带来了两个小小的酒杯和一壶酒。微笑着:“那位喜欢吃醋,又怕胃疼的姑娘,为什么先走了?”

陆小凤苦笑:“因为她若再不走,我的头就会比她的胃更疼。

陈静静婿然:“她走了最好,我已经把那边堵坊结束,本就想到你这里来的。”

陆小凤笑:“可惜你带来的酒只够让我漱漱口。”

陈静静柔声:“酒不在多,只要有真心城意,一杯岂非已足够。”

陆小凤:“好,你倒,我喝!

陈静静慢慢的倒了两杯酒,幽幽的说:“我敬你一杯,为你饯行,祝你一路顺风,你也敬我一杯,为我饯行,从此我们就各自西东。”

陆小凤:“你也要走?”

陈静静叹了口气:“我们是五个人来的,现在已只剩下我一个,我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陆小凤:“你你准备到哪里去?”

陈静静:“我有地方去!”

陆小凤:“既然我们都要走,为什么不能—起走?”

陈静静勉强笑了笑:“因为我知道你并不是真心带我走,也知道你身边的女人—定很多,女人没有一个不吃醋的,我也是女人,我……”

她没有再说下去,却喝干了杯中的酒,然后就慢慢的放下酒杯,慢慢的转过身,慢慢的走了出去。

她没有回头,仿佛生怕一回头,就永远没法子走了。

陆小凤也没有拦阻,只是默默的看着她走出去,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刚喝了一杯苦酒。

就在这时候,他忽然听见外面有人:“恭喜你,你总算大功告成了!”

声音苍老,来的当然是岁寒三友。

陆小凤还没有看见他们的人,就先看见了他们的手。

“拿来!”孤松老人还没有走进门,就已伸出了手“你把东西拿出来,就可以走了,我们的恩怨,从此一笔勾销j”

陆小凤没有开口,也没有动,只是刚着嘴看着他们傻笑。

孤松老人沉下脸:“我说的话你不懂!

陆小凤:“我懂!”

孤松老人:“罗刹牌呢?”

陆小凤:“不见了!”

孤松老人耸然变色,厉声:“你说什么?”

陆小凤还在笑“你说的话我懂,我说的话你为什么不懂?”

孤松老人:“难道罗刹牌不在你身上?”

陆小凤:“本来是在的。”

孤松老人:“现在呢?”

陆小凤:“现在已经被人偷走了!”

孤松老人:“被谁偷走了?”

陆小凤:“被一个刚才压在我身上打滚的人。”

孤松老人:“就是你带来的那个女人?”

陆小凤笑:“当然是女人,若是男人压在我身上打滚,我早已晕了过去!”

孤松老人怒:“你明知她偷了你的罗刹牌,还让她走?”

陆小凤:“我—定要让她走。”

孤松老人:“为什么?”

陆小凤:“因为她偷走的那块罗刹牌是假的。”

寒冷的风,灰暗的写苍,积雪的道路,一个孤独的女人,骑着一匹瘦弱的小毛驴,远处隐约有凄凉的羌笛声传来,大寺却阴暝无语。

她的人已在天涯,她的心更远在天外。

“寂寞的人生,漫长的旅程,望不断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蝗螂捕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银钩赌坊》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