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钩赌坊》

第09章 强敌丧胆

作者:古龙

陈静静并没有死,而且一直都很清醒。

在这种情况下,清醒的本身就已是种无法忍受的痛苦,冥冥中竟像是真的有个为世人主持公道的神抵,在故意折磨着她。

现在陆小凤虽然已将她抱到另外一间房里,让她静静的躺在床上,可是她的痛苦并没有结束,也许已只有死才能解除她的痛苦。

痛苦已到了无法忍受时,死就会变得一点也不可怕了。

她想死,真的想死,她只希望陆小凤能给她个痛快的解脱.但是她绝不把自己的意思表露出来,因为她很小的时候。就得到过一个教训。

你越想死,别人往往就越要让你活着,你不想死,别人却偏偏要杀了你。

她至今还记得这教训,因为她看见过很多不想死的人死在她面前,也看见过很多活不下去的人偏偏活着,她本是在苦难中生长的。

陆小凤虽然一直都静静的站在床头,她却看地出他心里很不平静。

无论淮看到了那惊心动魄、惨绝人震的事之后,心里都不会好受的。

陈静静忽然勉强笑了笑:“我想不到你会来,但你却一定早已想到是我了。”

陆小凤并不否认。

陈静静:“我本来一直认为我做得已很好,假如楚楚也能小心些,没有让箱子里的石头滚出来,也许你就不会怀疑我了。”

陆小凤沉默着,过了很久,才缓缓:“箱子里装的是石头,你却接受,楚楚和你本该是从小认得的,却故意装作素不相识,这两点虽然都让我觉得很可疑,却还不是最重要的线索!”

陈静静:“最重要的是什么?”

陆小凤:“是只黑熊!”

陈静静:“黑熊?”

陆小凤:“冷红儿认为自己看见过一只黑熊,其实那只不过是个被着黑熊皮的人而已,因为这个人做的事很秘密,她的模样又偏偏是别人容易认出来的所以她就披上熊皮来掩人的耳目,无论谁发现一只黑熊,都一定会远远避开,绝不敢仔细去看的。”

陈静静:“你认为这个人就是我?”

陆小凤:“嗯!”

陈静静:“因为你看见我房里有张熊皮。”

陆小凤:“你当然想不到我会到你房里去,那本是件很凑巧的事!”

陈静静叹了口气:“我屋子确实从来都不让别人进去的,这一点你没有错。”

陈静静:“你能到我房里去,并不是因为我恰巧晕倒,因为那天我根本就没有晕过去。”

她的声音虽微弱,可是每句话都说得很清楚,因为她一直都有控制着自己,这世上也许已很少有人能比她更会控制自己。

她接着:“我让你到我房里去,只因为你抱起我的时候,我忽然有了种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我……我本来也想不到李神童忽然闯进去。”

陆小凤也勉强笑了笑:“我若是他,我也会忽然闯进去的!”

陈静静:“同样的熊皮,本来有两张,还有一张是李霞的!”

陆小凤:“那天你们去埋藏罗刹牌的时候,身上就被着熊皮?”

陈静静:“那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我们想不到红儿还坐在岸上发怔。我看见她的时候,她当然也看见了我!”

陆小凤:“但是她并没有看清楚,她一直以为你是只黑熊!”

陈静静苦笑:“不管怎么样,我还是不太放心,女人疑心病总是比较大的!

陆小凤:“所以你发现她昨天晚上又到那里去了,你就杀了她灭口。”

陈静静居然承认“丁香姨一向认为心最狠的人就是我!”

陆小凤:“她本来虽然不知道你的秘密,但是你下手杀她的时候,她终于认出了你。”

陈静静叹:“她看见我的脸时,那种眼神我只怕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陆小凤:“那时你心里也难免有点害怕,所以一击得手,就立刻走了。”

陈静静:“因为我知道她已必死无疑。”

陆小凤:“可是你没有想到,一个人临死的时候,往往也就是他这一生中最清醒的时候。”

陈静静没有开口,心里却有点酸酸的,现在她就很清醒。

陆小凤:“所以她临死前,终于想到那天她看见的黑熊一定就是你,也想到了你一定是去埋藏罗刹牌的,所以她挣扎着爬到那天你出现的地方。”

陈静静:“所以你才知道我们是把罗刹脾藏在那里的。”

陆小凤缀然:“不错!”

陈静静忽然冷笑:“这么样说来,她的死对你岂非只有好处?你还难受什么?”

陆小凤想说话,又忍住。

陈静静:“不该难受的事你难受,真正应该难受的事,你反而觉得很高兴。”

陆小凤已闭上嘴,等着她说下去。

陈静静:“那天我去找你,并不是替你送下酒菜的,,更不是为了关心你,喜欢你,我去找你,只不过为了要绊住你,好让李神童去把李霞的尸体冻在冰里,所以我只有忍受你的侮辱,其实你—碰到我,我就想吐!”

陆小凤忽然笑了笑:“我明白了lo陈静静:“你明白了什么?”

陆小凤:“你想死。”

陈静静:“你凭什么认为我想死?”

陆小凤:“因为你—直存放意激怒我,想要我杀了你。

陈静静冷笑:“我知道你不敢的,你—向只会看着别人下手,你自己根本没有杀人的胆子!”

陆小凤又笑了笑,忽然转身走出去。

陈静静失声:“你想去什么?”

陆小凤:“去套车!”

陈静静:“为什么现在要去套车?”

陆小凤:“因为你既不能骑马,也不能走路!”

陈静静:“你……你要带我走?”

陆小凤:“你穴道里的暗器我虽然拿不出来,可是我知道有个人能拿出来。”

陈静静:“你……你……你为什么不肯让我死?”

陆小凤淡淡:“‘因为今天死的人已太多了。”

他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陈静静看着他走出去,眼泪已慢慢的流了下来,终于失声痛哭,却不知是为了悲伤?是为了悔恨?还是因为感激?

不管怎么样,一个人想哭的时候,若是能自由自在的痛哭一场,也蛮不错的。

陆小凤当然听得见她的哭声,他本就希望她能哭出来,把心里的悲伤痛苦悔恨全部哭出来,哭完了之后,她也许就不想死了。

阳光已消失,风更冷,那傻头傻脑的脏小孩还站在那里流着鼻涕傻笑,刚才发生的那些悲惨的事,对他竟似乎完全没代影响。

“别人虽然笑他傻,也许他活得反而比大多数人都快乐些’陆小凤在心里叹了口气,微笑着拍了拍这孩子的头,:“你去替我照顾照顾房里的那个阿姨,她有好多好多的钱,她会买糖给你吃!”傻孩子居然听懂了他的话,雀跃着跑进去“我喜欢吃糖,好多好多糖i”

陆小凤又叹了口气,刚走出门,就看见一只手伸了过来。

他并不意外,他早已算准岁寒三友一定会在外面等着他的。

孤松先生:“拿来。”

陆小凤眨了眨眼:“你是想要钱?还是想要饭?”

孤松先生脸色又气得发青,冷冷:“也许我这次是想要你的命。”

陆小凤微笑:“要钱要饭都没有,要命倒有一条。”

孤松怒:“难道你一定要我先打断你的腿,才肯交出罗刹牌。”

陆小凤:“就算你打断我的腿,我也不会交出罗刹牌。”

孤松变色:“你这是什么意思?”

陆小凤:“我正想问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几时说过要把罗刹牌给你的?”

弧松厉声:“你准备给谁?

陆小凤:“蓝胡子。

孤松:“一定要给他?”

陆小凤:“一定。”

孤松:“为什么?”

陆小凤:“因为我要去换回一样东西!”

孤松:“换什么?”

陆小凤:“换我的清白。”

孤松盯着他,缓缓:“难道你自己从来也没有想过要把这罗刹牌占为己有?”

陆小凤:“我想过。”

孤松:“现在你还想不想?”

陆小凤:“想!”弧松脸色又变了。

陆小凤淡淡接着:“我想的事很多,有时我想做皇帝,又怕寂寞,有时我想当宰相,又怕事多,有时我想发财,又怕人偷,有时我想娶老婆,又怕罗嗦,有时我想烧肉吃,又怕洗锅,有时我甚至还想打你一巴拿,又怕惹祸!”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孤松已忍不住笑了,但是一转眼他又板起脸:“所以你想的事虽多,却连一样也没有做。”

陆小凤叹了口气,苦笑:“每个人活在世上,好像都是想得多,做得少,又岂止我一个。”

孤松的目光忽然到了远方,仿佛也在问自己一我想过什么,做过什么?

一个人只要活在世界上,就一定要受到某种约束,假如每个人都把自己想做的事做了出来,这世界还成什么样子?

过了很久,孤松才轻轻的叹息一声,挥手道:“你走吧』”

陆小凤松了口气道:“我本来以为这次你已不会让我走的,想不到你居然还很信任我。”

孤松板着脸,冷冷道:“这已是最后一次!”

陆小凤微笑:“只要你想喝醉,随时都可以来找我,我一定就在你附近』”

他也挥了挥手,刚想从他们中间走过去,寒梅忽然道:“等一等!”

陆小凤只好站佐:“有何吩咐。”

寒梅:“我想看看你。”

陆小凤笑:“你尽量看吧,据说有很多人都认为我长得不错。”

寒梅脸上既没有笑容,也没有表情,冷冷道:“我要看的并不是你这个人i”

陆小凤:“你要看我的什么?”

寒梅:“看你的功夫。”

陆小凤的笑立刻变成苦笑:“我劝你不如还是看我的人算了,我可以保证,我的功夫绝没有我的人好看。”

寒梅却再也不看他一眼,忽然转身:“你跟我来au陆小凤迟疑着,看看枯竹,又看看孤松,两个人的脸也变得全无表情。

他叹了口气,只好跟着寒梅走,嘴里还喃喃的嚼咕“你究竟想带我到哪里去?喝酒赌钱我都奉赔,若是要打架拼命,我就要开溜了』”

寒梅也不理他,三转两转,走到大街上,街上有家很大的酒楼,门口停着十来辆镣车,一杆紫缎漂旗斜插在门外,迎风招展,上面绣着的是一条龙,盘着个斗大的“赵”字。

陆小凤认得这杆膘旗“金龙膘局”虽然还在关外,主顾大多是到长白山来采参的参客,可是在关内的名头也很响,因为这家镖局的总镖头“黑玄坛”赵君武,昔年本是中原极负盛名的镖师,不久之前才被金龙漂局重金礼聘来的。

现在他就在这家酒楼上喝酒,一个人有了他这样的声名地位,气派当然不小。

寒梅一上了酒楼,就笔直走到他面前,冷冷的看着他,:“你就是黑玄坛赵君武?”

赵君武怔了怔,上下打量着这不僧不道不俗的怪老头,他眼力一向不错,却看不出这老头是什么来历,只好点点头:“我就是!”

寒梅:“你知道我是谁?”

赵君武摇摇头:“请教!

寒梅:“我就是昆仑绝顶,大光明镜,岁寒三友中的寒梅先生,也就是西方魔教中的护法长老。”

他每个字都说得很慢,听到“岁寒三友”四个宇,赵君武的脸已像是个面具忽然拉长了,听到“西方魔教”四个字,赵君武额上已冒出冷汗。

寒梅:“现在你是不是已知道我是谁了?”

赵君武立刻站起来,枪步赶出,躬身:“晚辈有眼无珠,不知道仙长大驾光临……”

他还在不停的说,恨不得把所有的恭维客套全都说出来,寒梅却已转身走了,走到陆小凤面前:“你知道他是谁?”

陆小凤:“听说过!”

寒梅:“他的名头并不小,武功也不弱,见到我时,还是恭敬得很,你在我们面前却慢不为礼。”

陆小凤笑了笑:“他小时候家教一定很好,家教好的人,总是比较有礼貌的』”

寒梅:“你呢?”

陆小凤:“我是个孤儿』”

寒梅:“所以你没有家教!”

陆小凤道:“没有!”

寒梅:“那么你就该受点教训。”

他忽又转身,指着陆小凤问道i“你知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赵君武摇摇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强敌丧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银钩赌坊》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