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山庄》

第01章 陆小凤逃亡

作者:古龙

光泽柔润古铜镇纸下,垫着十二张白纸卡,形式高雅的八仙桌旁坐着七个人。

七个名动天下,誉满江湖的人。

古松居士、木道人、苦瓜和尚、唐二先生、潇湘剑客、司空摘星、花满楼。

这七个人的身分都很奇特,来历更不同,其中有僧道、有隐士、有独行侠盗、有大内高手,有浪迹天涯的名门子弟、也有游戏风尘的武林前辈。

他们相聚在这里,只因为他们有一点相同之处。

他们都是陆小凤的朋友。

现在他们还有—点相同之处七个人的表情都很严肃,心情都很沉重。

尤其是木道人。

每个人都在看着他,等着他开口。

他们都是他找来的,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他当然有极重要的理由。

桌上有酒,却没有人举杯,有菜,也没有人动过。

有风吹过,满楼花香,在这风光明媚的季节里,本该是人们心情最欢畅的时候。

他们本都是最洒脱豪放的人,为什么偏偏会有这许多心事?

花满楼是瞎子,瞎子不该燃灯的,但点着桌上那盏六角铜灯的人,却偏偏就是他。

世上本就有很多事都是这样子的,不该发生的,却偏偏发生了。

木道人叹了口气,终于开口,每个人都有做错事的时候,只要知错能改,就是好的。”他虽然尽力在控制自己,声音还是显得很激动,但有些事却是万万错不得的,你只要做错了一次,就只有一条路可走。”

“死路?”司空摘星问。

木道人点点头,拿起了桌上的古铜镇纸,十二张纸卡上,有十二个人的名字。

十二个了不起的名字!

“他们本都不该死的,无论谁要杀他们,都很不容易,只可惜他们都犯了个致命的错误。”

他从叠纸卡中抽出了四张,尤其是这四个人,他们的名子你们想必也听说过!

四张纸卡,四个名字。

高涛:风尾帮内三堂香主。

罪名:通敌叛友。

捕杀者:西门吹雪。

结果逃亡十二日,死于沼泽中。

顾飞云:巴山剑客衣钵传人。

罪名:杀友人子,婬友人妻。

捕杀者:西门吹雪。

结果:逃亡十五日,死于闹市中。

柳青青,淮南大侠女,点苍剑客谢坚妻。

罪名:通姦,杀夫。

捕杀者:西门吹雪。

结果:逃亡十九日,死于荒漠中。

“独臂神龙”海奇阔。

罪名:残杀无辜。

捕杀者:西门吹雪。

结果:逃亡十九日,海上覆舟死。

这四个人的名字,大家当然全都听说过,但大家最熟悉的,却还是西门吹雪!

只要是练过武的人,有谁不知道西门吹雪?又有谁敢说他的剑法不是天下第一!

潇湘剑客忽然道:“我见过西门吹雪。”

经过了紫禁之颠那一战之后,连这位大内第一高手,都不能不承认他的剑法实在无人能及,但我却看不出他是个好管闲事的人。”

花满楼道:“他管的并不是闹事。”

司空摘星立刻接着道:“他自己虽然很少交朋友,却最恨出卖朋友的人。”

潇湘剑客闭上了嘴,唐二先生却开了口。

蜀中唐门的毒葯暗器名震天下,唐二先生的不喜欢说话也同样很有名,现在却忽然问到,你认为他们犯的致命错误是出卖朋友?”

司空摘星道:“难道不是?”

唐二先生摇摇头,没有再说一个宇,因为他知道他意思一定已有人明白。

果然有人明白,他们犯致命的错误却是相同的。”

“哪一点相同?”

“西门吹雪,木道人缓缓道:“西门吹雪若要杀人时,没有人能逃得了的。”

就算逃,也逃不过十九天。

“这十二个人都是死在西门吹雪剑下的。”木道人的表情更沉重:现在又有个犯了和他们同样致命的错误,而且错得更严重。”

“哦?”

“他不但出卖了朋友,而且出卖的就是西门吹雪。”

“这个人是谁?”

“陆小凤!

一阵沉默,沉默得令人窒息。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潇湘剑客:“我知道陆小凤不但是西门吹雪的朋友,还是他的恩人。”

木道人叹道:“只可惜恩已报过了,仇却还没有报!”

潇湘剑客道:“什么仇?”

木道人道:“夺妻。”

蔚湘剑客耸然动容,道:“有证据?”

木道人道:“有。”

萧湘剑客道:什么证据”

木道人道:“他亲眼看见他们在床上的。”

潇湘剑客忽然拿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司空摘星喝得比他更快。

唯一还能保持镇静的是花满楼,酒杯是满的,他却只浅浅啜了一口:陆小凤绝不是那种人,这件事其中一定还有别的内情。”

司空摘星立刻同意:,也许他中了*葯,也许他们在床上根本就没有做什么事。

这些理由都不太好,连他自己都不太满意,所以他又喝了一杯。

下结论的人通常都是最少开口的人。

“我不认得陆小凤,可是我知道他对唐家有恩。”唐二先生下了结论,不管这件事是否别有内情,我们都要找他们当面问清楚oo

木道人却在摇头。

司空摘星道:“你不想去找?”

木道人道:“不是不想找,是找不到。”

这件事一发生,陆小凤就已逃亡,谁也不知道他逃到哪里去了。

木道人展开那十二张卡,道:“所以我请你们来看这些……”

司空摘星打断了他的话,道:“陆小凤既不是高涛,也不是独臂神龙,这些混账王八蛋的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木道人道:“有一点关系。”

司空摘星道:“哪一点?”

木道人道:“他们逃亡的路线。”

要想找到陆小凤,就一定要先判断他是从哪条路上逃的。

木道人又道:“这些人不但武功都很高,而且都是经验丰富,狡猾机警的老江湖,他们准备逃亡的时候,一定都经过很周密的计划,他们选择的路线,一定都想当不错。”

司空摘星冷冷道:“只可惜他们还是逃不了。”

木道人道:“虽然逃不了,却还是可以作为我们参考。”

这十二个人选择的逃亡路线,大致可以分为四条—

买舟人海。

出关入沙漠。

混迹于闹市。

流窜于穷山恶水中。

木道人道:“你们都是陆小凤的老朋友,都很了解他的脾气,你们想他会选择哪条路?”

没有人能回答。

谁也不敢认为自己的判断绝对正确。

花满楼缓缓道:“他绝不会到海上去,也不会入沙漠。”

没有人问他怎么能确定这一点的,因为每个人都知道他有种奇异的本能和触觉。

司空摘星喝干了第八杯酒,道:“我也能确定一点。”

大家都在听着。

司空摘星道:“陆小凤绝不会死。

他的判断有人怀疑了,为什么?”

司空摘星道:“我知道陆小凤的武功,也见过西门吹雪的剑法。”

他当然也不能否认西门吹雪剑法之快速准确,可是自从他娶妻生子后,他的剑法就变得软弱了,因为他的心已软弱。”

因为他已不再是剑之神,已渐渐有了人性。

木道人道:“我本来也认为如此,现在才知道我们都错

司空摘星道:“我们没有错ao

木道人摇摇头,道:“在紫禁之颠那一次决战前,他的剑确实已渐软弱,因为他对妻子,已超越了他对剑的狂热。”

萧湘剑客显然已了解这句话中的深意,可是他战胜了自云城主后,就不同了。”

无论谁击败了白云城主这种绝世高手后,都难免会觉得意气风发,想更上层楼。

紫禁之颠那一战,无疑又激发了他对剑的狂热,又超越了他对妻子的爱。

也许就因为他冷落了妻子,引起了陆小凤的同情,才会发生这件事。

每个人心里都想到了这一点,却没有人愿意说出口。

木道人道:“前些时我见过陆小凤,他自己告诉我,西门吹雪的剑法,已达到‘无剑’的境界。

什么叫“无剑”的境界。

他的掌中虽无剑,可是他的剑仍在,到处都在。

他的人已与剑溶为一体,他的人就是剑,只要他的人在,天地万物,都是他的剑』”

这种境界几乎已到达了剑术中的颠峰,几乎已没有人能超越j

木道人叹息着,又道:“我见到陆小凤时,他已醉了,他还音诉我,假如这世上还有一个人能杀他,这个人就是西门吹雪jo

又是一阵沉默,大家心里都有了结论

只要西门吹雪追上陆小凤,陆小凤就必将死在他的剑

现在的问题是

陆小凤究竟逃到哪里去了?能逃多久?

“既然他不会到海上去,也人沙漠,那么他不是混迹在闹市中,就是流窜在穷山恶水间。”

这范围已缩小,可是又有谁知道这世上的闹市有多少?山不有多少?”

唐二先生忽然站起来,走出去。

司空摘星引杯在手,大声问,你想走?”

唐二先生冷冷道:“我不是来喝酒的。”

司空摘星道:“这件事难道你不想管?”

唐二先生道:“不是不想管,是管不了。”

古松居士忽然也长长叹息了一声,喃喃道:“的确管不

苦瓜和尚立刻点头,道:“的确的确的确……”

他说到第三个“的确”时,他们三个都已走了出去。

潇湘剑客走得也并不比他们慢。

司空摘星看了看杯中的酒,忽然重重的放下酒杯,大声道:“我也不是来喝酒的,哪个孙子王八蛋才是来喝酒的。”

他居然也大步走了出去。

屋子里忽然只剩下两个人,还能保持镇静的却只有花满楼一个。

“波”的一声响,木道人手里的酒杯已粉碎。

花满楼却笑了笑,道:“你知不知道他们到哪里去了?”

木道人冷冷道:“鬼知道。”

花满楼道:“我知道:”

他还在微笑,我不是鬼,但是我知道:”

木道人忍不佳问:“你说他们到哪里去了?”

花满楼道:“现在我们若赶到西门山庄去,就一定可以找到他们,连一个都不会少。”

木道人不懂。

花满楼又道:“他们到那里去,只因他们都想知道一件事──”

假如我是陆小凤,要从这里开始逃亡,我会走那条路。

花满楼道:“等他们想通了时,他们一定会朝那条路上追下去ao

木道人道:“他们为什么不说?”

花满楼道:“因为他们生怕自己判断错误,影响了别人。

木道人道:“你有把握确定?”

花满楼点点头,微笑道:“我有把握,因为我知道他们都是陆小凤的朋友。”

他的脸上在发光,他的微笑也在发着光,他热爱生命,对人性中善良的一面,他永远都充满了信心。

木道人终于长长叹息,道:“一个人能有陆小凤这么多朋友,实在真不错,只可惜他自己这一次却错了。”

他拍了拍花满楼的肩,道:“我们走,假如这世上还有一个人能找到陆小凤,那个人一定就是你。”

花满楼道:“不是我。”

木道人道:“不是你是谁?”

花满楼道:“是他自己。”

一个人若已迷失了自己,那么除了他自己外,还有谁能找得到他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幽灵山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