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山庄》

第10章 冒险登绝阁

作者:古龙

宴会还没行开始,因为大家还要等一个人,一个不能缺少的人。

陆小凤悄悄的走进去,叶灵微笑着跟在他身后,她笑得很愉快,他却有点愁眉苦脸的样子,只希望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可是大家却偏偏在注意他,每个人的眼睛都在盯着他,表情都有点怪。

老刀把子盯着他,道:“你来迟了。”

陆小凤道:“我迷了路,我……”

老刀把子根本不听他说什么,道:“可是我知道你听见钟声—定会回来的,所以大家都在等你,已等了很久。”

陆小凤勉强笑了笑,道:“其实大家本来不必等我。”

老刀把子道:“今天一定要等。”

陆小凤道:“为什么?”

老刀把子道:“因为今天有喜事。”

陆小凤道:“谁的喜事?”

老刀把子道:“你的。”

陆小凤怔住。

他想不通这件事老刀把子怎么会现在就已知道?难道这本就是老刀把子叫叶灵去做的?

叶灵没有开口,他也没有回头,更不敢正视坐在老刀把子身旁的叶雪。

叶雪一直低着头,居然也没有看他。

老刀把子道:“这地方本来只有丧事,你来了之后,总算为我们带来了一点喜气。”

他的口气渐渐和缓,又道大家也都很赞成这件事,你和阿雪本就是很好的一对。”

陆小凤吃了一惊,“阿雪?”

者刀把子点点头,道:“我已问过她,她完全听我的话,我想你—定也不会反对的。”

陆小凤又怔住。

他身后的叶灵却已叫了起来,“我反对。”

每个人的脸色都变了,谁也想不到居然有人敢反对老刀把子。

叶雪也始起头,吃惊的看着妹妹。

叶灵已站出来,大声道:“我坚决反对,死也要反对jh老刀把子怒道:“那么你最好就赶快去死jh叶灵一点也不畏惧,道:“我若去死,陆小凤也得陪我去死。”

老刀把子厉声道:“谁说的?”

叶灵道:“无论谁都会这么说的。因为我跟他已经是同生共死的夫妻。”

这句话更让人吃惊,叶雪的脸上忽然就已失去了血色:“你已嫁给了他?”

叶灵昂起头,冷笑道:“不错,我已嫁给了他,已经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了他,这次我总算比你抢先了一步,他虽然不要你,可是他要了我。”

叶雪整个人都在颤抖,道:“你……你说谎jo叶灵挽起了陆小凤的臂,道:“你为什么不亲口告诉她?我说的每个字都是真话。”

她说的每个宇都像是一根针,陆小凤用不着开口,大家也都己知道这件事不假。

叶雪忽然站起来,推翻了面前的桌子,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叶灵更得意,拉着陆小凤走到老刀把子面前,道:“阿雪是你的干女儿,我也是的,你为什么不肯替我作主?”

老刀把子盯着她,目光刀锋般从竹笠中射出,冷冷道:“你们真的愿意做一辈子夫妻?”

叶灵道:“当然愿意。”

老刀把子道:“好,我替你作主,三个月后,我亲自替你们办喜事。”

叶灵道:“为什么要等三个月?”

老刀把子厉声道:“因为这是我说的,我说的话你敢不听?”

叶灵不敢。

老刀把子道:“这三个月里,你们彼此不许见面,三个月后,你们若是都没有变心,我就让你们成亲ah他不让叶灵开口,又吩咐柳青青,“这三个月我把陆小凤交给你!”

叶灵咬着牙,忽然也跺了跺脚,冲了出去冲到门口,又回过头,狠狠的盯着陆小凤,“你听着,只要你敢碰一碰别的女人、,我就去偷—百个男人给你看,让你戴一百顶绿帽子,,大堂里的宴会已散,柳青青叫她的小厨房准备了几样菜。

菜很精致,酒也很好,她一向是个很懂得生活情趣的女她也很了解男人。

陆小凤不开口,她也就默默的在旁边陪着,陆小凤的酒杯空了,她就倒酒。

菜没有动,酒却消耗得很快。

陆小凤终于抬起头,凝视着她,忽然道:“你为什么不臭骂我‘顿?”

柳青青道:“我为什么要骂你?”

陆小凤道:“因为我是个混蛋,因为我……”

柳青青不让他再说下去,柔声道:“你用不着为我难受,我年纪比你大,本就没有野心要嫁给你,我只想做你的朋友。”

她笑了笑,笑得风情万种,“只要你愿意,我甚至可以做你的情妇。”

陆小凤只有苦笑。

如果她真的臭骂他一顿,他也许反而会觉得好受些,就算给他几个耳光,他都不在乎。

柳青青又道:“可是我知道你一定不敢冒这种险的。”

陆小凤道:“冒什么险?”

柳青青道:“戴绿帽的危险,那小鬼一向说得出,做得到。”

她又笑,“笑,道:“其实她也不能算小鬼了,她今年已十七,我十七的时候已经嫁了人。”

陆小凤又开始在喝闷酒。

柳青青看着他喝了几杯,忽然问道:“你是不是在想阿雪?

陆小凤立刻摇头。

柳青青道:“你不想她,我倒有点为她担心,她一向最好强,最要面子,今天在大家面前丢了这么大一个面子,恐怕陆小凤忍不住问,“恐怕怎么样?”

柳青青想说,又忍住,其实她根本用不着说出来,她的意思无论谁都不会不懂。

陆小凤忽然冷笑,道:“你若怕她会去死,你就错了。”

柳青青道:“哦?”

陆小凤道:“她绝不是那种想不开的女人,她跟我也没有到那种关系。”

柳青青没有争辩,她看得出陆小凤已有了几分酒意,也有了几分悔意。

他后悔的是什么?是为了他对西门吹雪做的事?还是为了叶雪?

无论谁拒绝了那么样一个女孩子,都会忍不住要后悔的。

也许他后悔的只不过是他和叶灵的婚事,他们实在不能算是很理想的一对。

柳青青心里叹息着,又为他斟满—杯,夜已很深了,太清醒反而痛苦,还不如醉了的好。

所以她自己也斟满—杯,突听外面有人道:“留—杯给我。”

进来的居然是表哥,柳青青冷冷道:“你从几时开始认为我会请你喝酒的?”

表哥的神色很奇特,呼吸很急促,勉强笑道:“我本不是来喝酒的。

柳青青道:“你想来干什么?”

表哥道:“来报告一件消息。”

柳青青道:“现在你为什么要喝?”

表哥叹了口气,道:“因为这消息实在太坏了。”

坏消息总是会令人想喝酒,听的人想喝,说的人更想喝。

柳青青立刻将自己手里—杯酒递过去,等他喝完才问道:“什么消息?”

表哥道:“叶雪已入了通天阁。”

柳青青脸上立刻也露出种很奇怪的表情,过了很久,才转身面对陆小凤,缓缓道:“错的好像不是我,是你。”

“通天阁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是间木头屋子,就在通天崖上,通天崖就是后面山头的那块高崖。”

“我好像从来没有看见过。”

“你当然没有见过,这木屋本就是临时起来的。”

“那里面有什么?”

“什么都没有,只有棺材和死人。”

幽灵山庄中真正的死人只有一个。

“盖这间木屋是为了要停放叶孤鸿的灵柩。”

“不是为了要停放,是为了要烧了它。”

陆小凤的心已沉下去。

表哥道:“阿雪到那里去,好像就是为了准备要和她哥哥葬在—起,火葬!”

阴沉沉的夜色,阴森森的山崖,那间孤零零的木屋在夜色中看来,就像是死灰色的。

平台般的崖石下,站着三个人,海奇阔,管家婆,老刀把子。

山风强劲,三个人的脸色全都阴沉如夜色。

木屋的四周,已堆起了枯枝。

陆小凤让表哥和柳青青走过去参加他们,自己却远远就停下来。

他的心很乱,他必须先冷静冷静。

柳青青已经在问,“她进去了多久?”

老刀把子道:“够久了。”

柳青青道:“谁先发现她在这里?”

老刀把子道:“没有人发现,是她要我来的,她叫在这里守夜的人去叫我,因为她还有最后一句话要告诉我。”

柳青青道:“她说什么?”

老刀把子握紧双拳,道:“她要我找出真凶,为她哥哥复仇jo柳青青道:“她说这是她最后一句话?”

老刀把子点点头,脸色更沉重,暗然道:“她已经准备死。”

柳青青道:“你为什么不去劝她?”

老刀把子道:“她说只要我上去,她就立刻死在我面前。

柳青青没有再问,她当然也知道叶雪是个说话算数的人,而且从来不会因为任何事改变主意。

风更冷,仿佛隐约可以听见一阵阵哭泣声。

柳青青忍不住机伶伶打了个寒噤,道:“我们难道就这么样看着她死?”

老刀把子压低声音,道:“我正在等你们来,你们也许能救她。

柳青青道:“你要我们偷偷溜上去?”

老刀把子道:“你们两个人的轻功最高,乘着风大的时候k去,阿雪绝不会发觉。”

柳青青道:“然后呢?”

老刀把子道:“表哥先绕到后面去,破壁而入,我在前面门口等着,她看见表哥时,就算不出手也会争吵起来的,你就要立刻冲进去抱着她。”

柳青青沉吟着,道:“这法子不好。”

老刀把子冷冷道:“你能想得出更好的法子?”

柳青青想不出,所以她只有上去。

她的轻功果然不错,表哥也不比她差,事实上,两个人的确都已可算是顶尖高手,五六丈高的山崖,他们很容易就攀越上去。

木屋中还是一片黑暗死寂;叶雪果然没有发现他们的行动。

柳青青悄悄打了个手式,表哥就从后面绕了过去,然后就是“轰”的一响。

用易燃的木料搭成的屋子,要破壁而入并不难。

可是这“轰”的一响后,接着立刻就是—声惨呼,在这夜半寒风中听来,分外凄厉。

夜色中隐约仿佛有剑光一闪,一个人从山崖上落下来,重重跌在地上,半边身子鲜血淋漓,竟是表哥。

只听叶雪的声音从风中传来,“花寡妇,你还不走,我就要你陪我一起死。

她的声音又尖锐,又急躁,“你最好回去告诉老刀把子,他若不想再多伤人命,最好就不要再叫人上来,反正我是绝下会活着走出这里的。”

用不着柳青青传话,每个人都已听见了她的话,每个宇都听得清楚。

者刀把子双拳紧握,目光刀锋般从竹笠后瞪着表哥,厉声道:“你是巴山顾道人的徒弟,你一向认为自己武功很不错,你为什么如此不中用?”

表哥握紧肩上的伤口,指缝间还有鲜皿不停的涌出,额角上冷汗大如黄豆。

这一剑无疑伤得很重。

过了很久,他才能挣扎着开口,“她好像早就算准了我的行动,我一闯进去,她的剑已在那里等着。”

老刀把子忽然仰面叹息,道:“我早就说过你们都不如她,游魂已死,将军重伤,我已少了两个高手,若是再少了她……”

他重重一跺脚,脚下的山石立刻碎裂。

就在这时,黑暗中忽然有人道:“也许我还有法子救她。”

来的是独孤美。

老刀把子道:“你有法子?什么法子?”

独孤美笑了笑,道:“只可惜我是个六亲不认的人,当然绝不会无缘无故救人的ao他笑得很卑鄙,又狡猾,老刀把子盯着他看了很久,才’问,“你有什么条件。”

独孤美道:“我的条件很简单,我想要个老婆。”

老刀把子道:“你要谁?”

独孤美道:“叶家姐妹、花寡妇,随便谁都行。”

老刀把子道:“只要你答应,它就有效。”

老刀把子道:“只要有效,我就答应。”

独孤美又笑了,道:“我的法子也很简单,只要把陆小凤绑到崖上去,我可以证明他就是杀害叶孤鸿的真凶,因为当时我就在旁边看着,叶姑娘听了我的话,一定会忍不住要冲出来替她哥哥复仇的,等她亲手杀了陆小凤后,当然就不会想死了oh老刀把子静静的听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冒险登绝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幽灵山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