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山庄》

第11章 天雷行动

作者:古龙

天雷行动的计划中,分四个步骤

第一步是:选派人手,分配任务。

第二步是:易容改扮,分批下山。

第三步是:集合待命,准备出击。

第四步才是正式行动。

现在开始进行的不过是第—步,进行的过程已令人胆战心惊。

大厅中气氛的沉重和紧张已达到顶点,老刀把子才站起来。

“这世上有很多人早就该死了,却没有人敢去治裁他们,有很多事早就该做了,却没有人敢去做,现在我们就是要去对付这些人,去做这些事。”

陆小凤忽然发现这个人的确是个天生的首领,不但沉着冷静,计划周密,而且口才极好,只用几句话就已将这次行动解释得很清楚。

“我们的行动就像是天上的雷疆霹雷一样,所以就叫做天雷行动。”

广阔的大厅中只能听得到呼吸声和心跳声,每个人都在等着他说下去。

老刀把子的声音停顿了很久,就好像暴风雨前那片刻静寂。又好像特地要让大家心里有个准备,好听那一声石破天惊的雷霆霹雷。

“我们第—次要对付的有七个人,“他又停顿了—下,才说出这七个人的名字,“武当石雁,少林铁肩,丐帮王十袋,长江水上飞,雁荡高行空,巴山小顾道人,和十二连环坞的鹰眼老七。”

本已很静寂的大厅,更死寂如坟墓,连呼吸心跳声都已停止。

陆小凤虽然早知道他要做的是件大事,可是每听他说出一个名字,还是难免吃惊。

过了很久,才有人开始擦汗,喝酒,还有几个人竟悄悄躲到桌下去呕吐。

老刀把子的声音却更镇定,“这次行动若成功,不但必能令天下轰动,江湖侧目,而且对大家都有好处。”

他再次停顿,“我已将这次行动的每—个细节都计划好,本该绝对有把握成功的,只可惜每件事都难免有意外,所以这次行动还是难免有危险,所以我也不勉强任何人参加。”

他目光扫视,穿透竹笠,刀锋般从每个人脸上掠过,“不愿参加的人,现在就可以站起来,我绝不勉强。”

大厅中又是一阵静寂,老刀把子又缓缓坐下,居然又添了半杯酒。

陆小凤也忍不住去拿酒杯,才发现自己的掌心已开始冒汗。

直到这时,还没有一个人站起来,却忽然有人问道:“不愿去的人,以后是不是还可以留在这里?”

老刀把子的回答很确定,“是的,随便你留多久都行。”

问话的人又迟疑片刻,终于慢慢的站起来,肚子也跟着凸出。

陆小凤忽然想起这个人是谁了,二十年前,江湖中曾经有四怪,—个奇胖,一个奇瘦,一个奇高,一个奇矮。

奇胖如猪的那个人就叫做朱非,倒过来念就成了“肥猪\可是认得他的人,都知道他非但不是猪,而且十分精明能干,跟他交过手的人,更不会认为他是猪,因为他不但出手快,并且手也狠,—手地趟刀法“满地开花八十—式\更是武林少见的绝技。

陆小凤知道这个人一定就是朱非,却想不到第一个站起来的人会是他。

朱非并不是胆小怕死的人。

“可是我不能去,“他有理由,“因为我太胖,目标太明显,随便我怎么样易容改扮,别人还是一眼就可以认出我这理由很不错。

甚至连老刀把子都不能不承认,却又不禁觉得很惋惜。

朱非的地趟功夫,江湖中至今无人能及,这种人才老刀把子显然很需要。

可是他只不过轻轻叹了口气,并没有说什么。

所以别的人也有胆子站起来有了第—个,当然就会有第二个,然后就越来越多。

老刀把子一直冷冷的看着,不动声色,直到第十三个人站起来,他才耸然动容。

这个人才相貌平凡,表情呆板,看来并不起眼。

可是一个人若能今老刀把子耸然动容,当然绝不会是个平凡的人物。

老刀把子道:“你也不去?”

这人面上毫无表情,淡淡道:“你说不去的人站起来,我已站起来。”

老刀把子道:“你为什么不去?”

这人道:“因为我的水靠和鱼刺全不见了。”

这句话说出来,陆小凤也不禁耸然动容,他实在想不到这个平凡呆板的人,就是昔年南海群剑中,名声仅次于白云城主的六位岛主之一。

这个人竟是飞鱼岛主于还!

在陆上,白云城定是名动天下的剑客,在水里,他却绝对比不上于还。

老刀把子的这次任务,显然也很需要一个水性精熟的只听“波”的—声,他手里的酒杯突然碎了,粉碎。

也就在这时,一声惨呼声起,坐在杜铁心身旁的一个人刚站起来,又倒下去,整个人扑倒在桌上,压碎了一片杯盏,酒汁四溢。

然后大家就看见—股鲜皿随着酒汁溢出,染红了桌布。

杜铁心手里的一双筷子也早已变成红的,当然也是被鲜皿染红的。

于还霍然回头,“你杀了他?”

杜铁心承认,“这还是我第一次用筷子杀人。”

于还道:“你为什么杀他?”

杜铁心道:“因为他知道的秘密已太多,他活着,我们就可能会死。

他用沾着血的筷子夹了块干贝,慢慢咀嚼,连眼睛都没有眨。

“辣手无情”杜铁心,本来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

于还盯着他,缓缓道:“他知道多少秘密,我也同样知道,你是不是也要杀了我。”

杜铁心冷冷道:“是的qu他还是连眼睛都没有眨,“不去的人,一个都休想活着走出这屋子。”

于还的脸色变了,还没有开口,已有人抢着道:“这句话著是老刀把子说的,我也认命了可是你……”

他没有说下去,因为旁边已忽然有根筷子飞来,从他左耳穿进,有耳容出。

那个没有牙的老婆婆手里的筷子已只剩下—根,正在叹着气喃喃自语,“双木桥好走,独木桥难行,看来我只好用手抓着吃了。”

她果然用手抓起块排骨来,用仅有的两个牙齿啃得津津有味。

“哗啦啦”—‘声响,那耳朵里穿着筷子的人也倒了下去,压碎了一片碗盏。

本来站着的人已有几个想偷坐下。

杜铁心冷冷道:“已经站起来的,就不许坐下qo朱非忍不住道:“这是谁的意思?”

杜铁心道:“是我们大家的意思。”

朱非迟疑着,终于勉强笑道:“其实我并不是不想去,只可惜我太胖了,若是要我去,除非把我像面条一样搓细点。”

杜铁心道:“好搓他!

那个圆脸大头的小矮子忽然跳起来,大声道:“我来搓。”

他的头大如斗,身子却又细又小,站着的时候,就像是半截笔筷上插着个圆柿子,实在很滑稽可笑。

朱非却笑不出,连脸色都变了,这个人站在他面前就像是个孩子,他却对这个人怕得要命。

看看他脸上的惊惧之色,再看看这个人的头,陆小凤的脸色也变了。

难道这个人就是西极群鬼中,最心黑手辣的“大头鬼王”

司空斗。

他没有看错,朱非果然已喊出了这名字,“司空斗,这件事与你无关,你想干什么?”

司空斗道:“我想搓你。”

他手里也有双筷子,用两只手夹在手里,就好像是已将这双筷子当作了朱非,用力磋了几搓,掌心忽然…股粉末白雪般落下来。

等他摊开手掌,筷子已不见了,他竟用一双孩子般的小手,将这双可以当作利剑杀的筷子,搓成了一堆粉末。

朱非的脸巳扔曲,整个人都仿佛软了,瘫在椅子上,可是等到司空斗作势扑起时,他忽然往桌下一钻,双肘膝盖一起用力,眨眼间已钻过了七八张桌子,动作之敏捷灵巧,无法形容。

只可惜桌子并不是张张都连接着的,司空斗已廷身而起,十指箕张,看准了他一从桌下钻出,立刻凌空下击。

谁知朱非的动作更快,右肘一挺,又钻入了对面的桌下。只听“卜”的声,司空斗十指已洞穿桌面,等他的手拔出来,桌上就多了十个洞。

朱非索性赖在桌下不出来了,司空斗右臂一扫,桌上的碗盏全被扫落,汤汁酒菜就洒在一个人身上,一个安静沉默的黑衣老人。

司空半反手—掌,正想将桌子震散,突听—个人道:“等等一双筷子伸了过来,尖端朝上,指着他的脉门,司空斗这一掌若是拍下去,这只手就休想再动了。

幸好他反应还算快,立刻硬生生挫佐了掌势。

四个黑衣老者还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冷冷的看着他。

司空斗好像直到现在才看见他们,刚开大嘴一笑,道:“能不能劳驾四位把桌子下那条肥猪踢出来?”

身上溅了酒汁的黑衣老者冷冷道:“不能。”

司空斗道:“你想护着他?”

黑衣老者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司空斗道:“谁犯了你?”

黑衣老者道:“你。”

司空斗不笑了,“犯了你又怎么样?”

黑衣老者道:“人若是犯我,就不是人。”

司空斗道:“谁不是人?”

黑衣老者道:“你。”

司空斗道:“我本就不是人,是鬼。”

黑衣老者道:“也不是鬼,是畜生。”

他冷冷的接着道:“我不杀人,只杀畜生,杀一两个畜生,不能算开杀戒。”

司空斗双拳一握,全身的骨节都响了起来,圆盆般的脸已变成铁青色。

老刀把子忽然道:“这个人我还有用,吴先生放他一马如何?”

黑衣老者沉吟着,终于点头,道:“好,我只要他…只手。”

司空斗又笑了,大笑,笑声如鬼哭。

他左手练的是白骨爪,右手练的是黑鬼爪,每只手上都予少有二十年苦练的功力,要他的—只手,等于要他的半条命。

黑衣老者道:“我就要你的左手。”

司空斗道:“好,我给你。”

“你”字出口,双爪齐出,一只手已变得雪白,另一只手却变成漆黑。

他已将二十年的功力全都使了出来,只要被他指尖一触,就算是石人也得多出十个洞。

黑衣老者还足端绝不动,只叹了口气,长袖流云般卷出。

只听“格”的—响,如锄断萝卜,接着又是一声惨呼。

司空斗的人已飞了出去,撞上墙壁,滑下来就不能动了,双手鲜血淋漓,十指都已锄断。

黑衣老者叹了口气,道:“我本来只想要他一只手的。”

另一白发老者冷冷道:“只要一只手,用不着使出七成力。

黑衣老者道:“我已有多年未出手,力量已捏不准了,我也高估了他oo白了老者道:“所以你错了,畜生也是一条命,你还是开了杀戒。”

黑衣老者道:“是,我错了,我佛慈悲qo四个人同时双手合十,口诵佛号,慢慢的站了起来,面对老刀把子,“我等先告退,面壁思过三日,以谢庄主。”

老刀把子居然也站起来,道:“是他自寻死路,先生何必自责?”

黑衣老者道:“庄主如有差遣,我等必来效命。”

老刀把子仿佛松了口气,立刻拱手道:“请。”

黑衣老者道:“请。”

四个人同时走出去,步履安详缓慢,走到陆小凤面前,忽然停下。

白发老者忽然问道:“陆公子近来可曾见到苦瓜上人?”

陆小凤道:“去年见过几次。”

白发老者道:“上人妙手烹调,做出的索斋天下第一,陆公子的口福想必不浅。…陆小凤笑道:“是的。”

白发老者道:“那么他的身子想必还健硕如前。”

陆小凤道:“是的oo白发老者双手合十,道:“我佛慈悲,天佑善人……”

四个人又同时口诵佛号,慢慢的走了出去,步履还是那么安详平稳。

陆小凤的手脚却已冰冷。

他终于想出这四个人的来历,看到老刀把子对他们的恭敬神情,看到那一手流云飞袖的威力,看到他们佛家礼数,他才想起来的。

他以前一直想不出,只因为他们已蓄了头发,易了僧衣,他当然不会想到他们是出家的和尚,更想不到他们就是少林寺的五罗汉。

五罗汉本是嫡亲的兄弟,同时削发为僧,投入少林,现在只剩下四个人,只因为大哥无龙罗汉已死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天雷行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幽灵山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