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山庄》

第14章 风流舅舅

作者:古龙

四月十三,黎明前,武当后山一片黑暗,过了半山后,风中就已有了寒意。

静夜空山,—缕缕白烟从足下升起,也不知是云?还是雾?

远远看过去,依稀已可看见那古老道观庄严巍峨的影到了这里,带路的人就走了,“你在这里等着,很快就会有人来接应你。”

陆小凤并没有多问,也不想知道这个人是谁,今天虽然是个大日子,他的精神并不太好。

他的外甥女实在太多。

幸好他并没有等多久,黑暗中就有人压低了声音在问:“你来干什么的?”

这是他们约定的暗号,回答应该是来找豆子,十三颗豆黑暗中果然立刻出现了一个人,陆小凤再问,“你是谁?”

“彭长净。”

彭长净看来竟真的有点像是个豆子,圆圆的,小小的,眼睛很亮,动作很灵敏,很快的打量了陆小凤两眼,就板着脸道:“你喝过酒。”

陆小凤当然喝过酒,喝的还不少。

彭长净道:“这里不准喝酒,不准说粗话,不准看女人,走路不准太快,说话不准太晌。”

陆小凤笑了,“这里准不准放屁?”

彭长净沉下脸,冷冷道:“我不知道你以前是干什么的,我也不想知道,到了这里,你就得守这里的规矩。”

陆小凤不笑了,也已笑不出。

他知道他又遇见了一个很难对付的人。

彭长净道:“还有一件事你最好也记住。”

陆小凤道:“什么事?”

彭长净道:“到了山上,你就去蒙头大睡,千万不要跟别人打交道,万一有人问起你,你就说是我找你来帮忙的。”

他想了想,又道:“我的师弟长清是个很厉害的人,万一你遇上他,说话更要小心。”

陆小凤道:“我一定会很小心,很小心的。”

彭长净道:“好,你跟我来。”

他不但动作灵敏,轻功也很不错。

陆小凤实在没想到一个火工道人的总管,竟有这么好的身手。

彭长净却更意外,陆小凤居然能跟得上他,无论他多快,陆小凤始终都能跟他保持着同样的距离。

老刀把子显然没有将陆小凤的来历身分告诉他。

除了老刀把子自己之外,每个人知道的好像都不太多。

所以其中就算有一两个人失了风,也不致于影响整个计划。

天还没有亮,后山的香积厨里已有人开始工作,淘米、生火、洗菜、熬粥,每个人都在默默的做自己的事,很少有人开口说话的。

这位彭总管对他属下的火工道人订i,想必比对陆小凤更不客气。

香积厨后面,有两排木屋,最旁边的一间,屋里堆着一篓篓还没有完全晒干的脆萝>,屋角摆着张破旧的竹床。

彭长净道:“你就睡在这里。”

陆小凤忍不住要问,“睡到什么时候?”

彭长净道:“睡到我来找你的时候,反正这里有吃的。”

陆小凤先吃了一惊,“咆这些腕萝>?”

彭净冷冷道:“腌萝卜也是人吃的。”

陆小凤了口气,苦笑着喃喃道:“我只怕萝卜吃多了会放屁。”

彭长净道:“你可以不吃,就算饿一天,也饿不死人的。”

他已准备走了,“你还有什么不明白事?”

陆小凤道:“只有一件事。”

彭长净道:“你说。”

陆小凤道:“我只奇怪你为什么不改行做牢头去z”

问完了他就往竹床上一躺,用薄被盖住了头,死人也不管了。

只听房门“砰”的一声响,彭长净只有把气出在这扇木板门上。

陆小凤笑了。

对付这种人,你只有想法子气气他,只要有一点机会能让他生气,就千万不要错过,最好能让他气得半死。

可是这床棉被却已先把陆小凤臭得半死,他伸出头来想透口气,腌萝卜的气味也并不比这床被好多少,只有鼻子不通的人,也许还能在这里睡得着。

东方的曙色,已将窗纸染白,然后阳光就照上了窗棍。

他眼睁睁的看着屋里这扇唯一的窗户,叫他就这么样躺在这里,再眼睁睁的等着太阳落下去,那简直要他的命。

何况他现在肚子又饿得要命,要他吃腌萝卜,更要他的命。

有了这么多要命的事,他如果还能耽得下去,他就不是陆小凤了。

就算彭长净说的话是圣旨,陆小凤也不管的,好歹也得先到厨房里找点东西吃。

山上既然来了这么多贵宾,香积厨房里当然少不了有些冬菇香菌之类的上索。

他虽然宁可吃大鱼大肉,可是偶尔吃一次素,他也不反对。

他只不过反对挨饿。

他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免于饥饿困乏的自由。

太阳已升得很高,香积厨里的人正在将粥菜点心放进一个个涂着红漆的食盒里,再分别送出去。

早点虽然简单些,素菜还是做得很精致,显然是送给贵客们吃的。

陆小凤正准备想法子弄个食盒,带回他那小屋去享受,突然听一个人大声道:“你过来。”

说话的人是个中年道士,阴沉沉的一张马脸,看样子就很不讨人喜欢。

陆小凤东看看,西看看,前看看,后看看,前后左右都没有别的人。

这马脸道士叫的就是他。

他只有走过去。

临时被找来帮忙的火工道人好像不止他一个,这道士并没有盘问他的来历,只不过要他把6个最大的食盒送到“听竹小院”去,而且要赶快送去。

陆小凤提起食盒就走,他看见摆进饿盒里的是一碟菌油烂笋,一碟扁尖毛豆,一碟冬菇腐,一碟罗汉上斋,还有—大锅香喷喷的粳米粥。

这些东西很合他的味口,他实在很想先吃了再说。

如果他真的这么样做了,他也不是陆小凤了。

陆小凤做事,并不是完全没有分寸的,他并不想误了大事,这食盒里的菜既然特别精致,伎在听竹小院里的当然是特别的贵客。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他根本不知道听竹小院在哪里。

他正想找个样子比较和气的人问问,却看见了个样子最不和气的人。

彭长净正在冷冷的盯着他,忽然压低声音问,“你知不知道听竹小院里住的是什么人?”

陆小凤摇摇头。

彭长净道:“是少林铁肩。”

陆小凤手心好像衣开始冒汗。

他认得铁肩,这老和尚不但有一双锐眼,出家前还是个名捕,黑道上的勾当,他没有一样不精的,最精的据说就是易容,连昔年江湖中的第一号飞贼“千面人\都栽在他手里。

彭长净冷冷道:他若看出你易容改扮过,你就完了。”

陆小凤苦笑道:“我能不能不去?”

彭长净道:“不能。”

陆小凤道:“为什么?”

彭长净道:“因为派给你这件差使的人,就是宋长清,他已经在注意你。

幸好听竹小院并不难找,依照彭长净的指示走过条碎石小径,就可以看见一片青翠的竹林。

他走过去的时候,有个人正走在他前面,一身蓝布衣服已洗得发白,还打着卜七八个大补钉。

他认得这个人,用不着看到这个人的脸,就可以认得出。

丐帮的规矩最大,丐帮弟子背后背着的麻袋,叫做品级袋。

你若有了七袋弟子的身分,就得背七口麻袋,多一口都不行,少一口也不行,简直比朝廷命官的品级分得还严。

七袋弟子已是丐帮中的执事长老,帮主才有资格背九口麻袋。

走在陆小凤前面的这个人,背后的麻袋竟有十口。

丐帮建立数百年来,这是唯一的例外,因为这个人替丐帮立的功勋实在太大,却又偏偏功成身退,连帮主都不肯做。

为了表示对他的尊敬和感激,丐帮上上下下数千弟子,每个人都将自己的麻袋剪下一小块,连缀成一个送给他,象征他的尊荣权贵。

这个人就是王十袋。

陆小凤低下了头,故意慢慢的定。

王十袋今年已近八十,已是个老得不能再老的老江湖,江湖中的事,能瞒过他的已不多。

陆小凤实在不愿被他看见,却又偏偏躲不了,他显然也是到听竹小院中去的,有很多朋友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他的朋友都是身分极高的武林名人。

木道人、高行空和鹰眼老七都在,还有那高大威猛的老人。

—这人究竟是什么身分?

一个修饰整洁,白面微须的中年道者,正是巴山小顾。

一个衣着朴素,态度恬静,永远都对生命充满了信心和爱心的年青人,却是久违了的花满楼。

他虽然不能用眼睛去看,可是他能用心去看,去了解,去同情,去关怀别人。

所以他的生命永远是充实的。

陆小凤每次看见他的时候,心里都会涌起一阵说不出的温暖。

那不仅是友情,还有种发自内心的尊敬。

云房中精雅幽静,陆小凤进去的时候,他们正在谈论木道人那天在酒楼上看见的事。

对这个话题陆小凤无疑也很有兴趣,故意将每件事都做得很慢,尽量不让自己的脸去对着这些人。

他们对他却完全没有注意,谈话并没有停顿。

“西门吹雪说的是真话,“木道人的判断一向都很受重视,“能接得住他那一轮快攻的,绝不会超出五个人。”

“你也看不出那黑衣蒙面剑客来历?”问话的是巴山小顾。

他自己也是剑法名家,家传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与武当的两仪神剑,昆仑的飞龙大九式,并称为玄门三大剑法。

“那人的出手轻灵老练,功力极深,几乎已不在昔年老顾之下。”木道人目中带着深思之色,“最奇怪的是,他用的竟仿佛是武当剑法,却又比武当剑法更锋锐毒辣qh“你看他比你怎么们?”这次问话的是王十袋,只有他才能问出这种话。

木道人笑了笑,“我这双手至少已有十年未曾握剑了。”

“你的手不会痒?”

“手痒的时候我就去拿棋子酒杯。’木道人笑道:“‘那不但比握剑轻松愉快,而且也安全得多。”

“所以那天你就一直在袖手旁观au“我只能袖手旁观,我手里不但有酒杯,还提着个酒壶。”

“你说的那位以酒为命的朋友是谁?”

“那人据说是个告老还乡的京官,我看他却有点可疑。”

鹰眼老七抢着说。

“可疑?”

“他虽然尽量作出老迈瞒盯的样子,其实脚下的功夫却很不弱,一蹬从楼上跌下去,居然连一点事都没有,看他的样子,就像是我们一个熟人。”

听到这里,陆小凤的一颗心几乎已跳出腔子,只想赶紧开溜。

“你看他像谁?”

“司空摘星。”

陆小凤立刻松了口气,又不想走了。

他们又开始在谈论那四个行迹最神秘的老头子。

“那四人非但功力都极深,而且路数也很接近,“木道人苦笑道:“像那样的人,一个已很难找,那天却忽然同时出现了四个,简直就像是忽然从天上掉下来的。”

高行空沉吟着,缓缓道:“更奇怪的是,他们的神情举动看来都差不多,就连面貌好像都有点相似,就好像是兄弟。”

“兄弟?”铁肩皱了皱眉,“像这样的兄弟,我只知道……”

他没有说下去,他一向不是个轻易下判断的人,以他的身分地位,也不能轻易下判断。

可是在座的这些老江湖们,显路己听出了他的意思,“你说的是虎豹兄弟?”

铁肩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木道人又笑了,“就算他们还在人世,也绝不会带着‘满翠楼’的姑娘去喝酒的。”

“满翠楼的姑娘?”王十袋抢着道:“你对这种事好像蛮内行的,你是不是也去过满翠楼?”“我当然去过,“木道人悠然而笑,“只要有酒喝,什么地方我都去ao王十袋也大笑,“这老道说话的口气,简直就跟陆小凤一模一样。”

话题好像已将转到陆小凤身上。

陆小凤又准备开溜。

鹰眼老七忽然道:“还有件事我更想不通。”

木道人道:“什么事?”

鹰眼者七道:“一个告老还乡的京官,怎么会忽然变成了火工道士?”

陆小凤手脚冰冷,再想走已太迟。

鹰眼老七已飞身而起,挡住了他的去路,冷冷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风流舅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幽灵山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