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山庄》

第16章 棋高一着

作者:古龙

最后从石阶上走下来的,并不是西门吹雪,是木道人。他才真正是走在最后面的—个,老刀把子却显然想不到石雁身后还有人在,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世上岂非本就有很多事都是这样子的。

陆小凤竟似也想不到他会来,吃惊的看着他,再看看倒在血泊中的老刀把子,忽然:“你为什么杀了他?为什么不留下活口?”

木道人:“他的秘密我们早已知道,就算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来,我出手虽重了些,却绝了后患。”

陆小凤道:“可是我们还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

木道人笑了笑,:“人死了之后,还是一样能看得出他本来面目的。”

陆小凤怔了怔,也笑了:“这几天我实在太累,连头都累晕了。”

木道人笑:“每个人都有晕头的时候,怕只怕没有头可晕。

每个人死了之后,都一样能看得出他本来的面目。

怕只怕他本来根本没有面目。

陆小凤翻过老刀把子的脸,又怔住。

他看见的竟是一张没有脸的脸,黑洞般的眼睛里却带着说不出折讥消,仿佛还在说:“永远没有人再能看见我的面目,永远没有……”

每个人都怔住,连柳青青都怔住。

石雁却长长吐出口气,:“他虽然没有脸,我也认得出他。”

木道人黯然:“你当然认得出,我也认得出。”

他抬起头,看来仿佛更衰老,“这个人就是本门的叛徒石鹤。”

“不对。”陆小凤说:“不是石鹤。”

他的口气很坚决,很有自信,对他说的这件事,显得极有把握。

没有把握的话,他绝不会对屋子里这些人说。

这是间高雅安静的书房,在一个绝对安全隐秘的地方。

无论谁要进入这间书房,都必需先通过七道防守严密的门户。

防守在外面的人,几乎每一个都是武林中的—流高手,其中包括了武当、少林、雁荡和巴山门下最优秀的弟子,还有长江水寨笔十二连环坞中最精明干练的几位舵主。

没有得到屋子里这些人的允许,绝对没有任何人能闯进来。

他们在这里说的话,也绝对不会有一点风声走漏出去。

他们将这个地方叫做“鹰巢”这次对付“幽灵山庄”的计划,就是他们三个月以前在“鹰巢”中决定的。

这是个绝。

计划中的第一步,就是先说服西门吹雪,造成他和陆小风之间的冲突仇恨,让江湖中的人,都以为他非杀陆小凤不可。

这本不是件容易事,西门吹雪绝不是个容易被打动的

谁知这一次西门吹雪居然没有拒绝,他显然觉得能追杀陆小凤是件很有趣的事,所以他唯一的条件是

“你一定要真的逃,因为我是真的追,你若被我追上,我也许就会真的杀了你。”

所以陆小凤在逃亡的时候,的确随时都在捏着把冷汗。

计划中的第二步,就是安排陆小凤逃亡的路线,一定要让他能在无意间和“幽灵山庄”中的人接触,而不被怀疑。

在逃亡过程中,他还得自己独力去应付一切困难,绝不能和任何人接触。

陆小凤是不是真的能混入幽灵山庄,他们并没有把握。

可是他愿意冒这个险。

他们对于“幽灵山庄”这个组织已知道了很久,却一直都抓不到一点线索,只不过从—个垂死的陌生人口中,知道这组织最近就要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所以他们也非开始行动不可。

因为他们已查出这个垂死的陌生人,竟是多年前就已应该死在西门吹雪剑下的顾飞云。

他从幽灵山庄逃出来,被石鹤逼入了万丈深塑,虽然侥幸没有死,两条腿却已断了,只凭着一双手和一股坚强的意志,在绝谷中爬了五天四夜,才遇见一个深山中采葯的道

这道士正是武当弟子,他总算能活着说出了幽灵山庄的秘密。

只可惜他知道的也并不多,而且已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所以陆小凤从一开始就已知道“表哥”并不是顾飞云。

最先开始策划这件事的是武当石雁,他第一个找的人就是陆小凤。

如果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能完成这次艰巨的任务,这个人无疑就是陆小凤。

可是陆小凤却知道,单凭自己一个人之力,是绝对无法成功的。

他一定还要找几个好帮手,他认为其中不能缺少的就是司空摘星。

要说服司空摘星简直比说服西门吹雪还困难,幸好他有个弱点。

他好赌,尤其喜欢和陆小凤赌,而且随便陆小凤赌什么都行。

所以陆小凤就跟他赌:“我若不成功,你就得替我挖蚯蚓。”

等到司空摘星发现这是个圈套,后悔已来不及了,为了不想输,他只有全力帮助陆小凤完成这件事。

他一向是个言而有信的人。

可是他也坚持要找一个不能缺少的帮手,他要陆小凤替他找花满楼。

花满楼的思虑周密,无人能及,也许就因为他看不见,所以思想的时间比别人多。

最原始的计划,就是他们四个人在“鹰巢”中决定的。

他们四个人的力量当然不还不够,所以他们又拉入了六个人。

那就是少林铁肩、丐帮王十袋、长江水上飞、雁荡高行空,巴山小顾,和十二连环坞的鹰眼老七。

因为这六个人门下都有人在幽灵山庄。

他们的势力,也正好分布在幽灵山庄到武当的路上。

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都是绝对守口如瓶的人,绝不会泄露这计划的机密。

从外表看来,这只不过是闹市中一栋很普通的楼房,是用鹰眼老七门下一个分舵舵主的名义买下来的,用楼下的三间门面,分别开了一家葯铺,一家酒肆,和一家棺材店。

三家店铺中的伙计,当然都是他们门下最忠城干练的子弟。

知道这次计划的人,却只有他们十个,其余的人,只不过是奉命行事。

现在他们十个人中已到了八人。

陆小凤看着他们,将刚才说的话又重新强调了一遍:“不是石鹤,绝不是。”

石雁没有来,显然病得很严重,唯一见过石鹤的就是铁肩。

当年武当另立掌门,石鹤自毁面目时,这位少林高僧也在座。

他看见过这张没有脸的脸,无论谁只要看过一眼,都永远不会忘记。所以他反对/我看过他的脸,他绝对就是石鹤。”

陆小凤:“死在木道人剑下的当然是石鹤,石鹤却不是老刀把子,绝不是?”

司空摘星抢着道:“你怎么能确定?”

陆小凤:“因为我知道老刀把子是谁。”

司空摘星:“是谁?”

陆小凤:“是木道人。”

司空摘星吃了一惊,每个人都吃了一惊。

过了很久,铁肩才慢慢的摇了摇头,:“不对,不会是他。”

陆小凤:“为什么?”

铁肩:“多年前他就可以做武当掌门的,但他却将掌门人的位子让给了他师弟梅真人,由此可见,他对名利和权位看得并不重,他怎么会做这种事?”

陆小凤:“本来我也不相信,本来我还想将他也拉入鹰巢来。”

铁肩:“难道有人反对?”

陆小凤点点头,:“石雁反对,花满楼也不赞成。”

铁肩:“为什么?”

这次他问的是花满楼。

花满楼迟疑着,缓缓:“当时我并不是怀疑他,只不过觉得他和古松居士太接近,很难对古松保守机密。”

铣肩:“你认为古松可疑?”

花满楼:“他的武功极高,可是他的师承和来历却从来没有人知:”

铁肩:“他是个隐士,隐士们本来就通常’都是这样子的。”

花满楼:“隐士归隐之前,也总该有些往事的,可是他没有,就好像一生出来就是个隐士。”

铁肩沉吟:“石雁为什么要反对木道人?”

陆小凤:“因为他知道木道人并不是真心情愿让给梅真人的。”

铁肩皱眉:“难道他也像石鹤一样,是因为做了件有违教规的事,所以才被迫让位?”

陆小凤:“想必是的。”

铁肩:“他做了什么事?”

陆小凤道:‘石雁不肯说。”

家丑不可外扬,不管怎么样,木道人总是他的师叔,又是武当门下硕果仅存的长老。

陆小凤:“石雁虽然不肯说,现在我却还是已大致猜出来了。”

巴山小顾也忍不住问:“木道人当年究竟做了什么违背教规的事?”

陆小凤:“他不但在外面娶了妻,而且还生了儿女。”

铁肩沉下脸,:“人言不可轻信,有关他人名节的话,既不可轻易听信,更不可轻易出口。”

陆小凤:“是。”

司空摘星又抢着道:“可是他既然已说出口,就一定有把握。

铁肩道:“不但要有把握,还得要有证据。”

陆小凤没有证掘。

可是他的分析和判断,就连铁肩大师都不能不承认极有道理。

沈三娘是叶凌风的妻子,却为老刀把子生了儿女,她对不起的是叶凌风,并不是他,老刀把子为什么反而恨她?而且杀了时凌风。

因为刀把子木道人,就是沈三娘的表哥,也就是沈三娘真正的丈夫。

陆小凤道:“木道人当时正在盛年,沈三娘也正是豆藐年华.☆…。”

在铁肩大师面前,他说得很含蓄,可是他的意思却很明显。

这表兄妹两人,无疑有了私情,怎奈木道人当时已是武当的入门弟子,当然不能光明正大的和她结为夫妻/所以他就想出了个李代桃僵之计,让沈三娘嫁给叶凌风,做他子女的父亲。”

“他为什么要选上叶凌风?”

“因为叶凌风也曾在武当学过剑,而且是他亲自传授的,为了授业的恩师,做弟子的当然不能不牺牲。”

但是后来木道人老了,又长年云游在外,沈三娘空闺寂寞,竟弄假成真,和叶凌风有了私情。

等到木道人发现她又有了本不该有的女儿,也就发现了他们的私情,当然对他们根之入骨。

“但是他更恨武当,因为他的弟子石鹤,也遭受了他同样的命运,被迫让出了掌门之位。”

他本来已将希望寄托在石鹤身上,现在所有的希望都成了泡影,他只有别走蹬径。

“报复”和“权力”这两样事,其中无论哪一样都已令人不择手段,挺而走险。

“可是这还不足以证明木道人就是老刀把子。”

“我还可以举出几点事实证明。”

典礼进行时,只有他才能接近石雁,也只有他知道剑柄中的秘密。

“那秘密很可能就是他当年被迫让位的秘密,所以他势在必得。”

对武当内部的情况,只有他最熟悉,所以他才能布置事成后安全撤退的路线,而且将群豪留在大殿里,想追都没法子去追。

长净和长清都是他门下的直系子弟,只有他才能收买他们。

石鹤一向孤僻骄傲,也只有他才能指挥命令。

这几点虽然也只不过是推测,却已足够接连成一条很完整的线索。

何况陆小凤手里还握着重要的一个环节/我虽然早就知道表哥不是顾飞云,却一直看不出他的真正来历。”

铁肩忍不住问/现在你已查出来?”

陆小凤点点头,:“表哥就是古松。”

这句话说出来,大家又是一惊。

陆小凤:“近年来木道人和古松一向形影不离,经常结伴云游,而且行踪飘忽,只因为他们经常要回幽灵山庄去。”

巴山小顾:“这次武当盛会,大家都以为古松一定会到的,他却偏偏没有露面。”

陆小凤:“那只因为他已被囚禁在叶氏山庄的地窖里。”

铁肩:“你有证据能证明他就是古松?”

陆小凤:“我见过他的手,他的剑法极精,而且渊博,和古松的剑法很接近,他的身材和脸型更像古松,只要在加一点胡须,添几根白发,再染黄一点,就完全和古松一模一样了。”

司空摘星:“难怪我总觉得古松有点阴阳怪气的样子,原来他一直都没有以真面目见人。”

铁肩沉思着,忽然:“还有一点漏洞。”

陆小凤:“哪一点?”

铁肩:“如果木道人真的就是老刀把子,为什么不依约到满翠楼去跟你们会合?”

陆小凤叹了口气,:“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棋高一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幽灵山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