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山庄》

第03章 同舟共济

作者:古龙

逃亡并没有终止,黑暗已来临。

黑暗中只听喘息声,两个人的喘息声。声音已停下来,人已倒下去。

不管下面是干土也好,是湿泥也好,他们已完全没有选择的余地。

一定要躺下去,就算西门吹雪的剑锋已在咽喉,都得躺下去。

现在就算用尽世上所有的力量,都已无法让他再往前走一步。

从黑暗中看过去,每隔几棵树,就有一点星光般的磷光闪动。

’光芒极微弱,就算在绝对的黑暗中,也得很注意才能看得见。

只要有一点点天光,磷光就会消失。

顺着这磷光走,就能走出去?”

“嗯”

“你有把握?”

“嗯。”孤独美虽然已累得连话都说不出,却还是不能不回答,因为他知道陆小凤一定会继续问下去。

“我绝对有把握。”他喘息着道:“因为你只要跟他们有了合约,他们就绝不会出卖你。”

“他们是谁?”陆小凤果然又在问。”是不是山庄里的人?”

“嗯。”

“什么山庄?在哪里?”陆小凤还在问。”你跟他们订的是什么合约?”

孤独美没有回答,听他的呼吸,仿佛已睡着。

无论他是不是已睡着,他显然已决心拒绝再回答这些问题。

陆小凤好像也觉得自己问得太多,居然也闭上嘴,更想闭上眼睛睡一觉。

可是他偏偏睡不着。

远处的磷光闪动,忽远忽近。

他的瞳孔竟已疲倦得连远近距离都分不出,为什么还睡不着?

只有在绝对黑暗中,才能分辨出这些指路的暗记,若是用了火折子,反而看不出了,白天当然更看不出。

这一点只怕连西门吹雪都想不到,所以他当然也不会在这种绝对黑暗中走路。

看来山庄中那些人实在很聪明,他们的计划中每一点都想得很绝,又很周到。

孤独美是不是真的会带我到那山庄去?

他有合约,我却没有,我去了之后,他们是不是肯收容我?

—那地方是不是真的安全隐秘?连西门吹雪都找不到?

—为什么那地方只有死人才能去?

陆小凤睡不着,因为他心里实在有太多的解不开的结,一个结,一个谜?

绝对黑暗,就是绝对的安静。

孤独美的呼吸也渐渐变得安定而均匀,在黑暗中听来,甚至有点像是音乐。

“妹妹背着泥娃娃,

走到花园来看花,

娃娃哭了叫妈妈,

树上的小鸟笑哈哈……”

也不知为了什么,陆小凤竟从这六亲不认的老人呼吸声中,忆起自己童年时的儿歌。

他自己也觉得很好笑,可是他并没有笑出来,因为就在这时候,黑暗中忽然响起了一声惨呼。

接着,又是“隆”的一响,一个人的身子弹起来,又重重摔在泥沼里。

“是你?”陆小凤失声问。

没有人回答。

过了很久,黑暗中才响起了孤独美的呻吟声,仿佛受了伤。

是淮在黑暗中突袭他?

陆小凤只觉得心跳加快,喉咙发干,掌心却湿了,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他什么都看不见。又过了很久,才听见孤独美呻吟着道:“蛇……毒蛇。”

陆小凤吐出口气,道:“你怎么知道是毒蛇?”

孤独美道:“我被它咬到的地方,一点都不疼,只发麻。”

陆小凤道:“伤口在哪里?”

孤独美道:“就在我左肩上。

陆小凤摸索着,找到他的左肩,撕开衣服,指尖感觉到一点肿块,就低下头,张开嘴,用力吸吮,直到孤独美叫起来才停止。

“你已觉得痛了?”

“嗯。”

既然已能感觉到疼痛,伤口里的毒显然已全部被吸了出来。

陆小凤又吐出口气,道:“你若还能睡,就睡一下,睡不着就挨一会儿,反正天已快亮了。

孤独美呻吟着,良久良久,忽然道:“你本来不必这么做的。”

陆小凤道:“哦?”

孤独美道:“现在你既然已知道出路,为什么还不抛下我一个人走?”

陆小凤也沉默了很久才回答。”也许只因为你还会笑。”

孤独美不懂。

陆小凤慢慢接着道:“我总觉得,一个人只要还会笑,就不能算是六亲不认的人。”

天一亮,指路的磷光就看不见了。

现在天已快亮,陆小凤总算已休息了片刻。

有些人的精力就像是草原中的野火一样,随时都可能再被燃起

陆小凤就是这种人。

他这一次重新燃起的精力还没有燃尽,就忽然发现他们终于已脱出了那吃人的树林!

前面是一片春天,旭日刚刚从青翠远山外升起,微风中带着远山新发木叶的芬芳,露珠在阳光下闪亮得就像是初恋情人的眼睛。

陆小凤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几乎不敢想信这是真的,这简直是奇迹,简直就像是梦境。

难道他刚从盟梦中醒来,就到了另一个梦境中。

伏在他背上的孤独美,呼吸也变得急促了,忽然问道:“前面是不是有棵大松树?”

是的。

一棵古松,孤零零的矗立在前面的岩石间,远离着这片莽密的丛林,就好像不屑与这些俗木为伍。

“松树下是不是有块大石块?”

是的。

是个大如桌面的青石,石质纯美,柔润如玉。

陆小凤走过去,在石上坐下,放下了他背负着的人,才长长吐出气,道:“我们总算出来了。”

孤独美喘息着,道:“只可惜这里还不能算是安全的地刀,陆小凤道:“我总算还没有被那吃人的树林子吃下去。”

孤独美道:“只可惜你还是随时都可能死在西门吹雪剑下’”

陆小凤叹了口气,苦笑道:“你能不能说两句让人听了比较高兴的话?”孤独美笑了笑,道:“我只不过想告诉你一件事。”

陆小凤在听着。

孤独美道:“这世上本来已没有人能救得了你,但你却自己救了自己ao

陆小凤道:“哦?”

孤独美道:“你刚才救我的时候,也同时救了你自己。”

陆小凤道:“你本来并不是真的想带我到那山庄去的?”

孤独美点点头,道:“可是我现在已改变厂主意,因为我就算是六亲不认的人,总算还是个人。”

他凝视着陆小凤,狡髓锋利的目光忽然变得很柔和。”你在那种情况下都没有甩卜我,现在我当然也不能甩下你。”

陆小凤笑了。

人总有人性,人性中总有善良的一面,对这一点他永远都充满信心。

树根下还有块比较小的青石,孤独美又道:“去搬开那块石头看看,下面是不是有口箱子。”

是的。

藤条编成的箱子,里面有一块熟肉,一只风鸡,一瓶酒,一包刀伤葯,还有一只哨子和一封信。

哨子的形式很奇特,信纸和信封的颜色也很奇特,看来就像是死人的皮肤。信上只写着十个宇。”吹哨子,听回声,循声而行。”

陆小凤喝了口酒。”好酒。”

他满意的叹了口气,道:“看来这些人想得实在周到。”

孤独美道:“他们做事不但计划周密,而且信誉卓著,你只要跟他们有了合约,他们就一定会负责送你到山庄去。”

陆小凤忍不住问道:“什么合约?”

孤独美道:“救命合约。”

这一次他居然没有逃避陆小凤的问题,所以陆小凤立刻又问道:“什么山庄?”

孤独美道:“幽灵山庄。”

幽灵山庄』

那地方只有死人才能去』

陆小凤只觉得掌心冷冷的,又忍不住问道:“难道那地方全是死人的幽灵?”

孤独美笑了笑,笑得很神秘,缓缓道:“就因为那地方全都是死人的幽灵,所以没有一个活人能找得到,更没有一个活人敢闯进去』”

陆小凤道:“你呢?”

孤独美笑得更神秘,悠然道:“我既然已走上死路,当然非死不可。”

陆小凤道:“你既然已非死不可,当然就已是个死人』”

孤独美道:“现在你总算明白了。”

陆小凤苦笑道:“我不明白,一点也不明白。”

哨子就在他手里☆

他忍不住拿起来,轻轻吹了吹,尖锐奇特的哨声突然响起,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就在这时,远外已有同样的一声哨子传了过来,方向在正西』

空山寂寂,要分辨哨子的声音并不困难。

他们循声而行,渐行渐高,四面白去飘渺,他们的人已在白云中。

喝了大半瓶酒,吃了半只鸡,陆小凤只觉得无论多远的路都可以走下去。

孤独美的情况却越来越糟了,连陆小凤都已嗅到他伤口里发出的恶臭。

可是陆小凤一点也不在乎。

“西门吹雪当然不是个聋子。”

“当然不是。”

“他当然也能听得见哨子的声音二”

“嗯。”

“所以他随时都可能追上来。”

“可能。”

“现在你既然已知道了入山的法子,还是放下我的好。”孤独美的脸又已因痛苦而扭曲。”你一个人总比较走得快些,何况,我的人已不行了,就算到了那里,也未必能活多久。”

他说的是真心话,但陆小凤却好像连一个宇都没有听见。

他走得更快,白云忽然已到了他的脚下,他的眼睛豁然开朗。

前面青天如洗,远山如画。

陆小凤的心却沉了下去,沉得很深。

他前面竟是一道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那图画般的远山虽然就在眼前,却已无路可走。

他捡起一块石头抛下去,竟连一点回声都听不见。

下面白云绦绕,什么都看不见,就连死人的幽灵都看不见。

难道那幽灵山庄就在万丈深壑下?

陆小凤苦笑道:“要到幽灵山庄去,看来也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你只要往下面一跳,保证立刻就会变成个死人。”

孤独美喘息着,道:“你再吹一声哨子试试看?”

尖锐的哨声,划破沉寂,也划破了自云。

白云间忽然出现一个人。

青天上有白云,绝壑下也有白云,这个人就在白云间,就像是凌空站在那里的。

什么人能凌空站在白云里?

死人?死人的幽灵?

陆小凤吐出口气,忽然发现这个人在移动,移动得很快,又像是御风而行,转眼间就可以分辨出他衣服的颜色,也应该可以分辨出他面目的轮廓。

可是他根本就没有面目轮廓,他的脸赫然已被人一刀削平了』

没有亲眼见过他的人,绝无法想像那是张什么样的脸。

陆小凤的胆子并不小,可是他看见这张脸时,连腿都软了,几乎一狡跌下万丈绝壑中去。

他可以感觉到背上的孤独美也在发抖,就在这时,这个人已来到他们面前,来得好快。

虽然已掠上山崖,这个人身子移动时看来还是轻飘飘的,脚底距离地面至少有半尺。

陆小凤一向认江湖中轻功最高的三个人是司空摘星、西门吹雪和他自己。

现在他才知道自己错了。

这个人轻功身法怪异,就和他的脸一样,除非你亲眼看见,否则简直无法思议。

现在他正在盯着陆小凤,一双眼睛看来就像是刚刚还喷出过溶岩的火山口,灼热而危险。

面对着这么样一个人,陆小凤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孤独美却忽然问。”你就是幽灵山庄的勾魂使者?”

他看见这人点了点头,立刻接着道:“我叫孤独美,我的魂已来了。”这个人终于开口。”我知道,我知道你会来的。”

他说话的声音缓慢、怪异而艰涩,因为他没有嘴chún。

没有看见过他的人,也永远无法想像一个没有嘴chún的人说话是什么样子的。

孤独美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他生怕自己会忍不住呕险。

这个勾魂带路的人突又冷笑,道:“你不敢看我?是不是因为我太丑?”

孤独美立刻否认,勉强笑道:“我不是……”勾魂使者道:“既然不是,就看着我说话,看着我的脸ao

孤独美只好看着他的脸,却没有开口,因为他的喉咙和胃都已因恐惧而收缩,连声音都发不出。

勾魂使者却笑了,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同舟共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幽灵山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