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山庄》

第04章 叶孤鸿自裁

作者:古龙

声音是执一间小木屋里传出来的。

一间灰白色的小木屋,在这迷雾般的自云里,一定要很注意才能看得见。

陆小凤终于看见了只看见了这间小木屋,并没有看见人。

呻吟声还没有停,陆小凤忍不住问。”你受了伤?”

“没有受伤,却快要死厂。”是少女的声音。”快要被你唱死了。”

“你既然在这里,当然也是个死人,再死一次又何妨?”

“你唱的这种歌连活鬼都受不了,何况死人?”

陆小凤大笑。

木屋里的声音又在问。”你知不知道刚才救你的人是谁?”

“是你?”

“一点也不错,就是我。”她的笑声很甜。”我姓叶,叫叶灵,别人都叫我小叶。”

“好名字。”

“你的名字也不错,可是我不懂,一个大男人,为什么要叫小凤凰?”

陆小凤的笑变成了苦笑,道:“我叫陆小凤,不叫小凤凰。”

叶灵又问。”这有什么不同?”

陆小凤道:“凤凰是一对,不是一只,风是公,凰才是母的。”

他慢慢的走过去,屋于里却忽然沉默了下来,过了很久,才听见叶灵轻轻的叹了口气,道:“我只不过是片小叶子,既没有一对,也不知道是公的,还是母的?”

陆小凤道:“这一点你倒用不着担心,我保证只要看一眼,就可以看出你是公的,还是母的?”

他忽然推开门,闯进了屋子。

在外面看这屋子已经小得很可怜了,走进去之后,更像是走进间鸽子笼。

可是鸽子虽小,五脏俱全,这屋子也一样,别人家的屋里有些什么,这屋子里几乎也一样不缺,甚至还有个金漆马桶。

陆小凤并不是个会对马桶有兴趣的人,现在他注意这个马桶,只因为他走进来的时候,这个穿红衣服的小姑娘正坐在马桶上。

穿得整整齐齐的坐在马桶上,用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瞪着陆小凤。

陆小凤的脸有点红了。

不管怎么样,一个女孩子坐在马桶上的时候,男人总不该闯进来的。

可是既然已闯进来了,再溜出去岂非更不好意思?

恶人先告状,陆小凤眼珠子转了转,忽然笑道:“你平常都是坐在马桶上见人的?”

叶灵一本正经的摇了摇头,道:“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我才会坐到马桶上。”

有一种情况是任何人都不必问的,另外一种情况呢?

叶灵道:“就是马桶里有东西要钻出来的时候。”

陆小凤又快笑不出了。

马桶还会有什么东西钻出来?除了臭气外还会有什么别的?

叶灵道:“你想不想看看里面是什么?”

陆小凤立刻摇头,道:“不想。”

时灵道:“只可惜你不想看也得看。”

陆小凤道:“为什么?”

叶灵道:“因为这里的东西都是送给你的。”

陆小凤道:“我不要也不行?”

叶灵道:“当然不行。”

看着她站起来掀马桶的盖子,陆小凤几乎忍不住要夺门而逃。

他没有逃。

马桶的味道非但一点也不臭,而且香得很。

随着这阵香气飞出来的,意是一双燕子,一对蝴蝶。

燕子和蝴蝶刚从小窗飞出去,时灵又像是变戏法一样,从马桶里拿出了一套崭新的衣服,一双柔软的鞋袜,一小坛酒,一对酒杯,两双筷子,一个大瓦罐,一个大汤匙,四五个馒头,还有一束鲜花。

陆小凤看呆了。

无论谁也想不到马桶里居然能拿得出这么多东西来。

叶灵道:“燕子和蝴蝶是为了表示我们对你的欢迎,衣服和鞋袜一定合你的另乙酒是陈年竹叶青,瓦罐里是原汁婉鸡,馒头也是刚出笼的。”

她拾起头,看着陆小凤,淡淡的接着道:“这些东西你喜欢不喜欢?”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简直喜欢得要命。”

叶灵道:“你要不要?”

陆小凤道:“不要的是土狗。”

叶灵笑了,笑得就像是一朵花、一块糖、一条小狐狸。

可以害得死人,也可以迷得死人的小狐狸。

陆小凤看着她,忍不住又叹了口气,道:“你是母的,肯定是母的au

鲜花刚插入花瓶,酒已到了陆小凤肚子里。

小叶子看着他把清例的竹叶青像倒水一样往肚子里倒,好像不但觉得很惊奇,还觉得很可惜,忽然叹息着道:“只有一点错了。”

陆小凤不懂。

小时已经解释。”有人说你的机智、武功、酒量、脸皮之厚,和好色都是很少有人能比得上的,。”

陆小凤放下空酒坛,笑着道:“现在你已看过了我的酒量。”

叶灵道:“我也看过你的武功,你刚才没有掉下去,连我都有点佩服你。”

陆小凤道:“可是我并不好色,所以这一点至少错了。”

叶灵道:“这一点没有错。

陆小凤生气了,道:“我有没有对你非礼过?”

叶灵道:“没有,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可是你看着我的时候,那双眼睛就像……”

陆小凤赶紧打断了她的话。”你说是哪点错了?”叶灵笑了笑,道:“你的脸皮并不厚,你还会脸红。”

陆小凤道:“难道你本来认为我这一辈子都没有脸红过?难道那个人说的话你全都相信?”

叶灵眨了眨眼,反问道:“你知不知道这些话是谁说的?”

陆小凤道:“是谁?”

叶灵道:“老刀把子。”

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名字,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魔刀?

陆小凤试探着问道:“他就是你们的老大?”

叶灵道:“不但是我们的老大,也是我们的老板,我们的老子。”

陆小凤道:“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叶灵道:“能让大家甘心情愿认他为老子的人,你说应该是个什么样的人?”

陆小凤道:“我不知道,从来也没有人愿意做我的儿子,我也从来不想做人的儿子。”

叶灵道:“你只不过想知道他的姓名来历而已。”陆小凤不能否认。”我的确想,想得要命。”

叶灵冷冷道:“如果你真的想,只怕就真的会要了你的命。”

她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很严肃。”你若想在这里过得好些,千万不要去打听别人的底细,否则……”

陆小凤道:“否则怎么样?”

叶灵道:“否则就算你的武功再高一百倍,还是随时都可能失踪的qo

陆小凤道:“失踪?”

叶灵道:“失踪的意思,就是你这个人忽然不见了,世上绝没有任何人知道你去了哪里。”

陆小凤道:“这里常常有人失踪?”叶灵道:“常有ao

陆小凤叹了口气,苦笑道:“我本来以为这里很安全,很有规矩。”

叶灵道:“这里本来就很有规矩,三个规矩。”

陆小凤道:“哪三个?”

叶灵道:“不能打听别人的过去,不能冒犯老马把子,更不能违背他的命令。”

陆小凤道:“他要我干什么,我就得干什么?”

叶灵点点头,道:“他要你去吃屎,你就得去吃。”陆小凤只存苦笑。

叶灵又问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告诉你这些话?”

陆小凤的笑忽然又变得很愉快,道:“当然是因为你喜欢我。”

叶灵也笑了。”看来他还是没有错,你的脸皮之厚,很可能连枪尖都刺不进去。

她笑得比花还美,比糖还甜,轻轻的接着道:“可是你如果犯了我的规矩,我就把你脸上这张皮剥下来,做我的皮拖鞋。

陆小凤又不禁苦笑,道:“你至少应该先让我知道你有些什么规矩?”

叶灵道:“我只有二个规矩,不要去惹大叶子,不要让女人进陆公馆门。”

陆小凤道:“大叶子是个人?”

叶灵道:“大叶子是小叶子的姐姐,陆公馆就是陆小凤的公馆。”

陆小凤道:“陆公馆哪里?”

叶灵道:“就在这里。”

她接着道:“从现在开始,这里就是你的家,你晚上要睡在这里,白天最好也老老实实的耽在这里,我随时都会来检查的。”

陆小凤又笑了,笑得很奇怪。

叶灵瞪起了眼,道:“你敢笑我?”

陆小凤道:“我不是笑你,我是在笑我自己。”

他笑得不但有点奇怪,还有点悲哀。”我活了三十年,这还是第一次有自己的家,自己的房子……”

他没有再说下去,因为叶灵已封住了他的嘴用自己的嘴封住了他的嘴。

她的嘴chún冰凉而柔软。

两个人的嘴chún只不过轻轻一触,她忽然又一拳打在陆小风的肚子上。

她的出手又硬又重。

陆小凤被打得连腰都弯了下去,她却吃吃的笑着,溜了出去。

“记住,不要让任何女人进门。”她的声音已到了门外:“尤其不能花寡妇进来。”

“花寡妇又是什么人?”

“她不是人,是条母狗,会吃人的母狗。”

陆小凤有四条眉毛,却只有两只手。

他用左手揉着肚子,用右手抚着嘴chún,脸上的表情也不知是在哭?还是在笑。

就这么样,他就糊里湖涂的由活人变成了死人,糊里湖徐的有了个家。

他还有两条腿,却已连什么地方都不能去了。

他忽然就已睡着,睡了一下子就开始做梦,梦见自己被一片冰冰冷冷的大叶子包住,又梦见一条全身都生满了花的母狗在啃他的骨头,连啃骨头的声音他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然后他就发现在屋子里真的有个人在啃骨头。

不是他的骨头,是鸡骨头。

坐在那里啃骨头的也不是条母狗,是个人。

陆小凤一醒,这个人立刻就有了警觉,就像是野兽一样的警觉。

他扭过头,盯着陆小凤,眼睛里充满了敌意。

可是他的嘴里还在啃着鸡骨头。

陆小凤从来都没有看见过对鸡骨头这么有兴趣的人,也没有看见过这么瘦的人。

事实上,这个人身上的肉,绝不会比他嘴里啃着的鸡骨头多很多。

他身上穿着的衣服却又很华丽,绝不像穷得要啃鸡骨头的人。

陆小凤忍不住试探着问。”你是不是有病?”

“你才有病。”

这个人“暖”的一声,把嘴里的骨头吐得满地都是,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齿,狠狠的盯着陆小凤。

“你以为我会有什么病?饿病!”

“你不饿?”

“我每天吃三顿,有时候还加上一顿宵夜。”

“你咆了些什么?”

“我吃饭、吃面、吃肉、吃菜,只要能吃的,我什么都吃。”

“今天你吃了些什么?”

“今天中午我吃的是北方菜,一样是红烧蹄膀,一样是黄炯羊肉,—样是三鲜鸭子,一样是锅贴豆腐,一样是虾子乌参,一样是五梅鸽子,另外还有一碗黄瓜川丸子汤。”

陆小凤笑了。

这个人又瞪起了眼。”你不信。?

“我只不过奇怪,一个好好的人,为什么要闯进别人家里来啃鸡骨头。”

“因为我高兴。”陆小凤又笑了。”只要你高兴,只要我这里有鸡骨头,随时都欢迎你来ou

这个人眼睛里反而露出了警戒怀疑的神色。”你欢迎我来?为什么?”

陆小凤道:“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有家,因为你是我家的第一个客人,因为我喜欢朋友。”

这个人的样子更凶。”我不是你的朋友。”

陆小凤道:“现在也许不是,以后一定会是的。”

这个人虽然还在盯着他,神色却已渐渐平静了下来。

无论谁都不能不承认,陆小凤一向都很会交朋友,朋友们也都很喜欢他。

无论男朋友,女朋友都一样。

陆小凤已坐起来,忽又叹了口气,道:“只可惜这里没有酒了,否则我—定跟你喝两杯。”

这个人眼睛里立刻发出了光,道:“这里没有酒,你难道不能到外面去找?”

陆小凤道:“我刚来还不到半天,这地方我还不熟,可是我保证,不出三天,你无论要喝什么,我都能找得回来。”

这个人又盯着他看了半天,终于吐出口气,全身的警戒也立刻松驰。”我是个游魂,说不定随时都会闯来的,你真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叶孤鸿自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幽灵山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