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无泪》

第17章 一剑光寒

作者:古龙

二月二十六。

长安。

高渐飞在等。

郑诚告诉他:“卓先生暂时还不能见你,但他说你可以在这里等。”

小高微笑:“我会等的。”他的笑容温和平静:“我可以向你保证,你一定从来都没有见过像我这么样会等人的人。”

“哦?”

“因为我比谁都有耐性,也许比一个八十岁的老头子还有耐性。”小高说:“我从小住在深山里,有一次为了等着看一朵山茶开花,你猜我等了多久?”

“你等了多久?”

“我足足等了三天。”

“然后你就把那朵花摘下来插在衣襟上了”

“我没有,”小高说:“等到花开了,我就走了。”

“你等了三天,就为了要看花开时那一瞬间的情况?”

郑诚自己也是个很有耐性的人,而且好像能够明白小高的意思。

“不管你在等的是什么,通常都不会没有目的。”他对小高说:“你虽然没有把那朵花摘下来,可是你的目的一定已达到,而且你的目的绝不是仅仅为了要看一朵山茶花开而已。”

“我会有什么别的目的?”

“一朵花也是一个生命,在那朵花开的那一瞬间,也就是生命诞生的时候,”郑诚说:“一个生命在天地孕育中诞生,其中变化之精微奇妙,世上绝没有任何事能比得上。”

他凝视着小高:“所以我想你那三天时间并没虚耗,经过那次观察后,你的剑法一定精进不少。”

小高吃惊的看着他,这个长着一张平平凡凡的四方脸的年轻人,远比他看起来的样子聪明得多。

“等人更不会没有目的,你当然也不会等到卓先生一来就走的。”郑诚淡淡的问小高:“你这次的目的是什么?”

他不让小高开口,又说:“这个问题你用不着回答我,我也不想知道。”

“这是你自己问我的,为什么又不要我回答,又不想知道?”

“因为一个人知道的事越少越好。”

“你既然根本不想知道,为什么又要问?”

“我只不过在提醒你,我既然会这么说,卓先生一定也会这么想的。”

郑诚说:“等到卓先生问你这个问题时,你最好有一个很好的理由回答他,而且能够让他满意,否则你最好就不要再等下去了。”

他很严肃而诚恳:“让卓先生觉得不满意的人,现在还能够活着的并不多。”

说完了这句话,他就走了,他并不想等着看小高对他说的这句话有什么反应。

可是走到门口,他又回过头,“还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

“什么事?”

“卓先生还吩咐过我,你要什么,就给你什么,不管你要什么都行。”

“他真的是这么样说的?”

“真的是。”

小高笑了,笑得非常愉快:“那就好极了,真的好极了。”

卓东来召见郑诚时,已经接近正午。郑诚完全看不出他和平时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就在昨天一日问发生的那些悲惨而可怕的事,看来就好像跟他连一点关系都没有,卓青已经做出些什么事来报复他?他也绝口不问。

他只问郑诚,“高渐飞是不是还在等?”

“是的,他还在等。”郑诚说:“但是他要的东西我却没法子完全替他找到。”

“他要的是什么,连你都找不到?”

“他要我在一个时辰里替他准备二十桌最好的酒菜,而且限定要长安居和明湖春两个地方的厨子来做。”郑诚说:“他还要我在一个时辰里把城里所有的红姑娘都找来陪他喝酒。”

“你替他找来了多少?”

“我只替他找来七十三个,其中有一大半都是从别的男人被窝里拉出来的。”

卓东来居然笑了笑。

“在那个时候,被窝里没有男人的姑娘,也就不能算红姑娘了。”他说:“这件事你办得已经很不错,今天早上我们这地方一定很热闹。”

“的确热闹极了,连镖局里会喝酒的弟兄们,都被他拉去陪他喝酒。”郑诚道:“他一定要每个人都好好的为他庆祝一番。”

“庆祝?庆祝什么?”卓东来问:“今天有什么值得他庆祝的事?”

“他没说。”郑诚道:“可是我以前听说过,有很多人在知道自己快要死的时候都会这样做的。”

卓东来沉思着,瞳孔忽然又开始收缩,过了很久才说:“只可惜我知道他暂时还死不了。”

酒已醉,客已散,前面的花厅和走廊上,除了散满一地断钗落环、腰带罗袜和几个跌碎了的鼻烟壶和胭脂盒外,还有些让人连想都想不到的东西,好像特地要向主义证明,他们的确都已醉了。

他们的主人呢?

主人不醉,客人怎么能尽欢?

小高就像是个死人一样,但着肚子躺在一张软榻上,可是等到卓东来走到他面前时,这个死人忽然间就醒了,忽然叹了口气。

“你为什么总是要等到曲终人散才来?难道你天生就不喜欢看到别人开心的样子?”

卓东来冷冷的看着他,淡淡的说:“我的确不喜欢,醒眼看醉人,并不是件很有趣的事……”

他盯着小高的眼睛:“幸好你还没有醉,醉的是别人,不是你。”

小高的眼睛里连一点酒意都没有。

“我看得出你还很清醒,”卓东来说:“比三月天的兔子还清醒。”

小高笑了,大笑。

“你没有看错,确实没有看错。”他大笑道:“你的眼睛简直比九月天的狐狸还利。”

“你要别人醉,自己为什么不醉?”

“因为我知道狐狸迟早会来的。”小高说:“有狐狸要来,兔子怎么能不保持清醒?”

“如果狐狸来了,兔子再清醒也没有用的。”

“哦?”

“如果知道有狐狸要来,免子就应该赶快逃走才对。”卓东来笑道:“除非这个兔子根本就不怕狐狸!”

“兔子怎么会不怕狐狸?”

“因为它后面还有一根抢,这根枪已经对准了狐狸的心,随时都可以刺进去。”

“枪?”小高眨了眨眼:“哪里来的枪?”

卓东未笑了笑:“当然是从一口箱干里来的,一口失而复得的箱子。”

小高不笑了,眼睛也不再眨,而且露出了一种从心里就觉得很佩服的表情。

“你已经知道了?”他问卓东来:“你怎么知道了?”

“你以为我知道了什么?”卓东来说:“我只不过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种人,如果吃了别人一次亏,就一定会想法子加十倍去讨回来,我只不过知道萧泪血恰巧就是这种人,而且恰巧找到了你。”

他又笑了笑:“我知道的只不过如此而已。”

小高又盯着他看了半天,叹了口气。

“这已经不是如此而已了,已经够多了。”他叹息着道:“难怪萧泪血告诉我,能够和卓先生谈生意绝对是件很愉快的事,因为有些事你根本不必说出来,他已经完全知道。”

卓东来的微笑仿佛已变为苦笑:“可惜我自己还不知道自己究竟已经知道了多少?”

“你知不知道这次是萧泪血要我来的?”小高自己回答了这问题。“你当然已经知道,而且你一定已经知道他要我来跟你谈的绝不是什么好事。”

“不好的事也有很多种。”卓东来问:“他要你来谈的是哪一种?”

“大概是最不好的一种。”小高又在叹息:“如果不是因为我欠他一点情,这种事连我都不愿意来跟你谈。”

“你错了!”卓东来居然又在微笑:“这一点你错了。”

“哪一点?”

“在某一方面来说,最好的事往往都是最不好的事,所以在另一方面来说,最不好的事本来就是最好的事。”卓东来说:“人间事往往就有很多皆如是。”

他又解释:“如果萧先生根本就不要人来跟我谈,却在夜半无人时提着他的那口箱子来找我,那种事才是最不好的一种。”

“所以不管他要我未跟你谈的是什么事,你都不会觉得不太愉快?”

“我不会。”

“那就好极了。”

可是小高的表情却忽然变得很严肃,仿效着卓东来的口气,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他要我来接替司马起群的位置,来接拿大镖局的令符,当大镖局的总局主。”

这句话说出来,无论谁都认为卓东来一定会跳起来的。

但是他连眼睛都没有霎一霎,只淡淡的问小高:“这真是萧先生的意思?”

“是的。”

小高反问卓东来:“你的意思呢?”

卓东来连考虑都没有考虑,就简简单单的说出了两个字。

“很好。”

“很好?”小高反而觉得很惊讶:“很好是什么意思?”

卓东来微笑,向小高鞠躬。

“很好的意思就是说,现在阁下已经是大镖局的第一号首脑,已经坐上大镶局的第一把交椅了。”

小高怔住。

卓东来对他的态度已经开始变得很恭敬。

“从今以后,大镖局属下的三十六路好汉,已经全部属于你的统辖之下,如果有人不服,卓东来愿为先锋,将他立斩于刀下。”

他用他那双暗灰色的眼睛正视看小高:“可是从今以后,你也是大镖局的人了,大镖局唯你马首是瞻,你也要为大镖局尽忠尽力,大镖局的困难,就是你的困难,大镖局的仇敌,也就是你的仇敌。”

小高终于吐出口气。

“我明白你的意思。”

小高苦笑:“本来我还不明白你为什么会答应得这么快,现在我总算明白你的意思了。”

“事情本来就是这样子的,正如宝剑的双锋一样。”卓东未的声音严肃面平静:“要有所收获,就必需付出代价。”

他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嘶哑:“我想你一定也知道司马超群曾经付出过什么样的代价。”

“你呢?”小高忽然问他:“你付出过什么?”

卓东来笑了笑。

“我付出过什么?我又得到什么?”他的笑容中竟然充满伤感:“这个问题我恐怕不能回答你,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

这句话也不是谎话,而且说得确实有点感伤,甚至连小高都开始有点同情他了。

幸好卓东来立刻恢复了岩石般的冷静,而且立刻提出了一个比刀锋更尖锐的问题。

“我愿意拥立你为镖局之主,我也愿意为你效忠效力。我相信我们彼此都已经很了解,这样做对我们都有好处!”他问小高:“可是别人呢?”

“别人?”

“大镖局属下的三十六路人马,没有一个是好惹的角色,要他们诚心拥戴你为总瓢把子,很不是件容易事。”

他又问小高:“你准备怎么做?”

“你说我应该怎么做?”

“先要有威,才能有信,有了威信,才能号今群雄,才能让别人服于你。”卓东来说,“你身居此位,当然要先立威。”

“立威?”小高问:“要怎样立威?”

“现在司马和我已决裂,他已经负气而去,不知去向。”

“我知道,”

“不但你知道,我相信还有很多别的人也知道了。”卓东来说:“卓青临死之前,一定不会忘记派人把这个消息传出去。”

“只要能够报复你,而且是他能够做到的事,我相信他连一件都不会忘记做的。”

小高说:“我也相信他能做到的事一定很不少。”

“的确不少。”

“所以你听到萧先生要我来接掌镖局,连一点反对的意思都没有。”小高苦笑:“因为你也很需要我来帮你收拾残局。”

这一点卓东来居然也不否认。

“现在我们的情况的确不太稳定,萧先生想必也很明白这种情况。所以才会要你来。”

卓东来说:“萧先生和我之间彼此也很了解,也算准我绝不会拒绝的。”

他盯着高渐飞,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在这种情况下你要立威,当然要用最直接有效的法子。”

小高也在盯着他,过了很久,才一个字一个字的问,“你是不是要我杀朱猛来立威?”

“是的。”

“这就是你的条件?”

“不是条件,而是大势。”卓东来冷冷的说:“大势如此,你我都已别无选择的余地。”

高渐飞霍然站起,走到窗口。

窗外积雪未溶,天气却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一剑光寒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