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无泪》

第06章 七级浮屠

作者:古龙

二月初一。

李庄,慈恩寺。

凌晨。

从昨夜开始下的雪,直到现在还没有停,把这个积雪刚被打扫干净的禅院,又铺上一层银白。

晨钟已响过,寒风中隐隐传来一阵阵梵唱,传入了右面的一间禅房。

司马超群静静坐在一张禅床上听着,静静的在喝一瓶昨夜他自己带来的冷酒。

冷得像冰,喝下去却好像有火焰在燃烧一样的白酒。

卓东来已经进来了,一直在冷冷的看着他。

司马超群却装作不知道。

卓东来终于忍不住开口:“现在就开始喝酒是不是嫌大早了一点?”他冷冷的问司马:“今天你就算要喝酒,是不是也应该等到晚一点的时候再喝?”

“为什么?”

“因为你马上就要遇到一个很强的对手,很可能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强得多。”

“哦?”

“所以就算一定要喝酒,最少也应该等到和他交过手之后再喝。”

司马忽然笑了。

“我为什么要等到那时候,你难道忘了我是永远不败的司马超群?”

他的笑容中带着种说不出的讥消。

“我反正不会败的,就算喝得烂醉如泥,也绝不会败,因为你一定早就安排好了,把什么事都安排好了。”司马超群大笑:“那个叫高渐飞的小子,反正已非败不可,非死不可。”

卓东来没有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脸上根本就没有表情。

司马超群看着他:“这一次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安排的广

卓东来又沉默了很久,才淡淡的说:“有些事本来就随时会发生的,用不着我安排也一样。”

“你只不过让高渐飞很偶然的遇到了一两件这样的事而已。”

“每个人都难免会偶然遇到一些这样的事。”卓东来说:“不管谁遇到,都同样无可奈何,”

他忽然走过去,拿起禅床矮几上的那瓶白酒,倒了一点在一杯清水里。

酒与水立刻溶化在一起,溶为一体。

“这是不是很自然的事?”卓东来问司马。

“有些人也一样。”卓东来说:“有些人相遇之后,也会像酒和水般相溶。”

“可是酒水相溶之后,酒就会变得淡了,水也会变了质。”

“人也一样。”卓东来说,“完全一样。”

“哦?”

“有些人相遇之后也会变的。”卓东来说:“有些人遇到某一个人之后,就会变得软弱一点。”

“就像是参了水的酒?”

“所以你就让高渐飞偶然遇到了这么样一个像水一样的人?”

“是的。”

卓东来说:“偶然间相遇,偶然间别离,谁也无可奈何。”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冷淡:“天地间本来就有很多事都是这样子的。”

司马又大笑。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他问:“为什么要把我的每件事都安排得这么好?”

“因为你是司马超群。”卓东来的回答很简单:“因为司马超群是永远不能败的。”

唐朝时,高宗为其母文德皇后筑大雁塔,名僧玄奘曾在此译经,初建五层,仿西域浮屠祠,后加建为七级,是为七级浮屠。

现在高渐飞就站在大雁塔下。

塔下没有阴影,因为今天没有太阳,没有阳光就没有阴影。

小高心里也没有阴影。他心里已经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了。

可是他的手里还有剑,一柄用粗布包着的剑,一柄很少被人看到过的剑。

只有剑,没有箱子。

箱子并没有被她带走,她不该走的,可是她走了,她本来应该把箱子带走的,可是她没有带走。

箱子被小高留在那间小屋里了。

应该留下的既然不能留下来,不应该留下的为什么留下?

他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来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来的。

他只知道他已经来了,因为他已经看见了卓东来和司马超群。

穿一身黑白分明的衣裳,有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白的雪白,黑的漆黑。

司马超群无论在什么时候出现,给人的感觉都是这样子的。

——明显、强烈、黑白分明。

在这一瞬间,在这一片银白的世界中,所有的荣耀光芒都是属于他一个人的,卓东来只不过是他光芒照耀下的一个阴影而已。

卓东来自己好像也很明白这一点,所以永远都默默的站在一边。永远不会挡住他的光亮。

小高第一眼就看见了司马超群那双灵亮的眼睛和漆黑的眸子。

如果他能走近一点,看得仔细一点,也许就会看见这双眼睛里已经有了红丝,就好像一丝丝被火焰从心里燃烧起来的鲜血。

可惜他看不见。

除了卓东来之外,没有人能接近司马超群。

“你就是高渐飞?”

“我就是。”

司马超群也在看着小高,看着他的眼神,看着他的脸色,看着他的样子。

大雁塔下虽然没有阴影,可是他整个人都虾像被笼罩在阴影里。

司马超群静静的看了他半天,忽然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卓东来没有阻拦他,卓东来连动都没有动,连眼睛都没有眨。

高渐飞却扑过去拦住了他。

“你为什么走?”

“因为我不想杀你。”司马说:“在我的剑下,败就是死。”

他的冷静完全不像喝过酒的样子:“其实现在你自己也应该知道你已经败了,因为你这个人已经是个空的人,就好像一口装米的麻袋,已经被人把袋子里的米倒空了一样。”

一个空的人和一口空麻袋都是站不起来的,如果连站都站不起来。怎么能胜?

这道理无论谁都应该明白的。

只有小高不明白。

因为他已经是空的,一个空的人还会明白什么道理?

所以他已经开始在解他的包袱,这个包袱不是空的。

这个包袱里有剑,可以在瞬息间取人性命的剑,也同样可以让别人有足够的理由在瞬息间取他的性命。

司马起群的脚步虽然已停下,目光却到了远方。

他没有再看高渐飞,因为他知道这个年轻人要拔剑时,是谁也无法阻止的。

他也没有去看卓东来,因为他知道卓东来对这种事绝不会有什么反应。

可是他自己眼里却已露出种淡淡的哀伤。

——如此值得珍惜的生命,一到了某种情况下,为什么就会变得如此被人轻贱?

他的手也已握住了他的剑,因为他在这种情况下,也已没有选择的余地。

“波”的一声响,长剑吞口上的崩簧已弹开,可是司马超群的剑并没有拔出来。

因为就在这时候,大雁塔上忽然流星般坠下一条人影。

从塔上坠下的,当然并不是一个人的影子,而是一个人,可是这个人的速度实在太快,连司马超群都看不清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只看见一条淡灰色的影子落下,带起了高渐飞。

于是高渐飞也飞了起来,不是渐渐飞起来的,而是忽然间就已飞鸟般跃起,转瞬间就已到了大雁塔的第三层上。

再一转眼,两条人影都已飞上了这座浮屠高塔的第七级。

然后两个人就全都看不见了。

司马超群本来想追上去,却听见卓东来淡淡的说:“你既然本来就不想杀他,又何必再去追?”

雪已经停了,老僧来奉茶后又退下。

有时来,有时去,有时落,有时停,无情的雪花和忘情的老僧都如是。

人呢?

人又何尝不是这样?

司马超群却还是静静的坐在那张禅床上,喝他那瓶还没有喝完的冷酒,过了很久才忽然间卓东来:“那个人是谁?”

“那个人?”

司马冷笑:“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谁,你不让我去追,就因为你怕他。”

卓东来站起来,走到窗口,打开窗子,又关上,然后才转身面对司马。

“武林中高手辈出,各有绝技,高手对决时,胜负之分通常都要靠他们当时的情况和机遇。”卓东来说:“自从小李飞刀退隐后,真正能够无敌于天下的高手,几乎已经没有了。”

“是几乎没有?还是绝对没有?”

“我也不能确定。”卓东来的声音仿佛有些嘶哑:“只不过有人告诉过我,在这个世界上某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有一个这么样的人。”

“谁?”司马超群耸然动容:“你说的这个人是谁?”

“他姓萧,易水萧萧的萧,”卓东来说:“他的名字叫萧泪血。”

“森森剑气,萧萧易水;

英雄无泪,化作碧血。”

高渐飞好像又睡着了,就在他要解衣拔剑的时候,忽然就睡着了,而且忽然在睡梦中轻飘飘的飞了起来。

其实他根本分不清这究竟是梦是真?一个人被别人用很轻而且很妙的手法,拂过睡穴时,通常都会变成这样子的。

他清醒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在低歌,低低的歌声中仿佛也带着种森森的剑气和一种说不出的苍凉萧索。

“浪子三唱,只唱英雄;

浪子无根,英雄无泪。”

歌声戛然断绝,歌者慢慢的转身,一张黄蜡般的脸,一双疲倦无神的眼神,一身灰朴朴的衣服。

一个沉默平凡的人,手里提着口陈旧平凡的箱子。

“萧泪血!”

冷酒火焰般滚过司马超群的血脉心脏,他的心却还是没有因此热起来,“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有没有看到过他?”

“我没有。谁也没有看见过他。”卓东来说:“就算看见过他的人,也不会知道他是谁。”

风急而冷,很急,极冷。

因为他们是在高处,在七级浮屠高塔的最上层。

“是你,又是你,”小高茫然四顾:“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忽然又把我弄到这么样一个见鬼的地方来?”

“这个地方见不到鬼的,可是不把你弄到这地方来,我就要见到一个鬼了。”他淡淡的说:“一个新死的鬼。”

“这个新死的鬼就是我?”

“大概是的。”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死?”

“因为你的剑。”

这个人疲倦无神的眼睛里,仿佛忽然有了一点星光,就像是极北的天边那颗永恒的人星一样,那么遥远,那么神秘,那么明亮。

“往事蒿莱,昔日的名剑已沉埋,你的这柄剑已经是当今天下无双的利器,近五百年来没有任何一柄剑可以比得上它。”

“哦?”

“铸造它的人,是欧冶子之后第一位大师,也是当时的第一位剑客,可是终他的一生,从来也没有用过这柄剑,甚至没有拔出鞘来给人看过。”

“为什么?”

“因为这柄剑太凶,只要一出鞘,必饮人血。”

他的脸上没有表情,因为他脸上有一层类似黄蜡的易容葯物,可是他眼里却忽然又露出种说不出的悲伤。

“此剑出炉时,那位大师就已看出剑上的凶兆,一种无法可解的凶兆,所以他忍不住流下泪来,滴落在这柄剑上,化做了泪痕。”

“剑锋上的泪痕就是这么样来的?”

“是。”

“那位大师既然已看出它的凶煞,为什么不索性毁了它?”

“因为这柄剑铸造得实在太完美,”他问小高:“有谁能忍心下得了手,把自己一生心血化成的精萃毁于一旦?”

他又说:“何况剑已出炉,已成神器,就算能毁了它的形,也毁不了它的神了,迟早总有一天,它的预兆,还是会灵验。”

小高居然明白他的意思:“天地间本来就有些事物是永远无法消灭的。”

“所以今天你只要拔出了这柄剑,就必将死在这柄剑下。”这个人说:“因为你今天绝对不是司马超群的对手。”

他凝视小高说:“现在你总该已经明白,就算是公平的决斗,也不是完全公平的。”

“哦?”

“一个人到达了某种地步,有了某种势力后,就能够制造出一些事情来,削弱对手的力量,使自己获胜。”他说:“这种事通常都是非常专人痛苦的。”

这是事实,极残酷的事实。

现在小高已无法否认。因为现在他己认清了这一点,已经得到了惨痛的教训。

“所以如果你真的想对付司马超群,唯一的方法就是出其不意,将他刺杀于剑下。”这个人说:“因为你根本没有跟他公平决斗的机会。”

小高的双拳紧握。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事?”他问这个人,“为什么要救我?”

“因为我没有杀你,所以也不想让你死在别人手里。”

“你当然也不想让我这柄剑落在别人手里。”

“是的。”这个人的回答很干脆。

小高又问他:“你既然已经有了一件天下无双的武器,难道还想要这柄剑?”

“我不想要。”这个人淡淡的说:“如果我想要,它早已是我的。”

这一点小高也无法否认。

“那么你为什么要关心它?难道这柄剑和你这个人之间也有某种特别的关系?”

这个人忽然出手,握住了小高的手腕。

小高立刻流出了冷汗,全身上下都痛得流出了冷汗。

可是他知道他自己一定也触痛了这个人,触痛了他心里某一处最不愿被人触及的地方。

一个如此坚强冷酷的人,心里怎么会也有如此脆弱之处?

“你的箱子和我的剑,都是出自同一人之手,你和我之间是不是也会有某种特别的关系?”小高又问:“这些事你为什么不肯告诉我?”

这些事都是小高非问不可的,就算手腕被捏碎,也非问不可。

可惜他没有得到回答。

这个人已经放下了他的手,掠出了高塔。

高塔外一片银白,这个人和他的箱子已经像雪花般消失在一片银白中。

天色渐渐暗了,小高已经在这里想了很久,有很多事他都想不通。

因为他根本无法集中思想。

他想来想去,还是免不了要去想到她。

——究竟是谁?是从哪里来的?到哪里去了?

——要追杀她的人,是些什么样的人?她找到他,是不是司马超群要她这么样做的?要他为她神魂颠倒?

——他忽然离他而去,是否也是司马超群要她走的?要让他痛苦伤心绝望?

不管怎么样,小高都决心要找到她,问个清楚。

但是他找不到。

他根本不知道应该从什么地方开始去找。

一个初人江湖的少年,没有经历,没有朋友,也没有人帮助他,他能做什么?

除了用他的剑去杀人外,他还能做什么?

他能去杀谁呢?应该去杀谁呢?

谁能告诉他?

天色更暗了,晚钟已响起,后院的香积厨里飘出了粥米饭的芳香,几个晚归的僧人穿着钉鞋赶回来吃他们的晚膳。

钉鞋踏碎了冰雪,小高忽然想起了朱猛。

朱猛在洛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无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