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无泪》

第08章 义无反顾

作者:古龙

二月初七。

洛阳。

蔡祟坐在用四根木棍和一块帆布钉成的凳子上,看着街上熙来攘在的人拜,脸色阴沉沉的,无论谁都看得出来今天他的心情不大好。

小高本来已经是他瓮中的鳖,网中的鱼,想下到竟在最后一瞬间从他掌握中溜走。

这也许只因为他的每次行动都很顺利,成功得大快了些。所以才会造成这种疏忽。

其实他在这些日子里,并没有片刻忘记过朱猛。

他知道朱猛现在一定还没有离开洛阳,如果他决心去找,一定能找得到的。

他没有去找,他并不因为是愧对故人,而是因为他不敢。

现在他虽然已取代了朱猛的地位,可是在他心底深处,他还是对朱猛存有一种说不出的畏惧。

在朱猛多年的积威之下,这种畏惧已经在他心里生了根。

现在他只要一想起朱猛,还是会觉得手足冰冷,全身冒汗,有时甚至会在半夜从噩梦中惊醒,一个人躺在被自己冷汗湿透了的被褥中发抖。

他只希望朱猛来找他。

他已经伍这条街下布满了致命的陷饼和埋伏,只要他一声令下,所有的埋伏立刻就可发动。就算朱猛的体能还在巅峰时,也一样逃不了的。

所以他才会每天一大早就坐在这里卖切糕,因为他要用自己做饵,钓朱猛那条大鱼。

这样做虽然冒险,可是只要朱猛还活着,他这一辈子就休想有一天好日子过。

这是条热闹的长街,有菜馆,有花市,还有菜场,所以在清晨时就有了早市,一大早街上就挤满了人,这两天的情况和平时不同的地方是:街上的人至少有一半是他布下的埋伏,其中不但有雄狮堂的旧部,也有他最近才从远地找来的亡命之徒。

一些只要有钱什么事都做得出的亡命之徒。

朱猛从来没有见过这些人,他们对朱猛也没有任何感情。

就算雄狮堂的旧部中也有人和他一样,对朱猛犹有余悸,在出手时难免犹疑畏惧,可是这些亡命之徒却是六亲不认的。

想到这一点,蔡崇的心里才比较舒服了些。就在这时候,他看见一个人走人了这条长街。

“小高,高渐飞!”

蔡崇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个昨天才从死里逃生的人,现在居然又特地来送死了。

小高身上只芽着件单薄的短衫裤,却将一件长衫搭在肩膀上。

他的脸已经被冻得发红,眼里也带着血丝,显见得很久都没有睡好。

可是他的精神看起来却不坏,神情也很镇定,看来和其他那些来吃早茶的人并没有什么两样。

已经认出他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他,眼中都有了杀机。

小高却一点都不在乎。

有人已经准备对他出手了,奇怪的是,蔡崇居然一直都没有发出行动的号令,居然就这样看着小高走到他的面前。

小高在蔡崇面前一张摆满切糕的小木桌前站住,桌上的切糕是用好几层棉褥益着的,小高抛了两文钱在木桌上,看着蔡崇。

“我要买两文钱切糕,要带着枣子的那一边。”

蔡崇也在看着他,看了半天,忽然笑了:“你真的是来买切糕的?”

“你卖的是切糕,我当然只有来买切糕,这种事有什么奇怪?有什么好笑?”

“的确不好笑,一点都不好笑。”蔡崇说:“这种事实在值得大哭一场。”

“你为什么还不哭?”

“因为应该哭的不是我,是你。”

“哦?”

“你知不知道只要我一声令下,现在你很可能已经变成个刺猬了,身上最少也有十七八个地方会像水袋破了洞一样往外面流血。”

“哦?”

“可是你现在还活着,”蔡崇冷冷的问:“你知不知道你为什么还能话到现在?”

“我不知道。”

“因为我实在很想问问你,你究竟是来干什么的?”蔡崇道:“是来替朱猛做说客?替他来跟我谈条件?还是替他来求情?”

小高看着他,也看了半天,忽然叹了口气道:“别人的心事是不是从来都瞒不过你?”

蔡崇又笑了。

“其实朱猛可以自己来的,不管怎么样,我们到底是老哥儿们了,”蔡崇说得很诚恳:“只要条件不太过份,他说什么,我都可以照办。”

“真的?”

“当然是真的,”蔡崇道:“我根本就不想跟他这么样耗下去,自己的兄弟窝里翻,弄得大家精疲力竭,两败俱伤,让外人来捡便宜,这样又有什么好处?”

“确实连一点好处都没有。”

“所以你不妨回去把我的意思告诉他。”蔡崇道:”我相信你一定也能看得出我是一番诚意。”

“我当然看得出。”小高说:“我只不过觉得有点奇怪而已。”

“奇怪什么?”

“难道你就从来没有想到过,我是替朱猛来杀你的?”

蔡崇微笑,连那双利刃似的狭眼中都充满笑意。

“你是个聪明人,怎么会做这种事?”他说:“这条街上都是我的人,只要你一出手,就是能杀了我,你自己也必死无疑。”

“我相信。”小高说:“这一点我也看得出。”

“你还年轻,前程如锦,你跟朱猛又没有什么太深厚的交情,为什么要替他来卖命?”蔡崇微笑摇头:“你当然不会做这种事的。”

小高也笑了:“你说得一点也不错,这种事连天下最笨的大笨蛋都不会做的。”

蔡崇大笑,笑得愉快极了。

就在他笑得最愉快时,忽然看见淡谈的青光一闪,已经有一把利剑刺人了他的心脏。

笑容忽然冻结,就像是一张手工极拙劣的面具般冻结在他脸上。

在这一瞬间,所有的声音和行动仿佛也全部被冻结。可是在一瞬间之后,就忽然騒动沸腾了起来,使得这条长街变得就像是火炉上一锅刚煮滚的热粥。

唯一能够保持冷静的一个人还是小高。

他来做这件事,只因为他认为这件事是他应该做的,成败利害,生死存亡,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现在他的使命已完成,已经亲眼看到了叛徒得到应有的下场,别的事他已经完全不在乎。

虽然他不在乎,可是有人在乎。

动乱的人群还没有扑过来,半空中忽然有一条高大的人影飞鸟般坠下,落在小高身边。拉住了小高的手。

“他是我的朋友。”朱猛又发出雄狮般的怒吼:“你们要动他,就得先杀了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英雄无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