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异星邪》

第11章 玉女金帖

作者:古龙

一盏精致的铜灯,放在靠墙的长几上,柔和的灯光布满了这间厅房。

厅房的后面是一间卧室,厅房和卧房都不大,然而多臂神剑能够找到这样的落脚之处,却也并非是件易事。

因为,此刻这风云际会的临安城,的确是太拥挤了,你若不是像多臂神剑以及云中程这种德高望重而且名重武林的江湖前辈,只怕要找一席安身之地都极为困难,何况是这样有厅有室的套房。

此刻,多臂神剑云谦正坐在面对着窗子的巨大靠椅上,窗外是一个小小的院子,不时有欢笑的声音,从窗外传来宗教》等。 ,使得那沉重的夜色,看来有种令人兴奋的光采。

但是,这曾经叱咤一时的武林前辈的面色,却是忧郁而沉重的。

坐在他对面的云中程见到他爹爹的神色,不安地问道:爹爹,时候已经不早了,你老人家可要到外面吃些东西?“云谦缓慢地摇了摇头,灯光照在他脸上,使得他脸上的皱纹,看来极为清晰,云中程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又道:“长卿弟年纪虽轻,但是武功却高得惊人,而且又极为聪明,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会出什么差错的,你老人家又何必担心呢?”

多臂神剑浓眉微皱,突又叹道:“我担心的倒不是长卿,而是——”话声突地一顿:“中程,你可知道乔迁这些日子跑到哪里去了,我想问问他——”话犹未了阐述伊斯兰改革理论的著作有《伊斯兰宗教思想的重建》等。 ,他话声竟又一顿,云中程不禁亦自一皱剑眉,奇怪他爹爹今天说话怎的会如此吞吐,哪知却听云谦沉声叱道:“中程,你听听,这是什么声音?”

晚风,穿过小院,吹进窗户。

那种奇异的乐声,此刻竟也随着晚风,若断若续地飘了进来。

云氏父子面色都不禁为之大变,云中程凝神听了半晌,方待答话,云谦却又说道:“这声音我像是曾经听过——”突地一拍前额,又道:“对了派”。 ,是在苗疆,三十多年前,我就听过这种声音,是苗人的吹竹之声,那时……我年纪和你差不多,现在……”

自悲日暮的老人,常会在不知不觉中,流露出他的心境来的。

云中程愣了一愣,抢步走到门口,又突然驻足回身说道:“爹爹,我先出去看看,也许是——”他含蓄地中止了自己的话,因为他不愿意说出丑人温如玉这个名字来。

但是久闯江湖的多臂神剑,又何尝没有从这奇异的乐声中联想到这位久居苗疆的女魔头红衣娘娘温如玉来。

于是他们一起走出了客栈。

街道上,灯光依旧,行人也仍然很多,但是,喧笑声、高歌声、轰饮声,却全都没有了,只剩下那种奇异的乐声,袅袅地飞扬着。

他们顺着这乐声由来的方向,大步走了过去,相识的武林豪士此刻心中虽然惊诧不定,但见了他们父子仍未忘了躬身为礼。

转过一条路,云中程目光动处,突然见到那站立在人群之中,有如鸡群之鹤,一身玄衫的卓长卿,不禁脱口道:“爹爹,长卿就在那里。”

目光锐利的卓长卿,却没有看到他们,因为他正在呆呆地想着心事。

但是云中程的这一喊,却将他从沉恩中惊醒,但是不等他迎上去,多臂神剑已抢步走了过来,一把抓着他的臂膀,大声道:“长卿,你没事吧?”

虽然是短短几个字,然而在这几个字里,却又包含着多少关怀与情感。

卓长卿摇了摇头,呐呐他说道:“老怕,你老人家放心,我……我没事。”

他喉头哽咽着几乎不能将这句话很快他说出来,只觉得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温情,从这老人一双宽大的手掌中传到他身上,这种温情,没有任何言语能够形容,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替代。

他感激地笑着,他伸出手握住云中程的手,一时之间,这三人彼此之间,各部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升起,友情,这又是多么奇妙而可贵的情操呀。

他们彼此握着手,呆呆地愣了半晌,谁也没有说话,四侧的人们,目光望在他们身上,不禁却有点奇怪,这两个名重武林的江湖侠士,此刻怎么会做出恁地模样。

但是——

那奇怪的乐声,却更响了。

于是大家的目光,又不禁从他们身上,转向这乐声的来路。

卓长卿定了定神,说道:“老伯,大哥,这声音就是那丑人温如玉门下的红衫少女们所吹奏出来的,看来那温如玉此刻已进了临安城。”

多臂神剑一轩脓眉,回顾云中程一眼,沉声说道:“果然是她!”

又转向卓长卿:“长卿,你是怎么知道的?”

“卓长卿沉吟了一下,不知道此刻该不该将自己这一日所遇说出;他虽毋须隐瞒云氏父子,但却不愿被站在旁边的人听到。哪知——他心念转处,却听得四侧的人群突地发出一阵騒动,站在路旁的人,涌向街心,站在楼下的人,也似乎奔了下来,他目光一转,也不禁脱口道:“来了。”

多臂神剑云谦心中不禁为之暮地一跳,数十年来,红衣娘娘温如玉之名,在江湖中传言不绝,但是她足迹从未离开苗疆一步,此刻这年已古稀的武林豪士一想到她即将在自己面前出现,心中竟不禁有种怔忡的感觉,忖道:“难道这女魔头此刻真的到江南来了,而且已人了临安城。”

转目望去,只见街道尽头,果然缓缓走来一行红衫女子,方才涌至街心的人群,见到这行女子,竟又齐退到路边。

街道两边的灯光,射到这行女子身上,只见她们一个个俱都貌美如花,肤如莹玉,满身的红衫被灯光一映,更是明艳照人,不可方物。

卓长卿目光动处,不禁在心中暗道一声:“果然又是她们!但那丑人温如玉的香车呢?”

凝目望去,这些少女云鬓高挽,手持青竹,也依然是白天的装束,但是却在每人的左时,多挂了一个满缀红花的极大花篮。两人一排,井肩行来,远远望去,仿佛有着八排,但是她们身后,却只是一些因好奇而跟在后面的人们,哪里有那红衣娘娘温如玉日间所乘的宝盖香车的影子。

多臂神剑云谦凝目望了半晌,突地心中一动,又自回顾云中程道:“中程,你看这些女子可觉眼熟?”

云中程额首道:“这班少女无论装束打扮,以及体态神情,都和那天到我们家里去送寿礼的少女有些相似,但年龄好像稍微大些。”

云谦一捋长须,道:“是了,那夭我就看出,那班女子一定是温如玉的门下,此刻看来,你爹爹的估计,一点也不错。”

语声微顿一下,又道:“但怎么却不见那红衣娘娘呢?那么这班女子又是来做什么的?哼——一个个手里还提着花篮,难道是来散花的吗?”

这生具姜桂之性、老而弥辣的老人,先头几句话,是对他爱子云中程的;后来几句话,却是暗自得意自己的老眼不花,一顿之后所说的话,这是在问卓长卿,到最后几句,却是在自言自语,又是在暗中骂人了。

卓长卿为之微微一笑,心中却也正暗问自己:“丑人温如玉没有来,那这班少女却又是来做什么呢?”

耳畔乐声,突地一停,只见这些红衫少女,竟也随着乐声,一起停住脚步,将手中的青竹,插在腰间的红色丝绦上。

站在街边的人群,几乎已全都是武林中人,因为一些平常百姓看到这种阵仗,虽然也生出好奇之心,但想到昨夜之事,又都不禁心里发毛,早就一个接着一个地溜了。

此刻群豪都不禁为之一愣,他们知道的事,还远不及云氏父、及卓长卿的多,自然更无法猜测这些红衣少女的用意,却见当头而行的两个红衫少女,竟自弯下腰去,向两侧人群一敛礼,齐地娇笑一声,道:“婢子等奉家主之命,特来向诸位请安,并且奉上拜帖请诸位过目。”

这而人说起话来,竟然快慢一致,不差分厘,而且娇声婉转,娇柔清脆,再配着她们的玉貌花容,婀娜体态,群豪不禁都听得痴了,也看得痴了。

多臂神剑浓眉一皱,沉声道:“看来红衣娘娘的确有两手。不说别的,就看她训练徒弟,竟把两个人说话的快慢节调都训练得一模一样,虽是两个人说话,听起来却像是一个人说出来的。”

云中程亦自接口道:“那天去给爹爹送礼的,不是也有两个女孩子,说起话来,就像是一个人说的吗,起先我还以为她们是一母双生呢!”

语犹未了,却见这两个少女突地一抬双手,跟在后面的红衫少女立刻四散走开,卓长卿暗中一数,不多不少,正好十三个。

四侧群豪本已目迷心醉的时候,此刻见到这些少女竟四散分开,婀娜地走到自己面前,西上俱都带着娇美的笑容,更不禁都愣住了。

卓长卿放目一望,却见当头的两个红衫少女,竟并肩向自己这边走了过米,秋波转处,突然齐地露齿一笑,道:“原来你也在这里。”

‘纤腰轻扭,笔直地走到他身前。多臂神剑浓眉一皱,道:“你认得她们?”

卓长卿愕了一愕,哪知右侧的少女却已娇笑道:“怎么不认得,今天早上,我们还见过面哩。”

娇笑声中,玉手轻伸,从那花篮之中取出了一张红色纸笺,递到卓长卿面前,秋波一转,纤腰一扭,竟自转身去了。

卓长卿呆呆地从她那双莹白如玉的纤掌中,将那张像是请帖样子红色纸笺接了过来,目光垂处,只见上面写着整整齐齐的字迹:“x月x日x刻,临安城外,一凉亭畔,专使接驾。”

字迹非行非草,非隶非篆,仔细一看,竟完全是用金丝贴上的,卞面也没有署名,却用金丝,缠了个小小的“坠乌髻”。

转眼望去,那些红衫少女体态若柳,越行越远,站在两侧的武林豪士,个个俱是目定口呆地垂首而视,手上也都拿着一份这种奢侈已极的请帖。

请帖缀以真金,这气派的确非同小可,这些武林豪士虽然俱都见过不知多少大场面,此刻心中却也不禁都有些吃惊。

多臂神剑目光亦自凝注在手上的请帖上,仔细看了半晌,突然回首问道:“长卿,这一天来,你究竟遇着了什么事,难道你今天早上已经见过那红衣娘娘了吗?”

这老人虽然也对这张请帖有些吃惊,但心中却始终没有忘记方才那红衫少女所说的话,此刻一将帖上字迹看清,便忍不住问了出来。

卓长卿轻叹一声,道:“今日小侄的确所遇颇多,等等一定详细禀告老伯——”话声未了,却见那些红衫少女竟又排成五列,当头的两个少女又娇声说道:“婢于们匆匆而未,匆匆而去,临安城里的英雄好汉这么多,婢子们实在不能每个都通知到,因此婢子倒希望诸位接到帖子的,转告没有接到帖子的英雄一下,就是x月x日x刻,婢子们在城外约五里处一凉亭那里,恭候各位的大驾。”

说罢,又自深深敛礼,秋波复转,再伸手掌,轻掩樱chún,娇声一笑。“娇笑声中,这十六个红衫少女竟然一起旋扭柳腰,转身而去。四侧群豪,望着她们婀娜的背影,似乎都看得痴了。多臂神剑干咳了一声叹道:“这红衣娘娘如此的大费周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难道真是为徒择婿,宴会英豪吗?”

语声一顿,又道:“只伯未必吧!”

群豪也开始私下窃窃议论着,根本没有听到他自语着的话,有几个站在旁边凑热闹的混混儿,骤然得着上面缀着几乎有一两多金子的请帖,乐得连嘴都合不拢了,大笑着跑了开去。

于是城南小巷中的土娼馆里,今夜便多了几个豪客,带着惨白面色的妓女们,虽然这些平日只会手心朝上的混混儿,今日怎地都变成了大爷,可是她们也不敢问,也不愿问,只是强颜欢笑着,一面又偷偷用手帕拭抹着面颊,生怕自己面上搽着的大厚的脂粉,都因这一笑而震落下来。

大秤分银、小秤分金的武林豪士,虽然没有将这两个金子看在眼里,但此刻亦不禁在心中暗喜:“呵,好大的手面,到了天目山上,怕不有成堆的金子堆在山上。”

于是他们更坚定了上天目山的决心,世上大多数的决心,不都是建立在亮晶晶的金银上面的吗?!

婀娜的红色身影,逐渐去的远了,但群豪的目光却自然追随着她们,只有多臂神剑云氏父于的目光,却凝注在卓长卿身上。

而卓长卿呢?

他此刻正垂着头,落入沉思里,谁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玉女金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月异星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