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异星邪》

第15章 乱石浮沙

作者:古龙

转过这处山拗,又是一处迤俪山道,前行十数丈,前面突然一片茂林阻路,茂林上又是一道绿叶牌楼,上写:第二关。

温瑾身如惊鸿,当先人林,卓长卿目光转处,忽然看到树林中竟有数处依树而搭的木棚,制作得极见精巧,一入林中,宛如又回到巢氏巢居之日,卓长卿心中方自暗叹,却又见这些木棚的门户上,各各有着一方横匾,上面竟写的是:“疗伤处”,三个绿字。

卓长卿不禁冷笑一声,道:“她倒想得周到得很。”

那三个少女跟在他身后,又自对望一眼,不知道其中究竟有什么秘密。

茂林深处,突有一片平地,显见是由人工开辟而成,砍倒的树干,已被刨去树皮,横放在四周,像是一条供人歇脚的长椅。

四面长椅围绕中的一面平地上,却又用巨木格成四格。

第一格内,乱石成堆,乍看像是零乱得很,其中却又井然有序,巨木上插着一方木牌,写的是:乱石阵。

第二格内,却是一堆堆浮沙,亦是看来零乱,暗合奇门,卓长卿毋庸看那木牌,便知道这便是五台绝技——浮沙阵。

第三格内,却极为整齐地排列着九九八十一株短木桩,这自然便是少林南宗的绝顶武功之一梅花桩了。

第四格内,却排列着一束束的罗汉香,只是其中却折断了几束,卓长卿冷笑一声,忖道:“无根大师方才想必就是在这罗汉香阵上与人动手的了。”

刹那之间,他目光在这四格方地上一转时,心中亦不禁暗惊:“难怪那温如玉要在林外建下疗伤之地,这却又并非全是为了示威而已,武林中人要到四阵上动手,能不受伤的,只怕真的不多。”

他心念动处,脚下不停,脚尖在第二格第三堆浮沙上轻轻一点,身形突然掠起三丈,有如巨鹤冲天而起,突叉飘飘而下,轻灵的转折一下,身形便已落在那罗汉香阵的最后一束香上。

腿不曲,肩不动,身形突又掠起,寂无声息的掠人林中。

跟在他身后的三个红裳少女,忍不住暗中惊叹一声,痴痴地望着他的背影,呆了半晌,方自偷笑一下,随后掠去。

穿林而过,前行又十丈,前面突见危坡耸立,其势陡斜。

卓长卿与温瑾并肩掠了过去,只见一路怪石嶙峋,心中方自暗谅山势之险,哪知目光动处,却不禁“呀”地一声,惊唤出声来。

温瑾轻叹一声,侧顾道:“这也是那神偷乔迁的主意。”

原来这一路长坡之上,两旁竟排列着一排白杨棺木。

一眼望去,只见这些棺材一只只连着的排了上去,竟看不清究竟有多少个,山行渐高,山凤渐寒,稀淡的阳光,映在这一排棺材上,让人见了,心中忍不住要生出一般寒意。

卓长卿剑眉轩处,“哼”了一声,无言地掠了上去,心中却满怀愤仇,此刻那乔迁若是突然出现,便立时得伤在他的掌下。

坡长竞有几里,一路上山风凛凛景色更是谅心触目。

直到这长坡尽头,便又见一处绿叶牌搂,上面写着的自是:“第三关”三字。

牌楼内却是一片宛如五丁神斧一片削成的山地,山地上搭着四道看台,看台后面是什么样子,卓长卿虽无法看到,但却有一“阵阵叱喝之声,从那边隐隐传来,当下他脚步加紧,身形更快,倏然一个起落,跃上了那高约三丈的竹木看台。只见——这四道看台之中的一片细砂地上,竟遍着数百柄刀口向上的解腕尖刀,刀锋闪闪,映日生花。这一片尖刀之上,左右两边,还搭着两架钢架。钢架上钢支排列,下悬铁练,一面铁练上悬挂的是数十口奇形短刀,山凤虽大,这些尖刀却纹丝不动,显见得份量极重。另一处钢架上,却悬挂着数十粒直径只有一尺,上面满布芒刺的五芒钢珠。此刻这五芒神珠阵,铁练叮当响,钢珠飞动,其中还夹杂着两条兔起鹤落的淡灰人影。山顶阳光虽然较稀,但照映在这一片刀山上,再加上那飞动着的钢珠铁练,让人见了,只觉光华闪动,不可方物。再加上那慑人心魂的铁练钢珠的叮当之声,两条人影的喝叱之声。卓长卿一眼望去,心中亦不禁为之一凛。他目光再一转,却见对面一座看台上,竟还杂乱地坐着十数个武林豪士,这其中有的是自发皓然,有的是满面虬须,有的是长袍高辔的道人,有的是一身劲装的豪雄,形状虽各异,但却都是神态奕奕,气势威猛,显见得都是武林高手。卓长卿目光动处,只见这些人数十道目光,虽都是明如利箭般望向他,但却仍端坐如故,没有一个人显出惊慌之态来。此刻温瑾已掠上看台,这些人见了这突然现身的少年,心中虽然奇怪,但见他既与温瑾一路,想来亦算自己人,是以都未出声,而昨天与他曾经见面交手的”牌剑鞭刀“与”海南三剑“,此刻早已自觉无颜,暗中走了。温瑾目光一转,柳眉轻颦,身形动处,刷的掠了下去。她身形飘飘落下,竟落在一处刀尖上,单足轻点,一足微曲,身形却纹丝不动,阳光闪闪,映着她一身素服,满头长发,山风凛凛,吹动着她宽大的衣衫。卓长卿忍不住暗中喝采,只见对面的那些武林豪杰英雄,此刻已都长身而起,一齐拱手道:“姑娘倒早得很。”

要知道温瑾年纪虽然甚轻,但却是丑人温如玉的唯一弟子,在武林中地位却不低,是以这些成名已久的武林人物,对她亦极为恭敬。

她微笑一下,轻轻道:“早。”

日光一转,却转向那五芒神珠阵,只见阵中的人影纵横交错,却正是那多事头陀无根大师与千里明驼。

她又自冷冷一笑,道:“无根大师怎么与别人动起手来了她话声未了,看台上却已掠出一条瘦长人影,轻轻落到刀山之上,轻功亦自不弱,温瑾秋波一转,冷冷道:“萧大侠,你知道这是为了什么吗?”

“无影罗刹”哈哈干笑数声,道:“这只是我们久仰少林绝技,是以才向无根大师讨教一下而已,别的没有什么。”

温瑾长长“哼”了一声,道:“原来是这样。”

突然冷笑一下:“但是这金刀换掌,和五芒神珠阵,可不是自己人考较武功的地方呀。”

“无影罗刹”萧铁风微微~愕,却仍自满面强笑的说道:“只要大家手下留心些,也没有什么。”

话声未了,只听“当”的一声巨响,原来多事头陀见了温瑾来了,精神突振,奋起一掌,荡起一颗五芒神珠,向牛一山击去,那牛一山本是个驼子,此刻身形一矮,便已避过,反手一挥,亦自挥去一颗五芒神珠。

多事头陀大喝一声,带起另一颗五芒神珠,直击过去,两珠相击,便发出“当”的一声巨响,但衣袖之间,却已被另一颗神珠划了道口子。

要知道他身躯要比牛一山高大一倍,在这种地方交手,无形中吃了大亏,何况他方才连接三阵,此刻气力已自不继。

他衣袖划破,心头一凛,脚下微晃,那千里明驼牛一山占着了先机,哪肯轻易放过,暗中冷笑一声,身形一缓,倒退三尺,脚下早已忖好地势,轻轻落在第三柄尖刀上,双掌齐齐当胸推出,推起四颗五芒钢珠,直击多事头陀。

这四颗钢珠虽是同时袭击来,方向却不一,在刹那之间,多事头陀只觉耳畔叮当巨响,眼中光华闪耀,他脚下已自不稳,气力也已不继,哪里挡得住这牛一山全力一击之下所击出的囚颗重逾十斤的五芒神珠。

他不禁暗叹一声,只道自己今日恐要葬身在这五芒神珠阵中。

哪知——

只听一声清啸,划空而来,接着一阵叮当交击之声,不绝于耳,然后便是那千里明驼牛一山的一声惨呼。

多事头陀只觉手腕一紧,身不自主地退了出去,一退竟一丈远,他定了定神,方自睁开眼来,只观穹苍如洗,阳光耀目,五芒神珠虽仍在飞舞不已,他自己却已远远站在刀山旁的沙地上。

要知道卓长卿扬威天目山,技慑群雄,万妙真君一生借刀杀人,到头来却自食其果,温如王挥手笑弄铁达人、石平,含笑而逝,温瑾生死一念,几乎丧生在五云烘日透心针下……

多事头陀在这刹那之间,由生险死,由死还生,此刻心中但觉狂泉百涌,渐静渐弱渐消,他呆呆地愣了半晌,方自定一定神,凝目望去,只见穹苍如洗,阳光耀目,五芒神珠在飞舞不已,飞舞着的五芒神珠下,却倒卧着一条人影,不问可知,自是那立心害人,反害了自己的千里明驼牛一山了。

原来方才多事头陀久战力疲,在牛一山全力一击所击出的五芒神珠之下,已是生死悬于一线,就在这间不容发的刹那之间,卓长卿清啸一声,身形倏然掠起,有如经天长虹一般掠入五芒神珠阵中,一手抓住多事头陀的手腕,正待将之救出险境。

哪知千里明驼杀机已起,眼看多事头陀已将丧命,此刻哪里容得他逃生,双掌一错,身形微闪,竟然追扑了过去。

卓长卿身形已转,此刻剑眉微皱,反手一“掌,龙尾挥凤。千里明驼牛一山只见这玄衫少年随意一掌挥来,他不禁暗中冷笑一声:“你这是自寻死路。”

腰身一塌,双掌当胸,平推而出,千里明驼一生以力见长,一双铁掌上,的确有着足以开山裂石的真功夫,只道这玄衫少年与自己这双掌一接,怕不立使之腕折掌断。

哪知他招式尚未递满,便觉一般强风当胸击来。

他这才知道不好,但此时此刻,哪里还有他后悔的余地。

他双掌方自递出,脚下已是立足不稳,此刻若是在平地,他也许还能抽招应敌,逃得性命,但此刻他脚下一晃,方自倒退半步,身后己有三粒五芒神珠荡着劲风,向他袭来,风声强劲,他虽已觉察,但却再也无法闪避。

“砰、砰、砰”三声,这三粒五芒神珠,竟一起重重的击在他的身上。

他但觉全身一震,心头一凉,喉头一甜——张口“哇”的喷出一口鲜血,狂吼一声,扑在地上,他纵有一身横练,但在这专破金钟罩、铁布衫的五芒神珠的重击下,又焉会再有活路。

卓长卿这长啸、纵身、救人、挥掌,当真是快如闪电,多事头陀回目一望,只见卓长卿微微一笑,道:“大师,没有事吧?”

多事头陀想起自己以前对这位少年的神情举止,不觉面颊为之一红,但是他正是胸怀磊落的汉子,此刻心中虽觉有些仙汕的不好意思,但却仍一揖到地,大声道:“兄弟,和尚今天服了你了。”

卓长卿含笑道:“大师言重了。”

转目望去,只见对面台上的数十道目光,此刻正都厉电般的望着自己,那无影罗刹萧铁风,却已掠至五芒神珠阵边,将千里明驼牛一山的尸身,抱了出来,这萧铁凤有无影之称,轻功果自不弱,手里抱着那么沉重的躯体,在这映目生光的尖刀之上,瘦长的身形却仍行动轻灵,嗖的两个起落,掠出尖刀之阵,落到旁边的空地上,俯首一望,低叹道:“果然死了。”卓长卿剑眉微皱,心中突然觉得大为歉然,要知道他自出江湖以来,与人动手,虽有多次,伤人性命,却从未之有过,此刻但觉难受异常,蜂腰微扭,一掠四丈,竟掠至无影罗刹萧铁风身侧,沉声道:“也许有救,亦未可知。”

正待俯下身去查看牛一山的伤势。

哪知萧铁风倏然转过头去,一眼望见了他,便立刻厉喝道:“滚!滚开!”

卓长卿怔了一怔,道:“在下乃是一番好意,阁下何必如此!”

无影罗刹萧铁风冷笑一声,说道:“好意——哼哼,我从前听到猫抓死了老鼠,又去假哭,还不相信世上有此等情事,今日一见——哼哼,真教我好笑得很,我萧铁风又非三岁孩童,你这假慈悲骗得了谁?”

卓长卿又怔了一怔,心念数转,却只觉无言可对,他自觉自己的一番好意此刻竟被人如此看待,心中虽有些气忿,但转念一想,人家说的却又是句句实言,若说一人将另一人杀死之后,再去好意查看那人的伤势,别人自然万万不会相信。

他呆呆地怔了半晌,只见那千里明驼仰卧在地上,前胸一片鲜血,嘴角更是血迹淋漓,双晴凸出,面日狰狞——他不觉长叹一声,闭上眼睛,缓缓道:“在下实在一番好意,阁下如不相信……”

话犹未了,温瑾一掠而至,截口说道:“他不相信就算了。”

卓长卿张开眼来,叹道:“我与此人无冤无仇,此刻我无意伤了他的性命,心中实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乱石浮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月异星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