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异星邪》

第17章 声震四野

作者:古龙

日光之下,只看见这两条人影,发髻蓬乱,衣衫不整,似是颇为焦急潦倒,只有身上的一袭杏黄衣衫,犹在日光中间烁着夺目的鲜艳之色,却正是那万妙真君的弟子铁达人与石平。

卓长卿身形方动,便瞥见这两人的衣冠面容,脚步立刻为之一顿,只见他两人如飞地在自己身侧掠过,望也不望自己一眼,笔直掠到温瑾身前,温瑾秋波转处,冷冷一笑,缓缓道:“做完了么?”

铁达人、石平胸膛急剧地起伏了半晌,方自齐声答道:“做完了。”

温瑾一手轻抚云鬓,突地目光一凛,冷冷道:“什么事做完了?”

铁达人、石平齐地一愣,悄俏对望一眼,两人目光相对,各个张口结舌,呆呆地愕了半晌,铁达人于咳一声,期艾着道:“我……我……”

石平抽进一口长气,呐呐地接口道:“我们已……已……”

这两人虽然手黑心辣,无仁无义,但毕竟还是无法将杀师的恶行说出口来。

温瑾冷笑一声,微拧纤腰,转过身去,再也不望他两人一眼,轻蔑不屑之意,现于辞色,缓缓道:“长卿,我们走吧!”

铁达人、石平面色齐地一变,大喝一声:“温姑娘!”

一左一右,掠到温瑾身前,齐地喝道:“温姑娘慢走!”

温瑾面容一整,冷冷说道:“我与你两人素不相识,你两人这般的纠缠于我,难道是活得不耐烦了?”

她自幼与那名满天下的女魔头红衣娘娘生长,言语之中,便自也染上了许多温如玉那般冷削森寒的意味,此刻一个字一个字说将出来,当真是字字有如利箭,箭箭射人铁、石两人心中。

卓长卿一步掠回,日光动处,见到这两人面额之上,冷汗涔涔落下,心中突觉不忍,而长叹一声,道:“你两人可是要寻那温如玉为你等解去七绝重手么?”

铁达人、石平目光一亮,连忙答道:“正是,如蒙阁下指教,儿恩此德,永不敢忘。”

卓长卿缓缓转过目光,他实在不愿见到这两人此刻这种卑贱之态,长叹一声,缓缓道:“温如玉此刻到哪里去了,我实在不知道!……”

语声未了,铁、石两人面容又自变得一片惨白,目光中满露哀求乞怜之意,伸出颤抖的手掌,一抹面上的汗珠,颤声道:“阁下虽不知道,难道温姑娘也不知道么?”

温瑾柳眉一扬,沉声道:“我纵然知道,也不会告诉你,像你们这种人,世上多一个不如少一个的好。”

纤腰一扭,再次转过身去,缓缓道:“长卿,我们还不走么?”

卓长卿暗叹一声,转目望去,只见铁、石两人,垂手而立,面上突然现出一阵愤激之色,双手一阵紧握,但瞬又平复,一左一右,再次掠到温瑾面前,铁达人一扯石平的衣襟,颤卢道,“温姑娘,我两人虽有不端之行,但却是奉了令师之命……温姑娘,我两人与你无冤无仇,难道你就忍心令我两人就这样……”

他语声颤抖,神态卑贱,纵是乞丐求食,婴儿素rǔ,也比不上他此刻神情之万一,哪里还有半分他平日那般倨骄高做之态,说到后来,更是声泪齐下,几乎跪了下去。

卓长卿见到这般情况,心中既觉轻蔑,又觉不忍,长叹一声,缓缓接口道:“生命当真是这般可贵么?”

铁达人语声一顿,呆了一呆,卓长卿接口又道:“生命固是可贵,但你们两人可知道,世上也并非全无更比生命可贵之物,你两人昂藏七尺,此刻却做出这种神态,心里是否觉得难受?”

铁达人呆了半晌,垂首道:“好死不如歹活,此话由来已久,我们年纪还轻,实在不愿……实在不愿……”

石平截口道:“阁下年纪与我等相若,正是大好年华,若是阁下也一样遇着我等此刻所遇之事,只怕……”

垂下头去,不住咳嗽。

卓长卿剑眉一轩,朗声道:“生固我所慾也,义亦我所慾也,两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耳!”

语声一顿,突然想到这两人自孩提之时,便被尹凡收养,平日耳儒目染,尽是不仁不义之事,若想这两人了解这种圣贤之言,岂是一时能以做到之事,正是“人之初,性本善,苟不教,性乃迁……”

这两人有今日卑贱之态,实在也不能完全怪得了他们。

要知道卓长卿面冷心慈,生性宽厚,一生行事,为已着想的少,为人着想的多,此刻一念至此,不禁叹道:“温如玉此刻是在何处,我与温姑娘不知道,但今夜她却定要到昨夜那厅堂之中,与我两人相会,你等不妨先去等她!”

温瑾冷笑一声,目光望向天上,缓缓道:“其实以这两人的为人,还不如让他们死了更好。”

卓长卿干咳一声,似是想说什么,却又忍住,挥手道:“你两人还不去么?”

目光一抬,却见铁、石两人竟是狠狠地望着温瑾,目光中满含怨毒之意,良久良久,才自转过身来,面向卓长卿抱拳一揖,沉声说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再见有期。”

两人刷地拧腰掠去,温瑾望着他两人的身影,恨声说道:若依着我的性子,真不如叫这两人死了的好。“卓长卿一整面容,缓缓说道:“人之初性本善,世上恶人多因环境使然,再无一人生来便想为匪为盗的,能使一恶人改过向善,更胜过诛一恶人多多,瑾儿,为人立身处世,总该处处以仁厚为怀,这样的话,你以后不要说了。”

温瑾面颊一红,她一生娇纵,几会受人责备,但此刻听了卓长卿的话,却连半句辨驳之言也说不出口。

一阵山风吹起了她鬓边的乱发,她突然觉得一支宽大温暖的手掌,在轻轻整理着她被风吹乱了的发丝,也似乎在轻轻整理着她心中紊乱的思绪,于是她终于又倒向他宽阔的胸膛,去享受今夜暴风雨前片刻的宁静。

然而暴风雨前的临安,却并没有片刻的宁静,随着时日之既去,临安城中的武林群豪,人人心中都在焦急地暗中自念:“距离天目之会,只有两三天了,两三天了……”

这两三天的时间,在人们心中却都似有不可比拟的漫长。

久已喧胜人口的天目之会,在人们心中,就仿佛是魔术师手中黑中下的秘密,他们都在期待着这黑中的揭开,这心境的确是今人准以描述,只有思春的怨妇等候夫婿归来的心情,才可比拟万一。

从四面潮水般涌来的武林豪士,也越来越多,慷慨多金的豪士们,造成了临安城畸形的繁华,城开不夜,笙歌处处,甚至连邻县的掘金娘子,也穿上她们珍藏的衣衫,赶集似的赶到临安城来。

凌晨,青石板的大路,三五成群地,把臂走过的是酒意尚未全消的迟归人,花街柳巷中的妇人,头上也多了些金饰,迎着初升的阳光,伸着娇慵的懒腰,心中却早已将昨夜的甜言蜜语、山盟海誓全部忘去。

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一声沉声的咳嗽,多臂神剑云谦父子,精神抖擞地从彻夜未关的店门中大步走了出来,目光四下一扫,浓眉微微一皱,踏着青石路上的斜阳,走到他们惯去的茶屋,长日漫漫,如何消磨,确是难事。

迟归的人虽多,早起的人却也有不少,江湖中人们的优劣上下,在其间一目便可了然,多臂神剑一生行走江湖,俱是循规蹈矩,从未做过越轨之事,此刻漫步而行,对那股夜行迟归人的点首寒喧,俱都只做未闻,只当未见。

一个云鬓蓬乱、脂粉已残的妇人,右手挽着发髻,左手扣着右襟,拖着金漆木履,从一条斜巷中踏着碎步行出,匆忙地走人一家布店,又匆忙地行去,肋下却已多了一方五色鲜艳的花绢,眉开眼笑地跑口小巷,于是小巷中的阴影便又将她的欢笑与身影一起吞没,生活在阴影中的人们,似乎都有着属于他们自己的欢乐,因为这些堕落的人们,灵魂都已被煎熬得全然麻木,直到一天,年华既去,就不再来,他们麻木的灵魂,才会醒觉,可是——那不是已经太迟了么?

云谦手捋长髯,沉重地叹息一声,缓缓道:“日后回到芜湖,你不妨去和那三班大捕郭开泰商量一下,叫他将芜湖城中的花户,尽力约束一下。”

仁义剑客云中程眼观鼻、鼻观心地跟在他爹爹身后,恭身道:一回芜湖,我便去办此事,爹爹只管放心好了。“云谦微喝一声,又道:“自古以来,婬之一字,便为万恶之首,不知消磨了多少青年人的雄心、大丈夫的豪气,当真可怕得很,可怕得很。”

话声顿处,转身走入茶屋,店小二的殷勤,朋友们的寒喧,使得这刚直的老人严峻的面容上,露出了朝阳般的笑容。

茶屋中一片笑声人语,笑语人声中,突然有阵阵叮咚声响,自屋后传来,云谦浓眉一皱,挥手叫来堂倌,沉声问道:“你这茶中屋后房在做什么,怎么这般喧乱。”

睡眼惺松的堂倌,陪上一脸职业性的笑容,躬身说道:“回禀你老,后面不是我们一家老板,请你老原谅这个!”

云谦“哦”了一声,却又奇道:“后面这家店铺,却又作何营生,怎地清晨这般忙碌?”

堂倌伸手指着嘴chún,压下了一个将要发出的呵欠,四顾一眼,缓缓道:“回禀你老,隔壁这家店做的可是丧气生意,专做棺材。”

多臂神剑浓眉一轩,却听这堂倌接着又道:“他们这家店本来生意清淡得很,可是近些日子来可真算发了财啦,不但存货全部卖光,新货更是日日夜夜地赶着做,前面三家那间本是做木器生意的,看着眼红,前天也改行做起棺材来了,我只怕他们做的大多了卖不出去,他们却说再过三四天,生意只会越来越好,你说这些人可恨不可恨,只巴望远处到这里来的人,都……都……都……”

他唠唠叨叨他说到这里,突听云谦冷哼一声,目光闪电般向他一扫。

他吓得口中一连说了三个“都”字,伸手一掩嘴chún,只见这老人利剑般的目光,仍在望着自己,直到另有客人进来,他才如逢大赦般大喝一声:“客来!”

一时之间,云谦只觉那叮咯之声震耳而来,越来越响,似乎将四下的人声笑语,俱都一起淹没。

直到云中程见他爹爹的神态,猜到了爹爹的心事,干咳一事,乱以他语,多臂神剑云谦方从沉思中醒来。

茶居兼售早膳,本是江南一带通常风气,但云谦今日心事重重,哪有心情来用早点,方自略为动了几著,突地一阵奇异的语声,自店外传入,接着走人三个奇装异服、又矮又胖的人来。

只见这三人高矮如一,肥瘦相同,身上的装束打扮,竞也是完全一模一样,俱都穿着一袭奇色斑烂的彩衣,日影之下,闪闪生光,腰畔斜佩一口长剑,剑鞘满缀珠宝,衬着他们的奇装异服,更觉绚奇诡异、无与伦比。

这三人昂首阔步的行人店中,立刻吸引了店中所有人们的目光。

店伙既惊且怪又怕,却又不得不上前招呼,哪知这三人不但装束奇怪,所操言语,更是令人难懂,几许周折,店伙方送上食物,这三人大吃大喝,箕踞而坐,竟将旁人俱都没有放在眼中。

多臂神剑壮岁时走南闯北,遍游天下,南北方言,虽不甚精,却都能通,此刻与他爱子对望一眼,心中已有几分猜到这三人的来路。

只见面街而坐的一人,一筷夹上一盆干丝,齐地卷到口中,咀嚼几下,突然一拍桌子,大声道:“时哀鬼弄人,我做好撞不撞,点会撞做条辰野靓仔,武功卿么使得,晤系我见机得快呀,我把剑早就晤知飞去边度啦!”

他说话的语声虽大,四座之人面面相觑,除了多臂神剑之外,却再无一人能够听懂。

云谦浓眉微皱,低语道:“此人似是来自海南一带,说是遇见一个少年,武功绝高,若非他能随机应变,掌中长剑都要被那少年震飞!”

语声微顿,目光一转,又自奇道:“这三人看来武功不弱,却不知那少年是谁?难道……”恬犹未了,却听另一人已自接道:“细佬,咪吵得格么巴闭好吗?人格么多,吵生细作包野?”

云中程目光中满含询问之意,向他爹爹望了一眼,云谦含笑低语道:“人多耳杂,此人叫他兄弟不要乱吵。”

只听第三人道:“大佬,我听巨自报姓名,晤知系晤系做卓长卿,瞎,泥条野年纪轻轻,又有声名,点解武功嚼么犀利呀?”

云谦浓眉一扬,沉声道:“此三人所遇少年,果然便是长卿贤侄,不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声震四野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