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异星邪》

第04章 风云际会

作者:古龙

不出一月,大江南北,两河东西,只要是稍微涉足武林的人,就没有一个不知道天目山中,有着一个绝世的人,还有着巨万金珠,数口神兵,普天之下,武林豪士的话题,也几乎都以此事为主。

江南道上,马蹄纷纷,侠踪骤现,来自各地的武林高手,草莽豪客,骑着健马,佩着长剑,由皖入苏,由鲁入苏,由赣人苏,由闽人苏,四面八方的赶到江苏来。

沉寂已久的武林,便因为此事,而突然掀起了一阵空前的热潮,这其中有的自然是自恃身手,想在这天目山上,扬名立万的,有的自也还存着一份贪心,希望自己名利俱收,也有的只是想来赶这场武林中百年难见的热闹。

此刻正是盛夏,距离八月中秋,也只还有一个多月了,天目山邻近的州县,客栈全部住得满满的和半合法的群众组织中进行工作,主张进行秘密活动,使党 ,不时有劲服佩刃的精悍汉子,昂首阔步在闹市之中,本来只是闻名,而未见面的武林豪客们,也都借着这个机会,能够握手言欢,互道仰慕。

但也有积怨多年的仇家,此刻窄地相逢,自然就得立刻血溅当地,拼个你死我活。

这些人各有来历,各怀绝技,但都是坐镇,,方的豪客,此刻聚在一处,自然难免生出好些事端,弄得当地的三班捕头,会里,出人头地,扬眉吐气。

七月将过,江南道上更是马蹄匆忙,天目山右,临安城里,夜市方升学派。近代法国的笛卡尔、德国的莱布尼茨、英国的牛顿等 ,临街的一家酒食兼茶馆里,高朋满座,座上的却都是莺肩扎腰的练家子,但闻人言纷纷,谈着的俱是武林间事。

高大的秃头大汉,迎门坐在一张八仙桌上,正自端着酒杯,大声道:“不是我殷老五在灭自己的威风,可是那天那个一身黄衫的少年朋友,手底下可真有两下子,连管神鹰那种角色,不出三招,就认栽服输,杨老弟,你的一手峨嵋剑法,虽然使得漂亮,但比起人家来——瞧,还差得好大一截哩。”

坐在他身侧的一个瘦削汉子,深目广领,面上丝毫不动声色,端起酒杯来,浅浅喝了一口,微微笑着道:“殷五哥既然这么说,想必不会差的了,但是,殷五哥,你可知道,别的地方不说,就在这临安城里,扎手的脚色,少说也有十个,雁荡红中会、太行快刀会的总瓢把子,这次竟也都亲自来了,你说的这个姓岑的少年朋友,虽然手把子硬,但这次想压倒群雄,独占鳌头,只怕也不可能吧?”

秃鹰殷老五嘿嘿大笑了一声,道:“这可也说不定,杨老弟,你是没有赶上那场热闹,要是那天你也在场的话解决因果性与目的论之间的对立。其物理学思想对爱因斯坦 ,你就会知道,我殷老五说的话不是乱打高空了。”

他这一大声嚷嚷,茶馆中的人,不禁俱都为之侧目。

但秃鹰殷老五,却一点儿也不在乎,方自大口喝了口酒,突然目光一转,看到两人并肩走人店未,“呲”的一声,喉中的酒,都从鼻子里呛了出去。

这两人一走进这间茶铺,座上的人,十个之中,倒有九个全站了起来,脸上堆着笑生了美国库恩(thomaskuhn,1922—)的科学范式观、英 ,打着招呼,都往自己的位子上让。

那秃鹰殷老五伸出青筋暴露的巨掌,一抹脸上的涕泪,就抢先嚷道:“云老爷子,你老人家也来了呀。”

赶紧站了起来,连连让座,进来的这两个人,正是多臂神剑云谦、仁义剑客云中程父子,此刻两人目光四扫,含笑向四座打着招呼,却在殷老五的桌上,坐了下来,却见在这张桌上,竟有一人,端坐未动,云中程面色不禁微变,目光向殷老五一扫,冷冷道:“这位兄弟是谁?小弟倒面生得很。”

秃鹰殷老五一面叱喝着店小二添杯加菜,一面哈哈笑道:“云大哥,今天让小弟给引见一位成名露脸的朋友。”

又道:“杨老弟,你可知道,坐在你对面的,就是名满天下的多臂神剑云老爷子,和仁义剑客云大哥。”

笑着又道:“这位杨老弟,就是峨嵋派的掌门弟子,扬名蜀中的杨一剑杨振,哈哈,想不到你们二位居然没有会过面,更想不到今天我殷老五能够引见你们二位。”

得意之色,显于言表。

多臂神剑微微一笑,道:“老夫早就听得峨嵋静波上人有个出类拔萃的弟子,今日一见,气字果自不凡,故人绝技得传,真叫老夫高兴得很。”

杨振手里仍端着酒杯,微微欠了欠身子,微笑道:“老前辈过奖了。”

云中程心中不悦地暗哼一声,却也没有发作出来,回过头去,望着门外,连寒暄都没有寒暄半句。

云氏父子一人临安,不到一个时辰,临安城里的武林豪客,就都知道已经隐归多年,在家纳福的多臂神剑,这次竟也出山了。

于是就有人私下猜测,这次天目山之会,究竟能引出多少个武林耄袖来,有的和云氏父子交情较深的,就纷纷赶到龙门居那间茶馆去,和云氏父子叙别,那继承峨嵋一派未来的掌门希望最浓的川中剑客杨一剑,却拂袖走出了龙门居。

云中程冷冷一笑,道:“殷五爷,哪里交来这么好的朋友?”

秃鹰殷老五虽然也是在江南地面上成名露脸的人物,但此刻却只有赔着笑,敬着酒,在云氏父子面前,他虽然雉做,却也不得不驯下来。

多臂神剑却微微长眉,轻叱道:“中程,你的涵养到哪里去了?”

他人情宏达,知道这临安一地,此刻已是藏龙卧虎,风云际会,言语稍一不慎,便是无穷风波,哪知他虽是如此谨慎,仁义剑客的多年盛名,还是险些栽在这个小小的一个临安城里。

仁义剑客俯首无语,云老爷子干咳一声,端起酒杯,又自和慕名而来的一些武林后辈,微笑寒暄,龙门居中,但闻笑语纷纷,哪知——突然外面号声大作,四面八方,忽然响起了一阵奇异的号角之声,秃鹰殷老五面色大变,倏然推杯而起,脱口说道:“红巾号。”

云中程也自为之皱眉道:“雁荡红巾会,怎会在这临安城里开起坛来,难道红中三豪,此刻全都到了临安城吗?”

语犹未了,这奇异的号角声中,突然又响起了一连串惨厉的叫声,奇怪的是这惨叫声竟也是从四面传来,而且此起彼落,一声连着一声,由远而近,由近又远,龙门居中的笑语,立即全都寂然。

门外夜市本繁,走在路上的行人,此刻也大半驻足而听突然,马蹄之声,纷沓而来,这条繁盛至极的街上,行人本多,不禁都煞然四下走避,一群健马,飞也似的从街上奔驰而过,灰尘风扬之中,依稀可以见到马上的骑士都扎着红中,但却竟都不是笔直地坐在马上。

仁义剑客变色而起,挤出门口一看,面色更是大变,原来此刻笔直的一条街上,竟然多了一条鲜红的血迹,被两旁店铺门口排出的风灯的灯光一闪,更是令人为之肃然。

他回首沉声道:“爹爹,您老人家在此稍微歇一歇,我出去看看。”

微撩袍角,沿着街上的血迹,大步走了过去,只见血迹越来越稀。

此刻临安城里,人心惶惶,那种奇异的号角声,虽已不复再响,但是惨呼之声,仍然时有所闻。

仁义剑客云中程心中疑云如涌,急步走出这条直街,目光扫处,但觉自己提袍角的手,都有些发麻了——这十字路口,前后左右四条大街,街面上竟然满沾着血迹,三个黑衣劲装、头扎红中的大汉,满身浴血,正匍优在地面上挣扎着,两匹有鞍无人的健马,立在街心,昂首低嘶,街上的行人此刻都怔在街角,面色俱都有如死灰,一眼望去,但觉凄惨之状,不忍卒睹。

仁义剑客闯荡江湖,手上自然也难免染有血腥,但此刻他却仍禁不住心头犯恶,一个箭步窜到了街心,蹲下身去,扶起一个黑衣大汉,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样受的伤?”

这黑衣大汉,面上血迹斑斑,无力的张开眼来,呻吟着道)“好狠的心……好狠的心……我……”

话未说完,双腿一伸,双眼一突,竟然咽气了,却仍瞪着一双厉目,嘴角汩汩流出鲜血来。

云中程一咬钢牙,长身而起,探到另两个黑衣大汉的身侧,却见这两人竟早已咽气了。

他长叹一声,望着满街的血迹,心中但觉热血翻涌,不能自主。

雁荡红中会横行浙东,虽是多行不义,但此刻落得这种地步,却也未免大惨了些。

人群,渐渐围聚了过来,却还是站得远远的,不敢踩着街上的血迹,云中程立在街心,愕了半晌,耳旁突然响起一声马嘶。

他心中一动,一个箭步,窜到马侧,飞身上了马,反掌一拍马股,人群立刻又四散走避,他松着马缰,但凭这匹马,任意飞奔。

马行甚急,片刻之间,便驰过数条街道,只见街上的血迹,时浓时稀,但却一路不曾断过。

蓦地,惨呼之声,又复大作,但这次却非由四面传来,而是聚在一处。

灯光映射下,但见街上行人,一个个都面色死白,惶惶然如大祸将临,却又不知道这惨呼由来的究竟。

云中程微一勒马,辨了辨这惨呼声传来的方向,又打马驰去。

他虽然明知道前行必是绝险之地,但是他耳中听得这种凄惨的呼声,目中见到这些鲜血的血迹,便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侠心,纵然前面是龙潭虎穴,他也要马闯一闯。

他所奇怪的只是,雁荡红中会威霸一方,除了红中三杰外,会中的坛主、香主,也都俱是硬手,此刻一败如此,那么他们的敌手,岂非可怕得不可思议了吗?这些人却又是谁呢?

马行如箭,眨眼便穿过闹市,愈行愈见荒僻,而且渐渐已将出城。

云中程抓着马缰的手,此刻竟微微有些颤抖,他闯荡江湖半生,出入生死间,不知有多少次,但却从未有过如此时的紧张心情。

街的转角处,突然掠出一条人影,云中程的胯下马,唏律一声长嘶,昂首人立而起,云中程双腿加劲,夹在马鞍上。

天上星光闪烁,云中程伏在马上,闪目而望,只见马首前卓然站着一人,头上发髻散乱,身上衣裳凌落,倒提着一口晶光耀目的长剑,星光之下,虽看不清他的面色,但一眼望去,只觉此人面色灰白,行情惊骇,像是刚刚受了一种巨大的惊恐,此刻尚未平复似的。

云中程胯下所乘的马,显然经过长期的训练,方才虽因这条突来的人影,而惊嘶一声,但此刻却立马如桩,已又回复镇静。

云中程端坐马上,凝目良久,方才看出这面带惊惶的夜行人,竟然就是方才那狂傲骄倨的峨嵋弟子,杨一剑杨振。

两人目光相对,杨一剑手腕一翻,伸出左手食、中、拇三指捏住剑尖,反手一插,将剑插入背后的剑鞘里冷冷道:“云大侠驰马狂奔,是否也是为着那惨呼之声!”

云中程心中一动,口中却沉声道:“正是。”

但见到这杨一剑的神情,知道他必然来自自己要去的地方,本来也想探问一下,但自己却和此人落落难合,极不投缘,是以又将口边将要说出的话,忍了回去。

却见这杨一剑炯炯的目光中,突然掠过一丝难以捉摸的光彩,但瞬即恢复平常,冷冷一笑,又道:“云大侠要去,那好极了。”

双臂一张,身形乍展,又投入街边的阴影中。

云中程暗叹一声,忖道:“此人虽然狂做,但身手的确不弱,无怪能在蜀中享有盛名,但方才见他的神色,却又满露惊惶,那么前行之处,又有什么值得他如此惊恐的事呢?”

他心中思潮反复,任凭胯下的马在街心立了许久,突然铁掌反挥,击在马股上。

那匹马便又箭也似地朝前面窜去,瞬息之间,便驰出城外,云中程右手一带缰绳,目光四下一扫,但见东北不远之处,火花突然冲天而起,将天畔都染得一·片鲜血般的红色。

他微一打马,再往前驰,奔出一箭多地,突然勒住马,矫健的身形,倏然从马鞍掠起,“嗖、嗖”几个起落,便往起火处奔去。

火光之中,但见黑影幢幢,惨呼之声,更是不绝于耳。

忽然三条人影自火光中冲天而起,轻功之惊人,竟是无与伦比,凌空三丈,在空中齐一转折,便闪电般的消失了。

云中程右手“卿”的一扯,将手上的长衫扯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风云际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月异星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