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异星邪》

第05章 快刀如林

作者:古龙

卓长卿在黄山始信峰下,眼看自己双亲被那丑人温如玉击毙,艺成下山后,自然第一个要我的就是这名满天下的女魔头。

只是这红衣仙子,近年来却突然销声匿迹,江湖中根本没有人知道她的行迹。卓长卿子然一身,随意飘泊,到了江南,知道了此事,自然就毫不犹疑赶来,方自到了临安,亦是为了那满城异声所惊,追去查寻,却不想遇着了仁义剑客云中程。

云中程关怀老父,生怕卓长卿若是说出中原大侠的噩耗来,自己的父亲会经不起这种巨大的悲痛,此刻见了卓长卿的神色,连忙道:“长卿弟,你比愚兄先到那里,你可曾发现,究竟是谁将那红中会残杀至此的呢?”

卓长卿勉强按捺住心中的悲愤之气,缓缓说道:“小弟本已就寝,手特长剑,从那栋火宅中窜出来,小弟使去查问究竟第5卷。这篇讲话明确指出革命时期的大规模的急风暴雨式 ,哪知那少年不分皂白,就和小弟动了上手——”云中程“哦”了一声,接口道:“此人想必就是那蜀中杨一剑了,我也曾看见他一副狼狈之态,想必是被贤弟教训了一顿。”

卓长卿摇首道:“这倒不是,此人从火宅中窜出时,形态就第五章快刀如林卓长卿在黄山始信峰下,眼看自己双亲被那丑人温如玉击毙,艺成下山后,自然第一个要我的就是这名满天下的女魔头。只是这红衣仙子,近年来却突然销声匿迹,江湖中根本没有人知道她的行迹。卓长卿子然一身,随意飘泊,到了江南,知道了此事,自然就毫不犹疑赶来,方自到了临安,亦是为了那满城异声所惊,追去查寻,却不想遇着了仁义剑客云中程。云中程关怀老父,生怕卓长卿若是说出中原大侠的噩耗来,自己的父亲会经不起这种巨大的悲痛,此刻见了卓长卿的神色,连忙道:“长卿弟,你比愚兄先到那里,你可曾发现,究竟是谁将那红中会残杀至此的呢?”

(youth:前一段王家铺子出错)

卓长卿勉强按捺住心中的悲愤之气,缓缓说道:“小弟本已就寝,手特长剑,从那栋火宅中窜出来,小弟使去查问究竟和一系列范畴构成的唯物辩证法中,对立统一是根本规律,是 ,哪知那少年不分皂白,就和小弟动了上手——”云中程“哦”了一声,接口道:“此人想必就是那蜀中杨一剑了,我也曾看见他一副狼狈之态,想必是被贤弟教训了一顿。”

卓长卿摇首道:“这倒不是,此人从火宅中窜出时,形态就已狼狈不堪,小弟虽觉此人大有可疑,但见他出手,却是正宗的峨嵋剑法,身手亦自不弱,是以也没有怎么难为他——他匆匆发了几招,也就走了。”

多臂神剑暗中一叹,知道那杨一剑必定败在这卓长卿的手下,只是卓长卿口下留意,没有说出来而已,心中暗自赞叹之余,不禁对这故人之子,又加了几许好感。

桌上红烛将尽,壁间灯油亦将枯,星无更鼓之声,儿刻夜必定已很深了。

几个彪形大汉长身站了起来,向多臂神剑云氏父子当头一揖,开了大门,方走到门外,却又一起退了进来,页上却已变了颜色。

云中程心中一动抢步走到门口,探首外望,只见外面笔直的一条街上,不知何时,竟然站满了劲装包中的大汉,手中各个横特长刀,被月光一映,更觉刀光森然,寒气侵人。

这些劲装大汉并肩而立,为数竟在百人以上,分别站成两排,一排面向街左,一排向街右,这么多人站在一起,竟连半丝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云中程剑眉微皱,回首沉声道:“太行侠刀会,一向从不牵动官府,此刻怎么在这闹市街上,就摆出这等阵仗来……”

他语声一顿,目光又向外望,只见满街大汉一个个目光炯然,四下搜索着,身躯却有如泥塑木雕,丝毫没有动弹一下。

方才在街上来回查看的官差,此刻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但听得沉重的呼吸之声,此起彼落,显然这些快刀帮众,人人心中都自具有十分的戒备,只是不知道他们戒备什么而已。

仁义剑客心中疑窦丛生,他和这快刀会虽然素无交往,但近年来,他已隐然成为江南侠林中的领袖人物,对这些事,自然不能视若无睹,心中思付了半晌,又自回首道:“爹爹,我再出去看看,您老人家——还是回店去休息吧。”

多臂神剑一捋长须,霍然站了起来,微“哼”了一声,道:“你爹爹虽然老了,可是还没有到休息的时候。”

大步走出门外。目光四扫,这多臂神剑正是姜桂之性,老而弥辣,虽然久已不在江湖走动,但此刻却又犯了昔日的豪气,竟不理会他爱子的好意,笔直向街头走去。

云中程轻叹一声,和卓长卿互视一眼,快步跟了过去,只见满街的劲装大汉,目光齐都转到自己三人身上,却默然俱都肃立不动,也没有一个人走出来向自己问话的。

多臂神剑腰杆挺得笔直,大步走在前面,晚风吹得他颔下银须丝丝飘舞。

天上月明星稀,地上刀光如雪,这年已古稀的武林健者,只觉豪气顿生,仿佛又回到少年时跃马横刀,笑做江湖的光景,回头朗声一笑,道:“中程,你要是累了,就快回店去休息吧,叫长卿陪着我也是一样。”

又自一笑:“我老了,活的日子也不长了,总舍不得将大好光阴浪费在睡觉上,你们年轻人,倒是要多睡一会儿。”

云中程无可奈何地苦笑一下,一言不发地跟在爹爹身后,卓长卿眼看这父子俩的相互关怀之情,心中感慨万分,不知是什么滋味,俯首而望,地上人影如林,自己和云中程的身影,却长长地映在街侧的门板上,原来此刻月已西沉,夜色将尽,又是快要破晓的时候。

这三人走得俱都极快,晃眼已走到街的转角处,一起停足而望,却见左右两条街上,竟连半个人影部没有,青石板铺成的街面上,血迹已净,水痕亦干,两旁的店铺,门板紧闭,静得似乎连自己心跳的声音都听得出来。

云谦浓眉一皱,手捋长须,回首向街的另一头走去,方自走到一半,那边却已迎了几个人来,手中亦自各持兵刃,远远就呼喝道:“朋友是哪条线上的,亮个万儿出来,免得兄弟们照了不亮,伤了和气。”

云中程身形一动,一个箭步,窜到他爹爹面前,双手一张,朗声道:“在下云中程,和你们了当家的是朋友——”话犹未了,那边飞步而来一个颀长汉子,已自朗声道:“大行!山里三把刀——”满街的劲装大汉,轰然一声,齐口道:“神鬼见了都弯腰。”

云中程哈哈一笑,接口道:“快刀神刀夹飞刀。”

那颀长汉子一个箭步窜上来,大声笑道:“果然是云大侠。”

目光一转,又道:“这位想必是云老爷子了。”

恭身一揖:“小可龚奇,不想今日能见到贤父子,实乃敝会之幸。”

云中程亦自躬身答礼,含笑道:“原来兄台就是龚爷,小可久闻大名,今日方得识荆,实在高兴得很。”

多臂神剑亦捋须笑道:“老夫常听武林中人传告,太行快刀会里有位神刀奢遮的汉子,今日一见,果是名下无虚。”

卓长卿远远站在一边,此刻暗忖:“云氏父子之武功如何,姑且不说,就凭人家这种处世对人的热忱和谎虚,就不是普通武林中人能望其项背,芜湖云门,名闻天下,实非侥幸哩。”赞叹之余,却见那神刀龚奇含笑又道:“云老爷子这么说,实在叫小可汗颜得很。”

云中程目光一转,沉声道:“丁七爷可在此地,兄台如果不嫌小可冒昧,小可倒想请教,贵会在这临安城里,莫非又给上什么梁子——”多臂神剑云谦接口大声说道:“如果有什么地方需要老夫父子俩稍尽绵薄的,龚三爷只管说出来好了。”

“神刀”龚奇叹一声,面上笑容尽敛,沉声道:“不瞒云老爷子说,敝会今夜,实已大难临头,说不定这份惨淡经营的基业,今夜亦要和雁荡红中会一样,葬送在这临安城里。”

他目光凛然四扫,又道:“云老爷子如能仗义援手,则非但是小可之幸,亦是神刀会上下千百弟兄之幸,只是——此地恐非谈话之处,不知你老人家可否随小可前行几步,敝会的丁七哥也在那里,他亦是久仰你老人家的英名,总恨无缘拜见,看到云老爷子去了,不知要如何高兴哩。”

这神刀龚奇,身材颀长,面目坚毅,颔下已有微须,一眼望去,英挺得很,现时他虽是神情不安,但说起话来,却仍然是极为得体,显见得是个精干角色。

多臂神剑一捋长须,大步走到前面,说道:“龚三爷,快带老夫去见丁总瓢把子,我倒要斗斗看,那是什么厉害角色,竟敢将天下武林同道都不看在眼里。”

神刀龚奇面上又复泛开了笑容,和云谦并肩而行,走到一家门板像是已被烟火熏得黯黑了的店铺前面,伸手轻轻敲了两下,里面传出一个沉重的声音,问道:“是谁?”

龚奇于咳一声,道:“三把刀。”

大门随即开了一线,多臂神剑当先走了进去,神刀龚奇微一驻足,向后面和云中程同来的卓长卿上下打量了两眼,含笑道:“这位兄台面生得很,云大哥可否为小可引见引见。”

云中程笑道:“垄三爷,你可曾听到昔年有位名震一--”卓长卿突然轻咳一声,云中程目光一转,哈哈一笑,立刻改口道:“这位卓长卿卓老弟,是在下的至亲,你们以后倒要多亲近亲近。”

神刀龚奇久闯江湖,是何等精干的角色,此刻目光一转,已知道这英俊的少年必定大有来头,当头一揖,含笑揖客。

卓长卿目光一转,只见这问铺子里灯光莹莹,拥挤不堪,一进门就有种混合着烟熏和湿热之气,直冲鼻端。再一打量,才知道此地竟是间铁器店。

多臂神剑一手捋着长须,卓立在一个高大的砧旁边,一个掀着衣襟的魁伟大汉,正在为他引见四下的武林朋友,那些名字卓长卿虽不熟悉,但想必是武林中成名立万的角色。

一阵必有的寒暄过后,话才开始转入正题,那披襟的大汉,正是统领太行快刀会的领袖人物,快刀丁七。

此刻,他浓眉深皱,目光深沉,卓立在群豪之间,沉声而道:“快刀会创业至今,虽然说开了只是一些穷朋友凑在一块儿混饭吃的,但兄弟自问,却没有做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来。这次天目山的盛会,兄弟们也只是想来凑凑热闹,井没有什么人财两得的野心,哪知——”这快刀丁七,身材魁伟,声若洪钟,一口气说到这里,突然仰天长长叹了口气,心胸之间,仿佛积郁颇重。

卓长卿冷眼而观,心里不禁奇怪:“从这快刀丁七神情看来,显然此人性情爽直,是个标准的草泽英雄,此刻又有什么会令得他如此长吁短叹呢?”

却听他接着说道:“前天晚上,我和檀老二睡在一起,半夜里懵懵懂懂的,只觉有个人在动我的头发,当时我心里一惊,大叫一声,张开眼来,只见窗子是开着的,月光从窗外用进来,却有一条人影,像电也似的从窗子里掠了出去,我了七不是长人家志气灭自己的威风,可是我长得这么大了,闯荡江湖也有半生,却从来没有见过这等身手,有如此之快的。”

他又自长叹一声,又道:“当时我心里真是惊恐交集,赤着脚就想从床上跳下来,哪知头顶突然一痛,像是被什么人将头发拉住了。”

他眼中闪过一丝惊恐的神色,像是当时的情景犹在眼前,微叹又道:“我大惊之下,一个虎扑朝床头扑了过去,才发现哪里有什么拉住我的头发,只是那人已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我的头发和檀老二的结在一起了。”

他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头,脸上满是沮丧的神色,又道:“那时我和檀老二的心里真不知是什么滋味,试想我们在江湖上也算有着点万儿了,此刻被人家在自己头上做了如此的手脚,我们却连人家的影子都没有碰到,人家真要是把我的脑袋割下来,我们还不是照样不知道。本来,我还在奇怪,这人会是谁呢?恁地捉弄我,我弟兄们在武林中虽也结下过不少梁子,可绝不会有如此武功的人呀,我们心里既惊又怪,可是等到我和檀老二去解头发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是这么回事。”

他一面说着,一面从怀中取出一张浅黄的纸柬来,双手交与云谦,只见上面写道:“两日之内,速离临安,不遵我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快刀如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月异星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