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剑风流》

第11章 情有独锺

作者:古龙

神刀公子道:“但我并没有偷看,我刚走到院子里,那林黛羽竟也开门,冲了出来,手里居然是提着柄剑。”

银花娘笑道:“这位林姑娘倒也奇怪,病刚好,就要杀人,难道那位俞公子照顾她的病还照顾错了不成。”

神刀公子冷笑道:“依我看来,这俞佩玉必定是乘人病中,占了人家的便宜,所以那林黛羽才冲出来,就大喝道:“俞佩玉,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出来吧!”直到这时,我才知道那小子原来也叫俞佩玉。”

银花娘瞟了金燕子一眼,笑道:“如此说来,这林黛羽竟真的好像吃了俞佩玉什么亏似的,所以才恨得要和他拚命,但大姐你说虚无法语néant的意译。法国萨特的用语。指意识的特 ,俞公子会是这种人么。”

金燕子自然知道林黛羽要杀俞佩玉的原因,但又怎能对人说出来,想起销魂宫中发生的种种事,她心里酸甜苦辣,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口中却冷冷道:“你为何不能静静听他说下去。”

银花娘悄悄吐了吐舌头,神刀公子接道:“那俞佩玉想必是因心中有愧,竟躲在屋里,不敢出来,林黛羽跺着脚骂了半天,又冲了进去。”

金燕子忍不住道:“俞佩玉还没有走?”

神刀公子道:“俞佩玉竟好像呆住了,呆呆的坐在椅子上,这时客栈里人都已被惊动,都赶来瞧热闹,有些人以为是夫妻吵嘴,想来劝架,但人还没有走过去,就已被林黛羽踢出来,吓得别人再也不敢过去了。”

银花娘笑道:“这位林姑娘倒真凶得很。”

神刀公子道:“她冲进屋子里,将俞佩玉大骂了一顿,简直把俞佩玉骂成世上最无耻的人,但俞佩玉却还是呆呆的坐着,也不还嘴。”

银花娘道:“常言道:一只巴掌拍不响,人家既然不还嘴,那位林姑娘就算再凶,只怕也只好算了吧。”

神刀公子道:“我本也以为如此,谁知这林黛羽却好像完全疯了,突然抬手就是一剑,向俞佩玉刺了过去。”

听到这里,金燕子终于忍不住失声惊呼起来,道:“他难道也未还手?”

神刀公子瞪了她一眼,缓缓道:“他非但没有还手,连闪避都未闪避,林黛羽一剑刺在他身上,他简直连动都没有动。”

金燕子道:“他伤的是要害么?”

神刀公子冷冷道:“林黛羽好像并不想一剑就杀了他,所以这一剑只刺在他肩头,第二剑也不过只将他胸膛划破条血口……”

金燕子失声道:“她就忍心再刺第二剑。”

神刀公子冷笑道:“岂只两剑,她一面骂,一面流泪,但掌中剑也没有停过。”

金燕子目中也要流下泪来,道:“难道就没有人去拉住她?”

神刀公子道:“别人方才已领教过她的手脚,有谁敢过去拉她。”

金燕子跺脚道:“你呢?你为何不去拉住她?难道你也怕她的武功?”

神刀公子垂下了头,道:“我本想去拉着她,但我一听得那人也叫俞佩玉……也不知为什么,我一听见俞佩玉这名字就生气。”

金燕子颤声道:“那么你……你难道就眼瞧着他在你面前被人杀死?”

神刀公子眼睛盯着她,冷冷道:“你也认得他?你为何对他如此关心?”

金燕子大声道:“我认得他又怎样?关心他又怎样?这与你又有何关系?”神刀公子眼睛里像是已冒出火来,端起酒杯,一只手却抖个不停,抖得杯中酒了一身。

银花娘娇笑道:“但那俞佩玉是否真的被林黛羽杀死了呢?”

神刀公子眼睛还是盯着金燕子,突然冷笑道:“这难道还有假的。”

金燕子霍然长身而起,嘶声道:“你……你竟……”

神刀公子也站了起来,大吼道:“那俞佩玉连自己都不还手,显然是自己情愿死在林黛羽的手下,他自己既然心甘情愿,我为何要多管他的闲事。”

金燕子眼睛失神地盯着他,一步步往后退,退到门口,目中终于流下泪来,突然转过身子,掩面奔了出去。

银花娘也怔了许久,方自咯咯笑道:“俞佩玉终于死了,而且还是死在女人手里……老三若是听见了这消息,那脸色必定好看得很。”

转目望去,只见神刀公子石像般立在那里,面上阵青阵白,忽然“波”的一声,酒杯已被他生生捏碎。

     ※        ※         ※金燕子奔回屋里,倒在床上,用棉被盖住头,这才放声大哭起来,她自己也想不到自己竟会如此伤心。

也不知哭了多久,只觉一只手轻抚着她的肩头,金燕子掀开棉被,便瞧见银花娘已坐在休畔,柔声道:“人死不能复生,大姐你又何苦如此伤心。”

金燕子瞧见了她,就好像见着世上最亲近的人,竟扑倒在她怀里,又哭了一阵,才抽泣着道:“我也不知道我怎会如此伤心,其实我和他相处只不过一天,甚至连他长得是什么模样都不知道。”

银花娘讶然道:“一天?只有一天?”

金燕子道:“虽然只有一天,但在这一天中发生的事,却已足够我回忆一辈子。”

银花娘目光闪动,缓缓道:“他对你很好。”

金燕子道:“嗯。”

银花娘笑道:“但那位神刀公子也对你很好呀。”

金燕子道:“那是不同的,他对我虽好,但却只不过是想占有我,而那俞……俞公子,却只是为我着想,甚至不惜牺牲自己。”

银花娘冷冷道:“我看他并不是这么好的人……”

金燕子抬起头来,颤声道:“你可知道,他本可得到我的,我……我已情愿将一切都交给他,但他……他却不肯伤害我……”

银花娘身子一阵颤抖,大声道:“他拒绝了你,也许只因为他瞧不起你。”

金燕子道:“不是的,你不知道……”

银花娘冷笑道:“我为何不知道,我早就知道他是个不知好歹的人,你本该恨他才是,为何反而为他伤心。”

金燕子叹道:“我本来也有些恨他,但现在……现在我却已了解他的心意,他生怕我为他牺牲一辈子的幸福,所以宁可让我恨他,也不愿伤害我,不为别的,就为这一点,我……我也一辈子忘不了他的。”

银花娘像是也怔住了,但瞬即冷笑道:“若换了是我被人拒绝,我就要恨他一辈子。”

突然“呀”的一声,房门又被推开,神刀公子木然站在门口,脸色苍白得就像死人似的。金燕子怒道:“谁要你进来的,出去,快出去。”神刀公子呆呆的站在那里,突然长叹道:“你不要伤心,那俞佩玉并没有死。”金燕子怔了怔,道:“那么你方才为何……”神刀公子垂头道:“我方才只不过是故意气你的,但现在,现在瞧见你如此伤心,我……我再也不忍瞒下去。”

金燕子呆望着他,一时间反而说不出话来。

神刀公子道:“若是无人解救,林黛羽也许真的会杀死他,但就在那时,忽然有个人飞掠进来,拦住了林黛羽。”

金燕子忍不住道:“谁?”

神刀公子道:“红莲花。”

金燕子失声道:“这俞佩玉竟也认得红莲帮主?”

神刀公子道:“红莲花虽然出手救了他,但却不认得他,而且还似对此人颇有恶感,只不过觉得他罪不至死,所以才拦住林黛羽的。”

金燕子道:“你又怎会知道?”

神刀公子道:“那时俞佩玉满身是血,任何人都瞧得出他受伤不轻,但红莲花却始终未瞧他一眼,反而对林黛羽百般劝慰,好像受伤的不是俞佩玉,而是林黛羽,那俞佩玉也只是呆呆的瞧着他们,没有说一个字。”

金燕子道:“然后呢?”

神刀公子道:“然后红莲花就拉着林黛羽不顾而去,试想他若和这俞佩玉是朋友,或是对他并无恶感,至少也得瞧瞧他的伤势。”

银花娘听到这里,才叹了口气,道:“既是如此,又为何要救他?这红莲花倒真不愧是出名的爱管闲事……但他早不到,迟不到,偏偏在那时赶到了,莫非他也是一实在暗中跟着他们的?莫非也一实在偷偷留意着他们的动静?”

神刀公子道:“其实一实在暗中偷偷跟着他们的,还不止红莲花一个。”

银花娘瞪大了眼睛,道:“还有谁?”

神刀公子道:“红莲花和林黛羽刚走,就又有个女子掠了进去,笑嘻嘻瞧着俞佩玉,道:“我早知道有别人会救你的,所以一直未出手……”试想她若不是一直跟着他们的,又怎会如此说话。”

银花娘冷笑道:“看来这俞佩玉相好的女子倒真不少,一个陪着他进了客栈,竟还有个在暗中等着来救他。”

神刀公子道:“但俞佩玉见了这女子,却好像见着鬼似的,也不管伤口还在流血,跳起来就跑,他轻功倒当真不弱,纵然受了伤,那女子也未必追得上他。”

银花娘皱眉道:“这女子又是什么人?生得是什么样子?”

神刀公子道:“这女子一身白衣,看来倒也司算得是个美女,武功也可算得上是高手,但我却不知道江湖中有这么样一个人,也许是新出道的。”

他脸色苍白,神情痴呆,别人问一句,他就说一句,说到这里,突又凝视着金燕子,缓缓道:“现在我已将所见到的事,全说出来了,这件事其中虽必定还有曲折,但我已不知道,也不知道那俞佩玉后来到那里去了。”

他语声渐渐激动,接着又道:“但我以后若瞧见他,必定会叫他来找你的,我既已知道你的心意,无论你对我怎样,找……我总算没有对不起你。”

话未说完,人已扭头走了出去,他平日对金燕子纠缠不舍,此番这一走,倒走得漂亮得很。

银花娘笑道:“这人虽然有时很讨厌,不想骨头倒硬得很。”

金燕子默然半晌,悠悠叹道:“他没有对不起找,我却很对不起他。j

银花娘道:“我只顾听大姐说话,竟未想到他也在门口偷听,他若未听到大妲说的那番话,是绝不会走的。”

金燕子叹道:“他一直缠着我,就是因为总以为我对他虽然冷冰冰的,对别人却更冷,如今听到我心里已有了别人,才死了这条心,我也少了件心事。”

银花娘笑道:“但大姐你又何必让他死了这条心,若让他永远不死心,永远跟着咱们,叫他往东,他就不敢往西,那岂非很有意思,何况,咱们姐妹在江湖中走动也正需要个像他这样听差打杂的人。”

金燕子从未想到她会有如此荒谬的想法,但自己心事重重,也懒得谴责于她,只是叹了口气,道:“找累得很,想歇歇,你出去吧。”

银花娘却还是坐着不肯走,瞪着眼道:“大姐你想那位林黛羽姑娘,是为什么事要杀俞公子呢?”

金燕子翻了个身,闭起眼睛,不再理她。

银花娘道:“依我想来,那位林姑娘未必是真的想杀死俞公子的,这其中有两点可疑之处,大姐你难道没有听出来。”

金燕子虽不想理她,还是忍不住道:“有什么可疑之处?”

银花娘一笑道:“以俞公子对林姑娘的那种态度看来,是绝不会有丝毫提防林姑娘之心的,而且两人在一起,也绝不止一天了。”

金燕子皱眉道:“这又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呢?”

银花娘道:“既是如此,林姑娘要杀俞公子的机会本多得很,为什么定要等到那天晚上,在人那么多的地方下手,又为何要故意惊动许多人。”

金燕子想了想,道:“她也许并不是故意要惊动别的人,只不过是忍不住火气,才争吵起来的。”

银花娘笑道:“一个女人,若是恨极了一个男人,甚至恨不得要杀死他的时候,就绝不会大声和他争吵的,若是和他大声争吵,就绝不会是想杀他的……大姐你也是女人,你说我这番话说得有没有道理?”

金燕子想了想,点头道:“这也有道理。”

银花娘道:“还有,那林姑娘若是真的想杀俞公子,在那么多人面前,还会不痛痛快快的一剑将他杀了么?”

金燕子道:“她也许是想慢慢折么他。”

银花娘笑道:“依我看,那位林姑娘的心肠,决没有这么毒辣,何况她就算真的是想慢慢折么他,下手也不会那么轻……”

金燕子道:“你又怎知道她下手的轻重?”

银花娘微笑道:“她下手若是不轻,到后来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情有独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名剑风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