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剑风流》

第12章 扑朔迷离

作者:古龙

郭翩仙见红莲花已无法证实他使用“摄心妖术”不由冷笑道:“红莲花,只要有一个人能证明我使了摄心术,找便俯首认罪,否则你就是捏造事赏,侮辱尊长,我以故老帮主护法之尊,万万不能坐视,说不得今日便要为本帮清理清理门户。”

此人之心计深沉,凶狡阴恶,委赏远在红莲花想像之上,红莲花额上不觉沁出冷汗,苦笑暗道:“我错了,我还是错了,老帮主费了二十年功夫,都未能证明他的姦谋,我凭什么认为一下子就能将他面目揭穿……”突听一人大呼道:“这是什么他方……我怎会在这里……”

红莲花转头瞧见了金燕子,立刻狂喜呼道:“郭翩仙,你以为世上真的没有一人能证明你使出了摄心术么?”

     ※        ※         ※

里珍珠一击而碎,金燕子只觉脑中一阵震动,像是被人用铁锤重重敲击了一下,整个人摇摇慾倒。

但这一记重击,却击碎了她精神的桎梏,那黑珍珠正是她精神桎梏的象征,黑珍珠一碎,她精神便脱掉了桎梏,完全自由了。

但她还是不免晕迷了半晌,才叫出声来。

只见红莲花已冲到她面前,大声道:“金姑娘,你真的不知是如何到这里来的么?”

金燕子目光四转,瞧见了郭翩仙,立刻大呼道:“是他,就是他这恶魔,就是他用妖术迷住了我,他要我做他的情人、徒弟,还要我做他的妻子、女儿。”

到了这时,丐帮弟子的怒吼终于爆发出来。

梅四蟒狂吼道:“姓郭的,到如今你总狡赖不成了吧。”

郭翩仙目光转动,只见丐帮弟子已潮水般逼了过来,一个个面上俱都带着愤怒憎恨之色。郭翩仙突也大喝一声,道:“站住!你们想干什么?”梅四蟒道:“处治叛徒,清理门户。”郭翩仙冷笑道:“凭你还不配。”他忽然自怀中取出一物,高举过顶,喝道:“你先瞧瞧这是什么。”

只见他手中展巳起了一卷陈旧的黄绢,上面龙飞凤舞,以朱砂写着八个大字:“护法一至,如我亲临。”

梅四蟒面色立又惨变,颤声道:“这……这怎会落入你手中的。

郭翩仙也不睬他,转目瞪着红莲花,厉声道:“这是谁的手泽,你总该知道吧。”

红莲花垂首道:“此乃三百年前,本帮诸老前人的手卷丹书……”

郭翩仙喝道:“你既知道,见了还不跪下!”

红莲花惨然长叹一声,缓缓跪了下去。

帮主既已下跪,丐帮弟子,还有谁敢站着,眨眼之间,千千百百弟子,黑压压跪了一片。

郭翩仙仰天狂笑道:“本座纵然有罪,除了诸老前人死后还魂,又有谁敢治我的罪。”

笑声突然顿住,面色竟也惨变。

已听一人大喝道:“我不是丐帮弟子,我用不着管你有什么丹书手卷。”

金燕子手持一柄匕首,自郭翩仙身后扑了过来。

她匕首刺出,才发出喝声,郭翩仙得意忘形,觉察时竟已迟了,锋利的匕首,已刺入了他的背脊。丐帮弟子又是一惊一喜,只见郭翩仙身子摇了摇,惨笑道:“好,郭某想不到今日竟被一个小小的女子暗算……”突然反手一掌,闪电般挥了出去。这一掌正是他毕生功力所聚,金燕子那里闪避得开,身子竟被震得飞起,跌在数丈开外。

她连一声惨呼都未发出,便已晕了过去。

匕首,仍留在郭翩仙背上。

他身形踉跄后退,手里紧抓着手卷丹书,嘶声狞笑道:“诸老前人丹书还在本座手中,你们谁敢过来。”

红莲花虽然明知自己举手间便能将他制住,却偏偏不能出手,眼睁睁瞧着他一步步退出了人丛。

突见人影一闪,两个人一先一后,挡住了郭翩仙的去路,当先一个中年道姑乌发黄衫,淡雅如仙,背后斜搭着一柄乌鞘长剑,杏黄色的剑穗,飘扬在她苍白的面颊边,正是华山剑派掌门人“芙蓉仙子”徐淑真。

一个身材高姚的美貌少女,紧跟在她身后,眉目间英气勃勃,自然就是华山派长门弟子锺静。

红莲花瞧见这两人来了,不觉松了口气。

只听徐淑真冷冷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郭翩仙,我今日总算找着你了。”

郭翩仙狂吼一声,拧身便想冲出。

但徐淑真十指纤纤,已闪电般点了他七处穴道,他毕竟身已受了重伤,十成武功,连一成都使不出来了。

红莲花惊喜道:“仙子莫非也与此人有些宿怨。”

徐淑真长叹一声,道:“黄池会后,贫道便在一直追踪着他,找华山派与此人可说势不两立。”

她挥了挥手,锺静双手捧着丹书,送了回来。

徐淑真接着又道:“丹书奉回,此人便请帮主交给贫道带走如何?”

红莲花恭恭谨谨接过丹书,又沉吟了半晌,缓缓道:“今日若非仙子恰巧赶来,还是难免要被此人逃脱。”

徐淑真微笑道:“何况十余年前,卖帮故老帮主便已将他逐出门户,贫道今日将他带走,想必与贵帮门户无损吧。”

红莲花道:“正是。”

徐淑真合什道:“多谢帮主。”

她远远瞧了晕迷中的金燕子一眼,忽又笑道:“今日若非这位姑娘,要擒郭某,远非易事,但请帮主转告这位姑娘,日后她若有事,贫道必有还报之处。”

红莲花含笑道:“金姑娘能蒙仙子垂青,也算福缘不浅了。”

他瞧着徐淑真飘然带走了郭翩仙,心情才算真正一松,正想过去探视金燕子的伤势,突见又有一条人影飞掠而来。

这人轻功虽不甚高,但姿态曼妙,不可方物,嫣红的轻纱飘扬在闪动的火光间,宛如天仙垂云而下。

红莲花皱眉道:“来的莫非是百花使者。”

一个轻纱为衫的绝色少女,已盈盈拜倒在他面前,道:“弟子花讯,叩见帮主。”

红莲花微笑道:“不敢……姑娘此来,莫非是海棠夫人有事吩咐?”

花讯道:“夫人令弟子前来,一来是叩谢帮主将林师姐送回之恩,二来也要求帮主一件事。”

红莲花笑道:“海棠夫人有事,本座自当效力。”

花讯眨了眨眼睛,笑道:“贵帮昔日的郭护法,隐迹江湖十五年,如今又已复出,本门

边的花媒大师姐也曾见过他了,夫人一想,帮主既然在此召集贵帮弟子,必定与郭护法此行有关,是以持令弟子前来求帮主……”

红莲花终于忍不住道:“夫人难道有些宿怨不成。”

花讯轻轻叹了口气道:“正是如此,是以夫人想求帮主,等郭护法来到此地后,立刻以贵帮旗花烟讯通知夫人一声,夫人便在左近,立刻便能赶来的。”

红莲花默然半晌,苦笑道:“夫人吩咐,本帮本当从命,只可惜姑娘已来迟了一步。”

花讯失声道:“帮主莫非已将郭护法正了帮规么?”

红莲花叹道:“但请姑娘上覆夫人,就说郭翩仙早已被本帮逐出门户,此刻……此刻他已被华山掌门人徐仙子带走了。”

     ※        ※         ※

几乎过了半个时辰,金燕子方自悠悠醒来。

红莲花似乎来不及等她完全恢复清醒,便已躬身道:“本帮得承姑娘柑助,方能解除大难,却令姑娘因此负伤,本帮千百弟子,真不知如何才能向姑娘表示谢意。”

金燕子淡淡一笑,道:“帮主言重了……”

她笑容初露,又复隐去,颤声道:“那……恶魔可死了么?”

红莲花道:“他负伤之后,已被华山派徐仙子赶来带走,华山派与他亦有宿怨,徐仙子更是嫉恶如仇,他想必也活不长的。”

金燕子默然半晌,轻叹道:“不瞒帮主说,我未能亲眼瞧见他的身,总是有些不放,。。“

红莲花笑道:“此人仇家遍布天下,徐仙子纵不杀他,海棠夫人也放不过他的。”

金燕子皱眉道:“海棠夫人?”

红莲花道:“海棠夫人,方才曾派使者来打听他的消息。”

金燕子忽然变色道:“你告诉她了?”

红莲花道:“自然告诉她了,姑娘为何惊疑。”

金燕子叹道:“帮生若是告诉了海棠夫人,“华山”与百花两派从此便要多事了。”

红莲花讶然道:“为什么?”

金燕子道:“你可知道郭翩仙与海棠夫人之间有何关系。”

红莲花皱眉道:“不知道。”

金燕子沉声道:“江湖中难道竟没有人知道他和海棠夫人本是夫妻。”

红莲花骇了一跳,失声道:“夫妻!”

金燕子叹道:“海棠夫人就算也对他有些怨恨,但还是不会让他死在别人手中的,这样一来,她和华山徐仙子,岂非就成了对头。”

红莲花默然半晌,也不禁叹道:“难怪那位花讯姑娘一听到我说出郭翩仙的下落后,连话都来不及说,就立刻回去禀报海棠夫人唉,这两人可说是当今江湖中最难惹的女子,她们若是对起来,那局面岂非不可收拾。”

金燕子挣扎着坐起,忽然又道:“事已至此,说已无用,在下此来,本是要向帮主打听另一件事的。”

红莲花笑道:“姑娘若然有事相询,在下知无不言。”

金燕子垂下了头,缓缓道:“那天晚上,在那小镇的客栈中,林黛羽林姑娘和俞佩玉俞公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帮主不知能否详细地告诉我。”

红莲花面上微微变色,沉吟良久,才叹了口气道:“不知姑娘与此事又有何关系?”

金燕子苦笑道:“帮主若肯赐告,又何必问我和他们的关系呢?”

红莲花又沉吟半晌,终于叹道:“那日我也在那小镇上落脚,恰巧瞧见了他们入镇,我和林姑娘是本是素识,虽然不认得她身旁的少年是谁,但也免不了过去打个招呼。”

金燕子道:“帮主和死去的那俞公子本是好友,瞧见林姑娘竟然和别的男人走在一路,心里只怕也有些恼怒吧。”

红莲花怔了怔,忽然大笑道:“姑娘若认为如此,就大大错了,在下生性落拓,本不斤斤计较那世俗的虚礼,林姑娘莫说还未和佩玉成亲,就算已和佩玉成亲,在下也没有理由定要逼她守寡的,她若另结知友,在下只有代她欢喜。”

他笑得虽然豪迈,却隐隐有些凄凉之意。

金燕子自然听不出来,展颜笑道:“帮主特立独行,不同凡俗,我若说错了话,帮主莫要见怪好么?”

红莲花一笑,却又皱眉道:“但我前去招呼时,那少年仿佛甚是动容,林姑娘反而对我不理不睬,简直好像没有瞧见我,她与我道义相交,本不该如此。”

金燕子道:“也许……也许是她心情不好。”

红莲花苦笑道:“此话虽然也有道理,但我突然想到,一个多月前,她也曾有一次将我视同陌路,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时她已身在险境,有不得已的苦衷。”

金燕子道:“所以帮主便怀疑林姑娘这次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红莲花叹道:“正是如此。”

金燕子道:“所以帮主少不得就要去瞧个究竟,我也正是想问,那天晚上帮主究竟瞧见了什么?”

始终垂手侍立在红莲花身旁的梅四蟒,此刻忽然插口道:“姑娘说的本不错,若是换了别人,白天遇着了内中颇有蹊跷的事,晚上少不得就会施展飞檐走壁的身法,去探个究竟,纵然那是别人姑娘家所住的闺房,他也可以完全不菅不顾的……”

他眼睛瞪着金燕子,微微一笑,又接着道:“但姑娘莫要忘了,一个人若是做了丐帮的帮主,那身份多少都和别人有些不同,行事也不能那么随便了。”

金燕子的脸红了红,道:“在下失言,但帮主……帮主难道根本未曾去查探过么?”

梅四蟒道:“找家帮主,行事素来谨慎,他虽然不愿做出有失身份的事,但也不能将这种和朋友安危有关的事轻轻放过。”

金燕子失笑道:“红莲帮主行事的慎重和对朋友的侠义,天下皆知,用不着前辈再说,在下也是早就知道了。”

这次梅四蟒的脸也不禁红了红,乾咳一声,道:“帮主为了要查明真象,只得先命本帮门下一个弟子,扮成那客栈的伙计,到林黛羽林姑娘的屋里去瞧瞧动静。”

金燕子道:“那是什么时候?”

梅四蟒瞧了红莲花一眼,红莲花点了点头,梅四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扑朔迷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名剑风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