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剑风流》

第13章 别有用心

作者:古龙

银花娘眼珠转来转去,过了许久,才叹着气道:“们都是真正的男子汉,都是赫赫有名的大英雄,我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想来想去,只一个法子。”

四人齐地脱口道:“什么法子。”

银花娘嫣然道:“女人都是弱者,都希望被人保护所以,每个女人,都希且嫁给个武功最强的男人”

灰狼面色微微一变,银花娘却不让他说话,已接道:“但四位若是动起手来就难免有人受伤,无论谁受了伤,我心里却是难受的。”

灰狼听了这话,脸色又渐渐和缓。

红虎却皱眉道:“若不动手,怎分得出武功高低,老子真他妈的不懂了。”

银花娘娇笑道:“贱妾只望你们每人能露一手武功让贱妾瞧瞧,这样岂非不会伤了贤昆仲的和气,也分出了武功高低”

红虎大笑道:“不错,想不到你这小脑袋里,竟有这么多好主意。”

这时还在对面屋脊的金燕子,又忍不住道:“她现在打的究竟是什么主意?”

梅四蟒道:“自然是在引诱这四人自相残杀。”

金燕子道:“既是如此,她为什么不想法子令他们动手呢?”

梅匹蟒笑道:“这正是令妹聪明之处,这灰狠早已疑心她是在耍手段,她若是此刻就要他们动手,灰狼只怕立刻就要翻脸了。”

金燕子皱眉道:“但这四人若不打起来,又怎会自相残杀呢?”

梅四蟒微笑道:“令妹早已瞧出,这四人虽是兄弟,但却谁也不服谁的,谁也不会承认自己武功在别人之下,到后来终于还是非打起来不可……叫他们自己动手,岂非比由她嘴里说出来好得多。”

金燕子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只见红虎长长伸了个懒腰,全身骨节“格格”直响,忽然虎吼一声,一掌落下,拍在身旁一个石墩上。

这镂花石墩,中间虽是空的,但普通人就算用大铁锤来敲,一下子也未必就能敲得碎。

此刻红虎一掌击下,只听“砰”的一声,一个石墩竟变成了十七八个,碎片哗啦啦落了满地。

银花娘失声娇笑道:“赵公子果然好武功,我简直做梦也想不到一个人能有这么硬的拳头,这么大的力气。”

红虎睥睨狂笑,道:“老子露了这手武功,别人只怕连试都不必试了。”

银花娘媚笑道:“这样的武功,只怕真的再难有人比得上。”

她嘴里说着话,眼波却瞟在黑豹身上。

黑豹冷笑道:“赵老二这一手用来劈柴倒不错,若是对手过招,就未必有用了。”

红虎涨红了脸,怒道:“老子的功夫没有用,你难道还能比老子强么?”

黑豹冷冷一笑,缓缓坐到另一个石墩上,他静静地坐了半晌,什么动静也没有。

红虎大笑道:“你这是在练什么功夫,屁股功。”

黑豹端坐不动,冷笑道:“你头脑就算不管用,难道连眼睛也不管用么?”

红虎瞪着眼睛瞧了瞧,果然再也笑不出来。

他忽然发现黑豹竟越坐越矮,那圆圆的石墩,竟已有半截没入地下,黑豹看似坐着未动,却已露了手漂亮的内功。

银花娘又失声娇笑道:“秦老大果然不愧是老大,这石墩若是尖的,被他坐下去还没什么,但圆圆的石墩子竟被他坐下去一半,这功夫可真了不起,各位说是么?”

白蛇郎君干笑道:“是极是极,几个月不见,想不到秦老大功夫竟又精进了不少。”

黑豹伸首大笑道:“我武功若不精进,岂非要被你们这班好兄弟……”

笑声突然顿住,面色也已惨变。

灰狼不知何时已到了他身后,一柄匕首已插入他背脊。

黑豹满头冷汗迸出,顿声道:“老三,你……你好狠。”

灰狼面上毫无表情,冷冷道:“我这只是要告诉你,赵老二的功夫虽只能劈柴,你的功夫也未见得有用,人是活的,难道还会被你坐在屁股下不成。”

他死灰色的眼睛,瞪着银花娘,狞笑道:“世上最有用的功夫,就是能杀人的功夫,姑娘你说是么?”

黑豹狂吼一声,想翻身去扼灰狼的脖子。

但灰狠轻轻一跃,便后退五尺,匕首也拔了出来,一股鲜血,射了出来,黑豹身子还未跃起,便仰面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红虎怒吼道:“秦彪就算不是东西,但究竟是我们的弟兄,你怎能杀了他。”

灰狼阴恻恻道:“我杀了他,老大岂非只有让你来做了。”

红虎怔了怔,“哼”了一声,再不说话。

白蛇郎君吃吃笑道:“老三说的不错,什么功夫都是假的,只有杀人的功夫才是真功夫,只不过小弟杀人的功夫,也未必比老三差多少。”

他嘴里说着话,人已悄悄纵身而起,突然一刀向红虎后背直刺了过去,轻功之妙,出手之狠,果然不在灰狼之下。

谁知红虎看来虽笨,其实却一点也不笨。

白蛇方自出手,他已拧身反扑。

只可惜他身子赏在太大了,白蛇一刀虽未刺着他要害,还是刺在他肩胛上,用力一送,整柄刀全都插入肉里。

这一刀用力太猛,连白蛇自己都收势不及。

红虎狂吼一声,一张臂,竟将他整个人都挟在肋下,狞笑道:“看你还往那里逃?”

白蛇惊呼道:“赵老二,放手,饶了我吧。”

红虎咯咯笑道:“我心里也想饶你,只可惜我手臂不答应。”

他手臂用力一挟,只听“喀喇”一声,白蛇全身骨头都已被挟碎,嘶声惨呼也变作了喘息呻吟。到后来连喘息声都没有了,红虎才缓缓松开手,白蛇整个人就真的像条死蛇般瘫在地上。

灰狼倒抽一口凉气,咯咯干笑道:“赵老二好大的力气。”

红虎反手拔出了肩胛上的刀,鲜血射得他一身都是,但他却连眉头都不皱一皱,瞧着灰狼狞笑道:“现在只剩下你和我了,你要怎样?”

银花娘早已躲到一边,袖手旁观,也不说话,她知道现在火已被她点着,已用不着她再加油了。

只见红虎和灰狼眼睛瞪着眼睛,瞪了半晌。

灰狼忽然走到桌子旁,拉开椅子,缓缓坐了下来,微笑道:“老二,咱们为何不坐下来谈谈。”

红虎道:“坐下就坐下,别人怕你诡计多端,老子却不怕你。”

他也拉开张椅子,坐了下来。

灰狼微笑道:“一张桌子,可以配两张椅子,是么?”

红虎也不憧他此时此刻,怎会问出这句话来,只得点点头:“不错。”

灰狼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两杯茶,又笑道:“一个茶壶,也司以配两个杯子,是么?”

红虎怒道:“废话。”

灰狼将一杯茶送到红虎面前,笑道:“你我既然都能有茶喝,何必还要拚命哩。”

银花娘已听懂了他话中含义,不禁皱起了眉头。

红虎却皱眉道:“你究竟在说什么?老子不憧。”

灰狼笑道:“昔日娥皇女英,共事一夫,传为千古佳话,你我既是自己兄弟,为何不能共娶一个老婆。”

红虎怒道:“别的都可以共,老婆却共不得。”

灰狼冷冷道:“我兄弟结仇不少,你就算杀了我,自己一个人,岂非人单势孤,何况,你我拚起命来,是谁杀死谁,还未可知,是么?”

红虎瞪眼瞧了他半晌,忽然大笑道:“不错,半个老婆总比没有老婆好,何况,看这騒婆娘的劲,老子一个人还未必对付得了哩。”

他大笑着举起茶杯,道:“好兄弟,你出的好主意,老子敬你一杯。”

只听银花娘咯咯笑道:“这主意真的不错,你喝了这杯茶后,就会知道他这个主意究竟有多么好了。”

红虎眼珠子一转,已端起茶杯的手,立刻又放了下来,这人虽然其蠢如牛,但究竟在江湖中打过几十年滚了,好事虽然一件也不懂,坏事懂得的却不少,手里拿着这杯茶,瞪着眼道:“这茶里莫非也有鬼。”

灰狼大叫道:“老二,你可千万不能冤枉我,我们可是好兄弟,千万莫要中了别人的挑拨离间之计。”

银花娘笑道:“既是如此,你就喝了这杯茶吧。”

她盈盈走过来,从红虎手里接过了茶杯,送到灰狼面前,她染着凤仙花汁的小指甲,似乎在茶水里轻轻点了点,娇笑道:“我说这杯茶里是有毒的,你若不喝,我也不怪你。”

红虎怒吼道:“你若不敢喝这杯茶,老子就拧下你脑袋。”

灰狼脸上已变了颜色,大声道:“这茶本来是没有毒的,此刻却被你下了毒。”

银花娘张大了眼睛,道:“你……你说我下毒?”

灰狼厉声道:“就是你这臭婊子。”

他一拳击出,银花娘却早已躲到红虎身后。

红虎也早已跳了起来,怒吼道:“明明是你,你还想赖谁?你当老子是蠢猪?”

他狂吼着扑上去,只听“勃、勃”两声,灰狼左右两拳,全都打在他身上,却好像打沙袋似的,他全不在乎。

灰狼大惊,又想拔刀,但红虎却已还了他一拳,这一拳灰狼可受不了,整个人都像虾米似的弯了下去。

红虎跟着又补了一拳,砸在他脑袋上,砸得他整个脑袋都开了花,这两拳全无巧妙花招,但却实在管用,无论是谁,手里若没有拿着家伙,就千万莫要和红虎这样的人动武,只因你打他,他全不在乎,他打你,就要了命了。

银花娘早已大声拍起手来。

红虎“啐”的一口痰,吐在灰狼身上,睥睨道:“没学会挨揍就想揍人,这岂非找死么。”

银花娘拍掌娇笑道:“不错,赵公子揍人的功夫固已不错,挨揍的功夫可更是天下第一,但……但这方才真的没有伤着公子?”

红虎挺着胸膛大笑道:“他两只爪子,简直好像在替老子抓痒,不相信你过来瞧瞧。”

银花娘走过去,柔声道:“但你肩膀上却好像还在流血哩……”

她用发红的指甲,轻轻搔了搔红虎肩胛上方才被白蛇刺了一刀的伤口,轻轻道:“疼不疼?”

红虎大笑道:“不疼不疼,只是被你这小手一摸,却有些痒痒的……”

他全身肉都动了起来,大笑着去搂银花娘的腰肢。

银花娘却娇笑着闪开了,吃吃笑道:“你捉到我,我才算真的服了你。”

她娇笑着在前面逃,红虎就喘息着在后面追,她身形轻盈得就像是燕子,红虎简直连她衣角都休想摸得到。

到后来红虎只有扶着桌子喘气的份子,涎着脸笑道:“小亲亲,小乖乖,你就让我抱一抱吧。”

银花娘笑嘻嘻地瞧着他,忽然摇头叹道:“你这个人……你明明是只蠢猪,为什么偏偏不肯承认呢?”

红虎怔了怔,道:“这是什么话?”

银花娘柔声道:“我方才已在你伤口里下了一见血就要命的毒葯,份量足够毒死十条大肥猪,你若是不动,还可多活几个时辰,现在这么一跑,毒性早已顺着你的血,充满了你全身,你只要再一用力,立刻就要送命。”

红虎狂吼着,用尽全身力气,扑了过去,只听“哗啦啦”一阵响,桌子已被撞到,他身子却已被压在桌子下面了。

银花娘叹了口气,悠悠道:“我好心好意告诉你的话,你为什么不相信?”

她绕过桌子,走到门口,倚着门,嫣然笑道:“这屋子里有四个死人,大哥们帮我抬出去好么?”

四恶兽的属下一实在院子里着急,但四恶兽御下最严,没得到命令,谁也不敢离开自己的岗位。

他们只听得屋子里乱成一团,还未弄清究竟出了什么事,此刻才一窝蜂拥了过来,一个个立刻全都骇呆了。

银花娘柔声道:“我知道你们的心情,你们眼见到自己的主人不明不白地死了,就算是要想替他们报仇,我也不会怪你们的。”

大汉们只见她笑吟吟地站在那里,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有被扯破,而自己平日敬如神明的主人,却已像死狗般倒在地上,这女子非但美得可怕,厉害得更可怕,十余条大汉,那里还有一个敢提起“复仇”两字,竟齐地转过身去,飞也似的逃了,转眼间便逃得没了踪影。

银花娘悠然叹了口气,喃喃道:“这年头怎地连强盗的胆子,都越来越发小了。”

     ※        ※         ※

金燕子和梅四蟒也全都瞧得怔住。

梅四蟒苦笑道:“令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别有用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名剑风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