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剑风流》

第14章 包藏祸心

作者:古龙

银花娘面上羞答答的,低着头,陪唐守清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眼睛却始终在留意着唐琳。

只见她飞快的奔向那一排石屋,笔直走入了左面第三间屋子,她身形太快,门一掀便又阖起。

但就在这一眨眼的时候,银花娘已隐约瞧见工这石屋里的人。

这人背对着门,动也不动地坐在那里,竟不像别人那样专心地在工作,却像是坐在那里出神,银花娘自然瞧不见他的脸。

银花娘只瞧见这人的头发是黑的,又黑又亮,她相信自己的眼睛绝不会瞧错,这人的年纪必定还很轻。

在石屋里工作的,既然全都是已退休的老人,又怎会有个年轻人呢?

唐琳为什么要去看他?

银花娘的心突然跃了起来,“唐珏,这人一定是唐珏,原来唐无双竟将他藏到这里来了,难怪我找不着。”

她开心得几乎忍不住要跳起来,却还是未忘记敷衍面前的唐守清,唐守清瞧着她的一双眼睛,已越来越亮了。

于是她装得更害羞,更不敢抬头。

唐守清终于忍不住道:“后天中午,在下为姑娘和金姑娘接风,不知姑娘可赏光?”

银花娘红着脸道:“只要姐姐肯去,我……我怎么会不去呢。”

这时她刚走到温泉上游,眼波一转,忽又笑道:“温泉水滑,我想在这里洗洗手,可以么?”

唐守清笑道:“温柔水滑洗凝脂,姑娘请便。”

银花娘的脸似乎更红了,轻轻挽起了罗袖,唐守清在一旁瞧着她舂葱般的手,白玉般的腕,似已瞧痴了。

唐琳却已从石屋里奔了过来,也不知和谁生了气,嘟着嘴道:“他怎么越来越怪,我和他说话,他居然连睬都不睬我。”

唐守清这才将目光勉强收回来,微笑道:“他近来的心情,你又不是不知道,何苦去惹他。”

银花娘蹲在泉水旁,听到他们的话,心里更是欢喜,这更证明了石屋里的人必是唐珏,她心机总算没有白费。

她像是洗着手,却有一股紫色的细砂,从她衣袖中漏出来,落入温柔水中,忽然,她才盈盈站起,回眸笑道:“我已见识够了,咱们司以走了吧。”

唐守清道:“四妹……”

唐琳抢着回道:“你莫叫我,我也要走了,这次我可一点麻烦也没有带给你,现在你总可以放心了吧。”

唐守清笑了笑,道:“只要两位姑娘有兴趣,下次……”

他语声突然顿住,只因他忽然发现,竟有一片紫色的烟雾自温泉中升起,先还是薄薄一片,但转眼间已浓如紫雾。,再一瞬间,整个洞窟竟都被这紫色的迷雾弥漫。

连近在咫尺间的银花娘和唐琳都瞧不见了。

洞中四下都发出了惊呼。

唐守清变色大喝道:“大家紧守岗位,莫要妄动。1

唐琳呼道:“我呢……”

唐守清厉声道:“你看好你的朋友,也莫要走。”

喝声中他已晃起了火摺子,但火光在这紫雾中竟微如萤光,唐琳想去拉银花娘,却扑了个空,不禁失声道:“花姐姐……花银凤,你在那里。”

她呼声虽响,只可惜已永远没有人回答她了。

     ※        ※         ※

银花娘早已看准了那石屋的方向,紫雾一起她就箭一般窜过去,窜入了那石屋,低呼道:“唐珏,唐公子,你在那里?”

只听一人嗄声道:“你是谁?找我则甚?”

话未说完,银花娘已一把拉住了他的手,向外面冲出,口中道:“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了么?”

唐珏失声道:“银花……”

银花娘笑道:“不错,大姐想你都快想疯了,我冒险来找你,你还不快跟我走?”

唐珏道:“但……但家父……”

他还在犹疑,却已身不由主,被拉了出去。

银花娘道:“你这没良心的,你难道不想见她?”

她左手拉着唐珏,冲出石屋,右手一扬,便有一股银光急射而出,如流星般摇曳过大半个洞窟,一闪而没。

银光一闪间,银花娘已辨清出口,立刻飞掠过去,她这才发现唐珏身子很重,简直就像不愿意出去。

只听唐守清厉声喝道:“把守洞口,莫令任何人离开此洞。”

银花娘着急道:“唐珏,你要是不肯跟我走,弄急了我,大家可都没好处。”

唐珏也不知是被她骇倒,抑或是改变了主意,也展开了身形,两人齐地冲出,银花娘袖中又射出一道银光。

这次银光穿洞而出,只见守住洞口的大汉们有的正在搬动铁栅,有的要挥刀阻拦,但银花娘袖中的暗器已随着银光发出。,一连串惨呼声中,银花娘与唐珏已双双冲出洞外。

洞外星光将落未落,夜静如水。

洞内的混乱与变动,还都未传至洞外。只有把守洞口的一条大汉挥刀而来,但银花娘一抬手,这大汉便立即倒下。

就在这时,洞中已响起了一阵锣声。

锣声一响,四下便有回应,沉睡中的山庄,立刻便苏醒,不出片刻,四面八方便都会有人赶来接应。

但银花娘几天来的勘查,早已将每一条出路都计算好了,此刻她想都不必想,就往东南方飞掠过去。

唐珏竟似变成了个傀儡似的被她拉着,她要往东就往东,她要往西就往西,只是在嘴里抗议着道:“这里四下警戒很严,你走不出去的。”

银花娘却笑道:“别人将你们家看成铜墙铁壁,在我姐妹眼中却如履平地一般,要来就来,要去就去。”

这时唐家庄的边墙已然在望,她的确像是立刻就能轻轻松松地走出去了……但她这话却未免还是说得太早了些。

忽然间,墙头出现了十几条黑衣大汉,右手持长刀,左手持弩匣,为首一人,面寒如铁,竟是唐守方。

银花娘见到此人,倒真吃了一惊,尤其是见到他左手的麂皮手套,从这种手套中发出的暗器,也不知伤过多少人的性命。

唐守方厉声道:“来人再不停步,莫怪暗器无情!”

银花娘娇笑道:“你有暗器,我难道没有暗器么?咱们就比比是谁的暗器厉害吧。”

唐守方的手扬起,却又放下。

银花娘待出手,却被唐珏拉住。

只见唐珏将一面竹牌扬起,道:“庄主手令在此,谁敢拦阻?”

唐守方垂首道:“是!”

他挥了挥手,墙头的大汉们立刻就像出现时同样迅速地消失了,银花娘娇笑声中,与唐珏双双掠了出去。

外面是山麓,夜色更静。

但银花娘脚下还是不停,绕过山丽,山脚下有个无人的土地庙,她竟直奔进去,这地力竟也是她早已看好了的。

精明的人不安排好退路,是绝不会做贼的。

银花娘这才松了口气,媚笑道:“你总算还有些良心,肯帮我逃出来,也不枉我姐妹疼你了……”

     ※        ※         ※

她说着话,已晃起火摺子,点亮了神案上的一盏油灯,说到这里,灯亮了,她也忽然怔在那边。

灯光下,唐珏的脸竟是花花绿绿,简直像是个活鬼,仔细一瞧,才看出他脸上原来戴着个奇丑无比的人皮面具。

银花娘“噗哧”一笑,道:“你要戴面具,也该戴个好看的,怎地戴上这样的鬼东西,我还当我那风流俊俏的小姐夫,被人毁了容哩,可真骇了我一跳。”

唐珏叹道:“家父就怕我出来见人,所以给我戴上这面具。”

银花娘吐了吐舌头,娇笑道:“你家老头看得你可真紧,但是现在,你总可以把这个鬼东西拿下来了吧。”

唐珏苦笑道:“这面具是用家父待制的胶液胶上去的,不到时候若想将面具揭下,就要连我的脸皮一齐揭下来了。”

银花娘闻言之后怔了怔,失笑道:“这一着倒真凶,戴着这活鬼似的面具,的确谁也不能见了,但是我……”

她媚笑着道:“我总是记得你长得是什么模样的,随便你戴上什么,都没关系。”

唐珏道:“你真记得如此清楚。”

银花娘垂下了头,轻轻道:“大姐虽然一直将你藏着,我虽只和你见过一次面,说了不到三句话,但是我……我却永远也不会忘记。”

唐珏默然半晌,长长吐出口气,道:“你大姐可好么?”

银花娘霍然抬起头,眼圈竟已红了,颤声道:“我千辛万苦,拚着命把你从那死囚牢似的地方救出来,你……你连谢都没有谢我半句,就急着问我大姐。”

唐珏柔声道:“我真该谢谢你的,你能找到我,真算不容易。”

银花娘垂头弄着衣袂,咬着嘴chún,道:“你知道不容易就好。”

唐珏道:“但我却再也猜不到你用的是什么法子?”

银花娘展颜一笑,道:“你可认得金燕子?”

唐珏道:“我……我好像听过这名字。”

银花娘撇嘴道:“你用不着瞒我,我不会吃醋的,他是你嫂子和二姐的结拜姐妹,你怎会不认得她?”

唐珏陪笑道:“的确是认得的。”

银花娘道:“我早就听过她和唐家的关系,为了找你,所以我也和她结拜成姐妹。”

唐珏失声道:“你……你也和她结拜成姐妹了?”

银花娘笑道:“你用不着吃惊,她自然再也不会猜到我真的是谁,她只知道我是个孤苦伶仃,很想交朋友的女孩子。”

唐珏叹道:“她的确很容易上人当的。”

银花娘道:“你莫看她很容易上当,我叫她带我来唐家庄,还真不容易哩。”

唐珏道:“哦!”

银花娘道:“她本还未见得肯带我来,幸好我刚得了几箱珠宝,我就故意说,要将珠宝寄托在可靠的地方,她果然就想到了唐家庄。”

唐珏道:“你现在居然舍得将那些珠宝寄在唐家庄?”

银花娘“噗哧”一笑,道:“我为什么要将好东西留给别人享受,在路上,我已经把箱子里的珠宝换下来十分之九了,除了面上有几件真的,是找准备送给你姐妹们的,其余就全不值半文了。至于那些真的珠宝……”

她眼波瞟着唐珏,媚笑道:“你无论在什么地方花,无论怎么样花,一辈子都花不完的。”

唐珏道:“但唐琳又怎肯将你带到那洞里去?”

银花娘笑道:“你这妹子舂情发动,前几天只见过一个男人一面,就想他想疯了,我说可以替他找到那男人,她什么都肯为我做。”

唐珏默然半晌,才叹了口气,道:“看来你为我倒的确花了不少功夫,你大姐知道,一定会很感激你。”

银花娘面上笑容忽然不见,眼圈也又红了,颤声道:“又是我大姐,你……你只知道我大姐,但你可知道,我这么样辛辛苦苦来找你时,她在干什么?”

唐珏道:“我怎会知道。”

银花娘道:“她……她……”

她话未说出,眼泪已一连串落了下来。

唐珏道:“她……她难道出了什么事?”

银花娘掩面道:“她连什么事都没有出。”

唐珏道:“既然无事你为何流泪?”

银花娘跺脚道:“呆子,你可知道我不是为她哭,我是为你。”

唐珏道:“为我?为什么?”

银花娘道:“找……我实在很可怜你,我实在忍不住要为你伤心。”

唐珏道:“为我伤心?这又是为了什么?”

银花娘霍然抬起头来,嘶声道:“我老实告诉你吧,你在为她受苦时,她……她……她……”

唐珏道:“她怎样?”

银花娘掩面道:“她却投入了另一个男人的怀抱了。”

唐珏像是呆住了,久久说不出话来。

银花娘道:“我本来不该告诉你的,但我又实在不忍心骗你,我……我的心实在乱死了。”

她忽么扑入唐珏怀里,放声痛哭起来。

唐珏动也不动,一字字道:“那男人是谁?”

银花娘痛哭道:“我不能说了……我已经很对不起我大姐。”

唐珏道:“你让我早些知道反而好,否则……”

银花娘仰起脸,哽咽着道:“好,我告诉你,那男人叫俞佩玉。”

唐珏失声道:“俞佩玉?”

银花娘道:“不错,你认得他?”

唐珏缓缓道:“我连这名字都未听说过。”

银花娘道:“幸好你不认得他,否则你也会上他当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包藏祸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名剑风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