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剑风流》

第16章 出奇制胜

作者:古龙

郭翩仙一把抓住她的手,沉声道:“你下的毒灵下灵?”

银花娘嘶声道:“天蚕之毒,天下无救。”

提着灯笼的人忽又咯咯笑道:“你以为毒死了我们就没事了么?”

另一人嗄声笑道:“我们死后复活,只是为了向你索命来的。”

血红的灯光下,这两人满面鲜血淋漓,眼睛里、鼻子里、耳朵里、嘴里,鲜血还在不停地往下流落。

郭翩仙暴喝一声,道:“死人岂能复活,你们就再死一次吧。”

喝声中,数十点银星暴雨般的飞出。

这两“人”竟惨呼一声,扑地倒下,灯笼立刻燃起,闪动的火光中,他们的身子痉孪扭曲,终于永不再动。

郭翩仙仰天笑道:“原来真鬼也下足惧,连区区一把暗器都禁受下得。”

银花娘颤声道:“但……但他们明明已死过一次……一个人又怎会死两次?”

俞佩玉目光闪动,沉声道:“天蚕之毒,连你们本门解葯都救不了么?”

银花娘身子一震,忽然窜到那两人的体前,就着将熄未熄的火光,俯首瞧了半晌,忽又大笑起来。

郭翩仙道:“你笑什么?他们脸上流的,难道不是真的血?”

银花娘也不答话,却娇笑道:“爹爹,你老人家既然来了,为何还不出来呀?”

黑暗中寂无声息,那里有人回应。

银花娘又道:“原来你老人家一直跟着我的,我将珠宝藏在这里,你老人家就挖了出来,我将这两人毒死,你老人家就将他们救活,你老人家算准我一定会回来的,所以就要他们两人等在这里吓我。”

她娇笑着道:“现在女儿已真的快被你老人家吓死了,你老人家就算想罚我,现在也已该罚够了,总该出来见女儿一面吧。”

远处的黑暗中,终于响起了一阵冷漠的语声:“本门之宝,你竟想独吞,此罪已当诛,借尸还魂,只下过略施小惩而已,若不念在你是我的女儿,便要以家法处治了。”

缥缥缈缈的语声随风传来,如蝉声摇曳,如响箭横空,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已远在数十丈外。

银花娘叹了口气,喃喃道:“好狠的心,竟连一粒珍珠都不给我留下来。”

郭翩仙默然良久,忽然笑道:“做父亲的居然要人扮鬼来吓女儿,这样的事倒也天下少有。”

银花娘叹道:“你以为他真的只不过是想吓吓我而已么?”

郭翩仙道:“难道不是?”

银花娘缓缓道:“他本来以为我必定是一个人来的,吓晕了我,就要动手了,这样我死也死得糊里糊涂,做鬼都不知道是被谁害死的,这就是我们天蚕教素来杀人的手法。”

俞佩玉皱眉道:“你莫忘了,他究竟是你的父亲。”

银花娘淡淡道:“父亲?父亲又怎样?天蚕教只有门规,绝无亲情,他这次不杀我,只不过因为惹不起你们两人而已。”

她忽又娇笑起来,接着道:“你们想,他若是个情感丰富的人,还能做得了天蚕教主么?”

郭翩仙长长叹了口气,道:“好个天蚕教主,果然是名不虚传,这样的心狠手辣,连我都有些佩服他了。”

银花娘嫣然道:“有他这样的父亲,才有我这样的女儿,他虽然想杀我,但我并不怪他,反而觉得有这样的父亲,买在是件值得骄傲的事。”

郭翩仙冷冷道:“但你自己现在却已是一文不名,还有什么好骄傲的?”

银花娘呆呆地瞧了他半晌,忽又吃吃笑道:“你果然不愧是我的同类,有钱人瞧不起穷人,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一文不名的人,我也是瞧不起的,但像我这样的人,若也会一文不名,天下的人岂非都要穷死了。”

郭翩仙道:“你难道……”

银花娘道:“我虽然不知道他在跟着我,却早已防到了这着,早已将另一半珠宝,先藏在别的地方。”

郭翩仙动容道:“藏在那里?”

银花娘娇笑道:“那地方更是你们永远也想不到的。”

     ※        ※         ※

世上竟会有人将东西藏到一个荒凉的坟场中,一个平凡女人的棺材里,这已是别人梦想不到的事。

现在银花娘却说已将另一半珠宝,藏在“更令人想不到的地方”,这地方之诡秘,岂非令人无法思议?

谁知银花娘却将他们带到离坟场下远的一个小镇上,镇上灯火虽已沉寂,但镇容却甚是整齐可观。

银花娘瞧见他们面上的诡异之色,嫣然笑道:“你们本来必定以为我说的那地方也不知会有多么冷僻秘密了,谁知我却将你们带到这繁荣的小镇里来,你们的心里一定在奇怪,是么?”

俞佩玉道:“嗯。”

银花娘指着镇上一座平房,接着道:“这小镇叫李渡镇,这片平房叫李家栈,约莫半个月以前,我曾经带着这珠宝在李家栈住过三四天。”

锺静道:“你难道将另一半珠宝藏在这李家栈里了?”

银花娘道:“不错。”

她微笑接道:“找先将一半珠宝用黑市包起,塞在屋顶的横梁间,才将另一半珠宝用箱子装出来,藏在那棺材里去的。”

锺静撇了撇嘴,冷笑道:“我只当你将东西藏到什么了不得的秘密地方去了,原来只下过是藏在屋顶上,这种地方简直连小孩子都找得到。”

银花娘娇笑道:“好妹妹,你虽然不笨,但见的事实在太少,有许多事你不会懂的,这地方看来虽普通,其实却最安全,你不信问问他……他就一定会懂得的。”

她眼波又瞟到郭翩仙身上,媚笑道:“是么?”

郭翩仙笑道:“不错,有时越是容易被人发觉之处,别人反而越是不会去找,只因谁也想不到你会将如此珍贵的东西藏在这种地方。”

银花娘接着道:“何况我这样做,就算有人在暗中跟着我,见到我将珠实藏到死人棺材那么秘密的地方去了,更想不到我会先在屋顶上藏起了一半。”

她眼波在锺静脸上一转,咯咯笑道:“小妹妹,现在你总该憧了吧。”

锺静冷笑道:“我没有偷偷摸摸藏束西的习惯,这种事我根本用不着懂。”

银花娘娇笑道:“不错,你只要懂得该怎么样吃醋就够了。”

锺静气得指尖发抖,却说不出话来。

银花娘道:“我知道那屋子斜对面有座小楼,从楼上就可以瞧见屋子里的一切动静,咱们不妨先去瞧瞧,再决定该如何下手。”

郭翩仙微笑道:“不想你做事倒也谨慎得很。”

银花娘嫣然道:“一个人做事若能谨慎些,总会活得长远些……我们三个不就都是很谨慎的人么?”

     ※        ※         ※

这小楼简陋窄小,看来只有一间屋子,孤立在一片平房间,站在楼头,便可将李渡镇四面情况俱都收入眼底,金燕子也就是躲在这小楼上,才瞧见银花娘将“四恶兽”一个个送回老家的。

现在,银花娘也到了这小楼上来窥探别人,他们绕到后面,窜上楼头,刚伏下身子瞧了一眼

四个人竟一齐在小楼上怔住了。

如此深夜,对面那屋子非但还亮着灯火,而且窗子也是开着的,屋子四面,不知何时已加了好几个高几,几上燃着粗如儿臂的蜡烛,将这间李家栈里最大的屋子,照耀得如同白昼。

屋子中央的楠木八仙桌旁,正坐着两个人在下棋,旁边还有好几人背负着双手,在一旁观战。

两个人下棋居然下到深夜已不太常见,旁边居然还有这么多人在看棋看到深夜,棋瘾更大得少有。

最奇怪的还不是这些,令俞佩玉等人吃惊得怔住的,只因为这两个下棋的人竟是唐无双和俞放鹤。

看棋的除了林瘦鹃外,俞佩玉虽都不认得,但一个个气度沉凝,精神矍铄,显然也都是武林健者。

锺静吃了一惊,是因为她骤然瞧见这许多江湖高手,生怕其中有认得她的,将她的行踪窥破。

郭翩仙吃了一惊,是因为他本以为唐无双和俞放鹤在干什么“秘密勾当”,却想不到他们竟只不过是下棋来了。

俞佩玉更是吃惊,他既想不到这两人会在此下棋,更猜不出这“唐无双”究竟是真的那个,还是假的那个。

四个人中最吃惊的自然还是银花娘。

她怔了很久,才忍不住轻叹道:“老天真不帮忙,这几人东不去,西不去,怎么偏偏到这里下棋来了,有他们在里面,咱们要拿东西,看来只有等着了。”

郭翩仙皱眉道:“走吧。”

银花娘道:“走?”

郭翩仙耳语道:“这几人下棋也不知会不到什么时候,而且下完了也一定不会立刻就走,你我难道要一直等在这里不成?”

俞佩玉忽然道:“我们不能走。”

这“唐无双”无论是真是假,他都一定要盯着的。

银花娘也立刻接着道:“不错,咱们好歹也要在这里守着。”

郭翩仙道:“但天已将明,此间岂是久留之地?”

银花娘眼珠子一转,展颜笑道:“屋顶上耽不住,屋子里难道还耽不住么?”

她竟又悄悄溜到小楼后面的屋檐下,伸手一推,窗子竟没有关紧,她立刻推开窗子,飘身掠了进去。

俞佩玉虽然不愿无端闯入别人的屋子,但权衡轻重,也实在只有这法子最好,当下也飘身掠入。

屋子里没有懂光,四面窗户又都是关着的,暗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银花娘摸出个火摺子燃起。

她本以为这屋子里就算有人,也必定睡得跟死猪一样,谁知火光一亮,她竟发现赫然有四只眼睛在静静坩瞧着她。

四只眼睛都瞪得大大的,连眨都不眨一眨。

银花娘吃了一惊,几乎连火摺子都拿不稳了。

只见这精雅而干净的屋子里,有张很大很大的床,床上睡着一个人,头发蓬乱,满面病容,瘦得已不成人形。

此刻还未入冬,这人身上竟盖着四五床又厚又重的棉被,全身都埋在棉被里,只露出一个头。

他身旁却坐着个最多只有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子,身子已骇得缩成一团,只用那双大眼睛在不停地转来转去。

银花娘一眼瞧过,便已沉住了气,嫣然笑道:“如此深夜,两位还没有睡么?”

那小姑娘不停的点头,道:“嗯。”

银花娘道:“既然没有睡,为何不点灯,竟像猫一样躲在黑暗里。”

小姑娘瞪大了眼睛,只是不停的摇头。

那看来已病入膏肓的人却黯然一笑,道:“这里没有灯。”

银花娘皱眉道:“没有灯?”

那病人长叹道:“在下已命若游丝,要灯光又有何用?在黑暗中静待死亡到来,还可以少却些烦恼恐惧。”

他说话也是有气无力,一口气像是随时都会停顿。

银花娘瞪着眼瞧了他半晌,缓缓道:“这么多人忽然闯进你屋子来,你不害怕么?”

那病人淡淡笑道:“人已将死,也就不觉得世上还有什么可怕的了。”

银花娘嫣然笑道:“不错,一个人若已快死了,的确有许多好处,譬如说……我本来也许会杀你的,现在却不愿动手了。”

她忽然摸了摸那小女孩的头,柔声道:“但你……你也不害怕么?”

那小女孩想了想,慢慢的说道:“反正三叔一死,我也不想活了。”

银花娘道:“所以你也不怕?”

那小女孩眼睛瞪得大大的,道:“不怕。”

银花娘笑道:“你既然不害怕,自然就不会大呼小叫,是么?”

那小女孩道:“三叔喜欢安静,我从来都不大声说话的。”

银花娘笑道:“很好,这样你也就会活得长些了。”

她再也不理这两人,将前面的窗子悄悄推开一线从这里望下去,对面屋子的动静也可瞧得清清楚楚。

这时银花娘手里的火摺子已熄了,天地间又黑暗、又静寂,只有窗外偶而传来棋子落枰的“叮当”声,悦耳如琴音。

那病人已闭起了眼睛,小姑娘的大眼睛却在黑暗中发着光,俞佩玉悄悄走了过去,柔声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那小女孩悠悠道:“彼此萍水相逢,你又何必问我的名字。”

这小小的女孩子,竟说出这么样老气横秋的话来,俞佩玉倒不觉怔了怔,谁知她盯着俞佩玉的眼睛瞧了半晌,竟忽又接着道:“但你既已问了,我也不妨告诉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出奇制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名剑风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