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剑风流》

第17章 去而复返

作者:古龙

银花娘等人所居小楼,被火弹震的摇摇慾倒,她不禁动容道:“这难道就是江南霹雳堂威慑天下的火器?”

郭翩仙叹道:“不错,这火器威力虽不如声势这么惊人,但你我方才若被波及,此刻纵不粉身碎骨也要焦头烂额了。”

朱泪儿回头一笑,道:“你们现在总该知道了吧,我三叔虽然借了这位姑娘十一年功力,但却救了你们四条命,这买卖你们总没有吃亏。”

窗户方才已被击破,朱泪儿一面说话,一面将四面窗都拉了起来,竟似不愿被外面的人瞧见屋里动静。

那病人一双手又缩回被里,脸色又渐渐苍白,众人若非眼见,谁也不会相信这样的人方才竟有那般惊人的身手。

俞佩玉忍不住道:“那俞放鹤究竟和阁下有什么仇恨?”

那病人淡淡道:“他还不配。”

俞佩玉道:“既是如此,他为何定要置阁下于死地?”

那病人道:“你怎知他要对付的不是你们?”

俞佩玉叹道:“俞放鹤不去别处下棋,却偏偏要到这偏僻的小镇来,我本已觉得有些奇怪,如今才知道,他竟是为了阁下而来的。”

那病人竟又闭起眼睛,不理他了。

俞佩玉道:“还有,阁下不在别处养病,却偏偏也要在这偏僻的小镇上,这也是件怪事,在下委赏猜不出这小镇究竟有什么引人之处。”

那病人根本就不理他,俞佩玉也无法再说下去。

过了半晌,突听朱泪儿缓缓道:“他们要对忖的并不是我三叔,而是我。”

俞佩玉愕然道:“你小小年纪,他们为何要对忖你?”

朱泪儿笑了笑,道:“我现在年纪还算小么?”

俞佩玉道:“这姓俞的纵然是个衣冠禽兽,但以他武林盟主的身份,又怎会劳师动众,只为的是来对付个小小的孩子。”

朱泪儿冷笑道:“武林盟主?他这武林盟主又算得了什么东西,莫说我三叔,就算我,也从未将他放在眼里。”

黄池大会执天下武林牛耳垂数十年,大会盟主,天下英雄胆敢不敬,如今这小小的女孩子却居然未将之放在眼里,这女孩子身份难道比武林盟主还要尊贵?俞佩玉简直越来越奇怪了。

他还想追问下去,突听银花娘欢呼道:“走了,这些人竟全都走了,走得干干净净,一个不剩。”

郭翩仙掀起窗一瞧,外面果然已无人影。

朱泪儿淡淡道:“这又有什么好奇怪的,这些人只发觉我三叔武功已复,难道还敢留在这里等死不成。”

连俞放鹤、君海棠这样的人,都似乎对这病人真的畏惧已极,这病人究竟是怎么的身份。

俞佩玉心里既是惊讶,又是好奇,但这时郭翩仙却已抱起了锺静,道“我们也该走了。”

朱泪儿冷冷道:“对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俞佩玉道:“但他们若是去而复返,你们……”

朱泪儿傲然道:“我三叔的事,也用得着你们来管么?至于我……我是死是活,更一向用不着别人费心。”

锺静颤声道:“既是如此,你们为什么要……要……偷去我的武功?”

朱泪儿冷冷道:“那是你来求我们的,我们并没有找你,你也怨不得别人。”

锺静怔了怔,又放声痛哭起来。

那病人忽然轻轻道:“念他们此来不易,把东西给他们吧。”

朱泪儿道:“但这些东西本来是我的,为什么要给他们?”

那病人皱眉道:“区区珠宝,又算得了什么,你怎地越变越痴了。”

朱泪儿垂首道:“是!”

她再不说话,却从壁柜间取出了个包袱,抛在银花娘面前,包袱松开一角,光芒隐隐露出,竟赫然正是银花娘失去之物,银花娘心里虽然满腹惊疑,但再也不敢多话,怔了半晌,提起包袱,飞也似的奔下楼去。

     ※        ※         ※

这病人究竟是谁?俞放鹤等人为何会如此畏惧于他?朱泪儿又是什么身份?这许多武林高手为何要来对忖她这么样个小小的女孩子?而且连堂堂的红莲花也在其中,红莲花又岂是欺凌弱小的人?这病人生的究竟是什么病?为何要在这偏僻的小镇上养病?他功力明明尚未恢复,俞放鹤等人又势必不会去远,他本该将俞佩玉等人留下来的,却又为何要轻轻将他们放走?

俞佩玉心里固是疑云重重,银花娘也在不住喃喃自语,道:“奇怪,那痨病鬼为何会将到手的珠宝还给我?为何会如此容易就放我们走?难道他对我们真的毫无企图?”

她一面说,一面往前闯,这在阳光浸浴下的小镇,家家户户都紧闭着门窗,竟连个人影都瞧不见。

但郭翩仙走了两步,却突然拦住了她的去路。

银花娘赶紧将那包珠宝藏到背后,变色道:“你想干什么?”

郭翩仙叹了口气,道:“到底是女人,连你这样的女人,都难免小家气,此时此间,我难道还会打你这包珠宝的主意?”

银花娘眼珠子一转,抿嘴笑道:“你既然知道女人都很小气,为什么又要挡住人家的路,难道你不想快点走出去,难道还想等红莲花再来找你?”

郭翩仙冷冷道:“我自然想快些走,但却不想被人抬出去。”

银花娘瞟了锺静一眼,娇笑道:“我们想被你抱着走,只可惜你的手,已经没空了。”

郭翩仙道:“你此刻若一直往前冲,还怕没有人抬你?”

银花娘眼珠子又一转,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走不得?”

郭翩仙道:“你我此刻休想走出这小镇一步!”

银花娘笑道:“你莫以为我真的喜欢得晕了头,我也知道俞放鹤他们绝不会走远的,八成已将这小镇包围住,所以现在这小镇上连鬼都瞧不见一个。”

郭翩仙缓缓道:“但你算准他们与你无冤无仇,绝不会不放你走的,只要你自己能走出去,别人就不管了,是么?”

银花娘媚笑道:“我是个又小气,又不憧事的女人,你叫我还能怎么样做?你们堂堂的男子汉,总不会还要我照顾你们吧。”

郭翩仙大笑道:“好朋友,好朋友……竟能将这样自私自利,不顾道义的话,说得如此动听,幸好你不是男人,否则不被人宰了才怪。”

银花娘咯咯笑道:“我知道你不会宰我的,你就算想留下我,我们大仁大义的俞公子,也绝不会让你动手。”

郭翩仙道:“你要走,我绝不拦你。”

银花娘笑道:“哎哟,想不到你也是个大仁大义的人……”

郭翩仙冷冷截口道:“但你带着这么大一包珠宝,别人也会放你走出去么?”

银花娘就像是被人了一脚,整个人都要倒下去了。

郭翩仙悠然接道:“所以,你若要走,也就难免要将这包珠宝留下来……这岂非等于要了你的命么。”

银花娘突然跳了起来,跺脚道:“我现在知道了,那痨病鬼将珠宝还给我就是拖住我,不让我走,这人只剩一口气了,却还有这么多鬼主意。”

俞佩玉忍不住道:“你若以为他这是在害你,为何不将珠宝还给他去。”

银娘花跺脚道:“他自然也算准我舍不得的……”

她忽然间又笑了,眼波流转,媚笑道:“何况就算没有这包珠实,我又怎舍得抛下你们一个人走?我方才只不过是在和你们说着玩的。”

郭翩仙冷冷道:“这玩笑倒的确有趣得很。”

银娘花仰面瞧着他,像是将一身都倚着他了,柔声道:“你说,咱们现在是不是退回去?”

郭翩仙道:“你我能全身出来已是万幸,怎可再退回去?”他简直宁可去面对红莲花,也不愿再面对那神秘的病人。

银花娘道:“既不能进去,也不能退,咱们该怎么办呢?难道再找个屋子藏进去?若是再遇见那么样个病人,岂非要了命了。”

郭翩仙一笑道:“这次我找的地方,绝不会有任何人……”

银花娘道:“那里?”

郭翩仙道:“就是那客栈。”

银花娘娇笑道:“你真聪明,那些人既已自客栈中退出来,八成不会再回去,那客栈一定是这小镇上最安全的地方,只不过……”

她瞟了俞佩玉一眼,咬着嘴chún笑道:“我们的俞公子,是不是也会陪我们去藏起来呢?”

郭翩仙道:“他一定会去的。”

银花娘道:“哦?”

郭翩仙道:“俞放鹤等人见到这边久无动静,势必要卷土重来,你我躲在那客栈中,正好坐山观虎斗。”

他微笑接道:“俞兄此刻正是满腹狐疑,不将这件事瞧个水落石出,他也是不肯走的……俞兄你说是么?”

俞佩玉淡淡一笑,道:“何况我此刻根本就没什么地方可去的。”

     ※        ※         ※

客栈中果然寂无人影,竟连里面的掌柜和店小二,都走得不知去向,好像连他们都已看出这里不久就要有祸事来临。

郭翩仙当先带路,既没有躲到客房,更没有到俞放鹤方才住的那间屋子去,却迳自走入了厨房。

厨房里炉火将熄未熄,灶上一大锅稀饭都烧焦了,案板上有几根切了一半的咸菜,碗里已剥开的皮蛋也没有洗干净。

银花娘眼睛东张西望,嘴里笑道:“这客栈中的人想必走得仓猝得很,连早饭都顾不得吃了,难道是俞放鹤将他们赶走的?”

郭翩仙道:“俞放鹤用不着赶他们,经过方才一阵大乱后,他们难道还敢留在这是非之地?”

银花娘娇笑道:“近来这客栈老是死人,客栈的老板只怕是交上霉运了……”她嘴里说着话,已将包袱藏在一堆柴木里,又去添了碗稀饭,就着咸菜吃起来。

郭翩仙也添了一碗,先送到锺静面前,含笑道:“你也吃些吧,这稀饭虽然烧焦了,但却一定没有毒。”

银花娘笑道:“我简直一辈子都没有吃过比这更香的稀饭,你……”

话未说完,郭翩仙手里的稀饭已被锺静打翻在地上。

锺静已放声痛哭起来,道:“我已是个半死的人,我知道你一定会丢下我的,我……我还吃什么稀饭,倒不如索性饿死算了。”

郭翩仙居然声色不动,反而柔声道:“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丢了些武功又算得什么?我可不要你去做保镖卖艺的来养我,你会不会武功又有什么关系?”

锺静颤声道:“你用不着对我虚情假意,我问你,你明明告诉找,已经和君海棠情断义绝,现在为何又不敢见她?你怕什么?”

郭翩仙面色立刻变了,就在这时,突听有人咳嗽了一声,屋子里四个人也就立刻静了下来。

静寂中,隐约可听到门外有轻缓的脚步声炉灶旁就是客栈的后门,脚步声却像是正往后门走过来。

郭翩仙从门缝里往外望,只见两个人悄悄走了过来,一个人是在掩着嘴,显见就是方才咳嗽的。

这人高高瘦瘦的身材,白白净净的脸,背后斜插着柄长剑,血红的剑穗衬着身淡青衣衫,显得分外刺目。

另一人亦是瘦削精悍,目光锐利,郭翩仙一眼瞧过,便知道这两人都是轻功不弱的江湖好手。

两人一左一右,分开数尺,走得甚是小心,想见是为了侦查动静而来,是以生怕惊动了小楼上那可怕病人。

郭翩仙目光闪动,忽然打开门向他们一笑,这两人齐地一怔,郭翩仙已悄悄退了回来。

但门却已是开着的了,随风摇摆,发出一阵阵“吱吱咯咯”的声音,郭翩仙压低声音,缓缓道:“两位为何还不进来?”

银花娘知道他这是要将外面两人诱进来,问问俞放鹤那边的动静,这两人是为了打听消息而来的,如今反而被人算计了,银花娘心里不禁暗暗好笑,郭翩仙更算准这两人见到厨房里有人在,纵然冒险,也得进来瞧个究竟。

谁知过了半晌,外面两人竟还是不进来,简直连丝毫声音都没有,银花娘又觉得奇怪了,悄声道:“这两人怎地如此没胆子?”

郭翩仙沉声道:“我认得其中一人乃是点苍门下的“红樱绿柳剑”郭冲,此人在黔贵一带名声颇为响亮,倒并非怕事的……”

一阵风吹过,吹开了陈旧的木板门。

那两个人竟连影子都瞧不见了。

银花娘笑道:“我看这位“红樱绿柳剑”的胆子,比樱桃也大不了多少。”

郭翩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去而复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名剑风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