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剑风流》

第21章 一诺干金

作者:古龙

十云听了怒真人的话,却垂下头,还是半步也没有动。

怒真人怒道:“你聋了么?”

十云道:“弟子没有聋。”

怒真人道:“没有聋为何还不过去?”

十云垂首道:“弟子不敢。”

怒真人大怒道:“你怕什么?就算凤三要来拦你,也有我接着,徒弟对徒弟,师父对师父,你有什么不敢?”

十云道:“弟子……弟子还是不敢。”

怒真人反手一掌掴了过去,喝道:“你去不去?”

十云半边脸都已被打红?却仍是心平气和,神色不动,柔声道:“弟子从来不敢和妇人、女子动手。”

怒真人跳了起来,喝道:“女子若要宰你,你难道就乖乖的伸脑袋么?”

他一面说话,一面又是十几个耳光掴过去。

十云站在那边挨着,也下闪避,微笑道:“这位姑娘并没有要宰我。”

世上竟有这样的师父,这样的徒弟,众人不禁都看呆了。

朱泪儿见到这小道士挨揍,心里本觉开心得很,此刻终于忍不住道:“我驽的是你,你自己为何不敢动手?”

怒真人暴跳如雷,道:“我老人家若和你这种黄毛丫头动手,岂非让人笑掉大牙。”

朱泪儿冷笑道:“无理取闹,乱打徒弟,难道就不怕让人笑掉大牙么?”

别人只道怒真人这回不被气疯才怪。

谁知怒真人瞪了她半晌,竟哈哈一笑,道:“好个小丫头,胆子可真不小。”

他竟一点也不气?众人却又不觉怔住。

海棠夫人目光一直在望向朱泪儿,忽然柔声道:“小妹妹,你今年几岁了呀?”

朱泪儿淡淡道:“大概和你差不多吧。”

君海棠失笑道:“和我差不多?你司知道我有多大了?”

朱泪儿瞟了她一眼,道:“看你的脸,大概是二十左右。”

君海棠情不自禁,摸了摸脸,笑道:“真的么?”

朱泪儿又道:“看你的身材,也不过只有二十左右。”

君海棠银铃般娇笑起来,道:“小妹妹,你真会说话。”

世上没有一个女人,不喜欢别人说她年纪轻的,尤其是三四十岁的半老徐娘,更恨不得别人说她只有十八。

朱泪儿懒洋洋又瞟了她一眼,道:“看你的这双手,却最多只有十八。”

君海棠不由自主,将手伸了出来。

谁知朱泪儿已又悠然接着道:“三样加起来,是五十八,看来你还不到六十岁,是么?”

这句话说出来,大家几乎都忍不住要笑出来,就连凤三先生都有些忍俊不住,但在海棠夫人面前,谁也不便真的笑出。

只有君海棠是真的笑不出?俞佩玉想起她月下相待之情,想起她的徒弟林黛羽,立刻打岔道:“来的难道只有四位么?”

俞放鹤微微一笑,道:“在下等知道凤老前辈客居不便,是以其余的几位朋友,都在楼下相候。”

朱泪儿冷笑道:“你是以为就凭你们四个人已足够对忖咱们了?还是怕咱们逃走,所以叫别的人先封住去路。”

俞放鹤淡淡道:“姑娘你若真的认为自己言词锋利,那就未免错?试想以怒真人、君夫人这样的身份,又怎会逞一时口舌之快,和一个小小的姑娘闹嘴。”

朱泪儿道:“但你现在为什么要和我斗嘴呢?你难道自己觉得自己身份低些么?”

俞放鹤呆了呆,只好装作没有听见,乾咳一声,道:“在下等此番的来意,凤老前辈想必已经知道了。”

他不等凤三先生答话,立刻又接着道:“在下此来,只是要向凤老前辈讨一个人。”

凤三先生道:“哦?”

俞放鹤道:“凤老前辈当然也已知道,在下等要讨的人,就是这位朱姑娘。”

凤三先生道:“哦?”

俞放鹤接着道:“只因这位朱姑娘,这几年来颇做了些事,令江湖朋友不满,在下忝居此位,不得不冒昧前来,以求公道,只要凤老前辈高抬贵手,让在下将朱姑娘带走,在下保证必定公平处理此事,而且绝不再打扰前辈之静养。”

凤三先生道:“哦……”

他竟只是一连“哦”了三声,毫无反应,俞放鹤倒怔住?也不知他的意思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过了半晌,才听得凤三先生长长叹了一声,道:“你居然敢到凤某面前来讨人,胆子总算不小。”

俞放鹤淡淡笑道:“这只因今日之凤三先生,已非昔日凤三先生了。”

凤三先生目光忽然转到怒真人身上,道:“说话的是他们,动手的只怕是你,是么?”

怒真人大笑道:“不错,凤三虽已非昔日之凤三,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除了某家之外,只怕还没有人能接得住你。”

凤三先生道:“很好……四弟,你就去接他几招吧。”

俞佩玉应声而出,抱拳道:“如此就请道长赐招。”

站出来的竟是俞佩玉,怒真人、俞放鹤、红莲花、君海棠不觉全都怔住?怒真人忍不住大怒道:“你竟叫这毛头小伙子来和某家动手?你这是什么意思?”

凤三先生阖起眼睛,不再说话。

朱泪儿悠然道:“这意思你还不懂么?”

怒真人吼道:“我就是不憧。”

朱泪儿道:“就凭你这点道行,想和我三叔动手,还差得远哩,日后若是传说出去,岂非要说他老人家以大欺小。”

怒真人跳了起来,怒吼道:“但我又怎能和这小子动手,他连我徒弟都打不过……”

凤三先生冷冷道:“今日之凤三,纵或已非昔日之凤三,今日之俞佩玉,也非昔日之俞佩玉了。”

俞放鹤目光闪动,忽然道:“既然如此,今日之事难道就凭他的一战就可作主么?”

凤三先生道:“正是。”

俞放鹤道:“他若败?又当如何?”

朱泪儿大声道:“我四叔若败?我立刻就跟着你走,任凭你处治。”

俞放鹤道:“此话当真?”

凤三先生道:“凭你难道也信不过凤某?”

俞放鹤目中忍不住露出狂喜之色,道:“既是如此,道长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怒真人大怒道:“你也来叫我和这种后生小子动手?”

俞放鹤微笑道:“这位俞公子此刻既已是凤三先生的兄弟,道长和他动手,也就算不得是以大欺小?是么。”

君海棠嫣然说道:“不错,凤三先生的兄弟和道长动手,无论怎么说,都不能算是辱没了道长的身份。”

朱泪儿悠悠道:“只不过,你们的道长若败?又当如何?”

怒真人又跳了起来,大怒道:“某家若败?就跟他叩三个头,叫他师父。”

朱泪儿笑道:“这倒不敢当,我四叔若收了你这么样一个整天发脾气的徒弟,岂非也要变得头大如斗。”

怒真人狂吼道:“某家在五十招内若不能要他躺下,立刻掉头就走。”

他本来还是一心不愿出手的,但现在简直被气疯?已变得非和俞佩玉打一架不可,谁也休想拦得住他。

朱泪儿笑道:“五十招……就算五百招……你也休想摸着我四叔一片衣服,只不过……你虽如此说,别人的意思又如何?”

俞放鹤微笑道:“就算三百招吧……三百招内,怒真人若还胜不了这位俞公子,我等立刻鞠躬而退,绝不再来打扰。”

朱泪儿瞟了君海棠一眼,道:“你呢?”

君海棠嫣然道:“俞公子是我的老朋友,我只望怒真人将他打躺下时,莫要伤了他才好。”

朱泪儿眼睛瞟向红莲花,道:“你呢?”

红莲花目光深沉,也不知他心裹在想什么,只是冷冷道:“好!”

包括红莲花在内,谁也不信俞佩玉能挡得住怒真人三百招的,只因大家都见过俞佩玉的武功,只道俞佩玉能挡得住十云五百招,已是大为不易,若能接得住怒真人五十招,已是奇迹出现了。

朱泪儿道:“既然这样说定?没有别人会再来罗嗦了么?”

怒真人大吼道:“若还有别人罗嗦,某家先拧下他的脑袋。”

他似已憋不住?狂吼着又道:“姓俞的,你好生出手吧,某家先让你三招。”

     ※        ※         ※

俞佩玉一直没有说话。

他知道自己肩头已担起了副千斤重担,本来紧张已极,但等到真和怒真人面临相对时,他反而松弛了下来。

他告诉自己:“无论如何,怒真人也不过只是个“人”而已,我又何必一定要畏惧于他?”

别人在说什么,他一句也没有听见,别人在做什么,他也全都没有听见,他已全神贯注在怒真人身上。

他忽然发现怒真人的眼睛、眉毛和双手都不是一样大的,右边的总比左边小些,鼻孔里有三根很黑很粗的毛露出来,前胸的衣服上有块油渍,左面的袖口已被磨破?露出里面的白布衬里。

他又发现怒真人的左眼在跳,嘴角在抽动,右手的五根指头都颤抖起来,左手五指却伸得笔直……

这些都是丝毫不会引人注意的地方,但在俞佩玉心神集中下,每一个微小的特征,每一个微小的动作,竟都变得明显起来,他从未如此全神贯注地来看一个人,也从未想到能将一个人看得如此清楚。

到后来怒真人的一个鼻子在他眼中也仿佛变得有磨盘那么大,他几乎能看得出这鼻子上有多少个毛孔。

     ※        ※         ※

怒真人的狂吼声,俞佩玉竟没有听到,怒真人已有两次催他出手,他还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动也下动。

“这小子莫非已被吓呆了么?”

俞放鹤嘴角不禁露出了微笑。

怒真人忍不住又暴跳如雷起来,吼道:“你……”

谁知这次他的脚刚跳起来,吼声刚出口,木头人一般呆立那里的俞佩玉,忽然像箭一般窜出。

他手掌也已流云殷切向怒真人膝头。

要知像怒真人这样的绝顶高手,武功与心神合一,平时所作的每一个动作,都在有意无意的武功配合。

这正如精于舞蹈之人,平日动作也自然特别优美一般。

是以他纵然随意站着,全身也自然无懈可击。

但无论是谁,在怒火发作,暴跳如雷时,动作就难免涣散,两只脚若离了地而不□人,下盘更难免有空门露出。

俞佩玉全神贯注,正是要找他的弱点,这一掌正是攻向他全身上下气力最弱,防守最疏的一环。

怒真人也不免吃了一惊,瘦小的身形忽然在半空中陀螺般一转,手足俱已反向俞佩玉击出。

这一着连消带打,以攻为守,果然是妙着,可见怒真人果然不愧为当今顶尖高手,纵遇危机,也丝毫不乱。

朱泪儿却大声冷笑道:“让三招?哼。”

这一招既是以攻为守,自然就算不得在让招了。

怒真人忽然长啸一声,身子竟已在啸声中骤然退出。

他手足本向前击,身子却忽然向后退出,看来真好像有人在后面用绳子拉他似的,若是常人见着,只怕要以为这是魔术。

但在这小楼上的,却可以说无一不是武林高手,都已看出怒真人竟以长啸鼓气,将自己身子反激而出。

至于为何有气喷出时,人却向相反方向射出,这道理那时虽还无人憧得,但怒真人气功之妙,却是人人都看得出的。

就连红莲花都不禁为之动容,失声道:“好气功。”

俞放鹤微微一笑,道:“以帮主看来,这位俞公子可挡得了真人多少招?”

红莲花面上像是有种惋惜之色,沉吟道:“最多只怕也不过百招左右。”

俞放鹤转向海棠夫人,含笑道:“夫人的看法呢?”

君海棠笑道:“红莲帮主目光如炬,他的看法还会错么?”

她和红莲花两人,自始至终,从未向郭翩仙那边瞧过一眼,就好像根本没有注意那边角落里还躲着个人似的。

郭翩仙心里本在暗暗欢喜,此刻听了他们的话,才突然一惊,暗道:“这小楼总共才这么点大的地方,就算我藏的地方甚是黝黯,以他们的目力又怎会瞧不见,他们这只不过是明知俞佩玉绝非怒真人的敌手,明知这楼上没有一个人能跑得了的,是以才故作大方而已。”

一念至此,郭翩仙已是汗流浃背。

这时怒真人早已让过三招,展开了攻势。

他招式看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精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一诺干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名剑风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