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剑风流》

第23章 怀璧其罪

作者:古龙

俞放鹤和林瘦鹃走后,只听天吃星笑着又道:“那里面又热又闷,还是出来凉快凉快吧!”

除了抬着林的大汉们外,现在四下已没有人了,俞佩玉正不知道他在跟谁说话,却见天吃星正笑嘻嘻在向他招手,他这才知道天吃星竟已发现了他们的藏身之处,一惊之下,掌心沁出了冷汗。

朱泪儿叹了口气,喃喃道:“别人都说胖子不中用,怎地这胖子却如此厉害。”

她话未说完,人已钻了出去,俞佩玉再想拉住她,已来不及了,这小女孩的胆子竟比什么人都大。

天吃星似乎也未想到在暗中偷看的,竟会是这么样一个斯斯文文,漂漂亮亮的小姑娘,面上不禁也露出惊讶之色。

朱泪儿已走到他面前,拍手笑道:“这么多好吃的东西,一个人吃有什么意思,分给我一点好吗?我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她嘴里说着话,已伸手拿了个大苹果,大吃起来。

天吃星瞪着眼瞧了她半晌,道:“你不怕我?”

朱泪儿笑道:“像你这么样又和气,又风趣的人,我为什么要怕你呢?”

天吃星道:“你没有瞧见我杀人么?”

朱泪儿道:“像你这样的大英雄,绝不会杀一个小姑娘,我放心得很。”

天吃星大笑道:“有趣有趣,想不到你小小年纪,一张嘴说起话来竟比胡佬佬那老狐狸还甜,而且又这么好吃,看来倒真像我的女儿。”

朱泪儿笑道:“做你的女儿倒也不错,天天有好东西吃,又不怕被人欺负,只可惜……”

天吃星笑道:“只可惜你拍我马屁也没有用的,我早已瞧见了还有个人和你藏在一起,他为什么还不出来呢,难道是害怕么?”

朱泪儿笑嘻嘻道:“你以为他会怕你?你可知道他是谁么?”

天吃星眯着眼笑道:“你小小年纪,难道已有了情人不成。”

朱泪儿瞪眼道:“你可千万莫要胡说八道,我四叔人虽长得秀气,但发起脾气却很凶,连我三叔都有些怕他。”

天吃星道:“你三叔是谁?”

朱泪儿悠悠道:“你认得他的,你方才还提起过他老人家的名字。”

天吃星怔了怔,道:“是凤三?”

朱泪儿笑道:“不错,他老人家的厉害,想必你也清楚得很。”

天吃星拊掌大笑道:“有趣有趣,凤三的兄弟居然会躲在炉子里不敢见人,却要小姑娘出来替他吹牛,我简直肚子都要笑破了。”

到现在俞佩玉竟还躲着不露面,朱泪儿也不觉有些惊奇了,俞佩玉绝不是如此胆小的人,他还不出来,必定有原因。

但朱泪儿却也想不出是什么原因来,只有向天吃星瞪眼道:“你怎敢对我三叔和四叔如此无礼?”

天吃星大笑道:“你以为我很怕凤三么,我若也怕了凤三,那才真是笑话哩。”

朱泪儿倒真还没见过有人听见凤三的名字不害怕的,她刚怔了怔,那砖炉里竟也有一人大笑道:“你以为我很怕凤三么,我若也怕了凤三,那才真是笑话哩。”这笑声竟也尖声细气,和天吃星完全一模一样,骤然听来,就好像天吃星说话的回声似的。

朱泪儿更吃惊了,说话的这人,绝不会是俞佩玉,但若不是俞佩玉,又是谁呢?那炉里明明只有俞佩玉一个人呀。

天吃星听到这笑声,竟也吃了一惊,勉强笑道:“你既不敢出来,为何学我说话?”

炉里那人也笑着道:“你既不敢出来,为何学我说话?”

大吃星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这时他非但笑不出,连声音都变得嘶哑了。

炉里的人声音立刻也变得嘶哑起来,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大吃星怔了半晌,大笑道:“我是王八蛋,大混蛋,除了会学别人说话,什么本事也没有。”

炉里那人也大笑道:“我是王八蛋,大混蛋,除了会学别人说话,什么本事也没有。”

天吃星道:“天下最无耻、最不要脸的人,就是回声谷里的应声虫。”

那人也道:“天下最无耻、最不要脸的人,就是回声谷里的应声虫。”

无论天吃星说什么,这人竟都照样说一句,非但一字不漏,而且学得唯妙唯肖,朱泪儿听得又是惊奇,又是好笑,但想到她自己每说一句话时,若也有人跟着说一遍,那滋味可实在不好受。

只见天吃星已变得满头大汗如雨而落,嘶声道:“你敢再学我,我就杀了你。”

那人也嘶声道:“你敢再学我,我就杀了你。”

天吃星道:“你……你……”

他巨象般的身子,忽然凌空飞起,就像是平地忽然卷了一阵狂风,卷入了那大马车的车厢里。

接着马车立刻绝尘驶去,那十来个赤膊大汉也抬着那张大床飞也似的跟去,像是生怕被什么恶鬼追着似的。

朱泪儿瞧得呆住了,那边灶里也不再有声音传出,她怔了半晌,一步步走过去,轻唤道:“四叔,你还在里面么?”

炉里竟没有人回答,俞佩玉像是已不在里面。

朱泪儿大惊之下,飞快的窜了过去,伸头往炉眼里一望,只见俞佩玉瞪大了眼睛,正在瞧着她。

朱泪儿这才松了口气,笑道:“我方才还以为是别人哩,原来就是四叔你的手段,这一手实在妙极了,吓得那胖子就像是见了鬼似的。”

俞佩玉还是呆呆地瞧着她,连眼睛都没有眨一眨。

朱泪儿又吃了一惊,道:“四叔你……你为什么不说话呀?”

她伸手一摸,俞佩玉的手竟硬得像块木头。

朱泪儿的手也吓冷了,一头钻了进去,只见俞佩玉全身发硬,眼睛发直,竟也被人点了穴道。

再看那砖炉的后面角落,不知何时,已被打通了一个洞,一阵阵飕飕的风打从洞里吹进来,朱泪儿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幸好教她点穴的人是凤三先生,是以她对天下各门各派的点穴功夫,都多少懂得一些。

她立刻将俞佩玉的穴道拍了开来,道:“四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呀?难道有人来过么?”

俞佩玉怔了半晌,才长长吐出口气,苦笑道:“不错,是有人来过?但这人究竟是人是鬼?我都弄不清楚。”

     ※        ※         ※

原来方才俞佩玉正想出去时,忽然有一只手无声无息地从后面伸出来,点住了他的穴道。

朱泪儿失声道:“那只手就是从这洞里伸进来的么?”

俞佩玉道:“正是。”

朱泪儿道:“他就在四叔身后将墙壁弄了一个洞,四叔你难道连一点声音也没有听到?”

俞佩玉叹道:“我什么也没有听到,这种造火炉的砖头,虽然分外坚固,但到了这人掌下,就像是变成了豆腐似的。”

朱泪儿想到这种掌力的惊人,也不禁倒抽了口凉气,道:“然后呢?”

俞佩玉道:“然后我就觉得有人从这洞里钻了进来。”

朱泪儿吃惊道:“但这洞才和茶碗差不多大,他怎么能钻得进来呢?”

俞佩玉苦笑道:“他自然用了缩骨功。”

“缩骨功”并不是什么特别了不起的功夫,但一个人若能将身子缩得能从这么小的洞里钻进钻出,那可就十分了不起了。

朱泪儿怔了半晌,道:“然后他就开始学那天吃星说话,是么?”

俞佩玉道:“不错。”

朱泪儿道:“这人长得是什么样子,四叔一定瞧见了吧。”

俞佩玉却摇了摇头,叹道:“我没有瞧见。”

朱泪儿张大眼睛,道:“他就在四叔身旁,四叔也瞧不见他?难道他还会隐身法下成?”

俞佩玉道:“我根本没法子转过头去看他,只觉得他一下子就从那洞里滑了进来,一下子又滑了出去。”

朱泪儿失笑道:“一下子滑进来,一下子又滑出去,他难道是条鱼么?”

俞佩玉叹道:“老赏说,就算是鱼在水中,也不会有他那么灵便,这人的身子,简直就像是一股轻烟,谁也休想捉摸得到。”

朱泪儿皱眉道:“听天吃星的口气,这人好像是“回声谷”的,但回声谷这名字,我怎地从未听三叔说起过,天吃星连我三叔都不怕,为什么竟对这人畏如蛇蝎?俞放鹤方才向天吃星比了个手式,难道说的就是他么?”

俞佩玉面色变了变,喃喃道:“回声谷?回声谷!这回声谷究竟在什么地方?”

朱泪儿一笑道:“我就算知道回声谷在什么地方,也绝不会到那里去的,我只望这辈子再也莫要遇见回声谷的人才好,若有个人一天到晚跟在我身旁,无论我说什么,他都跟着我说一遍,我就算不被他气死,只怕也要急得发疯。”

她简直连想都不敢想下去了,一想到世上竟有这种人,她已全身都起了鹞皮疙瘩,就好像有条蛇缠住了脖子似的。

就在这时,突听外面又传来一阵呻吟声。

朱泪儿立刻又握紧了俞佩玉的手,从炉眼里向外望出去,只有一个满脸鲜血的人,摇摇晃晃自瓦砾间站了起来。

他身子一阵阵抽搐着,双手掩着脸,若不是他那一脸络腮胡子,谁也不会认得出他来。

朱泪儿暗中松了口气,附耳道:“这是向大胡子,他还没有死。”

俞佩玉正想出去瞧瞧他的伤势,忽然发觉他目光闪缩,不停地在东瞧西望,神情似乎十分诡秘。

这时四下连个人影子都没有,废墟中的残烟也被风吹尽了,繁荣的李渡镇,已变成了凄凉的鬼域。

向大胡子忽然吃吃的笑了起来,一个鼻子耳朵都被割下了的人,居然还会发笑,这实在令人吃惊。

他不笑还好,这一笑又将伤口笑得裂开,鲜血又流了出来,但是他竟似丝毫不觉痛苦,还是笑个不停。

这笑声听来固然可怕,他的人看来更像是个活鬼。

朱泪儿不觉将俞佩玉的手握得更紧。

只听向大胡子吃吃笑道:“俞放鹤呀俞放鹤,就算你比什么人都厉害,但还是不如找向大胡子,你费尽编心,到头来还是白忙了一场,却让我捡了个便宜。”

他嘴里说着话,人已向那坑里跳了下去。

朱泪儿又惊又喜,道:“原来那东西已被他找着了,只不过他知道就算将东西交出去,还是难逃一死,所以就悄悄藏起,那坑里反正到处都是碎石子、烂泥巴,他将那东西随便往那个角落里一埋,都不会有人瞧见的。”

俞佩玉眼睛也亮?这时只听得坑里传出了向大胡子疯狂的笑声,俞佩玉和朱泪儿悄悄钻出,掠到坑边。

只见向大胡子就像是个小孩似的,坐在烂泥里,全身都湿淋淋的,手里紧紧抱着个小铁箱子,大笑道:“这是我的?这是我的?我向大胡子扬眉吐气的时候已到了……”

朱泪儿忍不住冷笑道:“但现在你高兴得却还嫌太早了些。”

向大胡子疯虎般跳了起来,但等他发现玷在上面的,竟是那曾将怒真人击败的少年,他的人立刻又萎缩了下去,将铁箱抱得更紧,颤声道:“你……你们想要怎样?”

朱泪儿道:“我们也不想怎么样,只不过想将这箱子拿回来而已。”

向大胡子手忙脚乱的将铁箱藏到背后,咯咯笑道:“箱子?这里那有什么箱子?”

朱泪儿瞧见他这模样,觉得又可笑,又可怜,摇头叹道:“没有用的,现在你无论藏到那里都没有用了。”

向大胡子又跳了起来,怒吼道:“就算有箱子又怎样?这是我的,是我用一个鼻子、两只耳朵换来的,谁若想将它抢走,除非先砍下我的脑袋。”

朱泪儿微笑道:“你一定要我们砍下你的脑袋么?那也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呀。”

向大胡子怒目瞪着她,嘶声道:“你……”

他眼睛忽然向上一翻,身子忽然一阵抽搐,第二个字还未说出,人已仰面栽倒在地上。

朱泪儿跃了下去,探了探他鼻息,摇头叹道:“死了,这人竟死了,我实在想不到世上竟真的有人会被活生生气死。”

俞佩玉叹道:“你若将一个人从欢喜的极峰突然推下来,任何人都禁不起这种刺激的,何况他受的伤本已不轻。”

朱泪儿嘟着嘴道:“但这也不能怪我呀,我总不能将这么重要的东西送给他吧。”

俞佩玉苦笑道:“不错,这实在不能怪你,这只能怪他的贪心。”

只见向大胡子两只手还紧紧抱住那箱子,死也不肯放松,朱泪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怀璧其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名剑风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