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剑风流》

第27章 惊奇之变

作者:古龙

香香软若无骨的手,打在俞佩玉的穴道上,竟忽然变得坚逾金石,俞佩玉只觉身子一麻,人已倒了下去,他眼睛犹在瞪着香香,目中犹自充满了惊疑与不信。

香香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咯咯笑道:“她已死了,我知道你一定不忍独活的,所以就素性成全了你……”

海东青回来的时候,只见香香的厅房里,红烛高燃,杯盘狼藉,每个姑娘的脸上都是红馥馥的,带着七分醉意,三分喜气。

但俞佩玉和朱泪儿都不在这里。海东青刚想问,香香已迎了上来。

她面上带着一半欢喜,一半娇,拉着海东青的衣袖,道:“大少,一个多月不见,你怎么好像变了,刚才姐妹们都被你吓得半死,现在见了人又是这么冷冰冰的。”

她咬着嘴chún,悄笑道:“你刚才既然已搜过,总该知道我屋里并没有藏着男人吧。”

海东青冷冷的瞧着她,等她说完,忽然甩脱她的手,指着那红烛道:“这是怎么回事?”

香香笑道:“喜筵前的龙凤花烛,你难道都没见过么?”

海东青冷笑道:“你们每天都要成一次亲,还用得着这龙凤花烛么?”

香香飞红了脸,连眼圈儿都红了,垂头道:“像我们这样的人,自然不配用龙凤花烛……我知道你瞧不起我,但也用不着说这样的话来伤人的心呀。”

海东青道:“伤心?你若还有心可伤,那倒也不错了。”

他忽然拧转香香的手,沉声道:“告诉你,我现在不是来逛窑子的,你也用不着来灌我的迷汤,你总该明白,我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人。”

香香疼得眼泪都流了出来,颤声道:“我……我明白。”

海东青道:“好,那么现在你就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话,我问一句,你就答一句,不准玩花样,你懂了么?”

香香道:“我……我懂。”

海东青道:“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

香香道:“是有人成亲。”

海东青道:“谁成亲?”

香香道:“就是你那两位朋友俞公子和朱姑娘。”

海东青也不禁怔了怔,失声道:“他们两人竟会在这里成亲?你想要我相信?”

他的手一紧,香香已大声叫了起来,道:“我怎么敢骗你?求求你放了我吧,你若不信,为何不去问他们。”

海东青道:“他们在那里?”

香香道:“他们已入了洞房,我可以带你去。”

海东青手掌终于缓缓松开,人已怔住。

香香揉着腕子,瞧着他,忽又笑了,悠悠道:“你是不是在吃醋?”

海东青怒道:“你说什么?”

香香撇着嘴道:“我看你一定也喜欢那位朱姑娘,只可惜人家……”

她话未说完,海东青已反手一个耳光掴了出去,她整个人都被打得飞了起来,又重重跌到地上。

别的姑娘早都吓呆了,连动都不敢动。

香香掩面痛哭道:“你好狠的心,你要打,就索性打死我吧。”

海东青厉声喝道:“告诉你,你少在我面前撒泼耍赖,你若敢再哭出声音来,我就真的先打死你再说。”

香香果然连哭都不敢哭了,『恶人自有恶人磨』这句话真是说得一点也不错,像香香这样的女人,你对她客气,你就该倒楣了。

海东青道:“好,现在站起来,带我去找她们。”

香香掩着脸,抽泣着道:“不必去找了,他们……他们已不在这里。”

海东青冷笑道:“我早就知道你说的没有一句真话。”

他一把将香香往地上拎了起来,厉声道:“他们到那里去了,说……”

香香道:“那……那位朱姑娘好像得了什么重病,自己知道活下久了,所以就逼着俞公子娶她,而且还逼着我们为她办喜事。”

这句话海东青实在不能不信。

他似乎在暗中叹了口气,道:“然后呢?”

香香道:“然后,她们就进了洞房,还要我做他们的喜娘,我也很替他们欢喜,谁知刚走进洞房,朱姑娘就……就……”

海东青动容道:“就怎么样了?”

香香擦着眼泪,道:“刚走进洞房,她就倒了下去,七孔中都流出了鲜血,那模样也不知有多么怕人,我吓得几乎晕了过去,只见那俞公子瞧着朱姑娘的身,就好像忽然变成了个疯子,抱起她就冲了出去。”

她长长叹息了一声,黯然道:“等我追出去时,他已不知走到那里去了,这位俞公子就生像是会飞的一样,我怎么追得上他。”

海束青变色道:“这件事你方才为何不说?”

香香垂苜道:“姐妹们本都不知道这件事,我就索性瞒着她们。”

海东青道:“你为什么要瞒住她们?”

香香红着脸道:“我怕她们知道我屋子里死了个人,会出去乱说,客人们若是知道,就不敢到我这里来了。”

这些话她实在说得合情合理,连半点破绽都没有。

海东青本就知道朱泪儿中的毒要在今天发作,也知道她毒发而死后,俞佩玉必定会十分伤心。

一个人若是伤心到了极处,自然做事就不会正常,俞佩玉自然就不肯再留在这地方了。

而且,妓院里的姑娘,自然会互相抢客人,别人若知道香香屋子里死了人,自然会幸灾乐祸。

花钱的大爷们若知道她屋里死了人,自然也不会再上门,香香若非被逼得太紧,自然不敢将这种事说出来。

海东青本不是个容易被骗的人,但此刻也实在找不出她这番话里有什么漏洞,实在没法子不信。

他默然半晌,瞪着香香,说道:“我现在姑且相信你说的,但以后我若发现你有一个字骗我……哼?”

香香流泪道:“你若查出了我说了一个字假话,尽管杀了我吧,我绝不怪你。”

海东青再也不瞧她一眼,大步往外走。

香香忽又赶上,拉住他衣袖道:“你……你这就要走了么?”

海东青道:“当然要走。”

香香道:“我真心真意的对你,你为什么对我如此无情无义?”

海东青冷笑道:“对你这样的人若也有情有义,我只怕就是个呆子了。”

他重重甩掉香香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香香等他走得看不见了,才重重往地上啐了一口,冷笑道:“你以为你很聪明么?你还差得远哩!饶你姦似鬼,也得老娘的洗脚水。”

那苹果脸的姑娘这时才走过来,道:“这小子又凶又横,为何不想法子杀了他,反而让他走。”

香香叹了口气道:“这小子虽是个自作聪明的草包,但武功却实在有两下子,要杀他,只怕还不容易,所以我只好将他骗走就算了。”

那姑娘道:“他若再来呢?”

香香道:“他就算再回来,我也有法子对付他,何况咱们的行藏已露,反正也不准备在这里耽下去了。”

那姑娘道:“不在这里耽下去,到那里去呢?”

香香笑道:“凭咱们这些人,到那里去不能混?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天下的男人,十个人中也至少有九个是色迷心窍的瘟生,到那里去都是一样的。”

那姑娘『噗哧』一笑,忽又问道:“咱们那既温柔,又多情的新郎倌呢?你送他上了西天么?”

香香道:“还没有。”

那姑娘道:“为什么还留着他?”

香香沉声道:“这姓俞的好像是『上面』要找的人,所以徐老大再三关照我要捉活的。”

那姑娘悠然笑道:“上面既然要找他们,他还活得了么?”

     ※        ※         ※

俞佩玉晕晕沉沉,也不知昏睡了多久,醒来时,屋子里已燃起了灯,徐若羽正坐在他对面喝酒。

这时,那刻骨的悲伤,已又自他心底涌起,眨眼间就占据了他整个身心,反而令他忘记了惊讶和恐惧。

徐若羽微微一笑,然后道:“俞兄睡得还好么?小弟已在此恭候多时了,始终都不敢打扰俞兄的好梦。”

俞佩玉也懒得理他,只见他将那还未喝完的女儿红端起来,倒了些在酒壶里,又端起另一酒,在酒壶中倒了一些,用筷子在酒壶中摇动了半晌,倒出杯酒,浅浅啜了一口。

才笑着道:“俞兄可知道么,喝这『女儿红』一定要对上一半新酒,才能入口,否则就算酒量再大的人,喝了也不免像俞兄一样晕晕慾睡了。”

他大笑着接道:“小弟见到俞兄的翩翩风采,本来以为俞兄必定是个嗜酒风流的世家公子,谁知俞兄竟连喝酒的法子都不懂。”

要知这『女儿红』乃是江南的豪富大户人家,在女儿满月时所酿的酒,酒酿成就埋在地下,直到这女孩子长大出嫁的时候,才自地下挖出来待客,这时酒已浓缩成半了,若下对上些新酿的酒,就喝不得。

俞佩玉虽是世家子弟,酒量也不小,但素来家教极严,这些声色饮博的门道,他实是一窍不通。

他这才知道自己方才会一直晕晕慾睡,反应也变得那么迟钝,但他也只有暗暗叹息,无话可说。

只听徐若羽忽又笑道:“但也幸亏俞兄不懂得喝酒,才救了一个人的性命。”

俞佩玉终是忍不住问道:“救了谁的性命。”

徐若羽微笑道:“俞兄下妨自己瞧瞧……,”说话声中,香香已扶着一个人自门外走了进来。

只见这人穿着件新换的长袍,虽然不合身,但仍掩不住她身材的苗条,她低垂着头,满头柔发流云般披下。

这人竟赫然正是朱泪儿。

俞佩玉再也忍不住惊呼出声,道:“你……你……你没有死?”

朱泪儿头垂得更低,既不敢抬头,也不敢说话。

香香娇笑道:“她本来是想死的,只可惜喝醉了,手已发了软,眼睛也发了花,想用刀去割喉咙,谁知这一刀竟割在胸膛上,看起来虽然满身是血,其实却只不过划破了一道口子而已,连骨头都没有伤着。”

俞佩玉又惊又喜,想冲过去,这时他才发现,他虽已醒转,但手足四肢,却已都被点了穴道。

只听朱泪儿颤声道:“香香,求求你,杀了我吧,我实在没有脸再见他。”

俞佩玉柔声道:“泪儿,你千万莫要这样说,我绝不怪你,只要你活着,我已经很欢喜了。”

朱泪儿流泪道:“你虽不怪我,可是……可是我将你害成这样子,我心里怎么能……怎么能不痛苦,不难受。”

徐若羽忽然大笑起来,笑道:“好一幅凄恻感人的场面,连我见了都忍不住要流下泪来,只可惜现在却不是你们情话绵绵的时候。”

朱泪儿嘶声道:“求求你放了他吧,他对胡佬佬只有好处,你就算要替胡佬佬报仇,对象也绝不是他。”

徐若羽微笑道:“我也很想放了他,只可惜我作下了主。”

朱泪儿道:“那么就请你将胡佬佬的妈找来,我自己对她说。”

徐若羽道:“我也很想将她找来,只可惜她已没法子听你说话了。”

朱泪儿道:“为什么?”

徐若羽悠然道:“只因她已死了。”

朱泪儿怔了怔,失声道:“她已死了?是海东青杀了她?”

徐若羽微笑道:“海东青只怕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方才我见到他追出去找我时,几乎忍不住要笑破肚子。”

朱泪儿忍不住问道:“那时你躲在什么地方?”

徐若羽道:“你们撞破屋顶逃出去时,我已从楼下打开门,躲进了那间屋子,你们虽已几乎将整个望花楼都翻了过来,却漏了那间屋子。”

俞佩玉暗中叹了口气,只有承认徐若羽这一着实在高明,他这样做虽然有些冒险,却的确令人想不到。

朱泪儿道:“那么,又是谁杀了那老太婆的?”

徐若羽道:“就是区区在下。”

朱泪儿这才真的吃了一惊,失声道:“你杀了她?你什么时候杀了她的?”

徐若羽道:“各位来的时候,她身只怕已经腐烂了。”

朱泪儿又怔了怔,道:“那么,我们见到的那老太婆是谁呢?”

香香笑了笑,声音忽然变了,颤抖着道:“死得好,死得好,我也不知跟那死丫头说过多少次,叫她莫要害人,她总是不听我的话。”

朱泪儿眼睛都直了,道:“原来……原来我们见到的那老太婆就是你。”

香香嫣然道:“不错,就是区区在下。”

朱泪儿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惊奇之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名剑风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