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剑风流》

第28章 神秘少年

作者:古龙

俞佩玉简直不忍去看他们的那种丑像。

姬灵风悠然道:“你现在总该知道,我这『极乐丸』的力量有多大了吧,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一样摆脱它的。”

她忽然一笑,缓缓接着道:“对你的决心和勇气,我一直都觉得佩服得很。”

俞佩玉根本不理她。姬灵风道:“你为什么不理我呢?无论如何,我们,算是老朋友了,而且,我也还帮过你下少忙《与犹堂全书》及《饥民诗》、《夏日对酒》等诗作。 ,你为何一见了我,就避之如蛇蝎。”

俞佩玉默然半晌,终于叹道:“不错,你的确帮过我的忙,我也知道应该报答你,但是姬灵风笑道:“你用不着操心,现在我并不想要你报答我。”

俞佩玉道:“那么……那么你是想……”

姬灵风道:“我只不过想和你做个交易。”

俞佩玉讶然道:“交易?”

姬灵风道:“不错,交易。”

她围着俞佩玉踱了个圈子,道:“你可知道,你实在是个很奇怪的人,我自从第一次见到你时,就发现你有许多许多奇怪之处。”

俞佩玉道:“我……我有什么奇怪之处?”

姬灵风忽然转身,将徐若羽和香香都赶了出去,紧紧关上门,才缓缓道:“第一,你本是俞放鹤的独子,但却……”

她话未说完,朱泪儿已吃惊得大叫起来,道:“你说他是俞放鹤的儿子?”

姬灵风淡淡一笑,道:“你难道不知道么?不错,你自然是不会知道的,这秘密除了我和高老头之外,天下实无第三人知道。”

朱泪儿瞪着俞佩玉,吃惊得说不出话来。

姬灵风道:“能做当今天下武林盟主的儿子,本是件极风光,极体面的事,但他却不肯承认,而且还要装死,让别人以为他是另一个俞佩玉。”

朱泪儿道:“这……这是为了什么呢?”

姬灵风道:“他非但不肯承认俞放鹤是他的父亲,也不肯承认林黛羽是他未过门的妻子,竟宁可让林黛羽误会他,宁可被林黛羽杀死。”

她又笑了笑,接着道:“那天我亲眼见到林黛羽一剑刺在他身上,我都有些为他难受了。”

朱泪儿咬着嘴chún道:“这也许是因为他们的事太令他伤心了,只有我可以了解他这种心情,因为我也……”她的话说到这里,就没有再说下。

姬灵风道:“难道你的父亲也做了些令你伤心的事,所以你也不肯认他为父么?”

朱泪儿用力咬着嘴chún,不再回答。姬灵风道:“但他的情形却跟你不一样。”

朱泪儿还是忍不住问道:“他是为了什么?”

姬灵风道:“他并非不肯承认俞放鹤是他的父亲,他只不过认为现在这『俞放鹤』是假的。”

这句话说出来,朱泪儿固然大吃一惊,俞佩玉面上也变了颜色,姬灵风望着他微微笑道:“世上有很多人都以为自己的秘密别人绝不会知道,其实自古以来,绝不会有一件事是能永远瞒得住别人的,你说是吗?”

她也知道俞佩玉绝不会回答这句话,就接着道:“而且世上有很多事都是出人意料之外的,你以为你已经避开了我的时候,我却偏偏遇见了你。”

俞佩玉道:“你是说……”

姬灵风道:“我是说那天,在那很荒僻的小镇上,你以为绝不会遇见什么人,却不知那天见到你的人,实在比你想像中还要多得多。”

俞佩玉叹了口气,喃喃道:“的确比我想像中还要多得多?”

姬灵风道:“那天我见到你和林黛羽一起走入了那客栈,我不禁也吃了一惊。”

俞佩玉插口道:“但我直到现在还不懂,你怎会到那小镇上去的?”

姬灵风道:“我是跟踪着西门无骨去的,因为,我自从遇见了他之后,就对这些人的行事有了些怀疑,总觉得他们不是好人。”

俞佩玉苦笑道:“我从未想到你是为了跟踪他们,才遇到我的。”

姬灵风道:“我也未想到他们原是在跟踪你的,原未想到红莲花也在那小镇上出现,后来我才知道是因为丐帮在川中有个集会,所以他才会路过那里。”

俞佩玉叹道:“这世上凑巧的事也未免太多了些。”

姬灵风道:“红莲花见着你们时,只怕比我更吃惊,因为他再也想不通那位冷若冰霜的林姑娘,怎会跟一个陌生的男人走进客栈去,而且还住在同一间屋子里。”

朱泪儿像是想说什么,瞧了俞佩玉一眼,终于忍住。

姬灵风道:“红莲花自然想去瞧个究竟,但却自恃身份,不肯在暗中偷看别人的隐私,所以就要他门下一个叫宋老四的子弟扮成店里的伙计。”

俞佩玉冷笑道:“我也早已看出那伙计神色有些不对了,他一走进屋子,眼睛就盯在林……林姑娘身上,普通的店伙,怎有那么大的胆子。”

姬灵风道:“你难道也已看出他是红莲花派去的么?”

俞佩玉默然半晌,道:“我虽不能确定,但也知道『车船店脚牙』这五行中的人,若不和丐帮暗通声息,就很难立足。”

姬灵风悠然笑着道:“但你只怕再也想不到那宋老四也是我的属下吧。”

俞佩玉失声道:“他难道也有了毒瘾么?”

姬灵风道:“不错,所以他还未回去禀报红莲花之前,就先将你们的动态告诉了我,他说你们两人的神情本来就很奇怪,等他第二次进去的时候,那位林姑娘竟以棉被蒙着头哭了起来,你却面对着墙壁好像不敢见人的样子。”

俞佩玉道:“他还说了什么?”

姬灵风道:“他还说,他和林姑娘本就认得的,因为林姑娘以前遇着困难时,就是他扮成店伙为林姑娘传递过消息,但这次林姑娘却像是不认得他了。”

俞佩玉也想起了这件事,因为红莲花曾经告诉过他,那次林黛羽传出的消息,就是要红莲花信任『俞佩玉』。

这一切也只不过是几个月以前的事而已,但他现在想起来,却已似遥远得恍如隔世。

姬灵风道:“我听了宋老四的话,也觉得很奇怪,所以我就忍不住想去瞧瞧,谁知西门无骨他们已到了那里,红莲花也跟着去了。”

俞佩玉叹道:“我也知道那天客栈中到的人下少。”

姬灵风道:“然后,我就看到林姑娘忽然自屋里冲出来,大叫大嚷,接着,她就用剑去刺你,像是恨不得对你刺成个蜂窝。”

她盯着俞佩玉一字字道:“她这是为了什么呢?”

俞佩玉沉默了许久,叹息着道:“正如你所说,我并没有告诉她我就是……就是昔年的俞佩玉,她认为我……我做了对不住她的事,所以要杀了我才甘心。”

姬灵风淡淡一笑,道:“红莲花和西门无骨那些人,见了当时的情况,一定也会这么想的,你这样对他们说,他们一定很相信,但是我……”

俞佩玉道:“你难道不信。”

姬灵风道:“我一个字也不相信。”

俞佩玉道:“那么你认为这是怎么回事呢?”

姬灵风道:“第一,她必定已知道你就是以前那俞佩玉了,否则她就绝不会和你一起走入那客栈,住在同一间屋子里。”

俞佩玉道:“她……她也许只不过是想等机会来杀我。”

姬灵风笑道:“她若要杀你,机会多得很,为何一定要等到那时下手?她等到那时才下手,就因为她这只不过是在做戏,一定要人都来齐了之后,才肯开场。”

俞佩玉脸色更苍白,道:“她为什么要做戏?”

姬灵风道:“只因你们早已看到了西门无骨那些人,而且知道他们一定会在暗中偷看的,所以她就故意和你争吵,故意要杀你,这么样一来,那些人就绝对不会再疑心你就是以前那俞佩玉了。”

她悠然笑着接道:“就因为我知道你的秘密,所以我才能猜到这些事,我既然已经猜到,你再瞒我也没有用的。”

俞佩玉又沉默了很久,缓缓道:“就算你猜得不错,又怎么样呢?”

姬灵风道:“也没有怎么样,我只不过很慕你有林姑娘那么聪明,那么贤慧的妻子。”

说到『妻子』两字,朱泪儿的脸忽然涨得通红,忽又变得灰白,似乎恨不得塞住耳朵,下去听她。

姬灵风已接着道:“同时,我也很替你担心,因为像俞放鹤那样的人,你纵然骗得过他一时,迟早还是会被他看出破绽的,那时我就想去警告你,谁知你一见到我,就像是见了鬼似的,立刻就落荒而逃了。”

俞佩玉这次沉默得时间更久,沉吟着道:“你方才所说的交易,又是什么呢?”

姬灵风道:“这些秘密,只要我一说出来,你立刻就要有杀身之祸,但你可以放心,我非但替你保守这秘密,而且还可以再帮你一个忙。”

俞佩玉道:“帮我什么忙?”

姬灵风一字字道:“帮你毁了那冒牌的俞放鹤,只因我自己也想毁了他。”

俞佩玉长长叹息了一声道:“不错,我也知道你一心要做武林盟主,所以你就一定要先毁了他,你要毁他,就只有先揭穿他的秘密,所以你就想自我身上着手,你说帮我的忙,其实是在帮自己的忙。”

姬灵风笑道:“你我两人,现在正是敌忾同仇,谁帮谁的忙,岂非都是一样的吗?”

俞佩玉道:“我若不愿和你这种人合作呢?”

姬灵风淡淡道:“那倒也简单得很……我现在就杀了你……”

俞佩玉长叹道:“看来我根本已没有什么选择了,是么?”

姬灵风道:“正是如此。”

她忽又展颜一笑,接着道:“但你若肯跟我合作,我就会倾全力帮助你,你也许还不知道我的力量有多大,那么我可以告诉你,大江南北、黄河两岸,自西北到川滇,所有主要的城市里,都有我属下的人,只要我一句话,他们就会替你卖命。”

俞佩玉叹道:“你既已有了这么大的势力,为何还定要做那武林盟主呢?就算做了武林盟主,你又有什么好处?”

姬灵风道:“每个人都有种嗜好,有的人喜欢喝酒,有的人贪财,也有的人好色,我的嗜好却是权力。”

俞佩玉道:“权力?”

姬灵风道:“没有得到过权力的人,永远不会知道权力的滋味,我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要看天下武林英豪,俱都在我面前俯首称臣,而现在……现在我却只能在暗中活动,若不成功,我就永远见不了天日。”

俞佩玉叹道:“有些人说酒能乱性,也有些人说色能伤身,但在我看来,世上最害人的,只怕就是这『权力』二字了。”

姬灵风的目光忽然变得火焰般炽热,一字字道:“但世上最令人动心的,也就是权力。”

俞佩玉道:“可是你再想想,现在那俞放鹤虽然是武林盟主,你却并未对他俯首称臣,你做了武林盟主后,又焉知没有人在暗中背叛你?”

姬灵风道:“纵然做了皇帝,也难免会有乱臣贼子,但只要每个人当面都对找尊尊敬敬,就算有人在暗中背叛我,也没什么关系。”

俞佩玉道:“可是你这武林盟主又能做多久呢?”

姬灵风道:“只要有那么样一天……只要一天,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俞佩玉又叹了口气,喃喃道:“权力,权力……想不到这两字竟有这么大的魔力。”

姬灵风道:“这些事你已用不着多研究了,反正你只要明白,你若想复仇,若想揭穿那俞放鹤的秘密,就只有和我合作,否则你就只有死。”

俞佩玉沉声道:“但我也有个条件,否则我就宁可死。”

姬灵风道:“什么条件?”

俞佩玉道:“我不愿你在我面前再提起那『极乐丸』三个字,我非但不愿它,不愿看它,简直连听都不愿听。”

姬灵风笑了笑,道:“你以为这种东西很不值钱么?告诉你,有时它比金子还要珍贵得多,你既已答应了我,我何必再糟蹋粮食。”

俞佩玉道:“只要我答应你,你就相信?”

姬灵风道:“世上若还有一个我能信任的人,这人就是你,何况……”

她一笑接道:“反正你还有很多秘密把柄捏在我手里,我也不怕你食言背信,更何况,这本为彼此有利的事,你又何乐而下为呢?”

俞佩玉苦笑道:“看来我若想揭开他们的阴谋,就只有和你们这些人合作了。”

姬灵风道:“不错,因为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神秘少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名剑风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