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剑风流》

第29章 黑夜追踪

作者:古龙

唐无双只觉这双眼睛忽然变得有如死鱼般的深灰色,却又像是透明的,他只瞧了一眼,身上就有些发冷。

幸好杨子江已站了起来,喃喃道:“屋里还有个人在等我,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失陪了。”

唐无双心里一动,脱口道:“那位姑娘睡着了么?”

杨子江冷冷笑道:“你放心,我绝不会让她听到这些秘密的,只因我现在还舍不得要她的命……至少今天晚上还舍不得……”

唐无双勉强一笑,道:“既是如此,兄台只管放心去享受吧,在下……”

杨子江道:“你还不想走么?”

唐无双又怔了怔,道:“走?到那里去?”

杨子江道:“唐无双自然应该回唐家庄去。”

唐无双怔了半晌,呐呐道:“难道我一个人去?”

杨子江道:“你又不是小孩子了,难道一个人还不敢走路么?”

唐无双道:“可是……可是我……”

杨子江沉下了脸,道:“你难道又忘了你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

唐无双垂下了头,道:“是,我现在立刻就动身。”

杨子江展颜一笑,道:“快去吧,你的乖女儿们现在只怕正在盼望着你回去。”

他走了两步,忽又回头道:“你回去之后,应该做些什么事?你记下记得?”

唐无双道:“在下怎敢忘记。”

杨子江道:“很好,你现在动身,明天晚上只怕已到了唐家庄,最好连夜就将那几件事办妥,三天之内你若是还办不妥,你最好也立刻想法子逃命去吧。”

他忽又笑了笑,瞪着唐无双一字字的道:“你说话的时候最好多小心些,说不定我就在你背后听着哩。”

     ※        ※         ※

唐无双一走,俞佩玉、朱泪儿和姬灵风立刻也跟了出来,但他们却并没有和唐无双走一条路。

姬灵风皱眉道:“要揭破俞放鹤的阴谋,唐无双已是最大的关键,你为何不跟着他去?”

俞佩玉道:“但要揭破这唐无双的秘密,那青衣人就是最大的关键,我绝不能让他被王雨楼杀了灭口。”

姬灵风道:“你想,他究竟会是什么人呢?”

俞佩玉道:“现在我没有时间去想,因为想也想不出的。”

姬灵风沉吟着又道:“但唐无双现在赶回去办的那几件事,关系也必定很大。”

朱泪儿忍不住道:“不错,他一回去之后若立刻就要他的门人子弟到处去杀人,无论他要杀谁,别人也绝不敢说一个『不』字的。”

姬灵风道:“还有,唐门毒葯暗器的秘密若是被他送给俞放鹤,也是非同小可的事,所以我们一定要先想法子阻止他。”

俞佩玉道:“这些事虽然都很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先找到那神秘的青衣人,只要能找到他,别的事就迎刃而解了。”

姬灵风忽然停住脚,道:“好,你们去找他,我还是回去盯着那姓杨的,杨子江,反正以你们两人之力,要对付王雨楼和那青衣人已绰绰有余了。”

俞佩玉道:“这样也好。”

姬灵风嫣然一笑,道:“你最好莫要忘记你和我们谈定了的事,说话的时候最好也小心些,因为我说不定也在你背后听着哩。”

     ※        ※         ※

夜凉如水。

露珠在青石板成的长街上,一闪一闪的发着光,就仿佛天上的星光一样,除了远处偶而传来一两声更鼓外,再也没有别的声音。

天地间仿佛又只剩下朱泪儿和俞佩玉两个人了。

朱泪儿方才一直在不停的听,不停的看,不停的惊疑,不停的猜测,她已将别的事全都忘记。

但现在,凉风吹在她身上,星光照在她脸上,她忽然又想起她对俞佩玉所做的那些事她的心立刻绞住了,眼泪不禁又要流了不来。

俞佩玉走得很快,脸色也很沉重,他的目光虽然不停的在四面搜索着,但却并没有瞧朱泪儿一眼。

『他是不是觉得我在缠着他?』

朱泪儿忽然停下脚步,道:“我……我也要走了。”

俞佩玉一怔,回身道:“你要走?到那里去?”

朱泪儿咬着嘴chún笑了笑,道:“我去的地方很多,用不着你担心。”

除了瞎子之外,谁都会看出她笑得是多么凄凉,多么辛酸俞佩玉只希望自己忽然变成个瞎子。

他只希望能硬得下心来,对她说:“好,你走吧,你一个人流浪我虽然不放心,但你跟我在一起,只有更危险,因为我实在没有力量保护你,环境更不允许我带着你,你若跟着我,反而会更伤心,因为我绝不可能永远陪着你的。”

怎奈这句话他实在不知该如何才能说得出口来。

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轻轻拉起了朱泪儿的小手,虽然他也知道这样下去只有将事情弄得更糟。

但他却实在没有别的法子。

天这么黑,风这么冷,他怎忍让这孤苦伶仃的小女陔一个人去流浪?

朱泪儿眼泪终于又流了不来。

就在这时,突听一阵车辚马嘶之声,自远而近。

如此深夜,怎会有车马急行?

道旁有个饮马的水槽,俞佩玉立刻拉着朱泪儿窜了过去,他们刚将身子藏好,车马已转过街角,直奔过来。

在别人眼中,这只不过是辆很普通的乌篷车,但俞佩玉却知道这若真是辆普通的乌篷车,就不会在如此深夜放辔急行了。

谁知车马转上这条街,竟渐行渐缎,仿佛已停下,车篷里竟忽然有个女子探出头来。

俞佩玉从石槽后偷偷瞧出去,只能看到她一头乌油油的头发,发上一根碧玉簪,却看下到她的脸。

只听那赶车的道:“前面就是王寡妇牌坊了,还要不要再往前走?”

那女子沉吟着道:“就在这里等着吧。”

过了半晌,她又问道:“现在约莫是什么时候了?”

赶车的用头上的白汗巾擦了擦脸,道:“四更已过,还不到五更。”

那女子道:“约好的是三更,我们已经来迟了,他为何还没有到?”

她声音充满了焦急之意,就仿佛一个刚自家里私奔出来的少女,到了约定的地方后,却瞧不见她的情郎。

车厢中竟又有个女子的声音道:“也许他等得下耐烦,到别处去找我们去了。”

那女子更着急,道:“他明知我们一定会来的,为什么不多等等?”

另一女子道:“你放心,他一定会来的。”

话还没有说完,已有一条人影自路旁屋脊上窜了不来,凄迷的夜色中,脸上黑黝黝的,下辨面目。

但俞佩玉却已看出他赫然正是那神秘的青衣人,原来他也早已有了预备,先就叫人在这里接应他。,此刻他神色更惊惶,刚掠不来,就埋怨道:“你可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那女子道:“我们就因为赶得太急,半路上车轴断了……你呢?你为什么不多等等?”

青衣人应声道:“我觉得后面像是有人跟踪,所以转了好几个圈子。”

他一面说话,一面已钻入车厢里。

那女子头也缩了进去,道:“事情谈妥了么?”

青衣人道:“说来话长,现在赶紧走吧。”

那赶车的『呼哨』一声,车马又向前急驰而去。

     ※        ※         ※

王雨楼虽已残伤,但毕竟是成名已久的老江湖了,这青衣人竟能摆脱他的追踪,显然是个很机警的人。

车上的那女子看来也很谨慎,而且女人大多比男人细心,若想在后面跟踪他们而不被发现,想必不是件容易事。

何况车轻马健,奔行甚急,以俞佩玉和朱泪儿两人此时的精力,未必就能盯得住他们。

俞佩玉正在犹疑着,谁知朱泪儿已自石槽后窜了出去,她娇小的身子,就像是只狸猫似的,窜到马车下,绷在车底,俞佩玉要想阻止已来下及了,只见她的手自车底下伸出来轻轻招了招,车马便已冲入夜色中。

这小姑娘的胆子实在大得可怕,俞佩玉虽然担心,也只有在后面远远的跟踪,到了这种时候,他更不能被对方发现,没有摸清对方的底细和来历之前,他更不愿意轻举妄动,胡乱出手。

幸好这时更深人静,马车走出很远后,车声还可以听得很清楚,俞佩玉就随着车声一路追下去。

这是个陌生的城,他根本不能辨别道路,只知道马车走过的路,本来都铺着很整齐的青石板。

他这才发现这城市竟然大得可怕,他追踪着这马车直走了一个多时辰后,竟然还没有出城。

这时他的衣衫本已都湿透,气力又渐渐不支,因为他虽然晕睡了很久,但已又有一天水米未沾了。

人是铁,饭是钢,再强的人,也无法战胜饥饿。

他三天三夜不睡觉,还可以勉强支持,但一天不吃饭,就有些吃下消了,他只觉两条腿发软,整个人都是空的。

幸好这时车行竟也渐渐缓了不来,密如连珠骤鼓般的蹄声,现在已变得宛如老妇敲椿疏落可数。

俞佩玉喘了口气,刚想停不来擦擦汗,谁知他的眼睛刚抬起来,就怔在那里,面上又变了颜色。

露珠在青石板铺成的长街上闪着光,远处有个贞节牌坊的黑影,道旁有个马的水槽这岂非赫然正是他方才走过的那条路?

这辆马车原来竟一直在这城兜着圈子,那青衣人难道吃饱了饭没事做,竟深更半夜的坐着马车兜风!

俞佩玉已发现事情有些不妙了,他立刻用尽了气力追上去,只见那辆马车竟然还在前面慢吞吞的走着。

那匹淡灰色带着黑花的马,那辆很轻便的乌篷车,还有那头上扎着条白汗巾的马车夫俞佩玉瞧得清清楚楚,这还是方才那辆马车。

但这辆马车为何要在街上兜圈子呢?而且居然还敢兜回这条街来,那青衣人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俞佩玉实在想不通。

他只觉有些哭笑不得他累得几乎要命,追了半夜,竟又回到原地了,早知如此,他还不如就在这里等着。

这时五更虽已敲过,天却还未亮,街上更不会有什么行人,只有街头的一家小,已亮起了灯火。

原来这是间小小的豆腐店,本来很清凉的晚风中,这时已有了新鲜豆腐和熬豆汁的香这种香气对此时此刻的俞佩玉说来,只怕已可算是世上最大的诱惑,他几乎忍不住要冲进那小去先饱食一顿再说。

但他还是只有忍耐着,他不能放下这辆马车。

谁知马车竟也在豆腐店前面停了不来,俞佩玉立刻窜在路旁的阴影里,躲在一家绸缎的大招牌底下。

只见那赶车的懒洋洋地下了马车,要了一大碗热豆汁,就蹲在门口,用双手捧着喝了起来,喝得『忽噜忽噜』的响,还不时停不来叹口气,仿佛对这碗豆汁的滋味觉得非常满意。

但那青衣人和那女子却都没有不来,车篷里也没有丝毫动静,他们的行踪那般隐密,行色又那么惊惶,此刻怎会坐在车篷里等这赶车的慢慢喝豆汁呢?

俞佩玉越来越觉得事情不对了,再往车底一看,却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也不知朱泪儿是否还在那里。

俞佩玉不禁更着急。

这时那赶车的终于已将一碗豆汁喝光了,长长伸了个懒腰,抛了几个铜钱在碗里,看来立刻又要动身。

俞佩玉就算再沉得住气,此刻也终于忍不住了,忽然自暗影中走出来,挥着手呼唤道:“赶车的,这辆车搭不搭客?”

那赶车的用那条已发了黄的汗巾擦着脸,笑嘻嘻道:“空车若不搭客,赶车的难道喝西北风么?”

空车!

俞佩玉掌心里已淌出了汗,大步走过去,猛然掀起车篷上排着的布子,往里面一看车篷里果然是空的,连一个人都没有。

再看车底下,朱泪儿也已不见。

俞佩玉这一惊才真是非同小可,什么都不再顾忌,忽然窜过去,一把揪住那车夫的衣襟,厉声道:“方才坐在你车上的客人到那里去了?”

     ※        ※         ※

车马奔行得那么急,朱泪儿躲在车底下,只觉全身的头都快被颠散了,马蹄和车轮带起的尘土,就似乎和她有什么过不去,专门往她鼻孔里钻,她只觉自己的鼻子已仿佛变成了烟囱。

这种罪实在不是人受的,但她却只有咬牙忍着。

她不但要屏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黑夜追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名剑风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