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剑风流》

第03章 阴险毒辣

作者:古龙

红莲花望着俞佩玉一笑道“像她那样聪明的女孩子,自有叫别人不能伤她,下忍伤她的法子,你我下必为她着急,只因她若不能解决的事,别人着急更无用了。”

将那张字条又藏入锦囊。

俞佩玉瞧着这锦襄,只道红莲花会交给他,那知红莲花却又将之放入怀里,道:“你我若能与她取得连络,必定……”突然顿住语声,天钢道长已大步而入,长叹道:“又是件麻烦来了。”

梅四蟒如岛惊弓,失声道“什么麻烦?”

天钢道长道“那俞……竟指定贫道为大会之护法。”

俞佩玉道:“护法。”

红莲花道:“大会除了盟主之外,还需另请一派掌门为护法,地位仅在盟主之下,昔年数次大会,俱是少林主盟,武当护法。”

天钢道长苦笑道:“但此次若要出尘道兄护法,他们行事,就难免有所不便,贫道远在昆仑,从来少问世事,俞某人要贫道护法,自是另有深意。”

红莲花笑道:“但道长声望已足以当之无愧,否则他为何下找那远在关外的铁霸王?”

突然去笑容,接着又道:“道长方才所说的那件事……”

天钢道长整了整面色,说道:“我等此刻最怕的,便是那俞某人若定要俞公子随他回去,这又当如何。”

红莲花失声道:“呀,这……”

天钢道长沉声道:“俞公子若是随他同去,便落在他们掌握之中,随时都有被害之可能,但父亲要儿子同行,儿子又怎能不从?”

红莲花叹道:“非但儿子不能不从,别人也绝无诂说,谁都无法拦阻,唉……此事的确严重,我本该早已想到才是。”

红莲花急得直搓手,接道:“这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天钢道长沉声道:“此事只有一条解救之路。”

红莲花拊掌道:“不错,此事唯有一条解救之路。”

梅四蟒道:“只有叫俞公子快些逃走,是么?”

天钢道长摇了摇头。

梅四蟒着急道:“不逃走又如何?”

天钢道长缓缓道:“只有要俞公子赶快另拜一人为师,师父要徒弟同去习艺,纵是做父亲的,也无话说。”

梅四蟒拍掌道:“妙极妙极,这法子当真想绝了。”

红莲花微微笑道:“恭喜俞公子得过明师,恭喜道长收了高足。”

俞佩玉怔了怔,天钢道长道:“贫道怎配为俞公子的……”

红莲花截口笑道:“当今天下,除了道长外,还有谁配做俞公子之师,为了天下武林同道今后之命运,道长就请笞应了吧。”

俞佩玉终于拜倒,就在这时,只听帐外已有人唤道:“俞佩玉俞公子请出来,盟主相请。”

红莲花瞧着俞佩玉,轻叹道:“如何?你行迹早已在别人监视之中,无论你走到那里,别人都知道的。”

梅四蟒怔在那里,但觉手足冰冷,几乎不能动了。

     ※        ※         ※

帐外果然是处处营火,处处欢笑。

数千人席地而坐,满天星光灿烂,晚风中满是酒香,生命又何尝不是充满欢乐。

但俞佩玉垂首而行,心中却更是酸苦,他此刻竟似已变成个傀儡,一切事都只好由别人来做主。

只听四面有人欢呼:“红莲帮主请过来喝一杯吧。”

“没事忙,你戒酒了么?”

“呀,那位莫非是俞公子?”

欢呼声中,一条黑衫少年快步行来,躬身道:“盟主此刻便在少林帐中相候。”

少林虽连居七次盟主,但帐篷也与别的门派全无不同,只是帐篷前两丈外便无人坐地饮酒。

江湖中人对天云大师之尊重,并未因他退让盟主而有不同。

此刻帐前并无人迹,帐后阴影中,却似隐隐有人影闪动,几人方自走到帐外,天云大师已在帐内笑道:“红莲帮主的大驾莫非也光降了么?”

红莲花笑道:“大师修为功深,莫非已具天眼神通。”与天钢道长当先而入。

只见那俞放鹤与天云大师相对而坐,正在品茗,林瘦鹃、王雨楼等人居然未跟在身旁。

帐蓬内檀香缭绕,走入此间,仿佛又踏入另一世界。

寒暄,见礼,落坐,俞放鹤目光这才移向垂首站在一旁的俞佩玉,嘴角笑容居然甚是慈祥,道:“玉儿,你身子可觉舒服些了?”

俞佩玉躬身道:“谢谢父亲大人。”

俞放鹤道:“你素来未出家门,今后行事,需得留意些,莫要教江湖前辈们耻笑。”

俞佩玉垂首道:“是。”

这两人一个谆谆教诲,一个唯唯遵命,看来果然是父慈子孝,又有谁知他们竟是在做戏。

俞佩玉明知面前这人便是他的对头仇人,心里已恨得滴出血来,但面上神情却偏要恭恭敬敬,偏要当他是父亲。

那俞放鹤又何尝不知道面前这人不是他的儿子,心里又何尝不想将这祸害一脚踢死,但面上偏偏也只有做出欢喜慈爱的模样。

红莲花一旁冷眼旁观,心里也不知是悲哀,是愤怒,还是好笑,他自七岁出道闯汤江湖,什么样的场面都见识过了,但这种令人哭笑不得,也不如该如何是好的场面,他却连做梦都未想到会遇上,他这局外人心情已是如此,即身在局内的,又当如何?

天云大师微笑道:“俞公子外柔内刚,沉静中自显智慧,温柔中自存刚强,实是人中龙凤,老僧两眼不盲,俞公子他年之成就,未必便在盟主之下。”

红莲花拊掌笑道:“好教大师与盟主得知,俞公子除了已有位名父之外,此刻又有了位名师。”

俞放鹤似是怔了怔,道:“明师?”

天钢道长笑道:“贫道见了令郎如此良材美质,不免心动,已不嫌冒昧,将令郎收为门下,还望盟主恕罪。”

红莲花道:“俞公子身兼“无极”、“昆仑”两家之长,他日必为武林放一异彩,盟主想必连欢喜都来不及,又怎会有怪罪之理。”

俞放鹤道:“这……自然多谢道长。”

他虽然面带微笑,但笑得显然有些勉强。

天钢道长道:“贫道明日清晨,便动身回山,令郎……”

红莲花笑道:“俞公子跟随道长,盟主自然放心得很,昆仑妙技,非同小可,能早一天练,自是早一天练的好,何况盟主方登大位,公务必多,正也不能让公子随在身旁。”

他一把拉起了俞佩玉的手,接着笑道:“你明日便要入山苦练,再也休想有一日清闲了,你我只要再见,只怕也是三年后的事,还不快随我去痛饮几杯。”竟拉着俞佩玉就走。

俞放鹤怔怔在那里,正也是哭笑不得。

天云大帅微笑道:“令郎今得红莲帮主为友,当真缘福不浅。”

俞放鹤道:“下浅不浅……”

端起茶盏,一饮而尽。

     ※        ※         ※

清晨,东方已泛起鱼肚白色,但群豪的脸十个却有九个红得像晚霞,能笑得出的人笑得更响,笑下出的人只因已倒了下去。

只有昆仑弟子,无论醉与不醉,此刻俱都肃立在帐篷前,等候着恭送掌门人的法驾。

帐篷内俞佩玉伏地而拜,俞放鹤再三叮咛,又在演一出父慈子孝的活剧,然后,八个紫衣高冠的少年道人,围拥着天钢道长与俞佩玉走了出去,帐外并无车马,自昆仑至封丘,千里迢迢,昆仑道人们竟是走来的。

红莲花握着俞佩玉的手,微笑道:“一路平安,莫忘了哥哥我。”

俞佩玉道:“我……在下……小弟……”但觉语声哽咽,热泪盈眶,再也说不出一个字,只有垂下头去。

突然间,一个人走过来,笑道:“玉儿,一别必久,你不想瞧瞧黛羽么?”

俞佩玉霍然抬头,只见林瘦鹃大袖飘飘,正站在他面前。

rǔ白色的晨雾,弥漫了天地,浓雾中远远伫立着一条人影,明眸如水,却不是林黛羽是谁?

俞佩玉眼里瞧着这如水明眸,瞧着这弱不胜衣,似将随风而走的身影,心里想到,此一别,再见无期,呆呆地站在那里,竟似痴了。

红莲花瞧着他们,竟也似痴了。

猛听天钢道长轻叱道:“山中岁月多寂寞,儿女之情不可长,咄!”拉起俞佩玉的手,迈开大步,头也下回地走去。

林黛羽远远地瞧着,面上色仍是那么冷漠,但清澈的明眸中,却已不如何时泛起了泪光。

突听身后一人银铃般娇笑道:“眼看情郎走了,却不能和他说句话,你心里不难受?”

有风吹过,风送来一阵醉人的香气。

林黛羽没有回头,只因王雨楼与西门无骨已到了她身旁,两人目光冰冷,面色凝重,齐声道:“黛羽,走吧。”

那娇美的语音却又笑道:“女人和女人说句话,你们男人也不许么?”

王雨楼沉声道:“先天无极和百花门下素无来往。”

那语声娇笑道:“以前没有,现在却有了。”

林黛羽静静地站着,风,吹起了她鬓边发丝,一条人影随风到了她面前,纱衣飘拂,宛如仙子。

林黛羽虽是女人,但瞧见面前这一双眼睛,不觉有些醉了,她实也未想到这名震天下的百花掌门竟是如此绝色。

王雨楼、西门无骨双双抢出,想挡在林黛羽面前,突觉香气扑鼻,眼前有一层迷雾般的轻纱扬起,两人下由自主后退半步,再瞧海棠夫人竟已拉着林黛羽的手,走在好几尺外,娇笑道:“菱花剑,我带你的女儿去聊聊天好么?我也和男人一样,瞧见了漂亮的女孩子,就想和她说说话。”

林瘦鹃目瞪口呆,愕在那里,竟是则声不得,红莲花远远瞧得清楚,面上不禁露出了微笑。

浓雾中,十四面旗帜犹在迎风飞舞,但这七年一度的盛典却已成明日黄花,三五成群的武林豪士,曼声低唱,相扶而归,眼看着昔日的雄主老去,未来的雄主兴起,他们心里是否也有一抹惆怅。

远处,不如是谁唱出了苍凉的歌曲:“七年间,多少英雄惊白发,江湖霸业,明日黄花……”

红莲花抬头仰望着“先天无极”那刚升起的旗帜,休休,低头吟语着这苍凉萧索的词曲,不禁唏嘘感叹,黯然低语道:“万事到头都是梦,明日黄花蝶也愁……1突然间,一人大声道:“休不得,你若也休了,别人如何是好?”

一个人自帐蓬后大步奔出,却是那点苍掌门谢天璧。

红莲花展颜笑道:“谢兄英雄少年,自然不解得东坡老去时的感叹轻愁。”

谢天璧笑道:“小弟虽俗,却也解得东坡佳句,只是,帮主你霸业方兴,却不该如此自伤自叹。”

红莲花淡淡一笑道:“离情浓如雾,天下英雄,谁能遣此?”

谢天璧道:“离情浓如雾……此刻天光尚未大亮,帮主新交的好友俞公子,莫非已随天钢道长走了不成?”

红莲花道:“走了。”

谢天璧面色突然大变,跌足道:“他……他……他为何走得如此之早?”

红莲花瞧他神色有异,也不禁动容道:“早?为何早了?”

谢天璧黯然垂首,道:“帮主恕罪,小弟终是来迟了一步。”

红莲花一把抓住他的手,道:“你究竟要说什么?”

谢天璧道:“帮主可听过“天涯飘萍客”这名字?”

红莲花道:“自然听过,此人萍迹无定,四海为家,武当出尘道长曾许之为当今江湖中唯一能当得起“游侠”两字的人,他又怎样?”

谢天璧道:“小弟方才接得他的飞鸽传书,他说……说……”

红莲花手握得更紧,着急道:“说什么?”

谢天璧长长叹息了一声,闭起眼睛,缓缓的道:“他说昆仑的“天钢道长”,已在半个月前仙去了?”

红莲花耸然变色,道:“此话是真是假?”

谢天璧道:“他为了查证这消息,费时半月,直到亲眼瞧见天钢道长的身后,才敢传书小弟,“游侠”易鹰行事素不苟且,关系如此重大的消息,若非千真万确,他又怎敢随意胡言乱语。”

红莲花但觉手足冰冷,道:“如此说来,这个“天钢道长”也是假的了。”

谢天璧垂首叹道:“小弟瞧他在那英雄台上,竟然一语不发,心里已有些怀疑,再看他竟做了此会的护法,更是……”

红莲花顿足道:“你……你为何不早说?”

谢天璧道:“小弟怎敢确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阴险毒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名剑风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