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剑风流》

第31章 不测风云

作者:古龙

俞佩玉闭着眼睛假装睡着了,过了很久,听得朱泪儿的呼吸渐渐安稳,他才忍不住张开眼睛。

朱泪儿果然睡着了,而且睡得很熟。

他想,她实在还是个孩子,孩子总比大人容易睡着的。

想到朱泪儿上床时的模檬,他嘴角忍不住泛起一丝笑意,她实在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和这么可爱的女孩子睡在一张床上,若说俞佩玉连一点感觉都没有,那么他简直就不是人了。

何况,他也知道这女孩子对他是那么倾心,他知道自己只要过去,她是绝不会拒绝的。

夜很静,星光??在窗纸上,夜色是那么温柔。

在这温柔的静夜中,俞佩玉终于忍不住伸出手去,轻轻抚摸着她忱上的柔发,他忽然也觉得浑身热得很。

他想起和林黛羽在一起的那钱天晚上更热,热得令人什么事都不想做,又热得令人想去做任何事。

他想起林黛羽那颤抖着的嘴chún,颤抖着的……那种销魂的颤抖,令人永生难忘。

她的温柔,她的泼辣,也都令他的永生难忘。

他并没有将自己的秘密说出来,但林黛羽无疑已知道他是谁了,女人们通常都有一种神秘的感应、尤其是对自己最亲近的人母亲对孩子,妻子对丈夫,她们那种出奇敏锐的感觉,是谁也无法能够解释的。

所以后来林黛羽发现有人在跟踪他们时,她才会那么做,让别人绝不会再怀疑他就是那已『死』了的俞佩玉。

她每一剑刺在俞佩玉身上时,俞佩玉心里只有感激,因为他知道当她用剑来刺他时,她比他还要痛苦得多。

现在,她在那里呢?

无论她在那里,一定都要想着他的。

俞佩玉心里一阵刺痛,立刻将手缩了回去。

     ※        ※         ※

这一晚总算已过去,杨子江竟还没有现身。

朱泪儿醒来的时候,俞佩玉还没有醒,想到自己竟和一个男人共床睡了一夜,朱泪儿也不知是惊是喜。

他虽然并没有做什么事,但她却觉得自己和昨夜已下同了,她觉得自己仿佛已不再是孩子,已是个女人。

她忍不住偷偷的笑了。

太阳已升得很高,朱泪儿望着俞佩玉的脸,他睡得就像是个孩子,她忍不住悄悄自棉被里伸出手,轻轻抚着他的鼻子,柔声道:“这里若是我们的家,那有多好,我一定去煮一锅又香又浓的粥给你,你不吃八碗我就不让你离开桌子。”

俞佩玉忽然一笑,道:“八碗下算多,我现在至少可以吃得下十碗。”

朱泪儿吓得赶紧缩回手,将头都蒙在棉被里,不依道:“我还以为你是个好人哩,原来你也是个坏蛋,明明已醒了,却闭着眼睛骗人,害得人家……人家……”

害得人家怎么样,她却说不出了。

俞佩玉望着她露在被外的一枕柔发,不觉又痴了,他也不知自己究竟是幸福还是不幸?

他不敢再在床上停留下去,跳下床,推开窗子,外面的空气很清新,他长长吸进了一口,喃喃道:“奇怪,杨子江还没有来。”

一提起『杨子江』这名字,朱泪儿心里的柔情蜜意立刻全都冷了下去,她也跳下床,道:“他也许不敢来。”

俞佩玉没有说什么。

朱泪儿道:“他若非不敢来,为什么不来呢?”

俞佩玉沉默了半晌,叹道:“我也不知道他是为了什么?但我知道他一定不是不敢。”

朱泪儿嫣然一笑,道:“也许他忽然死了,忽然被麻雀啄瞎了眼睛,忽然得了麻疯病,反正他既没有来,我们何必去想他。”

俞佩玉也笑了笑,道:“我现在只想吃碗红烧牛肉面。”

朱泪儿拍手道:“好主意,最好再加两根又香又脆的油炸散子。”

她想得没有俞佩玉多,自然就比俞佩玉开心,尤其是今天,她觉得阳光分外明亮,连大地都变得柔软起来,走在上面只觉轻飘飘的,还不到正午,他们已到了唐家庄所属的县境。

朱泪儿道:“还要走多久就到了?”

俞佩玉道:“已用不着半个时辰。”

朱泪儿长长松了口气,道:“谢天谢地,总算到了。”

俞佩玉长叹道:“那个冒牌的唐无双,却至少先到了两天,有两天的功夫,他已可做出许许多多事了。”

朱泪儿柔声道:“你用不着这么着急,他就算先到两天,但回家后总有许多琐碎的事要先做的,绝不会一进门就要害人。”

俞佩玉道:“但愿如此,我只怕……”

朱泪儿道:“怕什么?”

俞佩玉脸色很沉重道:“我只怕唐家庄的人不相信我的话,你想,你若是唐无双的门人子女,忽然有个人跑来对你说,你的父亲是假的,你能相信么?”

他以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怕自己根本到下了唐家庄,现在已到了唐家庄,他才想起问题还有很多,而且一个比一个困难,他实在下知道自己要用什么法子才能将唐家的门人子弟说明。

朱泪儿也皱起了眉,道:“唐家的人你熟不熟?”

俞佩玉苦笑道:“非但不熟,简直不认得。”

朱泪儿失声道:“一个也不认得?”

俞佩玉道:“只认得一位叫唐琳的姑娘。”

朱泪儿眨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瞧着他,道:“唐琳,这名字倒美得很呀,她的人也一定很美了。”

俞佩玉似乎已发觉自己话说得太多了,只『嗯』了一声。

朱泪儿道:“你跟她很熟么?”

俞佩玉道:“我只不过见过她一次而已。”

朱泪儿撇了撇嘴,道:“只见过一次,就将人家的名字记住了,这倒难得的很。”

     ※        ※         ※

有这么样一个又刁蛮,又古怪,又会吃醋的女孩子跟在身旁,只有闭上嘴不说话才是聪明人。

路旁的树荫下,有个卖担担面和红油抄手的面担子,卖面的却是个湖北老乡,所以油锅里还炸着湖北最普遍的点心『油炸面窝』和糯米做的炸兹巴。

俞佩玉并没有停不来吃面,只不过买了些面窝和兹巴,他倒并不是肚子饿了,只不过想将自己和朱泪儿的嘴都塞住而已。

炸面窝实在香得很,里面葱花的香气更动人食慾,但朱泪儿咬了一口在嘴里,却像是咽不下去。

俞佩玉笑道:“你还在生气?”

朱泪儿嘟着嘴道:“我才没有锺静那么会吃醋哩。”

说出了这句话,她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红着脸垂下头,乘机将面窝咽了下去,才接着道:“我只不过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俞佩玉道:“哦?”

朱泪儿道:“我想,杨子江也许已先到了唐家庄。”

俞佩玉含糊着道:“也许。”

朱泪儿道:“他知道我们一定会到唐家庄去,所以就先在那里等着我们。”

俞佩玉道:“可能。”

朱泪儿道:“他也许早已和那冒牌的唐无双商量好了,只要我们一入唐家庄,就给我们颜色看,我们也许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又怎么能拆穿唐家庄的阴谋呢?”

俞佩玉没有说什么,脸色也沉重起来。

其实他也并非没有想到这一点,也知道此行成功的机会很小,危险却很大,可是看到朱泪儿方才是那么愉快,他怎忍将心里的忧虑说出来让她担心,有了快乐,他愿意和别人分享。

但痛苦和忧虑,他却宁可独自承受的。

朱泪儿道:“我们若是就这么样走到唐家庄去,简直和送死差不多,唐家庄几乎人人都是能手,那冒牌的唐无双一声令下,我们就可能会变成他们毒葯暗器的靶子。”

俞佩玉长长叹了口气,道:“事在必为,也就顾不得危险了。”

朱泪儿着急道:“可是你……”她忽然顿住语声,只因这时远处忽然来了一行车马,车辚马嘶,尘土高扬,人马似乎下少。

朱泪儿压低语声,道:“这些人是不是由唐家庄来的?”

俞佩玉沉着脸道:“嗯。”

朱泪儿道:“我们可不可以先向他们打听打听唐家庄的消息。”

俞佩玉道:“不可以。”

他接着又道:“非但不可以,而且最好莫要露出注意他们的神色来,引人怀疑。”

朱泪儿道:“我明白。”

这时车马已渐渐远了,他们避到路旁,低着头在田埂上走,但是朱泪儿还是忍不住斜着眼睛偷偷去望。

只见十几辆缥车鱼贯而行,骑着马的趟子手来回的奔走照顾,前面两匹高头大马上,坐着两条锦衣大汉。

镖车上斜插着柄小小的三角锦旗,但旗子却是卷着的,那两条锦衣大汉神情也很悠闲,正嘻嘻哈哈的在聊着天。

马车还没有走远,朱泪儿已忍不住问道:“这就是保镖的么?”

俞佩玉道:“嗯。”

朱泪儿笑道:“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看起来倒有趣得很,我若是男人,说不定也去做几天保镖的过过瘾。”

俞佩玉笑了笑,道:“遇着劫路的绿林朋友时,就没趣了。”

朱泪儿道:“听说镖车走在路上时,趟子手要赶到前面喊镖,不但壮声势,而且也是亮字号,但现在这些保镖的非但没有喊镖,连镖旗都是卷着的,却又是为了什么呢?”

俞佩玉道:“因为这里已是唐家庄的地界,他们这样做,就为了表示对唐家庄的尊敬,你看那两个保铮的那么悠闲,也就因为他们知道在唐家庄的地界里,绝不会有不开眼的绿林道来打他们的主意。”

朱泪儿撇了撇嘴,道:“区区一个唐家庄又算得了什么,我若不是有事,非动动他们不可。”

俞佩玉只有笑了笑,销魂宫主的女儿,凤三先生的侄女,自然不会将唐家庄放在眼里,可是江湖上又有几个销魂宫主?几个凤三先生呢?

朱泪儿还想说什么,但还未说出,突见两匹健马急驰而来,马上的黑衣大汉骑术精绝,远远就扬臂高呼道:“王大镖头、钱大镖头,请留步。”

后面的趟子手瞧见这两人,也立刻大呼道:“唐家庄的师傅赶来了,两位镖头请留步。”

趟子手的声音嘹亮,前行的两位镖师听到招呼声,立刻就兜转马头,赶了回来,连声问道:“什么事……什么事……”

俞佩玉和朱泪儿听到后面赶来的黑衣骑士就是唐家庄门下,也不禁分外留意,俞佩玉就俯下身装作在整理靴子的模样。

只见他们的行色很匆忙,面色很沉重,远远就翻身下马,镖师们也立刻下马迎了上来。

那钱大镖头身手矫健,声音洪亮,抱拳陪笑道:“兄弟们路经贵地时,天色太早,所以未敢打扰,但请安帖子和那八份水礼,却仍是小弟和王泽远亲自送上府的。”

他似乎生怕唐家庄怪罪,是以连连解释。

俞佩玉和朱泪儿对望了一眼,心里却在暗暗吃惊:“那冒牌的唐无双莫非已决心要在川中掀起一阵腥风血雨,是以派这两人赶来下毒手的。”

俞佩玉正不知是否该伸手管这闲事,他既不忍眼见这两个镖师惨遭毒手,也不愿因此而打草惊蛇,谁知唐家庄来的两人并没有出手,其中一人笑了笑,道:“弟兄们看到两位的名帖,才知道『威远』的大镖头经过此地,是以未曾高接远迎,失礼失礼。”

王泽远抱拳道:“不敢。”

钱威道:“两位师傅此番赶来,不知有何见教?”

那唐门弟子面色凝重,道:“只因敝庄……”

他语声忽然压得很低,俞佩玉和朱泪儿却连一个字也听不清,又不能走过去,朱泪儿只有暗中乾生气。

只见王泽远和钱威两人面上骤然变了颜色,失声道:“有这等事?”

那唐门的弟子沉重的点了点头。

王泽远和钱威再也不说话,低低吩咐了那趟子手几句,两人一齐上马,和唐家庄来的人一齐走了。

朱泪儿见到他们蹄尘已远,才皱眉道:“唐家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些人神色为何如此惊惶?”

俞佩玉还没有说什么,朱泪儿已抢着道:“这也许只不过是那冒牌的唐无双设下的阴谋,故意要将这两人骗到唐家庄去,其实唐家庄连屁事都没有。”

她越说越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对,立刻又接着道:“我们绝不能贸然闯到唐家庄去,一定要先打听清楚,看他们……”

俞佩玉已沉默了很久,忽然道:“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 不测风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名剑风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